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家将军县的中国风水第一村

浏览 545次      评论0条     字体:      

古人由于条件限制,往往把自然界的刮风下雨与神灵联系起来。而对于生者居住的房屋,对于逝者的陵园墓地,都有风水神灵之说。
江西兴国县,被称为“客家将军县”,许多来过兴国县的人都很惊讶,这个过去地处偏僻、交通欠发达的山区小县,在中国人民解放军1955-1964年实行军衔制的十年间,竟有54位兴国籍将领被授予将军军衔,成为著名的共和国将军县。而在国民党军离开大陆前,兴国籍的国民党将军则有27位。有人认为,这可能与风水有关。而兴国县的三僚村,更是被称为中国风水第一村。
《辞海》称“风水”为“堪舆”,是旧中国的一种迷信。于是在现代科学面前,隐秘的风水更显得诡异。但是当日本人准备把起源于中国的风水学申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消息传出来时,终究让回归传统喧嚣声里的中国人找到了一丝失魂落魄的感觉。
三僚村的风水先祖
“世界风水在中国,中国风水在赣州,赣州风水在三僚”。梅窖镇三僚村只是离兴国县68公里的小山村,然而自五代十国起,先后出了27位堪舆国师,明师72位。在明代,兴国三僚村的风水先生,更成为皇家御用风水师,先后有数十人奉诏供职于钦天监衙门,专司皇家风水职事。他们因有勘定明十三陵、故宫紫禁城、长城等建筑杰作,被后人誉为“中国风水文化第一村”。
三僚人认为,其中非常著名的是明朝廖均卿等三僚风水师勘择明十三陵之首的长陵。廖均卿同去北京勘陵插穴的儿子廖信厚记载的《均卿太翁钦奉行取插卜皇陵及行程回奏实录》中神话般地说:朱棣在金陵登基后,在永乐元年改燕京为北京,征三僚地师廖均卿等前往相都,规划宫阙皇陵。当年3月至8月,廖均卿终于在北京昌平县东之黄土山觅得吉壤,将相度黄土山之地图、地钳记,拟成奏章进呈永乐皇帝。朱棣亲往察看,甚为高兴。立即降旨封黄土山为天寿山,圈地80里,作为皇陵禁区。授廖均卿为钦天监灵台博士,督修长陵。
尽管廖均卿勘测十三陵至今被三僚人津津乐道,然而另一位也将三僚风水推向顶峰的皇家御用风水师也在三僚人族谱上有所记载,这就是曾从政。
距离廖均卿勘测十三陵之后仅仅过了5年,曾从政开始奉皇命勘测长城,选择合适位置重新修建军事要塞。
永乐十一年夏,在曾从政完成皇太后徐氏陵墓建设工程后,敕授他为钦天监博士、进五品灵台郎,赐予“精明地理”碑额金榜。派庶吉士王英率兵六百,护送他沿故长城相度,选择合适位置修建军事要塞。
曾从政风餐露宿,跋涉6年,经过辽宁、内蒙、山西、陕西、宁夏、甘肃等六省区,沿长城择定了辽东镇、蓟镇、宣府镇、山西大同镇、山西镇、延绥镇、宁夏镇、固原镇、甘肃镇等九镇基址,按照“因地而形,用险制塞”的原则,在蜿蜒如带的万里长城中打上9颗牢固的桩,变成了一道纵深完整的防御体系。为酬谢曾从政的功劳,永乐皇帝厚待于他,御赐额匾文:“开口名师”,授官太史,并给假还乡。曾从政还乡一年后,永乐皇帝再次下诏请他去北京,为北京天坛祈年殿选址,祈年殿于永乐18年相卜勘测,于永乐22年完工。因为其长城择址有功被皇帝一直供养在北京,亡故后,永乐皇帝派遣两名太监护送其灵柩还乡荣葬。
风水与现代科学之间的众说纷纭
三僚村的先祖们因勘定了明朝的十三陵、紫禁城和明代长城等,使三僚在中国风水文化历史上占有重要位置。如今,仅从文化的角度来看,三僚的风水跟中国的鬼神文化一样,只是一种传统文化的状态。可一旦风水被有意地向科学靠拢时,神秘和荒诞,便在科学和伪科学的不休争论中产生。
“五四”运动以来,西学东进使中国人崇尚科学,由此,扑朔迷离的风水很快被认为阻碍了中国发展的绊石。一个世纪过去了,当人们回眸神秘的风水文化时,却有了重新的认识和发现,接着碰撞发生了……
1、不少人喜欢夸大风水,但也不能全部当作迷信来打压
江西省社科院社会学研究所所长王明美:风水作为一门学问出现,确实有不少内容是无法一时解释清楚的,但不能全部当作迷信来打压。风水实际上是人与自然互相协调的一种表现,古人在选择与布建生活境时,总是要把城市、村落、住宅等与天象合起来,使人和周围的自然地理环境、气候形成协和互助的关系,以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所以,在风水学上不被人所完全了解的时候,最好别轻易地下结论。
南昌师范高等专科学校艺术教育系主任徐强志:世界上的事物都是有关联的,风水可以说是一种解释处理人和世界万物之间关系的理论,从这个角度讲,它就具备一定的科学成分在里面,而且其中包含了许多符合现代环境学、建筑美学和景观学理论的地方,例如风水学在建筑当中的运用。当然,在民间不少人喜欢从感觉上来夸大风水,例如神秘的邪凶死祸与镇胜驱防的“术”,这样就出现了局限性。
2、玄学的理论就是风水学的糟粕
高级建筑工程师邹育东:抛开风水学当中一些故弄玄虚的东西,实际有一部分内容就是建筑学的理论,例如风、水、坐向、采光,如果能很好地转化为物理学来利用,就能获益匪浅。但风水的发展史上,古代社会并不注重风水学中的物理成分,而是贯以玄学的理论,例如购买一套房子,风水师可以帮助察看坐向采光等,但如果把这些内容与个人挂钩,认为和个人的生辰八字有关,那这就是风水学的糟粕。
3、风水不是赚钱的工具
曾庆弘是梅窖镇一所小校的年轻教师,已经开始对风水学产生了兴趣。然而,像他一样从三僚村走出去读完大学再回到三僚村的年轻人,能接受风水并有着浓厚兴趣的并非是他一个。
尽管曾庆弘在大学接受的是唯物主义教育,但已经接受并且跟父亲学习了两三年被普遍认为是唯主义的风水学。他认为,所学的正规教育与在父辈那里学到的风水学并不矛盾。“我们不能把风水当成可以赚钱的工具”。关于三僚村出了27名国师和72名明师的历史,这位从小就对风水耳濡目染的年轻人解释说,国师是帝王御用的风水师,而明师则是胸怀天地,具有真才实学,不求名利的风水师。在他的眼里,祖师杨筠松之所以又名杨救贫,就是因为杨筠松不重钱财而重凭风水学救贫济世。而三僚村有不少沽名钓誉的风水师,不但学无所成,而且打着杨筠松嫡传后裔的名义在外坑蒙拐骗,由此败坏了三僚村的形象,更让人们觉得风水学是伪科学。
风水之说的产生,与早期人类对自然界的了解有限与关。从另一方面讲,也与殡葬文化有关。很多人认为,除开某些故弄玄虚的和迷信的东西不谈,其中确实有部分合理性。

扫码关注“清明网”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avatar

0条评论

点击下载纪念APP(安卓版)

把思念带在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