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年老殡葬工谈往事

浏览 21次      评论0条     字体:      

     “意识到自己的生命有一天也会消失,自那以后我就不再害怕遗体了。”13年来天天与尸体打交道的刘一华是广州市殡葬中的一名资深老员工,已退休的他回忆起在参加殡葬工作的一些往事,仍深有感触。
   “有忌讳不敢去拜年”
   “由于太婆的去世,第一次意识到自己的生命有一天也会消失,从此我就不再害怕遗体了。”刘一华师傅这样介绍自己的初入行的体验,刘师傅说13年前他刚调来殡葬中心时,老场长就让他先去火化车间。他坦言,当时的确有种恐惧感,但他的个性是,不管做什么,一旦入了行,就要做得像个样子,久而久之就没什么可恐惧的了,“站着的是人,横着的是尸,看多了就没什么奇怪了。”
刘师傅说,当初和他一起来的女同事来工作时,哭了三天三夜。因为这个行业比较特殊,外人总是把它看成是最艰苦和最低层次,因有忌讳直到现在过年时,他还是尽量不到别人家拜年,他说,当初有人知道他做殡葬行业时,他倒茶给别人没人敢喝。但后来,自己想通了,也就没再觉得这份工作很低贱了,“毕竟,它需要人去干!”刘师傅说。
   “办葬礼要引导非应付”
     刘师傅回忆说,以前在太和岗旧殡仪馆工作时,职工只能坐在7号殓房后面的棺木上休息。“如今的年轻人听起来会觉得不可思议。”他感慨道,今天的银河园,境变了,语花香像公园。
   “殡葬行业应该是‘骡子’行业,面对形形色色的人,要善于引导,而不是忙于应付。”刘师傅说。他认为作为从事殡葬工作的人要把丧礼办得尽可能体面,不管是物质上还是精神上,都要使死者家属有一种满足感,这样做同时可减轻他们的悲痛,使市民发自内心地感激。
    为死者服务要重视细节
    刘师傅把广州殡葬工作人员分为三代,上世纪60年代末至80年代出现了第一代殡葬工人,这些人是解放前入行的,仵工出身,文化层次比较低,他们中如今大多已退役。上世纪80至90年代入行的人为第二代,刘师傅就是其中之一,他们多有高中文化。而现在第三代殡葬职工,却有很多大学生参加,文化程度很高。
    刘师傅一直在强调,第三代殡葬人面临很多新的挑战。他激动地说,如果防腐工连妆都化不好,如果业务员和礼仪小姐连尸体都厌恶,丧主看在眼里会怎么想。“不要小看为死者服务中的每一个环节。”刘师傅寄语新一代殡葬人。(作者:郭鹏)

扫码关注“清明网”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avatar

0条评论
推荐阅读

点击下载纪念APP(安卓版)

把思念带在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