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时节忆姐姐

浏览 68次      评论0条     字体:      

每当清明节来临之际,我就更加忆念身葬异国的姐姐。
我的姐姐远居菲岛三十多年,近二十年来几乎年年在清明前后回家,一来带着孙子回家度热假,二来给家父扫墓。但就在前年九月初的一个清晨,突然接到外甥打来了电话,说家姐心脏病突发,不治而亡。这真是晴天霹雳!
我的姐姐虽然算是个“番客婶”,但生活的道路却坎坎坷坷,受苦受累,特别是抗战时期,交通断绝,没有经济来源,夫家又没田没地,她只好长住娘家,和父母兄弟同甘共苦,那时她下田种地,上山耙草变卖,有时下海捞浒苔腌起来当菜……我们永远忘不了那艰苦的岁月。
抗战胜利之后,她先到香港,后又徙居菲律宾。那时她经济较为富裕了,但在家养成的那种勤劳朴素的品格始终伴随着她的一生。记得在香港时,她每托人代写一纸书信要十元八元,每个月都要花几十元,对此她觉得疼。有一次,从来没有进孔子门的她却突发想学写信的念。她要我寄几本浅显的白话尺牍给她。我先给她寄去了一本,后来家乡办起了“尺牍班”我又寄去了一本《侨乡新尺牍》。对这书她如获至宝。不过我还抱怀疑态度,认为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又没人给她辅导,要学会写信谈何容易!
大约过了近一年,我突然接到她亲笔写来的第一封信。虽然满纸错别字,不少句子也不顺,但我总算能猜出她要表达的意思。我把她信中的错处订正,然后再寄给她,给她热情地鼓励。她靠的是毅力和信心,终于有了进步。从此,写信不再求人了。
改革开放以来,她看到家乡的人们穿得花花绿绿,自己比起他们来总觉得穿着非常寒碜。的确,有时她要我陪她到石狮城隍公、泉州关帝庙或安海龙山佛祖宫烧香点烛,旁人根本没法判断她是个“侨客”。还是我们鼓励她在家乡买几件较好的捎过去穿。不过她买的也很一般,上百元的衣料她是舍不得花的。
至于三餐饮食,家姐更是随便,我们煮什么她吃什么,从不另开小灶。她回家一住一般都在一个多月,这样我们用不着多什么负担。
姐姐自己生活这样俭朴,可对公益事业从不吝惜。她和姐夫在其家乡捐资建桥修路,为本村及邻村架电照明。上世纪八十年代,我的家乡要建学校及架高压照明,资金短缺,她慷慨解囊,认捐了两教室的开支,又捐出一万元支持架高压照明,真是助了一臂之力。姐姐如此义举受到乡人的赞许。
距今姐姐已经走了一年多了,我们家人无时不在缅怀她,乡人也因她突然离去而深感惋惜。我已两个清明节无缘再见到姐姐的音容笑貌了,此刻,唯有遥望南天悠悠飘动的白云,默默地祈祷,愿她早日魂归故梓。(据:福建侨联网)

扫码关注“清明网”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avatar

0条评论
推荐阅读

点击下载纪念APP(安卓版)

把思念带在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