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节,想起我姐姐

浏览 45次      评论0条     字体:      

我从来没有见过她,她也从来没有在我生命开始之后出现过,但她的的确确是我的姐姐,我的亲姐姐。我不知道我的姐姐大我几岁,叫什么名字,也从来不知道她长得什么样。
我常常想起我的姐姐,特别是在睡梦之中。姐姐的年龄总是随着我的年龄的增长而增长。小的时候,她是一位扎着小辫儿的女孩,陪着我玩给我做饭。上学的时候,她是一位学习成绩挺好的女生,常常陪着我上学教我做作业。现在,她是一位三十多岁的年轻女子,牵着她的儿子让他管我叫“舅舅”。
我常常从梦中醒过来。一醒来,我的姐姐便不见了,留给我的只是脑海中的臆想。
我的父母很少跟我提起我的姐姐。母亲偶尔跟村里的婶婶们聊天时说起过她。她说,要是我女儿还在的话,现在该有你家大女那么大了。母亲还说,她在床上睡觉呢,怎么说没气就没气了呢?母亲又说,她没气的时候,我摸她的身上还是热的,我跑去把姣容(村里的赤医生)找过来,她就冷冰冰的了。
这个躺在床上不知不觉走了的女孩,就是我的姐姐。据说,她刚生下来不到几个月就夭折了。我没有办法想像姐姐的容颜,她走的时候还太小了,我还没有出生;我也没办法想像姐姐走之时父母的悲伤,我只知道父母很少谈起她。
上小学的时候,我这个胆小懦弱的人曾经为姐姐打过一架。一个叫余永成的同学跟别人说,我的姐姐是放的时候,坐在牛背上,在牛喝水的时候,从牛背上滑到水里淹死的。见我不信,他还告诉我,淹死我姐姐的水塘叫烂坑。
我不知道当时为什么会谈起这个。我只记得的是,我突然之间觉得很伤,我泪流满面,扑过去,跟那个整整高我一的余永成狠狠地打了一架。我边打边哭,没有人能拉得住我,最后,是我的老师把我抱住了才作罢。从那以后,班里没有任何同学敢在我面前提起我的姐姐。
我的姐姐从来没有在我的生命里出现,但我却常常想起她。不论是求学,当兵,还是现在的打工,只要别人提起他的姐姐,我总是没来由地想起我的姐姐。我在想,如果我的姐姐健康地活到今天,那该多好!
我的姐姐,她的生命之花还没开放就过早地凋谢了。她戛然而止的生命没有给我太多的想像空间。在这春暖花开的日子里,我想起我的姐姐,写下这篇文字,不只是为纪念她,更有一股悲伤在心底漫延开来:要是我的姐姐还活着,她的生命该如春花一般绚烂啊!
但现在,我只能在清明节的时候,在心底轻轻地问一句:姐姐,你在遥远的天国,一切都好吗?(作者:王锦南)

扫码关注“清明网”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avatar

0条评论
推荐阅读

点击下载纪念APP(安卓版)

把思念带在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