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水流年,清明的思念

浏览 56次      评论0条     字体:      

九岁那年,早春的一个星期天下午,我在爸爸工作的兽医站玩,你和妹妹海霞躲在郑叔叔的身后,怀里小翼翼地抱着几只老母鸡来打防疫针。圆圆的满月一样的盘,满月一样的眼睛,两条粗长的辫子,红条绒的上衣配着端正的红领巾,活泼、水灵、热情,那么漂亮。像极了校园后面山坡上的红玛瑙,玲珑剔透,那是我们第一次见面。
同龄又同在三年级,有着几乎同样大小的弟弟和妹妹。太多的共同点让我们很快熟悉起来。比课程进度,交流学习心得,平时蔫得寡言、沉默、呆板、木纳的我,跟你在一块就像换了一个人,临到郑叔喊你回去时,竟有几分不舍,想说的话太多,怎么说也说不完。
十二岁跨入初中,在藉口中学的校园里我们再次相遇。你长高了,比三年前更漂亮了。久别重逢,我们很夸张地互相拥抱,大声地笑闹,一点也不理会那些陌生的新同学好奇的目光。
第二天老师在教室门前的院子里让全体新生集合站队,站好后依次报“一、二”两个数,我们谁也不知道这样做要干什么,报完后他宣布:报“一”的分到一班,报“二”的分到二班。很幸运,我们俩都分到了一班。从此我成了你的影子,你也成了我的影子。
初中第一次期中考试,我俩总分相同,在全班并列第二名。以后的三年中,考试成绩竟然总是很接近,好多时候只差一两分。我们都试图超越对方,可直到初中毕业,楞是谁也没有做到!
198410月党的十二届三中全会通过了《关于经济体制改革的决定》,收音机里正在广播长篇小说《新星》,我们共同关心着主人公——改革先锋李向南的命运。也喜欢《玉娇龙》,为剧中人物的命运同喜同悲,像两个傻瓜一样地或哭或笑。模仿着《三国演义》里的桃园义,每次下课都能像猴子一样地第一时间从老师的胳膊肘儿下冲出教室,联抢霸教室门前仅有的一台乒乓球桌,用很简单的光板球拍你推我挡。快乐像流行性感冒,蓬勃发展漫延,感染了周围一大片同学。
不知天高地厚的我们在笔记本上共同写下:高耸入云的大山,/我们去跋涉;/恶浪滔天的大海,/我们去渡过;/科学未知的领域,/我们去探索……
在校园后面的平瓦梁山顶上,对着地图指点江山:几年后北大或清华的校园,一定会有我俩一席之地,我们还要同坐一间教室,同一张桌子!
快乐和幸福溢满我们年轻的胸膛,理所当然地享受着父爱母爱,肆意挥霍着亮丽的青春,大言不惭地享受着“祖国的未来”的美誉。“我们的今天桃李芬芳,明天是社会的栋梁。”其实我们只是温室里的花朵,无力承受风霜雨雪,生活中一丁点小小的变故就足以让自命不凡的我们狼狈不堪。
十三岁那年你妈妈生病,大哥远在他乡求学,弟妹们太小。责无旁贷,你成了老大,老大应该肩负起全家的重任。突如其来的灾难让你产生了退学的念。抱头痛哭一场后抹干眼泪,我告诉你:这学不能退,困难我们共同面对!
从此以后,你用嫩弱的肩膀撑起家的脊梁,我们跟时间赛跑,相互比赛背诵速度,做题速度,做事速度。上课听讲更认真了,做事更细心了。迅速做完作业后还要赶回家做饭、喂猪、洗衣服、下地锄地、挖土豆。课余时间在校门口的庄稼地里,我们边捡草边背诵着新学过的文学作品、文言文,数学公式、动物门类、英语课文……于是《论语》、《小石潭记》、《少年中国说》、《海燕》等那些古老文化的精髓暖暖地、甜甜地,像藉河水流一样汩汩注入了我们的心田。“纵有千古,横有八荒,前途似海,来日方长……”我们自豪,因为我们是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是祖国的未来和栋梁。
在背诵“why the bat is fly in the night?”这篇英语课文时,你动情地说:我们谁也不要做蝙蝠,无论何时都要永远站在一起,作最好的朋友。
手术后回家养病,亲戚朋友纷至沓来,带着礼品上门探望,在那个物质匮乏的时代,家里分给你的每一份珍贵食品,你都带到学校给我吃,我们躲在教室后面没人处,津津有味地分享着本该属于你的每一块饼干、面包、糖酥;有的东西没法分开时,你会全都给我,我没心没地吃着,而你在旁边开心地看着。吞虎咽吃东西的总是我,吃完后食纸袋上掉的食品渣的总是你。
亲爱的朋友,你知道吗?因为这类看似琐碎的点点滴滴的困扰,忘记你已不是很容易的事。这么多年,我越来越深地为自己的行为感到羞愧,当初为什么就没被你纯净地像清泉一样的眼神刺痛呢!
十四岁时我妈妈病倒了,到市区的大医院做手术。哥哥姐姐远在他乡求学,别无选择地我成了老大。没有了妈妈打理的家顿时像天塌下来一样。天啦,我什么都不会做!连洗碗的活也没干过几次。一天,当我正在为烙玉米贴饼该用凉水还是开水和面而手足无措时,你抱着小弟强强及时出现,给我家做了足够吃四五天的馍馍,还像个小大人似的反复叮咛着做各种不同饭菜的方法,替我们做完了晚饭准备了早餐你才离开。
十五岁时,我们初中毕业。为了减轻家庭负担,早点帮父母把弟弟妹妹培养成人,成绩一向很好的你第一次“背信弃义”,决定不上高中,选择了考入天水第一师范。让我独自承载着两个人的梦想上路。
在高中,没有你的日子非常不习惯。烦闷、孤寂像长春藤一样缠绕着我,挥之不去。渐渐地越来越不适应高中生活的节奏,成绩直线下降,都快撑不住了,多想就此躺倒!去种地、去打工、去找个婆家把自己早早嫁掉,生儿育女算了。但一想起你无可奈何的、巴巴的眼神,只好像癞哈蟆支桌子一样,用我小小的躯体勉为其难地强撑着我们那看似伟大实属渺茫的梦想。
几年后你成了一名光荣的小学教师,而我的成绩离北大清华相去甚远,勉强被一所财经类大学录取。尽管如此,临行前夜我们还是傻傻地跑到藉河边的大柳树下象爷儿们一样第一次喝了平生第一瓶啤酒。用五音不全的噪门唱着“送战友,踏征程,默默无语两眼泪……”用声嘶力竭的歌唱尽情地宣泄着我们泪水打湿的欢乐。
1994年我大学毕业回到天水,被分配到政府机关工作时,你已成为资深且小有名气、人见人爱的小郑老师。而我不得不气急败坏地奔波于市区的大街小巷寻求着可以租给我的、能够遮风挡雨的片檐只瓦。初来乍到,俨然勤杂工一个,每天给办公室打扫卫生提开水,没有固定的工作岗位,像消防队员一样,哪里需要哪里救急。理想与现实的反差,让一向孤芳自赏的我很有种怀才不遇的委屈感。憋得实难受时便跑到你处涕泪滂沱,倾诉报怨,你安静地边听边一遍又一遍地把满含涕泪的毛巾在盆里洗了又洗。等我哭够说够心里舒坦了,便回去继续混入人流中,营营役役地扮演着小小的我的小小角色。而你又一头扎进了作业堆里,或者耐心细致地去处理那些芝麻绿豆类的小学生的小事情。
1995年春天的某一天,你把朴实憨厚的小林介绍给我,说他将是你的唯一;同年下半年,我把我们的中学同班同学小杨领到你面前,宣布要做他幸福的新娘!我们幸福着彼此的幸福,精力旺盛地就像那藏在肥沃的地垄下的快要发芽的种子,城东城西地跑来跑去仅仅是为了在一块玩一会儿扑克牌或者喝一碗小米粥。
1996年5月你和小林结婚,我是你的伴娘;199610月,我和小杨结婚,你是我的伴娘。1997911我的儿子降生,同年1012日你的女儿出世。此时,经过千辛万苦你终于和爱人结束了两地分居的历史,并连续几年被评为全省优秀教师或优秀园丁。我们也分别有了属于自己的房子。一切似乎向着良好的方向发展。幸福像花儿一样灿烂。可始料未及,老天给我们开一扇门的同时却关闭了你的整个世界!厄运像只无形的黑手悄悄伸向了善良的你。
生孩子时难产,差点赔上了生命,刚刚坐完月子还在乡下休产假的我听到这个消息,心急如焚地乘班车四十里跑到区医院去看你和那个皱皱巴巴的小婴儿。共同憧憬着美好的未来——我们的未来和新生命的未来!在医院的病房里你不顾因失过多而虚弱的身体,勾画着理想的蓝图:等你康复了我们要坐在一起做漂亮的小衣服,要学习给孩子织毛衣,还要培养他们上清华北大……要做的事情太多太多。两个新产妇傻傻地像疯子一样地说着笑着,时间过得真快,日落西山时我离开了你又回到了乡下的婆家。
谁能料到从此病魔便缠上了你。总是吐血、时好时坏,只要稍好一点就又一头扎进教学工作,作班主任,当仁不让地教语文数学、批改作业,搞家访,好像自己从来没有病过;坏的时候吐血、发烧,在迷糊中也从没忘记过自己的学生,常常在昏迷中惊醒:上课铃响了,我怎么还在床上!我气不过时会冲你大喊:累死了你,天水的教育事业照样运转!但你依然故我。我们天天都盼望着你快点好起来,我一直相信你是只真正勇敢坚强的燕子,用不了多久就又能像个精灵一样健康轻盈地飞翔在祖国的蓝天下。
2004年春天,年仅31岁的你,还是被病魔夺去了年轻的生命,从此阴阳两隔!我们一起哭过,一起笑过,却不能携手走过人生的四季!送你那天,亲人、朋友、学生、同事哭倒了一大片,日月同泣,天昏地暗。女儿需要你,她还太小,年仅六岁;学生们需要你,他们已离不开可亲可敬的小郑老师;日渐衰老的父母需要你,白发人怎么可以送黑发人;弟妹们需要你为他们撑起一片蓝天,小林需要与你相濡以沫,同事们忘不了你的欢声笑语……我们还有大把的青春没有共同挥霍,人生有酒当须醉,一滴何曾到九泉!“人生难得一知已,千古知音最难觅”,谁还能像你一样地读懂我,包容我!
又是清明,和往年一样,头顶每有燕子飞过,我和丈夫都会默默地注视半天,儿子总问:“妈妈你看,哪个是郑姨?”泪眼矇眬中,我都看不清是一群还是一只,霞光中到处都是你的笑脸。恍惚间,耳畔有你领着孩子们读“小燕子从南方飞回来了”的朗朗之声,久久不能散去。“憔悴坟头土,见之如亲人;千古彷徨事,此物最伤情。”
沿着你的足迹,我行走于熟悉的山水间,品尝着春天鲜活的空气与泥土气息,清明的思念成了最凄凉的风景,滋润着天长地久的回味。
燕子,亲爱的,又是三月,你在哪里?如果真有天堂存在,我想知道,你在那里还好吗?(作者: 何永珠)

扫码关注“清明网”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avatar

0条评论
推荐阅读

点击下载纪念APP(安卓版)

把思念带在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