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的路

浏览 15次      评论0条     字体:      

    第一次感受死亡,是在我深爱的父亲离去的时候。那是十月里一个月光如水的夜晚,房顶上、草堆上、以及枯黄的树叶上,都洒满薄薄的白霜,天气异常的寒冷。
    一大早,当我还在梦乡里的时候,就听到有人喊我的名字,我慌慌的爬起来,好的邻居告诉我,早起劳作的父亲中风了。当时只有十一岁的我,还没弄清中风究竟意味着什么,母亲和邻居就把父亲背了回来。
    父亲很疲惫很颓废的躺在床上,艰难的点燃一只烟,没抽几口就掉落在地。
  “爹,你不要紧吧!”我抓住父亲的急切地问。父亲的手有些许的僵硬,眼睛里似有泪花在闪。
  “赶快去找医生!”母亲话音未落,隔壁的三儿早已飞奔而去。
  “妹妹,帮我冲一碗蛋花儿吧,我饿了。”父亲吩咐我。
    我点燃炉火,把水烧开,一会儿一碗冒着腾腾热气的蛋花儿就冲好了。这时,父亲的情况似乎很不好,他坐起来已经很困难,于是,我拿来勺子一勺一勺的把蛋花儿喂在父亲嘴里,开始几勺还好,可后来父亲就不能吞咽了,汤水顺着下巴流下来,一向刚毅坚强的父亲哭了。
    医生来后,例行公事的听听心跳,又摸摸脉博,然后轻轻地摇摇
  “医生,求求你,救救我的父亲吧!”我跪下来求着医生。
  “好吧,我开几副中药试试,可得派人到洲口去点药啊!”
  “不要紧,我自己去。”当时我想只要能救父亲,何况几十里以外的洲口,就是地狱我也在所不辞。
  “爹,你等着我,我去给你抓药了啊!”临走我匆匆的跟父亲打着招呼,甚至没有等他回话,我就像箭一样的射了出去。
    二十多里路我一路哭着跑着,气喘如,大汗淋漓,可我不敢有丝毫的松松懈,因为爹还等着我的药救命呢。
    走了很长一段路,突然听到前面隐隐的传来哭声,举目望去,在不远的地方,有一座隆起的新坟,坟上飘飞着花花绿绿的纸幡,有一年老的妇人撕心裂的哭着……想起突然病倒的父亲,我忽然悲从中来,鼻根儿酸酸的。在那一瞬,心里一阵强烈的刺疼,一种不祥的预感,犹如乌云压顶重重的将我窒息。
    等我买好药往家赶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多钟了。太阳仍很辉煌的挂在高大的树叉上,那份迷离,那份凄美,使我小小的心灵第一次感受到了一种生命的悲苍。
 “妹妹买药回来啦?你爹正等着你呢!”我从那些好心人的的上看出蹊跷,心是越发的往下沉,我几乎都快迈不动自己的双足了。
    好不容易走进那熟悉的院子,看着人们静悄悄的忙碌着,我知道一切都无可挽回。爹躺在床上早已昏迷不醒,喉咙里像装了一只风箱,正呼噜噜作响。平时挂得好好的蚊帐,已推到一边去了。母亲小声而克制的哭着。
  “爹——”我把买回来的药和点心放在父亲的床头,扑在父亲的身上大哭起来。一边哭一边呜咽着说:
  “我给你买的点心,你都还没有来得及吃啊爹,你怎么就不说话了呢!”
   父亲似乎还有知觉,听到我的哭声,他的反映更强烈,喉咙里的喘气声也更大了。母亲把我从父亲身上拉开,边哭边絮絮叨叨的跟我说,父亲清醒的时候一直念叨你,他最放不下心的就是你这个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的女儿啊!
    我泪如泉涌,知我莫如你啊,父亲!可是从此,你就要离开我到另一个世界去了,我又一次感受到了生命的悲怅。
    晚上十点多钟的时候,父亲终于带着他的不舍和眷念撒手西去,走完了他生命的历程。我握着父亲渐渐冰凉的手,第一次感受到另外一个世界的森冷和沉寂,心,在颤抖,在泣
生命已经完全从父亲的身上消失了,生与死的临界,了无痕迹地擦过。哦,父亲,失去你的日子,从此我就成了漂泊的孤儿。那颗孤苦无依的心,一直都在寻找,寻找生命的依托,寻找灵魂的避难所……可天苍苍,地茫茫,我一直都没有找到啊,父亲!我的生命在不知不觉中已开始丧失了,珍惜自己,珍视生命,这是一个怎样的命题啊!
    曾经,无数次的想摆脱这俗世的羁绊,可无数次的又听到生命在召唤。在许多暗黑的夜里,一次次否定自己又肯定自己,那蜕变的过程,是怎样的叫灵魂惊悸啊!没有人怀疑过生活的艰难和劳累,只要一息尚存,跋涉就不会停止,人的潜能便也在这无尽无止的锻冶中得到最大程度的发挥。每个人都在追着自己的影子奔,人生苦短啊!恰恰,人们忽略了生命的暗示,那是在洞悉生命的短暂之后,面对生命本身的一种彻悟。
    或许,生命原本很美好,只是我们有了过多的俗念,才会使他变得沉重起来。其实,活着比什么都好。只有活着生命才会产生意义,强烈的生命意识才会得到充分的体现,才可以干各种事情,作各种尝试。其实,生命的历程也就是一个创造的历程……(作者:静水流深)

扫码关注“清明网”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avatar

0条评论
推荐阅读

点击下载纪念APP(安卓版)

把思念带在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