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的缅怀——爸爸 女儿给您照亮回家的路

浏览 49次      评论0条     字体:      

每年四月将近清明来临的日子里,我想的最多的、感悟最深的还是对故去的老父亲夹杂着愧疚的缅怀。在这十几年里,每每想起难平静。不论在什么场合每当听到爸爸这个称呼,我的心中都会隐隐作痛。我为父之长女,在他临终却未孝在床,是我一生的遗憾。
当年查出父病,唯我心知肚明。不是非我不能的公出,在征得病中老父的同意后,出发后仅仅两天,当我在夜幕下的昏睡中,跨越黄河去往公出的目的地时,骤然咋醒。是我在牵挂老父?还是双跨入阴槛的老父的双对我的牵扯?不安的心让我前脚刚入川、后脚就进机房给家拨打长途电话,得知父已病重返身又赴机场。然而,一切的一切早已在我来时跨越黄河的一瞬间成了定式。在他老人家桀运一生的终点,唯有我这老大没有候在身旁。在见到老父遗容的那一刻,我不敢相信这会是真的。怎么可能?生来第一次我感觉到人的生命是那么脆弱。那一刻,我无法抑制心中的哀痛而泪流满面——爸走了,离开了我们。
爸爸,对您的离开,我是如此的不舍与无奈。上帝为什么不赐您再长命些?您辛苦了一辈子,一生为我们,却没能让我们好好报答您的养育之恩,在您可以安享晚年的时候,却要饱受病痛的折磨。我们的成长倾注了爸爸的关爱和谆谆教诲,可是,在爸爸的晚年,我们却有太多的无奈和孝顺没有做到!想到这些我哽咽,我泣不成声,撕心裂的我吼向天:医生断言三个月,可您为何不到一个月就急着走哇!实情道出众家人哗然,随即家人的谅解却更让我悔恨无边。对于父亲,73年的生命是他的一辈子,然而对我,却只是我一生中的一部分,而这一部分却成了我是要带入坟墓的一部分啊!
或许是老父的“不悦”、或许是“老天”的“惩罚”,将父亲消化系统的恶性肿瘤传给了我。忆往昔,我是该“领取”这份“厚重”之礼的。平时因为工作未能陪伴左右,病时又因公出失之孝道,让我懊悔终身。它能让我时时记起在老母身上施以补偿。为此,我得了重病怕老母担心,没有告知她详情。然而,我那种为母之女的娇气又何尝不想得到老母的一声慰籍啊。爸爸,您在天堂能体会出女儿的心情吗?拖着病体的我很想向您们撒娇啊!但当我看见一对对花白头发的老夫妻携手相牵、相互依偎、迈着蹒跚的步履散步在夕阳下,不由得又想起我那苦命的妈妈。在您离去的日子,她变的孤单而抑郁寡欢。常常独自一人孤单呆立窗前,为您哭干了眼泪。家里也因您的离去显得寂静和冷清。每每想起这些我就会潸然泪下,一种挥之不去的怅然若失紧锁心头。
爸爸,您在天堂还好吗?四月的您,是否也和我一起想着我们家往日的温馨、快乐的时光?您快回来看看我们吧,看看妈吧!爸爸,每年的四月您可曾听到女儿的呼唤?那山之回响,风之滔声,是不是您的应答?女儿知道,您已化作一缕清风,一片白云,天天都在和我们对话;女儿知道您已化作一抹阳光,一轮明月,日夜都在倾心于我们的妈妈、注视着我们的家。让我们用双手捧上满天星,在天堂里陪伴您,爸爸,希望您在天堂里过的好,不要牵挂妈妈,我和弟弟、妹妹会照顾好她的。我们和您一样爱着妈妈,您就放心吧。我期待来生再做您的女儿,弥补我的不孝。  
人生世事无常,生命更是如此的脆弱不堪,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何时分离也是命中注定。今生我与爸爸只能是天上人间,默默的感觉着彼此的存在和祝福了。
愿我四月的缅怀能让您在天堂里安息永远!(作者:淼儿)

扫码关注“清明网”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avatar

0条评论
推荐阅读

点击下载纪念APP(安卓版)

把思念带在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