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s/index.js"> var _hmt = _hmt || []; (function () { var hm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hm.src = "//hm.baidu.com/hm.js?fd7bf2d2f523ab5bb4072e2ed7e03ef2";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hm, s); })();

26岁生命的永恒承诺——追记济南军区“铁军”战士武文斌

浏览 33次      评论0条     字体:      

新华网四川都江堰6月28日电(记者蔡晖、张玉清、黄书波、张汨汨)60里长路,120里人墙海洋。都江堰,这座刚刚经历了灾难的城市再次哭泣……
6月24日,是向武文斌遗体告别的日子。7天前,他因连日救灾劳累,部大出抢救无效而牺牲。
消息尚未对外宣布,口耳相传的都江堰群众还是从四面八方涌来,捧鲜花把殡仪馆围得水泄不通。更多的人,胸别树枝和山花,等候在道路两旁……
白花朵朵,哭声一片。从殡仪馆到连队的驻地——都江堰胥家镇,数十万都江堰人民用撒满鲜花和青草的道路,夹道挥泪送英雄……
抗震勇士牺牲的消息传开后,北京伤、齐鲁悲鸣、中原失声、巴蜀呜咽。人们共同传颂着英雄的事迹,共同呼唤着英雄的名字:武文斌!
 “老乡一天不住进板房,我就一天不休息” 
6月18日,再过122天就满26岁的武文斌,在灾区连续劳累了32天后,停止了呼吸,永远长眠在了抗震救灾的战场上。
每天起床后,班长姜春雷都要蹲在武文斌的床前,一遍又一遍整理他的被褥;每餐开饭时,新兵王昱都要给武文斌摆上一副碗筷,碗里夹满他喜欢吃的饭菜;每晚点名时,连长李俊峰都要大声呼点武文斌的名字,81名战士总会齐声答“到”……
“我们82人一起来,也要82人一起回去。”李俊峰哽咽着说,在战友们心中,他只是暂时睡着了,32天不知疲倦地抗震救灾,他太累了,他需要多睡一会。
5月15日,从驻地河南紧急到达灾区后,炮指连先后承担了转移搜救群众、帮助群众搭建帐篷、寻找失事直升机、卸载活动板材等任务。每次,来自河南农村贫困家庭的武文斌总是挑最苦最累的活干。
“我们安排连队分组分段轮休,每次休息,他总是趁干部没注意,偷偷‘溜’到其他组去干活了。”指导员高星说,“他说,‘老乡一天不住进板房,我就一天不休息!’”
就在武文斌牺牲前的那个傍晚,忙碌了一整天的炮指连接到卸载8车板材的任务。
板材尽管长短大小不一,但周围的金属边缘都很锋利,稍不留神就会被划出一道口子。在与战友们合作卸完一车板材后,武文斌又抢先爬上另一辆卡车,一个人给车下十几个战友传递……
弯腰。起身。递出。
弯腰。起身。再递出……
500多块板材,武文斌机械地重复着。
连长李俊峰说:“我两次派人上去换他,都被他推了回来。他说:‘我干过农活,手上茧子多,不容易被划伤,还是我来。’”
6月9日,连队紧急奉命帮助受灾群众安装板床,武文斌抢着承担了最重的拧螺丝任务。
拧着拧着,他的手套就磨破了。他干脆把手套一扔,开始徒手作业。战友送给他一双手套,他笑着推开了:“戴手套使不上劲。”
这天,他拧了1400多个螺丝,螺丝刀都被拧得变了形。
战友们看他打满血泡的双手都很心疼,他却举着手顽皮地说:“我现在是真正的‘泡兵’了!”
6月14日,连队在都江堰市“勤俭人家小区”受灾群众安置点卸活动房板材,武文斌和排里的战友完成自己的任务后,又去帮其他排的战友卸车。
这一天,他连续参与了14车的卸货任务。
晚上,连队点名时没有表扬他。这是武文斌到达灾区后唯一没有被表扬的晚点名。
事后,指导员高星把武文斌从帐篷里叫了出来。
“文斌啊,晚上点名时连队没有……”
“指导员,你别说了。我为灾区群众干活又不是为了要表扬!”
“那也不行!我怕你太累,万一出事了怎么办?学院等你回去参加毕业典礼,你媳妇等你回去举行婚礼。”
武文斌哭了:“新闻里说,都江堰还有32万人没有房子住,天天下大雨,老乡们怎么生活啊?”
说不过武文斌,高星就发火:“那也不行,明天你必须休息!”
“求求你指导员,万一学院让我回去,我就给灾区群众做不成事情了,那将是我一生的遗憾啊!”武文斌又哭了,“指导员,你要我后悔一辈子吗?”
每每想起这一幕,33岁的高星就泣不成声,哭得像个泪人……
高星流着眼泪说:“他想自己没有后悔却把后悔留给了我,他想自己不留遗憾却把遗憾永远留给了连队,留给了灾区。他让我一辈子都安生不了!”
同样自责的,还有炊事班长胡俊杰。他说,6月17日,连队先忙着搬家,又去抢卸板材,人人都累得直不起腰。可就在帐篷搭好后的那一点空闲,武文斌又来到炊事班帮厨。
“我当时劝他:‘你休息一会,别干了,待会还有任务呢!’可他说:‘我帮着干能快一点,吃完饭还要给老乡去盖房子。’”胡俊杰回忆说,武文斌常来帮厨,他的刀工好,菜也炒得好。
“要是我能再坚持一下,夺下他手里的刀,按着他休息几分钟,或许他就不会离开我们。”胡俊杰边说边哭。
这一晚,武文斌和战友们冒雨卸了整整8卡车活动房板材。
这一晚,连续工作了32天的武文斌终因过度劳累,永远地倒下了。
由19名参与抢救的医学专家和医生联合签名的医学报告上,写着:“死亡诊断:肺血管畸形破裂出血猝死。诱因:过度劳累。”
6月18日4时45分,26岁年轻的心脏停止了跳动。
6月24日下午,已住进板房的56岁的胥家镇实新村妇女王继和,含泪来到灵堂,把自己的外衣脱下,轻轻地盖在英雄的灰盒上,哭着说:“娃儿,你就放心地走吧!我们已住上房子了。都江堰人晓得感恩,四川人晓得感恩!我们祖祖辈辈都不会忘记你的。”
“人民受难时不向前冲,就不是‘铁军’战士”
许多人的命运,在地震发生的那一刻发生改变。
武文斌也不例外。再过一个月,他就要完成在部队的实习任务,回到母校,领取属于他的军校大学文凭。
2005年9月,他以全师第一的优秀成绩,从“叶挺独立团”考上解放军信息工程大学测绘学院。
再过两个月,就是武文斌和杨卫华约定走进新婚殿堂的日子。
今年2月,相爱了两年多的这对恋人领取了婚证,就在他们准备完婚的时候,武文斌突然接到部队要外出野训的通知。为了不影响连队训练,他们推迟婚期。
杨卫华在郑州“宇中监理公司”做内业资料员。他们商定,7月中旬,夫妻俩在郑州一起共度蜜月
至今,他们除了结婚证合影照外,来不及照过第二张合影。
武文斌答应,要给妻子选最漂亮的婚纱,买最漂亮的衣服,照最好的婚纱照,拍最好的结婚合影,租最温馨的房子做新房……可这承诺永远无法实现了。
一切,都来得那么突然。
5月13日凌晨,在外驻训的炮兵指挥连接到上级命令,火速开赴四川灾区抗震救灾。考虑到武文斌的实际情况,连队在紧急动员出发的同时,宣布他留守后方。
“为什么要我留守?”武文斌坚决不干,最终挤上了赴灾区的车。
到达灾区后,武文斌生怕自己落后,一直冲锋在抗震救灾的最前面。进村入户中,他冒着余震,钻进已经倾斜的屋子,为一位大婶抢出家里最后一点值钱的家当——一台断了的电扇。
5月17日,武文斌随部队翻越3座2500余米的高山,前往汶川县三江乡搜救和转移群众。听说一位叫马学友的老人被困在倒塌的卧室,武文斌和3名战友紧急前往救人。
要到马学友的卧室,必须爬进已经倒塌的两间房屋。这两间房屋靠着横七竖八的木头相互支撑,还没有完全垮下来。武文斌和通信营代理排长景灿在废墟上扒开一个洞,一前一后钻了进去。
余震中,倾斜的房梁嘎嘎作响,武文斌把奄奄一息的马学友护在身下,抱着他爬出了废墟……
玉堂镇水泉村村民李常友带着妻子和女儿来了。他们走了40分钟山路,打了30公里出租车,一家人哭倒在武文斌的灵前。
6月2日,在帮助李常友家拆除危房时,一颗铁钉扎穿了武文斌的胶鞋。没有卫生员在场,他脱下鲜血染红的袜子,从李常友端着的盐罐里抓过一把盐,一闭眼抹在伤口后,接着又去干活。
李常友正在四川省水利职业技术学院读书的女儿李菲,用自己的手机,拍下了这一切。
这是唯一一张记录英雄救灾场面的照片。
6月19日下午4时,杨卫华和武文斌的父母冒着绵绵细雨,在殡仪馆见到了她日夜想念的丈夫。
杨卫华推着武文斌满是老茧和血泡的手放声痛哭……
“文斌,醒醒!”
“醒醒,文斌!你说过,老乡住上你搭的板房我们就举行婚礼,你怎么说话不算数啊!”
“我们回家吧!我们回家结婚……”
“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和你在一起!答应我好吗?文斌!”
场内,哭声撕心;窗外,风雨交加。杨卫华握着丈夫那双粗糙、冰冷和伤痕累累的手,久久不放。
“我看不出来他哪一点不像党员”
在炮兵指挥连,去年底入伍的新兵徐鸿光最佩服的老兵就是武文斌。直到他牺牲,和他床挨床睡了近半年的徐鸿光,竟然不知道他还不是一名共产党员。
“我看不出来他哪一点不像党员。”徐鸿光抱着武文斌沾满泥土的背包哭着说。
在徐鸿光眼里,武文斌一直冲锋在抢险救灾的最前面,而且眼里永远有干不完的活——无论是冲进危房救人,还是峭壁悬崖开路;无论是抢运伤员物资,还是搭建帐篷板房,他总是第一个站出来:我去!我上!我来干!
那是一个让徐鸿光终生难忘的日子。
这天,徐鸿光找到武文斌,向他请教入党申请书怎么写。武文斌张口即来,从开头讲到收尾,一气呵成,条分缕析。徐鸿光听得瞪大了眼睛:“武班长,你是不是早就把申请书背过了啊!”
武文斌笑了笑:“入党就是得从心里入党呀!不学好党的知识,怎么能成为一名合格的党员?我是越学越觉得差距大,还得努力呀。”
徐鸿光说,连队在外驻训,武文斌枕头下面有三本被他翻烂了的书,一本是党的十七大文件汇编战士读本,一本是十七大报告单行本,另一本是他最爱读的杂志。
“党员是干出来的,不是喊出来的。”这是武文斌常说的一句话。无论是在训练、生活还是执行抗震救灾任务中,他都以一个党员的标准来要求自己。
指导员高星说,有这样的觉悟,绝不是一时一地的冲动。只有时时刻刻把党和人民的利益放在心上,视党的召唤如冲锋的号角,才能够有这一系列的壮举。
是的,在追求真理的道路上,武文斌始终追随着党。对党的忠诚和信仰,他一分一毫都没有动摇过。
6年前,武文斌入伍后,被分到了济南军区“铁军”“叶挺独立团”“飞夺泸定桥红二连”。读着部队这一长串的荣誉称号,他在第一封家信里写道:“我们的连队,就是长征时出过‘飞夺泸定桥二十二勇士’的那个连队!”
组织新兵参观师史馆、团史馆和连队荣誉室,武文斌走一路、看一路,心潮也跟着澎湃了一路。
“铁军”,这支历史悠久、战功卓著的英雄部队,是中国共产党掌握的第一支武装力量。从北伐克武昌到秋收起义上井冈,从平型关大捷到血战刘老庄,从辽沈战役到把红旗插上海南岛……艰苦卓绝的战斗历程,创造了辉煌壮烈的英雄业绩。
能够成为这支光荣部队的一员,武文斌感到无限骄傲和自豪。新兵训练结束时,他在宣誓仪式上代表新兵发言:“前辈创下的辉煌业绩,让我们感到自豪,新的历史荣誉要靠我们新一代去开创。”
2003年底,武文斌当上了红二连荣誉室的解说员。三湾改编,支部建在连上,“三大纪律、六项注意”试点,全军第一个“列宁室”……在一次次的重复、深化与升华中,那些灿烂的历史已经溶入了他的血脉。
入伍第一年,武文斌递交了他的第一份入党申请书。
由于武文斌先后在多个不同建制的单位工作,而入党考察期又有明确规定,他始终没能站在党旗下,举起右手向党宣誓。但这些,丝毫未能影响他早日加入中国共产党的决心。
2008年5月28日,连队奉命抢通一条海拔2100多米的公路。这条路在半山腰上,地震造成多处山体滑坡,多个地段被堵塞,余震不断,不时有滚石飞落……前方的村子成了“孤岛”,上千名群众缺水断粮。
连长决定组织党员突击队,负责打通最危险的路段。命令的声音刚落,武文斌就“唰”地举起了手,坚决请求参加。
武文斌说:“我是入党积极分子。危险时不积极还叫啥积极分子!请党在危难中考验我!”
真诚的话语感动了全连官兵,党支部批准了他的请求。从这以后,只要有险重任务,党员突击队里总有武文斌的身影。
连队开展向灾区缴纳“特殊党费”活动。武文斌不是党员,却主动向党支部交上了200元钱。战友们有些不解:“你平时一瓶可乐都舍不得喝,现在怎么这么大方?”他说:“我家的生活虽然困难点,但灾区人民现在更困难,更需要帮助,我也要为党分忧呀。”
武文斌牺牲后,他所在的某集团军党委决定,追认他为正式党员。他的遗体上,覆盖着鲜红的党旗。
“‘铁军’个个都是英雄,要想多奉献,就得时时处处冲在最前面”
成都军区某陆航团邱光华机组失事后,武文斌带着3名新同志连续几天进入赵公山、九公山展开拉网式搜索。每到危险的地方,他都要在前面探好路后,才让新同志通过。
山路泥泞,武文斌的多次陷进泥坑,拔出来后鞋里进了泥水。在经过一段陡峭山崖时,武文斌突然脚下一滑,要不是情急之中拽住一根青藤,他就掉下崖去了。
把武文斌拉上来后,新兵王昱对他说:“你的鞋走路不得劲,还是让我在前面探路吧?”
“有我这个老兵在,哪能让你们新同志去冒险。”武文斌说,“‘铁军’个个都是英雄,要想多奉献,就得时时处处冲在最前面。”
2004年9月25日,“铁拳-2004”演习拉开帷幕,正准备和战友们发起冲击的武文斌,阑尾炎突然发作。
早在演习前几天,考虑到他的慢性阑尾炎近期经常发病,连长把他从演习名单中撤了下来。
“不让我参加演习,这比疼死我还难受!”武文斌找到连长,“让我上吧,咱‘红二连’勇士任何时候都能顶上去。”
武文斌是团里出名的“神炮手”,半年来他憋足了劲训练,为的就是在演习中展示中国军人的风采。
演习开始了,武文斌拿出事先准备好的宽背包带,把一本厚厚的笔记本勒在疼痛处,快速接近射击位置。
开闩,换气,瞄准,击发,一个个目标应声而落。炮塔内,武文斌的嘴唇咬出了血,坚持,坚持,坚持着……
就剩最后一个目标了,又一阵钻心的疼痛袭来,武文斌抓过一把扳手顶在痛处,按下了击发装置。远处的目标炸开了花,他却腰一弯,倒在了地上。
“红二连”的官兵不曾忘记,正是这个铁打的硬汉子,在“红二连”时连续3次被评为“新时期二十二勇士”,连续两年被评为优秀士兵和“百名铁军之星”。
2003年4月23日,武文斌所在班给全团演示“单兵战术综合演练”课目。下车冲击时,由于雨后路滑,他的右脚鞋子陷进了泥泞。为了不影响全班的战斗队形,他赤脚冲向“敌阵地”,按规定要求演示完所有的动作。身后的沙石和荆棘上,留下一串带血的足迹……
2004年7月,武文斌随队参加“应急-06”活动。残酷的淘汰制,使官兵人人不甘示弱,但水泥地面45摄氏度的高温,还是让一些同志倒了下去。
巡查中的队长发现,武文斌的鼻血顺着嘴唇,滴到了衣服上。“你这个小伙子,怎么不打报告,不要命了?”
“报告,我能挺得住。”
“不行,这样很危险。”闻声赶来的卫生员,坚持让武文斌离开训练场。
“我是‘红二连’的兵,决不会给连队丢。”武文斌把腰杆挺得更直。
那位队长眼睛湿润了,他用棉球帮助武文斌擦净鼻血,转身离去。在那次活动中,武文斌因为动作标准形象好,成为阅兵方队的基准兵。
2008年5月26日,都江堰市玉堂镇通往下游的多处水渠在地震中被毁损阻断,炮兵指挥连78名官兵紧急奉命清淤疏通。
水渠里堆满垃圾和废墟,飘满动物的尸体,人畜粪便溢得到处都是。到达现场后,武文斌穿着雨靴第一个跳进了沟里。水太深,污水灌进了他的靴筒,粪便溅了一身。他用锹铲,用手刨,把淤泥和废墟一铲铲清了出去。大的石块和倒塌的砖墙搬不动,他就用铁锤一下下砸开,再一块块地搬出去。
上岸后,战友们发现他的上爬满了吸饱血的蚂蟥。可他随手拍了几下,又跑到另一个清淤现场。
这一天,连队共清淤水渠4公里,修复水渠损毁点320多个。水渠打通了,下游3万多亩水田得到了及时灌溉,为群众抢种赢得了时间。
6月18日凌晨,刚刚睡下的武小磊被人摇醒:“武文斌你认不认识?”
“他是我侄子,怎么了?”和侄子武文斌同在“铁军”服役的通信营技术员武小磊说,“他也在灾区?他不是回学校去了吗?”
见到已经牺牲的武文斌,武小磊扑过去,不停地摸他的脸:“文斌,你怎么不和小叔道别就走了?你来了咋也不说一声?你让我跟你爹怎么交代?你结婚的礼品,叔还没送给你……”
在灾区的32天,武小磊和战友们抢救群众,清理废墟,运送物资,遇见那么多人,但就是没有和武文斌碰见过一次。
也是在这一天,得知武文斌牺牲的噩耗,解放军信息大学测绘学院现代测量学教研室主任西勤教授不胜悲痛。
一天课间,武文斌向西勤请教:“我在做实验时发现,全站仪的操作顺序不合理,如果把步骤调整,速度和精度将大为提高。”
因为还有课,西勤没有在意:“书本上十几年就这么写的,大家十几年也是这么操作的,怎么会有问题?”
事后想起武文斌的说法有一定道理,西勤进行了认真论证。果然,武文斌的建议非常合理。
可是,一切都晚了。抚摸着武文斌昔日的课本,回想这位在校时处处都走在前面的优秀学生,西勤泪流满面:“本想在毕业时要当面给你说声对不起,可是没机会了!文斌啊,你要让我后悔一辈子啊!”
武文斌走了。他把美好永远留在了灾区,把遗憾也留给了灾区和永远爱着他的人们。他用生命兑现了向灾区人民的承诺,而对父母和妻子的承诺却成为永远的遗憾。

扫码关注“清明网”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avatar

0条评论
推荐阅读

点击下载纪念APP(安卓版)

把思念带在身边

$(document).ready(function () { $("#searchkey").keydown(function (e) { if (e.keyCode == 13) { if ($("#searchkey").val() == "") return false; submitfun(); } }); $("#submit_btn").click(function () { if ($("#searchkey").val() == "") return false; submitfun(); }); function submitfun() { var action = ""; //action = "http://ji.tsingming.com/tsingming_query.aspx?keyWord=" + escape($("#searchkey").val()); action = "http://jinian.tsingming.com/search?type=" + $("#searchType option:selected").val() + "&word=" + escape($("#searchkey").val()); //window.open(action); $("#submit_btn").attr("href", action); $("#submit_btn").attr("target", "_blank"); $("#submit_btn").click(); } var str = "0"; if (str == "1") { //登录成功隐藏登录连接和注册连接 //隐藏注册连接 $("#iregsiter").hide(); //隐藏登录连接 $("#ilogin").hide(); //隐藏注册面板 $("#dllogin").hide(); // var userNickName = ""; $("#btnUser").html(userNickName + "  "); // $(".btn-group").show(); //显示登录成功面板 //$("#dlloginOk").html(str).show(); } $("#submit_btn").focus(); }); function favorites() { if (document.all) { try { window.external.addFavorite('http://www.tsingming.com/', '中国清明网_网上祭奠_倾尽无尽的思念'); } catch (e) { alert("加入收藏失败,请使用Ctrl+D进行添加"); } } else if (window.sidebar) { try { window.sidebar.addPanel('中国清明网_网上祭奠_倾尽无尽的思念', 'http://www.tsingming.com/', ''); } catch (e) { alert("加入收藏失败,请使用Ctrl+D进行添加"); } } else { alert("您的浏览器不支持,请按 Ctrl+D 手动收藏!"); } } function setHomepage() { if (document.all) { document.body.style.behavior = 'url(#default#homepage)'; document.body.setHomePage('http://www.tsingming.com/'); } else if (window.sidebar) { if (window.netscape) { try { netscape.security.PrivilegeManager.enablePrivilege("UniversalXPConnect"); } catch (e) { alert("该操作被浏览器拒绝,如果想启用该功能,请在地址栏内输入 about:config,然后将项 signed.applets.codebase_principal_support 值该为true"); } } var prefs = Components.classes['@mozilla.org/preferences-service;1'].getService(Components.interfaces.nsIPrefBranch); prefs.setCharPref('browser.startup.homepage', window.location.href); } else { alert('您的浏览器不支持自动自动设置首页, 请使用浏览器菜单手动设置!'); } } $(function () { // 注册 var login = { options: { hasError: false, emailOptional: "163.com,qq.com,126.com,hotmail.com,gmail.com,sohu.com,yahoo.cn,139.com,wo.com.cn,189.cn" // 供选邮箱 }, Rule: { CellphoneCheckStr: /^(13[0-9]|15[0|1|2|3|6|7|8|9]|18[6|8|9])\d{8}$/, EmailCheckStr: /^(?:\w+\.?)*\w+@(?:\w+\.?)*\w+$/ } }; //点击关闭按钮 $("#Out").click(function () { //var result = MasterPage.UserOut(); //location.reload(); $.ajax({ url: 'http://jinian.tsingming.com/common/account/ExitLogin', type: 'GET', dataType: 'text', success: function (str) { location.reload(); }, beforeSend: function (jqXHR, settings) { }, complete: function (jqXHR, textStatus)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