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这十年

浏览 10次      评论0条     字体:      

    又近清明,去年的此刻,还在太原城,好友来访自然好生相待,于是乎酒微醉兴方起,畅步街。远远看处,街角尽是点点火光,映着满是悲伤的庞。方记起,不知不觉间又到清明,好熟悉又不忍触及,十年,离开父亲的日子,独自前行。
    曾经以为眼泪不再随感而动,也许在那些日子里早已流尽,里的痛却不减丝毫。这是坚强还是无心,我琢磨不清。而此时此刻,当片片黄纸在中慢慢燃尽,天空飘落的丝丝小雨,竟象是冥冥之中父亲的回应,再也压抑不住在心底的那份沉重,长跪向家乡的方向,任那雨滴肆意的打在脸上,任那泪流满面。
    十年前,父亲问我是上高中还是上中专,没做任何考虑,我选择了中专。家在学校,父亲在学校,油然而生的优越感使我似乎是理所当然的成了无所事事的不良少年。那时的生活只在夜晚开始,打牌、跳舞、渴酒、打架......因为父亲在,总会被从小看着我长大的老师们网开一面。就这样浑浑噩噩的生活着,倒也不觉得生活是枯燥的。直到那年夏天,七月到九月,短短的三个月,癌症夺去了父亲的生命,我甚至还没来得及弄清楚发生了什么,父亲就走了。那天晚上,我和姑姑走进手术室,父亲紧闭双眼平躺在手术台上,姑姑早已泣不成声,医生唤醒父亲的那一刻,一双含着泪的眼看着我,插着氧气管的嘴似欲张开却不能。那一刻,我知道父亲有很多话要说却说不出来,泪水刹时模糊了眼睛,连什么时间被推出了手术室也不曾感觉到。姐姐和我跪在手术室门口,只想乞求上天能让父亲完整的回到我们身边,可父亲被推回到病房就再没张开过双眼,当医生撤去急救设备,当父亲的手在我手中慢慢变凉,我所做的只能是任眼泪无助的流淌,所剩的只是一颗悔恨的心。回到家,门口一位老邻居叫住我,想要问些什么,看到我含泪的眼早已明白了一切,未语泪先流,竟是那样的悲痛。短短十几分钟,学校里的老师也已准备好了一切赶去了医院,每个人都那么伤心。这一刻,我才懂得父亲,才懂得自己这个样子父亲会有多伤心。可他为什么不告诉我,而我为什么不早一点醒悟!
    如果亲人的逝去可以让一个人获得重生,那么这代价未免太沉重,就是这份沉重从那时起,就一直压在心头,很沉,很沉,沉得有时会想要放弃,可怎放弃得了,这辈子注定一路负重而行,却不怕,这是责任的传承。那以后的日子,我断了和以前那些朋友的来往,在留校的四年里,踏踏实实的工作,直到有一天,校长告诉我:愿意去继续上学深造还是做部门主任?说实话,这份工作的确很吸引人,如果接受,我便是中专学校里最年轻的中层干部,周围的人也纷纷劝我接受这个职务。但如今的我还是庆幸我义无反顾的选择求学之路,虽然远离校园多年,再去学习会有很多不适应,我知道,只要坚持,坚持到底就可以做得到。距离父亲去世十年之际,我完成了本科和研究生的学业,在即将离开校园的这个清明,望着雨丝纷飞的黑色夜空,我是多么想让父亲看看现在我,不再是那个让父亲生气的我,一个充满悔恨,却再没有机会给父亲补偿的我。
    而今,在杭州这座美丽的城市,又近清明,我也再为人师。望着自己的学生,很多时候总能看到自己以前的影子,当他们的父母泪流满面的向我诉说儿子的种种不是,我更多的是感觉无能为力。一个学期下来,想尽办法让他们去感受亲情、友情,去理解生活的意义,收获的却只是苍白。我能拿什么去感动你?如果只有挫折才能让你们感受到亲情,我不希望这挫折是失去亲人;如果只有失败才能让你理解生活意义,我不希望是一败再败。我只希望你们坚持到底去等候成功,而不要把目标永远停留在口头上,心与手的距离,很近又很远;我只希望你们在想家的时候,有父母听你说你爱他们,而不要把这种思念只留在清明时分,心与手的距离,很远又很近。

扫码关注“清明网”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avatar

0条评论
推荐阅读

点击下载纪念APP(安卓版)

把思念带在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