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年清明时绵绵悼念寄哀思

浏览 117次      评论0条     字体:      

     一年的清明节就要到了,清明节这一天是悼念己逝的亲人,祭拜祖先和扫墓的日子。按照老家的传统习俗,这一天,本姓一家男丁出户,携带铁锹和纸钱、鞭炮到墓地,纸钱焚化,鞭炮点燃,墓地添加新土,折几枝嫩绿的新枝插在坟上,叩行礼祭拜,以示悼念已故亲人。
  岁月悄然流逝,恰指一算,我的外公、爷爷、奶奶己离世多年,他们的容貌也随着时间的冲淡渐渐模糊。但那份亲情,依然年年不忘;那份浓于水,情意绵长,那份哀思也深深的永驻于底最深处。
  爷爷
  爷爷因病去世,那时我还未到二周岁,脑海里也没有他任何的记事,自然我和爷爷之间的感情也没有太多的记忆,爷爷的生前之事多半是爸爸告诉我的,只知道爷爷是个严厉之人,对待孩子更是严格要求。他的样子也只有从一张发黄的黑白相片中看出,那张相片是1976年父亲在南京当兵,爷爷去看望父亲,在游金山陵时爷爷和父亲的留影纪念。相片中爷爷戴着老式翻边帽子,身穿对襟棉袄穿一双黄球鞋。神情自然,身材消瘦,苍黄的面孔,眼睑低垂。
  从相片中可以看出,爷爷虽是个严厉之人,但他的相貌也是很慈善、仁爱。听妈妈说,爷爷在世时,特疼爱我总是爱逗我。可那时幼小,脑子里对他没有半点记忆。
  奶奶
  奶奶生前是个脚麻利的农村主妇,一双三寸金莲,一头长发梳成圆,干净利落。到了晚年,身体不好。因高血压突发,致使左半身体瘫痪,平里走路只能靠一个拐杖,一双小脚,行动更是不便,走起路来总是颤颤巍巍。牙齿全部脱落,最终买了一付假牙,平时里奶奶带着假牙,也只能吃些较软的食物。到了晚上,奶奶就会把它取下放在盐水里浸泡,听奶奶说这是为了消毒,防止假牙松动。
  贫困的老家,在认为多子多福的年代里,奶奶和爷爷一生中养育了六孩子,爷爷去世早,奶奶一个人因病生活不能自理,无人照料。叔伯们就商量着每家转着过,每到一个月转一次。因我的父亲在家中排行老小,每到快要转到大伯家,奶奶总是不舍,每次总会在我家多过几天,才到大伯家,奶奶偷偷的对我说那是因为大伯母厉害。看到奶奶每转到一家生活时,总会把她自身所有的家当都带着,那种场面真的无言以表。现在回想起来,心里也总是酸酸辣的,说不出。
  年幼的我,总是傻傻的想,奶奶共有四个儿子,为什么到最后还要一个一个转着过,难道就不能在一家生活吗?长大的我才明白,当时社会的现状导致像奶奶这样的老年人,晚年生活凄苦,孩子多造成他们生活潇条、迷惘、困惑、艰难,那时的年代,那时的奶奶,也只能屈服。
  也不知转过多少次,刚好转到二伯家,二伯家娶媳妇,也许是奶奶心操太累,也许是奶奶高兴过度,也许是奶奶寿命己到,她永久的闭上眼睛,离开了我们。爸哭着跟我说,你奶奶走的好,临死时没有受罪。幼小的我还不能完全听懂这句话时,我也赞成爸爸所说的话,也许在天堂里,奶奶和爷爷才能安享地过好晚年。
  那年,奶奶72岁,我正好读小学四年级。
  外公
  外公年轻时是村里的村书记,做事雷厉风行,果断敏捷,精神矍铄,为人厚道忠实,对待家里的人更是严格要求,五个舅舅都怕外公。但外公非常喜爱小孩,尤其对我和哥哥百般疼爱。
  外公因患癌离开人世已有13年了,13年里我时常会想起外公慈祥的面孔,偶尔也会在梦里见到他,梦中的外公对我还是如此的庞爱。
  那年冬天异常的冷,外公查出肺癌晚期,为了不让病情加重,先前妈舅舅对他隐满病情。看到很多人去探望他时,他顿生疑心,当得知自己身患重病时,他绝望了。躺在病床上不吃不喝,本来消瘦的身躯变得更加瘦嶙峋,病情也一天一天的加重。
  清晰的记得那天,我和哥放假去看望外公,那时的外公已不能说话,躺在病床上,只听到他一阵阵嗓口嗜痰的“呼噜呼噜”声音。我知道那是癌细胞已扩散,致使外公呼吸困难,看到他吸不上气又呼不出气情景真的很难受。我摸着外公那双干柴似的双手,他的双手冰冷入骨。小的时候,外公是多么的高大,时常用他那温暖般的大手疼爱着我,像捧星星般的宠爱着我,有什么好吃的都留给我们,而现在,却因病魔缠身,病倒在床上,再也不能和我们逗笑取乐了,看到外公病痛的样子,泪水已打湿我的颊,我和哥哥哭成一片。
  外公看到我们哭了,头一转,想说话却发不出声,眼角泪水悄然而下。我轻轻的为外公擦拭眼角的泪水,轻轻的说:“外公,您不要哭,您会好起来的。”外公已没有力气作出任何的回应。
  妈妈终日以泪洗面,哭诉着对我们说,外公不知道自己的生日,只知道是在菱角成熟那个季节出生的。他一辈子节省,辛辛苦苦把五个舅舅拉扯大,个个操持成家立业,没有享过一天的福,到了晚年却得了这种病。母亲买了外公生前没有吃过的所有食物,可外公根本吃不进去,等待着死神一天天的临近。
  终于在一个寒冷的冬日,饱受了无情病痛的折磨后,我最亲爱的外公因病逝世,永远地和我们分手了!
  那年,外公享年69岁,我上初中二年级。
  按照老家的风俗,女儿之身不能前去烧纸祭拜,说是即使烧纸叩拜也不会有所灵验。儿时每逢清明时,我还是一如继往和父亲一同前去,觉得这只是一种虔诚的悼念已故亲人,对于灵验与否从未考就过。多年长大婚后,再也没有回娘家前去祭拜亲人,也许验就老家风俗,扫墓等事由本姓一家男丁出户,出嫁的女儿更是不必前去。但那份持续了十几年的感情依然存放于心底,游走心中。
  人类与生命同在,可面对生老病死,面对死亡的恐怖,面对时间的流逝,更多的是无奈和迷惘。逝者已故,生者常戚戚,就让这份哀思化作一股活着的动力,开开心心的度过每一天,让死者的灵魂在另一个世界得到安宁。毕竟逝者已矣,生者犹生!
  清明节快到了,就让那份哀思之情化为点点笔墨,以此文来悼念我的爷爷!我的奶奶!我的外公!

扫码关注“清明网”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avatar

0条评论

点击下载纪念APP(安卓版)

把思念带在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