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大与悲哀——清明老师祭

浏览 80次      评论0条     字体:      

这是一篇沉重的文字,是多年来一直悬挂于而未能付诸于白纸黑字的迟到祭文
六年前一个沉闷的夏日夜晚,机里传来两千里之外哽咽而低沉声音:我爸爸走了...。这是我中学时语文老师郭清明之女郭静第一时间给我的噩讯。按理说,作为清明老师所谓得意门生之一,且多年保持密切联系的我,也是应该第一时间赶去悼念的。此时身处珠江三角洲一隅的我,手上刚接有主要领导交办的限时完成的调研课题,自然未能成行返黔瞻仰恩师最后一面。由此产生的愧疚,多年来隐隐地剌痛我。
前些日子,郭师母到广州探望儿子,并转道来莞看望我及妻儿。交谈间,望着十五个春秋未曾相见的师母沧桑的,脑海里不由浮现清明老师的身影,勾起我对学生时代难忘师生情谊的种种回忆,更唏嘘感喟清明老师积劳成疾,中年早逝,志愿未酬...。
  
作为一名教育工作者,他是平凡而伟大的。
二十多年前,云贵高原东南腹地一个山城。位于县城南门坡的一中是全县文化制高点,这里曾经活跃着一群热衷于手抄报、语文学习园地的文科班学生--准文学少年,他们的蒙老师是一位自愿从县文化馆调来的,曾经是贵州大学美术系高材生的郭清明老师。
历来人称“九儒十丐”,清明老师却义无反顾投身于当时人才普遍缺乏的教育行业,并重返母校贵大进修中文。在后来的教学实践中,清明老师独创了语文兴趣教学法。作为文科班语文科代表的我,更是郭氏教学法的直接受益者之一。在他的指导下,我的作文《有感于‘吃书’》被选入江苏少年儿童出版社《全国重点中学优秀作文》,1982年高考语文单科成绩名列全州数万名考生之首。
1986年,清明老师调到县委党校任教,1988年调回老家的省重点学校遵义四中任教。
这之后的十余年的教学生涯,是清明老师教育事业最辉煌的时期。他的语文教学研究文章陆续发表在各级学术杂志上。如《语文教改刍议》(西南地区一等奖)、《关于语文学习效率的思考》(全国一等奖)、《中学语文教师学者化探微》(全国一等奖)、《语文是什么》(全国三等奖)
清明老师认为,在中学各门学科中,语文暴露的问题最多,要解决也最棘手。教、学、考三者是分离的,而且,考得好不好与教得好不好也无多大联系。同一个教师,教几个班就有几个成绩,不同的试题也可能出现不同的成绩,到底哪一个算教得好呢?大家都在云里雾里,厌教厌学都比其它学科严重,不少专家呼吁了若干年,至今仍然没有解决,这个难题的攻克,可能要等到下个世纪了。
他的论文中,对这些都有较为详尽的论述。他还认为,学生目前学的是考试语文,它和生活语文是两回事。比如,写文章,从不考虑哪儿该用单句,哪儿该用复句,哪儿该用比喻,哪儿该用借代,想怎么写就怎么写,只要符合一定的格式与规范就行。可考试不这样,它只叫你打勾打叉、选ABCD,它就只要求你在这上面下功夫,这简直是误人子弟。但老师不这样教,行吗?
清明老师也经常感慨:我教了几十年的书,真是越教越糊涂。有的学生说我教得很好,是有生以来遇到的最难忘的老师,使他认识到了人应该怎样活着才有价值,应该怎样认识自我与社会,给了他一把开启知识大门的钥匙,有的学生毕业10余年了,现在还和我通信。但也有的颇有微辞,说我根本不把高考放在心上,不考虑他们的前途,只抓作文,不抓试题,不为他们抢分。你说,我到底算什么呢?是好老师还是不好的老师呢?在不同的评价体系中,“好”可能是“不好”,“不好”也可能是“好”。
在他独特的教学方式训练下,他的学生写出了不少好作品,报刊发表的就有30多篇,作文竞赛也频频获奖。在遵义市“长寿长乐杯”作文大赛中,学生获奖面占全市高中组的30%,也是唯一的特等奖获得者。
他总认为,一个老师,最可贵的是要有自己的特色,不要人云亦云,不要去赶潮,也不要奢求人人都来赞美你。比如,搞这些研究,确实很苦,每天差不多都要熬夜,有时一点两点,有时也搞个通宵。如果从经济上考虑,真是得不偿失。但人各有志,你有你的活法,我有我的活法。为什么教师就只能是个教书匠呢?
 
作为学者,治学严谨,硕果累累。
在教学之余,清明老师投入大量时间与精力从事理论研究,范围涉及教育学、人才学、未来学等。他的工资的三分之一,都花在买书上了。曾经有个记者采访他时感慨:可与大学教授的私人藏书量相比,一个中学教师有那么多的书,的确少见!
在清明老师的研究成果中,最为引人注目的是关于未来学的研究。他的《试论人才发展趋势》,发表在中国未来学研究会杂志《未来与发展》上,并被华东师范大学《新技术革命与教育》一书所收录。由此他成为中国未来学研究会最早期的会员之一。他的论文《我国教育发展前景初探》曾参加在黄山召开的“2000年的中国”学术讨论会,其中,关于将全国划分为三类地区发展教育的构想,比国家提出的类似设想早两年。这篇文章后来为多家杂志所刊载,最后收录在中国人民大学报刊复印资料《教育学》中,1987年获贵州省首届社科优秀成果三等奖。他的另一篇论文《县级教育与经济发展构想》,应邀参加了由《中国社会科学》等8个单位举办的“中国的社会改革与社会学的发展研讨会”,并且获得贵州省首届教育科研成果一等奖。除此之外,他还连续发表了《2000年黔东南教育展望》、《试论贵州民族教育发展前景》,《跨世纪的思索--遵义地区教育发展战略探讨》等论文,构成了他对未来教育的系列思考,其业绩被载入中央教科所等单位编纂的大型工具书《中国当代教育教研成果概览》。
 
他的人生是富有的,同时也是清贫的,更是悲壮的。
清明老师生前有一串闪耀的头衔:中学高级教师,地级专业技术拔尖人才,中国阅读写作学会会员,中国未来学研究会会员,贵州省未来学研究会常务理事。
然而,他又是很“窝囊”的。与现代家庭相比,家里没有时兴的高档家具,没有豪华的装修,没有代表新潮流的高级视听设备,甚至没有节假日,也没有充裕的时间去联络感情,更不会搓麻将,玩扑克。不同的是,他有储存智慧的电脑,有许多大多数人不可能有的书籍。不知全中国有几个中学教师能象他这样玩命搞研究?也许,在当今金钱至上,纸醉金迷的世界里,他只是个不赶潮流,不识时务的“傻子”。
他是悲哀的。在有生之年,竟未能正式出版过一本属于自己书籍。然而,他的箱子底下压着的文稿有180多万字,有些已经得到出版社的出版函复,因要求自销而自知作品不是畅销书等原因,他放弃一次又一次的出版机会。这或许也是清明老师一生的悲哀所在吧?!
他在去世前的最后一篇文章中写道:太理想化,太书生气,太模式化,就有可能导致寻求的失落和贬值。的确,从来没有这样掉价过,从来没有这样寂寞过,从来没有这样茫然过,我不知这是竞争的必然,还是人性的扭曲。也不知道是他人太理想化,还是我想入非非。我只感到为那可怜的分数而“献身”的“伟大”的悲哀。
1997年清明老师在身体检查中确诊患“肝硬化”疾病,1999年诊断为“肝癌”,前后几年经成都华西医院、成都军区总医院、第三军医大等各大医院采用最先进疗法医治无效。20006212115分,这颗劳累55年的心脏停止了跳动。
或许是他真的太累了,的确需要永远休息了!
安息吧,遥远天国的清明老师!(作者:雨田园)

扫码关注“清明网”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avatar

0条评论
推荐阅读

点击下载纪念APP(安卓版)

把思念带在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