最新悼文
发布纪念悼文

你们在哪里-----呼唤11.3火灾中的20位勇士:

你们在哪里?他们说,走了......说你们走远了在烈火里,在瞬间中,在那片废墟上他们说,这里......说你们在这里在心里,他们指着自己的心说,在这里那一场火那一场永不沉默的火那一场凝聚着你我生命的火那一场为我们的战友高歌的火它燃烧啊!消耗所有人的呼唤,继续燃烧十七岁,十八岁,十九岁,二十岁,二十一岁列兵,上等兵,一级士官,中尉,中校,上校你们哪里来的力量?你们哪里来的信仰......让你们的名字在火焰中裂开,那样地裂开那样地从北国到南沙:张晓成 戴和熙 赵康林 钟林林 陈桂华 ......你听见了吗?在裂开.......你们在哪里?你们的母亲说,孩子,在我的怀里睡着了你们的战友说,小鬼,偷懒躲到哪里休息了你们的子女说,爸爸,他走了,走的时候让我好好学习你们的祖国说,英雄,永远留在老百姓的心上你们走了,轻轻地走了......给母亲留下守望给战友留下追忆给儿女留下榜样给祖国留下不朽你们睡了,轻轻地睡了......也许,你永远都无法睁开双眼了但我不相信,因为我早已觉得我的眼睛已化作你的目光也许,你永远都无法站起来了但我不相信,因为我早已学会你走路的模样,不倒的形象也许,你永远都无法完成你的心愿了但我不相信,因为我早已有了你的理想,让共和国的旗帜飘扬,高高地飘扬......你们在哪里?如果真的有天堂我希望天使的力量能让你们听见听见十三亿人的呼唤,听见全世界最响亮的呐喊你们在那里?如果真的有魂灵我希望你们可以看见谁为你们送行谁为你们斟酒,谁说你们是最可爱的人你们在那里?如果真的能永生我希望你们可以接受人民的这枚勋章让祖国为你穿上共产主义的新装你们在那里?你们走了!我们还留在母亲的身边......

每逢元月倍思我们的母亲:

每逢元月倍思我们的母亲妈妈一生是快乐的。有几段时间尤其是这样。-----当我们小的时候,一家人围在小桌子边吃饭。-----当我们成家立业,结婚生子。-----1949年进上海,接婆婆、舅舅来一起过。-----1982年11月我和妈妈去空军总医院接安玲母女回家,妈妈抱着刚出生的猫咪,路上我问,看看小孩还有气吗?妈妈说当然有,那可是我亲孙女。-----1984年1月妈妈从医院看邓伟生门缝回来,我问男孩还是女孩?妈妈喜形于色,说是个带把的。 1976年8月,我由国家派遣去加拿大留学,妈妈带我去王府井出国人员服务部采购行装。加拿大是寒带,出国制装费多点,一共760人民币,这在当时是个不小的数字。记得买了不少东西,大的有:两套西装、一件黑呢大衣、一个行李箱、一块国产手表、两双皮鞋、便装、秋衣、衬衣、领带、手绢等也都置办齐了。用妈妈的话说算是发了一笔小财。我想妈妈是十分的高兴。 妈妈对我们的婚姻是满意的,妈妈说她的两个女婿都是厚道人,三个媳妇也都靠得住,五个孙儿都不错。她特喜欢小宇和猫咪,原因很简单从小带的多,猫咪这个名字就是奶奶起的。 妈妈身体一向很好,有过几次小灾小难,一抗就过去了。好象是1969年夏,我曾陪她去北京医院做过一次乳房纤维瘤的小手术,很简单,好象打点麻药,几分钟的事。当时正是文革乱的时候,医院也不正规,手术完了,大夫就叫我拿着取出来的小瘤子送化验科完事。一次比较大的手术是子宫肌瘤摘除,时间应在1973-74年。那时我在部队,后来知道妈妈病得不轻,大出血不止,血色素降到5、6克,人几乎不行了,后来放弃中药,改西医手术,一刀病除。当时提倡针麻,不用麻药,手术中妈妈清醒讲疼,只好改用麻药,术后医生还说她不配合,妈妈说我确实是痛的厉害。除此之外,妈妈极少生病,更不要说住院了。2005年9月妈妈病重还回忆,1946年生大哥时,没几天就和爸爸一起去河边散步。妈妈说那时身体真好,年轻啥也不懂,夜里还是挺冷的。妈妈讲战争环境没办法带孩子,隔三个月去寄养的老乡家看看,送点钱。那孩子长得真好,特调皮,都能自己爬到窗子边玩了。可惜那时节条件太差,得病就完。她的头养儿子不到一岁就夭折了,这是妈妈心里永远的痛,很少提起,等我们都长大成人后才知道有这回事。 记得妈妈讲过几件事:1955年,小白熊刚出生时,讲好给八姨,据说八姨都准备好了小床,后来婆婆反对,说李家的孩子怎麽给朱家当儿子,结果作罢。1970年,小禾算中学毕业要下乡,托华阿姨的关系想当兵,华阿姨告有去兵团的名额问去不去,小禾说愿意去,当时妈妈在安徽干校,我写信问去否,妈妈回信说,不是部队就不去。结果等到了留在北京进工厂的机会。 我在加拿大读书时,妈妈开始给我找对象,第一个是外交部当时政治部主任杨淇良的夫人白淑珍介绍的叫柯小明,是当时驻菲律宾大使柯华的三女儿,妈妈极满意。我回国后,妈妈就叫我去柯家,柯家眼光高,对人冷淡,我去了几次,感觉不好,就不那麽积极,妈妈就讲,你要是明白就主动点。我后来又去了几次,人家愈发冷淡,无果而终。之后妈妈又给介绍了好几个,有一个好象还是妈妈自己去见的,不满意,就算了。再后来就是安玲,人家也是大家闺秀,不挑剔。妈妈也高兴不过,后来姨姨们讲,你妈和安玲爸年青时没搞成的事,隔代做成了。记得关系基本明确后,双方父母见面,爸爸、妈妈到安家,安玲爸爸一见面的第一句话就是,几十年前的事记不得了。 妈妈说在车道沟住了7年,在柳林馆也是7年,日子过得轻松。其实妈妈心里还是惦记地安门。2001年8月妈妈从加拿大回来后,知道猫咪要去留学了,要用钱,为了给猫咪积攒学费,执意要把房子租出去,搬回和平里住。钱是小事,一家子人当然还是在一起的好。 妈妈最不愿意拖累子女,92年淑明姨去世后,妈妈说过几次,小润妈是好人,知道得的是不治之症,不想拖累孩子。05年妈妈住院一个多月后要出院,当时有几种选择,我们问是否到小禾家住一阵,有电梯方便,妈妈不肯。我们又讲再请一个长期护工照顾她的起居,妈妈也不同意,说不能打乱和平里的正常生活,她自己可以。 听妈妈说有一回在和平里做缝纫活时,不甚将手指刺穿,妈妈负痛自己把机针扯断,取去断线,毫不声张,当时芳芳在家,并不知情。妈妈讲自己解决了,省得咋呼起来。十指连心,意志不强的人很难如此。 哥哥 2010年1月2日

烈火金刚:

公元二00三年十一月三日凌晨五时三十分许,火神祝融的故乡,南岳回雁峰下的衡阳古城中,一阵急促的警铃将一群睡梦中的年轻人唤醒了,他们———就是武警湖南省消防总队衡阳市支队的消防官兵们。召唤着消防官兵们义无反顾飞奔前往营救的是位于衡阳市珠晖区宣亭村的一座居住着九十四户四百一十二名群众的八层商住楼,大楼在燃烧着,烈火中的群众在等待着营救—— 英勇的战士们到达火场后,迅速展开了艰难的营救行动,在浓烟烈焰中,战士们用自己的身躯掩护着412名老百姓逐一安全撤离了火灾的危险区域,然而无情的烈火还在继续燃烧侵蚀着94户居民温馨的家园,这就意味着战士们仍将继续英勇战斗,到8时许,正当火灾在得到初步控制,战士们准备集中力量一举降服火魔的时候,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8时37分,八层的商住楼在没有任何先兆的情况下,瞬间轰然倒塌了。 雁城此刻凝固了,湘江此刻停止了奔流,南岳此刻被震撼了!武警湖南省总队衡阳市消防支队政委张晓成与他惜爱着的战士们共二十位勇士被埋在了废墟之中。 从这一刻开始,雁城开始了期待,三湘开始了祈祷,中华大地开始了盼望——我们多么希望你们的归来呀,多么渴望着你们的凯旋呀!!!!! 然而在人们含着泪水艰难的寻找了了三天后,事实却残酷的告诉我们—— 20位勇士,20条鲜活的生命,20座英勇的身躯倒下了,倒下了!!! 你们离开了,来不及向年迈的父母嘱一声平安 你们离开了,来不得向妻儿道一声保重 你们离开了,来不及向战友们说一声珍重 抛下了,你们抛下了从此失去你们的父母妻儿 抛下了,你们抛下了从此不能再见到你们矫健英姿的战友 抛下了,你们抛下了从此因你们而能继续享受人世间天伦之乐的412个百姓 留下了,列焰中,你们留下了“三个代表”的诠释 留下了,火海中,你们留下了“钢铁长城”的诠释 留下了,硝烟中,你们留下了“重于泰山”的诠释 安息吧!英雄们,共和国由你们铸就了又一丰碑 安息吧!战友们,橄榄绿因你们已更加鲜艳夺目 安息吧!亲人们,鱼水之情因你们已经更加深厚!

男子赌酒失手打死朋友 替朋友当“儿”9年成一家

最近,91岁的渠县老人孙良玉,正式到一二十公里之外的成正兵家生活,成正兵夫妇喊孙良玉老人是“妈”,生活起居细心照顾。他们其实并不是一家人,曾经,他们之间充满着仇恨和隔阂。因为,9年前,成正兵在一次饭后,将孙良玉老人唯一的儿子失手“打倒”在地而身亡,导致老人失去经济和精神的依靠。获刑后的成正兵开始了自我赎罪,远远超过赔偿协议上的义务,9年来,成正兵无数次奔走在去往孙家的路上,送钱送菜送粮,代自己打死的朋友照顾老母、抚养儿子。老人从最初的不理睬到慢慢接受成正兵,现在,他们成了“一家人”。成正兵的赎罪之路,让周围邻里称赞。他称她“妈” 9旬老人到“仇人”家生活一张圆桌上,一家四口有说有笑。言语间,成正兵妻子挖了一勺蒸蛋送到老人碗中。21日中午,渠县望溪乡成正兵家中,记者赶到时,成家正准备吃午饭,家里4人,成正兵夫妇、他们18岁的儿子、孙良玉老人。桌上一碗肉丝、一盆粉丝、一碗蒸粑、一碗蒸蛋,还有一碗泡萝卜和一锅豇豆稀饭。“妈,吃饭了。”成正兵边喊边往老人孙良玉的房间走去,将老人牵出房间。老人问:“有些啥子菜?”成正兵妻子胡建群回话:“有你喜欢吃的蒸粑,还有蒸蛋。”孙良玉边走边说:“那就吃个蒸粑嘛。”成正兵将老人牵到饭桌前坐下,胡建群夹一个蒸粑送到孙良玉手中。孙老自己一口一口的吃了起来。胡建群说,老人满口牙齿掉光,每顿饭不能有嚼不动的菜,“我们家里都是年轻人吃得动,但是她吃不了,没有牙齿。”一张圆桌上,一家四口有说有笑。言语间,成正兵妻子挖了一勺蒸蛋送到老人碗中。“我不要蒸蛋,你们吃。”老人视力模糊,听力下降,但说话很清楚。胡建群还是坚持将勺里的蒸蛋倒入老人碗中,叮嘱说:“你吃嘛,对身体有好处。”成正兵告诉记者,他每个月工资只有2000元左右,还有两个小孩在重庆读书,一个在读大学,一个在读中专,老婆在家务农,挣不了钱,平时家里生活就比较简单。饭后,胡建群将老人牵者走到饭桌旁的凉床上坐下休息。这样的温暖场景,已经发生有两个多月。然而,孙良玉老人和成正兵夫妇并不是一家人,成正兵恰恰应该是老人的“仇人”。因为,9年前,成正兵失手,“打死”了老人唯一的儿子。赌酒惹祸 一拳“打倒”工友导致死亡成正兵朝王明全的背部打了一拳,酒后的王明全当场倒地。当天下午,王明全死亡。成正兵向记者回忆,1997年,他在煤矿上认识了年长自己14岁的王明全,并且同在一个组工作了10年,两人成为了好朋友、好兄弟。转折出现在2007年5月3日中午,大家在矿上食堂吃饭,成正兵的姐夫张维勤和王明全两人赌酒。王明全说的一些话,成正兵认为骂了自己,于是走过去,朝王明全的背部打了一拳。酒后的王明全没有站稳,当场倒地。没想到,当天下午,王明全就躺在床上死亡。很快,当地派出所民警上门,用手铐将已回家的成正兵铐走。“脑里一片空白。”成正兵回忆,当时根本没想到王明全会死亡。经法医鉴定王明全颅内出血导致死亡。办案机关认为,王明全的死亡和成正兵的拳打有关系,成正兵的行为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成正兵被抓,家里也乱了套。家里有两个小孩,一个12岁、一个9岁。丈夫被抓,让胡建群心里很接受,心想以后家里的生活怎么过?4次登门 从不理睬到上法庭原谅渠县法院以过失致人死亡罪判处成正兵3年有期徒刑,缓期5年。通过煤厂,胡建群硬着头皮找到了王明全的家。这时,王家有82岁的老母亲孙良玉和一个12岁的儿子。孙良玉老人告诉记者,她一直没有生育,王明全在16岁的时候就被孙良玉认养当儿子,一起生活了几十年,王明全也成了老人唯一的儿子。见凶手的妻子胡建群上门来,老人回忆自己当时非常气愤,她对胡建群没有好脸色,不予理睬。第一次被拒绝后,胡建群第二次又前往孙良玉老人家,把事情过程讲给老人听,希望老人能够谅解,“我虽然没有文化,但也是一个懂理的人。”孙良玉告诉记者,后来警察也给老人念了调查结果,成正兵确实不是故意的。听完结果,老人眼泪一下就涌了出来,他对成家的恨也减了一些。胡建群前后4次登门,也讲了自己家的具体难处,最终,孙良玉老人亲自走上法庭,向法官请求宽大处理成正兵。同时,成正兵也签协议,愿意每月给孙良玉和王明全儿子生活补助。开口喊“妈” 愿意为老人养老送终这9年时间里,老人都生活在自己家里。到了今年,成正兵夫妇还是时时去照顾看望老人。成正兵清楚地记得,2007年8月20日,是他从看守所释放获得自由的日子。当天一出来,他就直接前去看望孙良玉。在王明全家,成正兵当着孙良玉的面承诺,以后把老人当成自己亲妈一样对待,小孩也由他来养,宽慰老人以后的生活不用担心。也就从那天起,成正兵夫妇正式改口,叫孙良玉“妈”。“当时喊妈,她(孙良玉)也没有答应。”成正兵说,当时,他还征求孙良玉的意见,提出让孙良玉老人到他家中居住,但老人拒绝了。老人说,虽然到法庭上为成正兵说了话,但她心里还是不能接受成正兵一家,心中的恨还没有消除,“毕竟他害死了我儿子。”成正兵夫妇尊重老人意愿,开始兑现承诺。接下来的每个月,成正兵都要骑上摩托,跑到20公里外的老人家里,送菜送米送钱,家里没有柴了,帮忙弄柴火。“后来到她家去的次数多了,再叫妈,她也慢慢答应了。”成正兵说。医院照顾 仇家成了一家孙良玉说:“我摸着良心不说一句假话,他们两口子对我很好,就像自己亲生的娃儿一样。”今年前几个月一天夜里,孙良玉突然发病吐血。成正兵得知后,连夜赶去,将老人送到了渠县一家医院检查,直到老人出院,他才回到家中。连续几天在医院里伺候,为孙良玉洗脸、擦身,成正兵的做法彻底感动了她。在医院里,她老泪纵横,深切地呼唤了一声“儿啊”。听到孙良玉的呼唤,成正兵也忍不住落下泪来,他扑在孙良玉的怀里,一声声地叫着“妈妈”。看到成正兵和孙良玉相拥而泣,成正兵的妻子胡建群也忍不住在一旁默默流泪,“她终于叫了他一声儿子。”出院后,孙良玉再也没有拒绝成正兵的好意了,一起到了成家。“我们就是她的子女,以后她再也不是孤孤单单的一个人了。”成正兵说,2个多月前,他将老人接到家中照顾,看见老人虽然已91岁高龄,但精神矍铄,每顿饭能吃下一碗米饭,夫妻俩心里很高兴。“王明全是我兄弟,他的死是我造成的,现在我照顾他的妈妈,我心里也好受些。”两个多月以来,成正兵一家人对孙良玉老人的细心照顾,周围邻居们看在眼里。一位80岁的邻居老人感慨:“老人(孙良玉)享福,自己亲生的娃儿怕都没有这样照顾她,到成正兵家里后,她不管走哪里,都是成正兵两口子牵着去,就当自己亲妈一样在照顾。”孙良玉也不认生,虽然视力下降,但记忆力还好。她对记者说:“我今年91岁,明年,我儿子(王明全)死了就满10年了,这些年来一直是成正兵拿钱送米送菜照顾我,还帮忙弄柴火,生病住院跑上跑下,我摸着良心不说一句假话,他们两口子对我很好,就像自己亲生的娃儿一样。”

洪水来袭小伙舍妻先去救妈 妻子心凉带一双儿女离家出走

7月19日至21日,河北邢台发生连续强降雨。20日凌晨,邢台大贤村七里河河水暴涨漫堤,全村被大水淹没。截止到23日7时,已造成25人死亡,13人失踪。在这场灾难面前,大贤村一小伙面临类似“媳妇儿和妈同时掉水里先救谁”的难题,因为他撇下身边的妻儿,舍近求远先救妈妈,老婆心凉带一双儿女离家出走。家住大贤村的小伙高丰收家共有6人,他和再婚妻子张晓燕、4岁女儿、2岁儿子以及父母住在一起。高丰收的父亲腿脚不便,与他住在一间屋里,母亲独居在西边家中。19日晚21时许,在邢台市贴完壁纸刚收工的高丰收回到自己的小面包车里,通过微信得知邢台暴雨,很有可能要发洪水。高丰收立刻往村里赶。打算回家后先将车直接开到西边的母亲家,接了母亲往东边大路走,即使洪水来了刚好能接到父亲和妻儿。高丰收将车开到母亲家的巷口,窝在车里等了3小时,但洪水没有来,他就开车回到自己家。妻子张晓燕得知可能要发洪水,吓得没敢睡觉,累了一天的高丰收很快熟睡。20日凌晨1点50分,张晓燕隐约听到远处的广播称发洪水了,于是摇醒了一旁的丈夫高丰收。水漫进家中的速度之快,让高丰收几乎丧失判断力,他“舍近求远”,本能地选择了往母亲家里跑。在高丰收赶到母亲家这不到2分钟的时间里,水已经淹过了腹部,他将母亲推进巷道唯一的邻居家中。救完母亲后,高丰收想要冲回去救老父亲和妻儿,可急流已经淹到胸口。水退到腹部已是凌晨4点,高丰收拄一把铁锹往家里挪,发现父亲和妻儿在房顶上,他们还活着,但妻子张晓燕自此不再开口说话了。迁往离大贤村十里地的安置点的第二天,高丰收回村里探查情况,张晓燕就趁这个间隙,拿着家里仅有的2000块钱,带着儿女离开了。张晓燕比高丰收小9岁,是高丰收的第二任妻子。2000年,他23岁,因与人斗殴获刑9年。第一任妻子与他离婚。2011年,他在山东聊城的摩托车厂认识了晓燕,两人相爱。张晓燕从聊城老家跟高丰收来到邢台,两人结婚生儿育女。谁也无法想象,为可能到来的大洪水惊恐得睡不着觉的晓燕,看到丈夫慌不择路冲向母亲时,心中经历了怎样的痛苦和绝望。也很难想象,她一个人是怎么将熟睡的儿子、女儿和老父亲弄上了房顶。高丰收憋着眼泪,勉强靠着身后的半截儿砖墙。他说忙完这几天,他会去妻子的老家一趟,希望得到妻子的理解和原谅。

匿名毛泽东诞辰121周年 追思留言:

一代伟人

匿名感谢母亲之爱铭记先妣之情 追思留言:

不要随便发留言

匿名抗战纪念 追思留言:

抗日战争

匿名抗战纪念 追思留言:

红军红军~~

匿名邓丽君 追思留言:

永远天国情人

匿名感谢母亲之爱铭记先妣之情 追思留言:

已经给妈妈准备好礼物了^_^

匿名邓丽君 追思留言:

舍不得

匿名邓丽君 追思留言:

歌声永驻~~

匿名中国清明网2014南京大屠杀专题 追思留言:

犯我中华者 虽远必诛

匿名“抗日战争胜利69周年纪念专题" 追思留言:

抵制日货,不要捐钱给小日本买子弹打中国!

  • 如何进行
  • 网上祭奠
快速注册创建场馆
最新追思留言
最新祭拜
常见问题,帮助中心

点击下载纪念APP(安卓版)

把思念带在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