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节——奠我远去的祖父、母亲与姐姐

浏览 46次      评论0条     字体:      

我想,我应该从我的母亲说起,因她最早离我而去。
我的亲生母亲,姓姚,全名我不祥,大概在我四岁的时候抱病而亡。在我的记忆中,我的母亲是个空白。我不记得她的样子,不记得她生前的事情,不记得她在我的生命中出现过。但有一个情景,我不能肯定是真实存在还是我的梦境、亦或是我凭空想象出来的。那是一个画面,很久远很陈旧的一个画面,一个女人抱着一个孩子坐在一根被砍倒的横着的树干上,好象那个孩子就是我,而那个女人我始终认为就是我的母亲,这大概是我关于母亲的唯一印象了。另外,我所记得的从我口中喊出的“妈妈”这个词汇应该是在母亲去世之后的那几天内,我清楚的记得,我的姐姐领着我走到爷爷家房子后面的大柳树下,我转问:“姐姐,妈呢?”至于我的姐姐是怎么回答我的,我已经不记得了,但这件事情我肯定是真实的。母亲去世后,我从未梦到过她,我只是从亲戚的口中听说过关于她的只言片语,听说她是个脾气很大的女人。直到2000年春天,爷爷去世,我才见到了属于她的坟,至此,我仿佛才真正意识到,我的母亲在这个世界上存在过,给了我生命,并且在我的生命中短暂停留过。
妈,我没有忘记您,我会一直怀念您!
我的姐姐,去世时只有12岁,甚至更小,那时候她应该是上小学六年纪,学习很好,那个年轻的男老师听到我的姐姐去世的消息时,眼圈红了。我的姐姐也是生病死的,在此我要说的是,我也有和姐姐一样的病,一种罕见的主动脉方面的病,但那时国内医疗技术低下,姐姐无法选择地选择了死亡,而我已经在15岁时做了术,目前安好。姐姐生前脾气很不好,经常骂我,甚至打我,但我记得我们的感情很好。姐姐在医院去世的,临死前想吃米饭和,最终没能吃上。当天没有人告诉我姐姐的离去,但我们是一母同胞的姐妹,我知道发生了什么,我只是哭,也就是说,从姐姐入院到她离去,我没有见她一面,死后也没有见她,因为小孩子不能见死人。后来,我因为病情的缘故,每晚都做噩梦,经常梦到她来要带我走,有些梦境至今都记忆犹新。也是在2000年春天,爷爷去世、我见到母亲的坟那天,我知道了姐姐埋葬的方位,但没有坟头,因为小孩子死去是不留坟头的。
姐姐,我真的不知道要说怀念还是想念,这么多年,我始终都记得,你曾经每天伴我左右,我曾经真切地叫过你姐姐,望你不会寂寞。
我的祖父,我习惯叫爷爷。爷爷是共产党员,被日本人抓起来施过酷刑,后幸而逃脱。壮年时丧妻,留下7个儿女,因家庭穷困,最小的儿子送人抚养,再未婚娶,因怕后母会对自己的孩子不好。但听说爷爷对儿女并不好,动则打骂,家里上上下下的事情都是由年纪尚小的孩子们动手,而他酷爱饮酒,半夜也要叫孩子出去打酒,但从爷爷未娶的事实来看,他是爱他的孩子们的。文化大革命时期,爷爷被批斗,押在批斗台上摁脑袋踹,我父亲小小年纪竟会写大字报,“要文斗不要武斗”,后来爷爷被平反。爷爷聪明,过目不忘,写字像作画,那个村子的人经过爷爷家的门口都会说“这家人,了不得,聪明!”我想后来我们文科偏好就是遗传。爷爷在我母亲死后待我极好,遗憾的是不知为何,我竟然没有一点这方面的记忆,长大后我和爷爷并不亲近,经常吵闹,后来我懂事了,想要孝敬他了,他却悄然离去,死时身边无一亲人。我悔疚不已,伤欲绝,一遍一遍说着“爷爷,对不起,爷爷,对不起!”后来梦到过几次爷爷,每次都被惊吓,我想爷爷一定是对我失望的。爷爷死后,我经常想起他,时常流泪忏悔。
爷爷,真的很想您,特别想。  (作者:飞过蝴蝶

扫码关注“清明网”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avatar

0条评论
推荐阅读

点击下载纪念APP(安卓版)

把思念带在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