殡葬传说是什么_渔村怪谈之殡葬传说

浏览 257次      评论0条     字体:      

blob.png

全名为《怪谈系列之殡葬传说》,雁北堂出品,为雪冷凝霜2012年4月18日开始在天涯莲蓬鬼话连载的热门灵异小说,本文讲述了一个恐怖之极的传说,主人公莫名其妙被卷入了一系列诡异事件,真相扑朔迷离,鬼影重重。

渔村怪谈之殡葬传说

    我的曾祖父纳兰云空,是晚清时期的一名皇家殡葬师,专门负责帮皇亲贵族选择墓地,设计陵寝,地位尊崇,家业庞大。清朝灭亡以后,曾祖变卖家产,隐居在了北京一条小胡同里。但是,不久之后,就有军阀找到他,想让他帮忙盗掘皇陵。

   这种伤天害理,出卖祖宗的事,曾祖当然不会干。于是,便遣散家奴,带上银钱,辗转数月,逃难来到了这个小渔村。从此隐姓埋名,并娶了当地一个女子为妻,这座老宅子,就是他建的。

   曾祖利用自己懂得的风水和勘舆之术,帮人选墓地,观阴宅。后来,就有了我的祖父纳兰仁义。   

   然而,就在这一年,古老的渔村里却发生了一件怪事。有一天,东江突发大水,冲跨了岸边一个土墩。没想到,土墩下面竟然是一个古墓。腐朽的棺椁里,除了一具骸骨以外,还有数不清的金银珠宝。    

   村民们大喜,跳进墓里疯狂抢夺,可谁也说不清这座古墓是什么来。曾祖当时已是花甲之年,闻讯赶来的他,感觉这座古墓有些蹊跷,急忙制止村民,但没有一个人肯听他的。就在这时候,曾祖突然发现,那具尸骸的头下,枕着一面镜子!……   

   那是一面铜镜,样式古旧厚重,跟那些金银珠宝相比,显得毫不起眼,所以,没有人看的上它。曾祖越看越觉得这座古墓不对劲,就让大家把东西放回去,免得惹来麻烦,但那些抢到宝物的人,全部一哄而散,只留下那面镜子,被从墓里扔了出来。    

   曾祖叹了口气,拣起那面镜子,想要放回墓中。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刮起一阵怪风,尘沙四起,迷的人睁不开眼。大风过后,曾祖发现那个土墩塌了,厚厚的红土埋葬了那个墓坑。曾祖无奈,只得带着那面镜子回到了家中。然而,就在那天晚上,所有拿了墓里东西的人,全部都死了!   

   是被一种不知名的东西给咬死的……可令人奇怪的是,当天夜里,村里极其安静,没有一点怪声,第二天才发现死了人。凡是拿了墓中珠宝的,全家人都死了,有的死在床上,有的死在院里,死状惨不忍睹,极为可怖!没有一个人知道发生了什么!……  

   更令人奇怪的事,那些人拿回家里的珠宝都不见了,就这么的,凭空消失了。出事以后,村民们惶恐不安。村里的族长请来一帮道士,给那些死去的人做道场。为首的道士不知是真懂还是想多骗几天吃喝,他看了看那些尸首,说这些人是被邪物害死的,最少要超度三天三夜,才能驱除邪物,化解怨气,令鬼魂转世投胎。    

   族长听信了道士的话,一时间,整个村里乌烟瘴气,到处都是香灰纸钱,好像每家每户都死了人。不过,那道士的方法似乎倒也有用。那些死者被安葬以后,就再没有怪事发生了,村里又恢复了以往的平静。只是由于死了太多的人,平静的有点可怕。    

   唯一里不平静的,就是我曾祖父纳兰云空,凭借职业敏感,他认为这件事情绝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他忽然想到,那只铜镜也是墓里的东西,为什么自己家里的人安然无恙呢?    

   他反复查看那面镜子,除了样式古朴,十分沉重以外,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由于年深日久,镜面早已污浊,只能模糊的照出人的影子。曾祖心里虽然疑惑,但百思不得其解,也只得作罢了,他把那只镜子放进了一只旧箱子里。那个年代,战乱频繁,瘟疫横行,到处都在死人,临江村的人虽然死的奇怪,但查不出原因,慢慢的,也就被人遗忘了。那些死了的人被集中安葬在我家屋后那座山里,一共是59口。那只镜子从此便深埋箱底,再没有拿出来过,直到多年以后……    

   我的祖父纳兰仁义十五岁那年,曾祖母去世了,曾祖父已是年近八旬的老人,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家道业已中落,一贫如洗,只剩这座宅子。一天,曾祖父突染风寒,高烧不起,为了治病,祖父便连夜跑去山里采摘药材。回来的路上,忽然下起了大雨,天黑路滑,一不小心,祖父跌进了山沟里,摔的晕了过去。当他幽幽醒来时,忽然看到远处黑压压站着一大群人。他悄悄的走过去,藏在了一棵树后。只见那些人围成一圈,一动不动,不知在干什么。祖父心里一动,便‘哧溜哧溜’爬到了树上,探头只这么一看,吓的差点掉了下来。    

   因为他看到,人群中间坐着一具面无肉的骷髅,却长着长长的头发里拿着一把梳子,正在不停的梳理头发。突然,那骷髅说起了人话,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只可惜,梳头没有镜子,不过,再过一天我就复活了,再也不怕镜光,到时候,取了来便是。’ 

   祖父听了,茫然不解,只见那些人集体点了点头,却没人说话。那骷髅又道:‘我盼这一天盼了一千多年,终于可以重见天日了,十五年来,你们这些人一直供我腐肉,到时候也可以转世投胎去了。’    

   那些人又点了点头,就像木偶似的。这时候,祖父忽然感觉鼻子,打了个喷嚏。那骷髅抬起头,厉喝一声:‘什么人在上面!’祖父大惊失色,胳膊一软,从树上掉了下来,失去了知觉……    

   醒来时,已是清晨,薄雾袅袅,祖父茫然的揉了揉眼睛,四处一望,赫然发现,自己竟然躺在一块乱坟地里。他吓的连滚带爬,逃回了家中,语无伦次的把自己的经历告诉了曾祖。曾祖听完,从床上骇然而起,他忽然想到了什么,从床下拉出一只箱子。打开一看,二人同时倒抽一口冷气,只见那面镜子,竟然变得光亮如新,借着晨光,里面依稀有一个女人,正在翩翩起舞……  

   二人都被吓坏了,曾祖放下镜子,拖着病体,在祖父的带领下来到那处山沟。他发现,那里正是当初埋葬村民的地方。然而,一数之下,那里的坟墓竟然变成了六十座!墓地正中,莫名其妙的多了一座大坟!   

   从村里叫来人,刨开那座坟,只见里面躺着一具眉目如画的女尸,衣着打扮极为奇特,整个人就像睡着了似的。然而,只要轻轻一碰,她身上的肉就往下掉,就像用浆糊粘上去的。    

   众人觉得这具女尸甚为怪异,决定交给族长发落,于是便抬回了村里。到了村里,女尸身上的肉已经七零八落了。族长见了,很是诧异,曾祖便把我祖父在山沟里做的那个梦告诉了他。曾祖认为,这女尸一定是古墓里的那具尸骸,那些拿了墓中珠宝的村民就是被她给害死的,之后,她潜藏在山沟里,吞吃腐肉,修炼成了人形,现在见了光,破了法,所以,身上的肉就掉了,最好将她烧了,以绝后患。       族长考虑了一会儿,点了点头说,那就烧了吧,不过,那古墓即然在临江村,墓里葬的一定是村里族人的祖先,还是按照老规矩,请些道士超度超度,第二天再烧。曾祖隐隐觉得不妥,恐生变故,就劝族长即刻烧掉最好。然而,族长态度却十分坚决,只得作罢。 

    果然,就在这天晚上,出事了。

    村里有个游手好闲胆大妄为的人,听说香港有人专门收购古尸卖到国外,价钱很高。于是动了贪念,连夜将女尸偷走,准备从东江坐船运到香港。然而,船刚行没多久就翻了,幸亏那人水性好,仓皇游到岸边,拣回一条性命。后来,从下游捞到了船骸,女尸却不知所踪了,估计沉在了江底……    

    偷女尸的那个人,内心惶惑,给族长留下一张字条,讲明原委,远走他乡了。一时间,村民们又担惊受怕了很久,然而,那女尸却并没有出来作祟。其时,族长在村里也没什么权威,当初那些拿了珠宝的村民,谁也不肯交给他,只是平常婚丧嫁娶之类请他出个面而已。自从那女尸被挖出来以后,那只镜子又恢复了本来的样子,镜面变的如先前一般污浊了。后来,曾祖将那面镜子交给了村里,这件事终于画上了一个句号……  

    就在那一年年底,曾祖去世了,由于家境贫寒,祖父人到中年方才娶妻,后来,便有了我的父亲纳兰元英,再后来,就有了我,十年前,我的父母双双离世,我被父亲的一个好朋友收养,随他去了英国,不过,我没有改名,一直用的我原来的名字,纳兰晨星……

    当年,那具女尸失踪以后,村民们恐慌了一阵子,见并无怪事发生,也就慢慢的淡忘了。就连我曾祖父也认为,那女尸被挖出来已经破了法,不会出来作祟了。就这样,一直过了二十年。 

    那一年,天降大旱,饥民遍野。临江村的人以江水灌溉,外加捕为食,勉强可以温饱。当时,我的祖父纳兰仁义三十五岁,尚未婚娶。他继承了曾祖的遗志,也是一名殡葬师。一天,村里来了许多讨饭的难民。祖父心地仁善,将不多的余粮拿出来,分给了他们。 

    其中有一个老者,盯着祖父看了一番,忽然将他拉到一个角落里,说,年轻人,你最近有没有遇到什么怪事?祖父摇了摇头,说,没有啊。那老者说,我见你眼神涣散,步虚浮,面露不吉之相,一个月内,恐有性命之忧。祖父吃了一惊,他懂得风水堪舆之术,却不懂看相,见那老者衣衫破烂,颤颤巍巍的,似乎精神不大正常,便笑道,我年轻力壮,实着呢,死不了。那老者见他不信,只得摇头作罢……  

    就在那个月底,村里死了个年轻女子,请祖父前去主持丧事。按照往例,年轻横死之人,做过法事之后,要抬到东江边上买水净身,洗除怨气,方可入葬。所谓‘买水净身’,是指用三牲祭奠江神,焚烧纸钱丢入江里,然后打水上来,为死者擦洗身体。    

    前去净身的,除了祖父以外,还有四个村民,两个抬尸体,两个抬祭品。此外,还有那女子的母亲,因为净身时要脱光死者衣服,男人必须回避,由家属操作。

   去的时候,天忽然阴了下来,黑的像墨斗,却不下雨,闷热的使人喘不过气,祖父看了看天色,总觉得心里不安,似乎有什么事情将要发生。来到江边,只见水位下降了足有五六米,水面看起来乌黑乌黑的。    

    行完祭礼,烧掉纸钱,祖父令人将一只吊了绳子的木桶放入江里,拔水上来。他们所处的位置是原来的浅水区,早就干了,脚下的沙子可以烫熟鸡蛋。   

    由于太热,祖父便令人将尸体抬到了岸边一处幽静的树林里,仅留死者母女,其他人都退了出来,蹲在林外抽烟。那四个村民里面,有一个人很好色,见那女子长的漂亮,身段玲珑,动了邪念。他推说自己肚子痛,要去方便,趁众人不备,钻进林里,偷看别人净身…… 

    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听一声惨叫,那人从林里冲出来,没命的往前面跑,慌不择路,一头扎进了东江里。祖父等人跑到林里一看,只见那女子的母亲披头散发坐在地上,尸体竟然不见了…

    那妇人目光呆滞,只会坐在地上‘嘿嘿’傻笑,边笑边说,我女儿复活了,我女儿复活了……众人大惊,祖父令两人去寻那个跳江的村民,他和剩下一人寻找那具丢失了的女尸,然而,找遍整个树林,却不见踪影。  

    这时候,去江边的那两个村民跑了回来,嘴上大叫,不好啦,不好啦!祖父心里一惊,知道出事了,忙问究竟。那二人色蜡黄,眼神惊恐,指着东江说,江里!江里!……祖父随他们跑去江边一看,只见江面上不知何时飘起了一层雾。朦胧间,依稀有一个女人,站在远处的水面上,若隐若现……祖父猛然一惊,他想起二十年前失踪的那具女尸。  

    惊疑间,忽然,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回头一看,只见那妇人披散着头发向江边跑来。她来到江边,冲几人诡秘一笑,纵身一跃,跳进了江里。这个时候,祖父看到远处那个女人冲他们招了招手……几人吓的大叫一声逃回了村里,等他们带领一帮村民返回来时,只见先前失踪的那个村民竟然好端端的蹲在林外抽烟。那人见到祖父,若无其事的站起来问道,你们去哪儿了呀,我拉了泡屎回来都没影儿了。  

    就在祖父等人面面相觑时,那妇人从林里走出来说,净完身了。众人来到林中,只见那女尸正平静的躺在停尸板上。闻讯而来的一众村民说祖父他们骗人,纷纷抱怨着走了。  

    祖父也懵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好令那四人抬起祭品和尸体,往村里赶。当时,天阴的更加厉害了,四周安静的可怕,众人都已经浑身是汗,由其那个比较好色的村民,抬着尸体走在前面,身上更是汗如雨下,祖父觉得热的有些发晕,走起路来轻飘飘的。  

    走着走着,后面抬尸体那人不知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扭到了脚。那妇人自告奋勇,将他换了下来。继续走了一会儿,祖父忽然觉得不对劲,怎么走了这么久还没回到村里?他抬头一看,顿时倒吸一口冷气,不知怎的,他们竟然走错了方向,前面一条大江挡住了去路,正是东江。这时,前面抬尸体那人回过头,冲祖父几人笑了笑,说,我跟丈母娘先走了,三天以后来喝喜酒。说完,他和那妇人抬着女尸,竟似足不沾地,飞也似的跃进了东江……    

   祖父几人仓皇逃回村里,天色已晚,村民们见只回来了四个,尸体也没了,这才知道出事了。那天晚上,刮起了台风,下了一场罕见的大雨,东江被注满了,江水倒灌出来,淹了半个村子。    

   那水一直漫进了我们家老宅里,祖父晚上隐隐听到院子里传来女人的哭声,吓的一夜没合眼。第二天,水退了,祖父发现院子里多了一张奇怪的黄纸。那纸也不知是什么材料做的,水浸不烂,上面画着些弯弯曲曲的符号,很是诡异。    

   令他没有想到的是,村里一些人家院子里也有这种纸。一位老者见了,大惊失色,他指着那纸说,糟了,这是鬼请柬呀!众人一愣,鬼请柬?是啊,那老者说,这是阴曹地府里的鬼成亲时,提前三天派发的请柬!  

   众人都被吓坏了,这种玩意儿怎么会出现在活人宅子里?那老者不断摇头,说肯定要出大事。这时,祖父想起头一天那人跳江时说的话‘三天以后来喝喜酒’,他一查,果不其然,收到请柬的都是出事那两家人的亲朋好友,包括自己和参加净尸的三个人,总共十一户人家。   

   他这才想起那个讨饭老头说的话,一个月内,恐有性命之忧……看样子,要应验了,而且不只自己一个人。

祖父到处寻找那个老头,通过打探,他得知那些难民住在百里之外的一座破庙里。在那里,终于找到了那个老头。原来,老头是个道士,不是那种坑蒙拐骗的道士,而是真有道术,由于家乡旱灾,跟着难民流离至此。    

   老头听完,面色沉重,说,看样子,你们在净尸时一定触犯了某种禁忌,我跟你走一趟吧。老头跟着祖父回到临江村时,已是第三天了。二人来到江边,老头看了看天色,掐指一算,说,今晚我要做一场法事,你把所有收到鬼请柬的人全部集合到江边。    

   到了晚上,江边阴风四起,伸手不见五指。老头点起祭坛,扫视一圈众人,说,等一下无论看到什么,谁也不许出声。接着,老头拿起桃木剑,口中念念有词,突然,江水浪花翻涌,卷起一个漩涡,从漩涡里‘刷’一下子飞出三具尸体,被甩到了岸上,众人看去,正是那一对母女,还有那个要请大家喝喜酒的村民。    

   很快,漩涡越来越小,最终消失不见了。老头满头大汗,气喘吁吁的说,没事了,把尸体抬回去吧。就在此时,‘腾’一下子,从江里跳出一个黑衣女人。老头大叫一声,不好!那女人一把抓住他,拽进了江里……   

   这天晚上,祖父做了一个梦,他梦到那老头一身是水,来到床边,对他说,你们兑现了一个上古时代的恐怖传说,放出了一只被地府囚禁了千年的恶鬼……

   老头说,在殡葬界里,一直有一个上古传说,据说,当年女娲造人时,本来想给人以万古不灭的生命,但是,当她发现人身上的贪婪本性以后,改变了初衷,赐人以生老病死。她将一本《殡葬全书》,交给一个被她指定为殡葬师的人,让他把里面记载的风水知识传给人类,得以死后入土为安。因为人本来就是土做的,从哪里来,还到哪里去。然而,除此之外,书里还有许多形貌古怪的文字,女娲却没有解释,没有人能看的懂。就这样,那本书在那个殡葬师后人的手里,世代衍传了下来。

    不知过了多少年,出了一位聪明绝顶兼通道术的殡葬师,他钻研多年之后,竟然破解了《殡葬全书》里面的古怪文字。他骇然发现,那些文字记载的竟然是长生不老,起死回生之术!

    为了验证真伪,他在一具女尸身上做了实验,没想到,那女尸竟然真的复活了。然而,令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复活以后的女尸根本就没有变成人,而是变成了一个拥有灵魄,形如鬼魅,吸血噬肉的异种,鬼煞!

    那鬼煞到处害人,殡葬师最后施奇术,把她的灵魄困入地府,以一只铜镜将她的肉身镇在了东江边上,并陪葬了大量珠宝…一晃,数千年过去了,三十五年前,东江突发大水冲出了那个千年古墓,村民们拿了墓里沾有煞气的珠宝,中了诅咒,被那鬼煞的肉身吞噬。墓穴结构遭到破坏,铜镜被扔,没了作用,那鬼煞逃出来,躲藏在深山里,渐渐修成了人形。没有灵魄的鬼煞,只能以诅咒害人。  

    十五年后,就在那鬼煞的灵魂即将脱困,复生的前一天,肉身却被人挖了出来,更被人偷走,遗失在了江里。今年,适逢千年不遇的大旱,凡大灾之年,三界罡气衰弱,必有妖物降生,那鬼煞终于等来了机会,冲破结界,灵魄逃了出来,与肉身一起潜在了江里。由于煞气被水克制,她无法害人,只能等待机会。

    你们在净尸时,有个人跑去偷看,触犯了禁忌,死者以怨气将水里的煞气牵引出来,附在了你们身上,于是,你们便中了那鬼煞的诅咒。一人受诅,全家遭殃,亲朋老幼,无一幸免。届时,那鬼煞吸食了你们所有人身上的灵气,就可以从江里出来了…初时,我以为你们收到的鬼请柬只是普通的怨灵作祟,死后方知原委。幸好,那鬼煞现在法力不强,且被江水克制,我临死之前,以毕生修为将她的灵魄镇在了江底,所以,你们暂能逃脱一劫,但是,诅咒依然存在,并且会衍传给后人。我以一己身死,只能镇她六十年,至于六十年后如何,就要看天意了……当年那位殡葬师就隐居在你屋后的深山里修行,他放弃了长生不老,选择了堕入轮回,临死之前,他把那本《殡葬全书》埋在了山里某一个地方,里面除了长生之术以外,还记载着大量风水道术,殡葬知识,你如果能够找到那本书,便可以成为道术第一人,将来传给后人,六十年后,当可以对付那只鬼煞……

    祖父醒来以后,深信不疑,从此,他便游荡于深山里,寻找那本《殡葬全书》…… 

   我父母的死,就和这个传说有关。在我父亲很小的时候,祖父便对他讲了这个传说,并经常带着他去山里寻找那本书。我父亲二十多岁时,就像你现在的心理一样,对这个传说嗤之以鼻,觉得不过是一个离奇的故事,对于祖父因为一个梦就要寻找一本不存在的书的行为,很不以为然。

    然而,祖父一直到死,都念念不忘那本书,临终前,他不断嘱咐父亲,一定要找到那本书,离老头说的六十年已经没多少年头了。也许是因为从小就去山里找书找习惯了,也许是因为怀念和祖父共同度过的岁月,祖父死后,父亲虽然不相信那个传说,但每个月都会习惯性的去山里转几圈。从小耳濡目染,我也知道那个故事,有时我会陪父亲一起进山,回来的路上,我总是骑在他的脖子上,他便摘一些山果给我吃…… 

    然而,自从十年前的一天,一切都变了。那一天,父亲又去进山,突然下起了大雨,他被困在了山里。第二天,父亲满身泥浆,痴痴呆呆的回到家,嘴里不停的念叨,传说是真的……传说是真的……我找到那本书了……我找到那本书了……无论谁问,他只会重复这两句话。

    第二天,父亲恢复精神,面色凝重,他问母亲,我要去山里挖书,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母亲犹豫了一下,点点头。然而,这一去,二人再没有回来。我现在的养父,当时是父亲的好朋友。第二天,他带人去搜山,搜了三天三夜,终于在一个偏僻的山沟里找到了我的父母,他们两个抱在一起,已经死了,没有人知道他们遇到了什么……(完)


扫码关注“清明网”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avatar

0条评论

点击下载纪念APP(安卓版)

把思念带在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