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角落,生命绽放

浏览 10次      评论0条     字体:      

舅舅静静地躺在那个角落,已经8年。
想念舅舅,深深的想念。泪水,无意识的,悄悄滑落。
又到清明扫墓时节。很小的时候,印象中上坟是被爸爸妈妈拖着去的,因为年幼无知,我似乎感受不到自己失去了一个至亲的人;慢慢长大了,上坟是自己主动要求去的,也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每每见到墓碑上那张舅舅的中就一阵抽,点点的回忆片刻一涌而上,久久萦绕。
舅舅走的那天,是98年5月12日;我的高考考分,是512分;国际护士节,是5月12日;大学里我选择的专业,是护理。这些数字的重叠,重复的没有逻辑,只是偶然。我不知道自己究竟相不相信命运,可似乎冥冥之中,老天却注定了我和舅舅有着分不开的关联。
春节、元宵、中秋……,一个又一个本应人圆的日子里,家里再也不会出现舅舅的身影。吃饭的时候,都会见到外婆强忍着思念的痛苦,我的泪珠也总会不争气的滚下来。是白血病夺去了舅舅的生命,我恨!舅舅走的时候,我还在上小学,并不懂事,懵懂的知道是“癌”把舅舅带走了,去医院看他的时候,只记得他的静脉被化疗折磨的跟绳子一样,硬硬的,没有弹性,一针打不进,继续打,打到舅舅麻木为止。家人看在眼里,痛在心里。
上了大学,我几乎不假思索的填报了护理学专业。已经大三了,假期里,我第一次下了临床。我诧异,医院那么多的科室,我却被“偶然”分配到了血液科实习,我真的感叹这一份关联。难道,舅舅真的能感受到我对他的深深想念?
记得那年,舅舅的追悼会我刚好病了,没能去成。我一直懊悔,没能见上舅舅最后一面,我遗憾。如今,和我打交道的是整个科室的血液病病人,当然少不了白血病患者,实习的时候,我用我的心护理着他们,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他们每个人都是我的舅舅。病人真的好可怜,但是我知道,那时的舅舅更可怜,至少,98年,还没有髓移植,白血病病人等于没有重生的希望;至少,98年,还没有深静脉置管,这就是舅舅的每条静脉都跟绳子一样的原因。
多少个本应团圆的日子里,家里流淌的是思念的泪水。上坟去之前,外婆总会坐在小板凳上,弯着腰,一只一只折着要烧给舅舅的纸元宝。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痛已经完完全全刻在她脸上了!家里也总不禁会让人睹物思人,一副象棋、一双筷子……太多的事物让我不经意地追忆起小时候和舅舅一起那段快乐温馨的时光,记忆从来不曾淡忘。
长大后去上舅舅的坟,从来都是两眼泪汪汪地出来的。看着相片上那张熟悉的脸,我的理智根本控制不了我的思绪,我的眼眶也禁锢不住我的泪水。夹杂着诸多“5.12”的偶然,致使我更加热爱我将要奉献一生的事业,我会用我的心,用我小小的力量去护理好我的病人。我知道,在那个角落,舅舅会看见。因为,许多生命在绽放……

扫码关注“清明网”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avatar

0条评论
推荐阅读

点击下载纪念APP(安卓版)

把思念带在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