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时节忆我永远的“战友”——张绍新

浏览 36次      评论0条     字体:      

正在忙活,收音机中突然传出明天是清明节的电波。安静的一下被电波激澜起来!一种莫名的悲哀涌上心。我的“战友”——绍新,已经离开我们半年了!你在天堂还好么?丢下中的烦事,我在键盘上颤抖的写下对你的思念
回忆是痛苦的,但在这清明来临之时,感慨万分的我,还是觉得在这里,在茫茫的网海里能够向你的天堂传输我的思念!
见到你的第一面是在研究生复试的时候。当时,你穿得很正式,一身笔挺的西服,让人一眼根本猜不出你的年龄。说实话,我当时第一反应,就觉得你这个人一定很厉害。几句寒暄之后,我发现你和我是报考一个老板的。当时,我的初试成绩位于第三,第一是我的同班同学,而你就是那个第二的人。那次见面,你给我的印像是很善良,很有绅士风度。虽然你有时很严肃,但是我理解为那是你的紧张。
后来的日子,我知道了,你和我都很顺利的被老师录取。而且在九月的那天,我发现你就在我隔壁的宿舍。我们几个同门师兄经常一起去上课。我发现你是内向的。在去课堂的路上,我和其他几个兄弟谈笑风生,而你一般只是跟在边上傻笑。上课的时候,我发现你是最认真的一个。你给我的印像永远是那种认真的,很严谨的态度。有段时间,我甚至发现我们是不是很难沟通。研究生的生活在大家的笑声和扑克牌声中进行着。也正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都发现你原来很喜欢打“双扣”,但是你的水平比我还差。每次你们宿舍和我们宿舍进行挑战的时候,你总是替补,因为你宿舍的那两个兄弟牌技很厉害,一般都是在稳操胜卷的时候,你才能出场。现在想来,那时你捧着满手扑克,傻笑的镜头一次次“刺激”着我。再后来,宿舍之战减少了,每当我们三缺一的时候,你是我们抓来的替补!而我是和你搭档最多的那个人。因为我们水平都差,也许差差得正吧。你总是在那一刻,嘻笑颜开——我发现你在打牌的时候是最放松的。也正是,通过“牌”,我发现你原来是一个很健谈的人。也许是大家了解的多了,你也就放开了。还记得么,我有时到你们宿舍去聊天,我们几个能把天吹破,而你总是笑得很可爱!而今,你却离我们而去,让我们独自在世界上拼搏。你知道么?我忙碌的闲暇,我奔波的路途中,经常回想到那段一楼的生活。
南院公寓一单元一楼是一个不安分的楼层。我们总能找到一些不安分的事由。我们几个兄弟,经常一起在烈日,在寒天出去踢球。这种剧烈的活动,是不适合你的,因为你给我的感觉好像你不适合这种“野蛮”的游戏。尽管如此,我记得,你还是参加了一次我们的“野蛮”行动。在场上,你的一举一动,你的一言一行,至少给你自己的内心带来了洪水泄闸般的放纵。从那时,我发现你的心里一定有一个很深的!还记得么,一次下课回来,你们宿舍又提出,要和我们宿舍比乒乓球。这次我发现你得意的眼神。虽然你仍然不及你宿舍那两个兄弟,但是你在这方面是高于我的。于是,在那些阳光明媚的日子里,我时时在宿舍里听到你在乒乓球桌那边传来的喊叫声。知道么,你平时说话的声音温柔的像个女人,而只有这时候,我发现你刚柔的一面。我也更加明白你内心深处的压抑足可以引起“井喷”。
在研一,你是我们几个兄弟中为数不多拥有电脑的人。虽然你那台从别人手里淘来的二手货,看起来不怎样,但是被我们轮番使用。每次用你机器的时候,我们说声,你一般都很爽快的答应了。当然在你的黄金时间,我们几乎不打扰。因为你的人缘很好,总有你的同学在网上和你聊的不亦乐乎。每次我们一问,你总能说出这是你的什么什么同学。绍新,你知道么?我们几个兄弟早就总结了你的性情足可以倾倒许多女子。我时常到你们宿舍借水喝,也时常能看见你的客人络绎不绝。有考研来问消息的,有暂存东西的等等,听说你每次都非常热情。这就是你!一个很热情的,善良的兄弟!
时间如水。研究生第一年的生活很快结束了。在这一年里,我们几个一楼的兄弟彼此了解,彼此共同容忍对方的“脾气”。学期的成绩下来了,我俩的成绩保持了一致。绍新,你知道么?从复试的那天起,我就以你为学习的榜样。在过去的一年里,我从你那学到了“静”的意识。因为我隐约感到在你的身上,有我曾经压抑的影子。
研二的日子,我大部分时间都在现场忙活。在现场的日子,我得到很大的锻炼。我学到了很多很多实际的东西,包括处理一些很现实的现场问题。于是,我就成了一位“熟练工”。正因为成了熟练工,才开始了你我共同奋斗的那些日子,才在你的今生,和我的今世留下了那段不可磨灭的岁月!
那天傍晚,我刚从甘肃回来不几天。早听说你去韩城奔活去了,而且据说你已经去了两个月了。到你们宿舍走过,一片藉,典型的雄性宿舍。现在想来,那张你的床,在你的今生为你服务的期限就剩那些岁月了。这时老师一个电话打来了,第二天我就去你的工地奔活了。一切很突然,我没有任何准备。当然也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被告知,那边有个桩的现场试验,让我过去给你帮忙。我当然是乐意的,只是说实话,太突然了。
绍新,你知道么?我也不知道我们会在那么雄伟的黄河大桥边上,在寒风刺的那些夜晚,给我的今生写下这么一段经历。到了现场,见到你了。你的神情是严肃的,好像一个犯了错误的孩子,见了我还是从嘴角挤出了一丝笑容。我知道,你的那丝给我的笑容,对你来说是“挤”的!很快,我了解了发生的一切。我能说什么呢?在日后的日子里,我不止一次给你开导。这是你的第一个现场,你的性格根本不适合这种现场,但是你知道这是老师们用心良苦。正是在这样的现场,你才可以得到锻炼!你的老毛病又犯了,你想的太多!还好,我在韩城的日子,我们日益默契。你也从阴影中走了出来。在韩城的日子里,我教会了你怎么协调工地,怎么处理数据,怎么安排每天的工人。你学的很快!你总喜欢做每件事情的时候,向我征求意见。知道么?我看见你笑容,是多么开心。我始终告诉自己,我是来帮忙的,我也不止一次告诉你,我随时可能离开,以便能让你树立信心。韩城的冬天,对我这个南方来的人来说是很冷的。第一次经历了零下十四度,第一次面临黄河给家人电话,也第一次和绍信干着冰冷的事情!我们的现场试验需要在零下十四度的天气下做有关水的试验,而且要保证水池的水位。晚上民工们都回家了,所以每天晚上的放水行动,自然就是我们了。我清楚的记得你和我,穿着大衣,十分不便的举起每段水管,口中喊着:高点。你的回答:我这好了。然后你跑到我的前面。就这样,每个晚上,凌晨两点,我们就在黑幕里跑来跑去。早上八点还要起来打一次水准点。我们曾经在一个夜晚边走边谈,这样的夜晚什么时候能有个结束。而这时的你,总是傻笑着,大步的走向观测房。到了观测房,大家挤在那个小屋里,随便调侃着进入梦乡。就这样,我们配合了一个又一个晚上,快过年了。因为这是你课题,也就理所当然被留下来看守现场,同时继续观测。而我圆满完成对你的“培训”。走的前几天,你的情绪有点低落了,不太说话。我又安慰你,有什么可以及时告诉我。那天晚上,工地聚餐,我们都去了。当然喝酒了。你是不喝酒的!但是那个晚上你喝了很多!为了感谢工地的同志给我的帮助,你以一个现场负责的身份不停的回敬。我是知道你的酒量的。后来,我只好来帮你挡驾。酒席散后,我和另外一个同事决定把工地的关键人物请到我们的观测房,再次“交流感情”——事后,我们发现在那个夜晚以后,我们办事确实很方便了。因为我们几个围着火炉都称兄道弟了!把人送走,你就赶紧上床,一睡到天亮。第二天起来,才说了句:“昨晚怎么喝了那么多呀!”我走的那天是个早晨。前天晚上我们到市场上买了点菜,准备吃火锅。那边的天估计只有吃火锅,喝烈酒,才能不被冻住。我走的时候,剩下的同志都很依恋。你更是动情!又想猛喝,被我们制止。我知道你在找发泄的工具。喝完酒,你陪我步行到镇上旅馆。我们在旅馆聊了很久。一点多钟的时候,我提出不放心工地,要去看看。你欣然的答应和又摸了一次黑。那是我最后一次和你摸黑了!
年后,我来到你的工地短暂的停留了几日,就前往我的课题现场了。这次我见到的你,已经成熟多了。见了我也话多了。我想你是锻炼了!虽然短暂,在几天,我留下了你最得意的今生。在这几天,省上的领导来检查,你作为现场的负责,为来者介绍情况。我给你留下了你今生最后的几张照片。但是一直没有时间给你,所以现在一直保留在我这。
我在我工地的日子,时常收到你的短信。你告诉我进展顺利。我当然是高兴的!等到我有机会回来的时候,你正好也从工地回来了。由于都很烦忙,我们只是在宿舍门口见了几次面,聊了很短一会儿,就各自忙事去了。我快要返回现场的前几天,你宿舍的兄弟说你生病了,而且很奇怪,每天晚上六点左右发烧。你每天晚上都去医院挂水。我听了,很是震惊!那段时间还是非典刚开始的时候,还没有实行封校。我来到你的病房,看见你在这几天竟然瘦了许多。见了我,你的泪水在眼中每有落下。那时医院还没有查出你的病因,我依稀记得当时我告诉你让你别想太多,我在外地帮不上太多忙,有事立刻通知我。我还半开玩笑的说:如果你是非典,我也跑不掉。知道么?那以后我们就相隔半年多没有见面了。我刚到现场几天,师妹打来电话,说你患了急性白血病!!!我当时正在车上,整个人都蒙了!怎么可能?好好的一个人,怎么会说病就病了?!因为你自己还不知道,所以我没有直接给你电话。后来的日子里,我时常想起那些“摸黑”的日子。非典的“封锁”,我不得不一直在现场工作,没有机会回去看你了。再次见你的时候,是十月的一天。宿舍的哥们约我前往你的医院。隔了半年多,你经过了多次的化疗,头发已经脱落了许多,病魔把你折磨的只剩下皮包骨头。我清楚的记得,你的渴望生的眼神直直的看着我!我们相视无语!我强忍内心的痛,鼓励你完成各项治疗!我看到你的母亲,心里留的一样的泪!是呀!多么悲惨的一个女人!早年丧夫,晚年唯一的儿子又病成这样了!怎么不叫人心痛!!!虽然我们的力量是微薄的,但是我们在努力!尤其是你宿舍的那两位兄弟!
你是坚强的!你是医院里人缘最好的!你是所有护士们最喜欢护理的!因为你以你惊人的毅力,配合医生的每一项刺心的治疗!主治医生给你打了一百分!你永远是我们学习的楷模!化疗成功以后,我和几个兄弟又去看你。当时你的情绪很高,看得出来你对生活充满了希望。那是一个起死回生的人对生活的另外一种理解。我们看见你能吃下一整条,心里都很高兴。我们感叹老天给了你再生的机会。我们又听到你嘿嘿的傻笑。
为了你能方便的前往医院,我们在学校帮你找了个宿舍,让你和你母亲都能住下。那段时间,我们都正在忙答辩,时常我去看看你,和你聊聊天,希望你能从病痛中脱离出来。有次,我看见你的电脑边上,有一套碟——《蓝色生死恋》。我诧异你能忍受和你一样主人公的情节。我们几个往日一楼的兄弟相继答辩了,你有时也来参加我们的酒会,但你只能喝开水。大家也因为你能参加倍感高兴。毕竟大家要走了,留下的人就很伤感,虽然我们都是七尺男人。
走了!大家毕业都走了!留下了我,还有你!我又在为其他琐事奔波。偶尔在学校的天桥上碰见你,问了句:你最近怎样?你的回答让我感觉到一种不妙:还能怎样,过一天算一天。后来和你的谈话中,我了解到,你在八月的一次检查中出现险情,几乎复发了!而当时,我听值班阿姨说你那次复查时间特别长,于是就给他电话,你那时正在医院,你却告诉我没事,例行检查。又是一个九月,我在你的宿舍见到了你。看见你又瘦了,我也感觉到你可能挺不过这一关了。于是,一次和你的谈话中,我语重深长的谈到你对现在想法。我隐约告诉你要振作,不要放弃。你说出了你的心声:你想答辩!哪怕一次过场!于是,你开始写你的论文。论文写好了,你给我考了份,让我看看。我还没来得及看,就又去了现场。突然,师兄的一个电话打来,问我回来了没,说你可能挺不过去了。我那时刚回来一天。叫上几个同门就过去了。大家瞒着你,说那是感冒。你在床上,有气无力,眼睛耷拉着,没点力气!你母亲在边上看着我们,眼睛已经哭肿了,还为了不让你看见,强忍着!我赶紧出来了,要不我就要哭了!在你宿舍的外面。我们和你亲人商量着怎么把你送回老家。我帮你办理各个离校的手续。每一个人,都觉得很惋惜!
你上火车的前一天,我已经又在现场了。我没能去送你!!!回到学校后,我的同学告诉我,你走的时候,一句话没有说,你似乎已经觉察到你和这个地方是诀别了!一直到火车上,到火车离开的那一刻,你的眼睛露出的那种留恋,那种生的渴望,那种死的无奈!!!
回去一个多月的一天,平安夜的晚上,突然我的手机上收到了你的短信!我惊喜!你告诉我你在看电视,一切还可以!我再次表示当时未能送你的遗憾,你没有在意!然后,我就高兴把这个消息告诉认识你的人,我告诉他们你很健康!你能看电视!虽然你离我们那么远,但是我们能感觉到生命的力量!
但是,当我再次在现场得到消息的时候,你已经走了!永远的走了!!!我想我们只能通过心来沟通了!兄弟,走吧!您安息吧!在这清明时节,唯有在这里缅怀你!希望这茫茫网海能向你传输曾经兄弟们的纪念(作者:土人阿康)

扫码关注“清明网”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avatar

0条评论
推荐阅读

点击下载纪念APP(安卓版)

把思念带在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