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美国的绿色殡葬想到我们的火葬

浏览 100次      评论0条     字体:      

张敬已
绿色主义抬,现在就连殡葬业也吹起了保风。据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美国业者不但推出以再生纸张制成的环保棺材,也提供各式各样的“绿色葬礼”服务。简单的硬纸板棺材仅需约100美元。除了棺材要环保外,人们也越来越倾向于举行“绿色葬礼”以减少对环境的破坏。这包括:不以化学品防腐剂甲醛来处理和保存尸体、不建造洋灰拱顶及坟墓周围草坪不作化学处理等。鉴于美国的绿色殡葬不由得想起我国的火葬
火葬在中国古已有之,如《墨子·节葬下》云:“秦之西有仪渠国者,其亲戚死,聚柴薪而焚之,熏上,谓之登退,然后成为孝子。”《荀子。大略》亦云:“氏羌之虏也,不忧其系垒也,而忧其不焚也。”但中国历史上的火葬在佛教传入以前,一直只限于边少数民族。佛教因为信奉六道轮回、转世托生的死亡观 念,对死者肉体并不关切,实行的是所谓“荼毗”——火葬。佛教在中国的传播,使火葬亦随之传布开来,有区别的是,和佛教一起传入的火葬习俗,早就遇到了 “中国特色”。早期印度佛教的葬礼习俗,根据古代印度社会的习惯,将火化后之灰散发到河里回归自然。可是礼仪之邦的中国人为了孝道,把火化后之灵骨供奉起来,让后人祭祀。各地的灵塔和供为至灵的“灵骨”就可为证。
建国后的1956年4月27日,毛泽东朱德刘少奇周恩来邓小平等151位革命前辈在一份倡议书上亲笔签上自己的名字,倡导身后实行火葬。与会人士认为,这一签名活动,冲破了几千年的土葬习俗,拉开了中国殡葬改革的帷幕,对中国移风易俗和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移风易俗的开国元勋们倡导火化之目的,应该是与构建“节约型社会”为宗旨的,可是现实火葬却仿佛不是这样。
其实火葬并不环保。浪费燃料和污染空气的火化过程肯定不环保,这不必多言。而且火化后,存放骨灰盒要占用空间。更不必说其后再把骨灰盒土葬——与不火化而土葬相比,占用大块土地的“骨灰盒墓”是多重浪费。因为尸体还可以成为百年后土地的肥料,骨灰盒却仍是坚硬的一块。这仅从社会成本而言,还没有算上丧者家属的办丧事的经济成本。
所以,我们的火葬实际上只具有火葬的“皮”,没有火葬的“实”。值得深思的是,除了少数人把骨灰撒向山河以外,我们倡导的所谓火葬却名正言顺的继续占用土地。当然,把骨灰撒向山河其实也算不上真正的环保和节约。
再看看新闻中的美国绿色殡葬,一切均是以“速朽”为目的。而我们的火葬却是以消灭肉体之后,再行“不朽”,这岂不滑稽?相比之下,谁更节约,一目了然。
为了让后人有个缅怀和寄托哀思的场所,既与中华传统习俗不相违,又可与当代社会文明发展相适应的殡葬办法并不是没有。树葬就是一种可行的办法之一。树葬是指把简单包裹的尸体深埋在一棵指定的大树下,上面种上一棵树作为纪念。树葬没有墓穴。它只作标记,如:仅在或者在树上悬挂死者的纪念牌。不留坟头,不立墓碑,只占很少的土地。这块土地并不是如骨灰坟地不可利用的,而且死者还在地下化成沃土继续为子孙后代造福。如此一举几得的事,为何就不能代替火葬呢?

扫码关注“清明网”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avatar

0条评论

点击下载纪念APP(安卓版)

把思念带在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