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龙经中

浏览 238次      评论0条     字体:      

杨益筠松撰(中卷)

虽然已识枝中干,长作京师短作县。枝中有干干有枝,里能明口难辨。

只恐寻龙到此穷,两水夹来风荡散。也有军州并大县,直到水穷山绝岸。

也有城隍一都会,深在山原隈僻畔。今日君寻到水穷,沙砾坦然缠护窜。

右寻无穴左无形,无穴无形却寻转。寻转分枝上觅穴,惟见纵横枝叶乱。

也识剥换也识缠,也识护托也识断。只是狐疑难捉穴,穴若假时无正案。

到此之时心生疑,若遇高明能剖判。为君决破此疑心,枝干乱时分背面。

假如两水夹龙来,便看护缠那边回。护缠亦自有大小,大小随龙长短来。

龙长护缠亦长远,龙短护缠亦近挨。大抵缠山必曲转,莫把明堂向外裁。

曲转之形必是面,背抵缠山缠水隈。缠山缠水回抱处,只恐朝山塞不开。

寻得缠护分明了,更看落寻要诀。缠山缠水如屏,向前宽阔看多少。

缠山缠水作案山,只恐明堂狭不宽。山回水抱虽似面,浪打风吹崖壁寒。

请君来此看背面,水割石岩龙脊转。若是面时宽且平,若是背时多陡岸。

面是平坦中立局,局内必定朝水缓。萦纡抱入怀来,不似背面风荡散。

君如识得背面时,枝干分明自可知。宽平大曲处寻穴,此为大地断无疑。

详看朝迎在何处,中有横过水城聚。背后缠水与山回,会合前朝水相随。

后缠抱来水口,前头生来相凑。两山两水作一关,更看罗星识先后。

罗星也自有首尾,首逆水流尾拖水。如此寻穴与寻龙,不落空亡与失迹。

称平上下左右,的有真龙在此中。忽然数山皆逼水,水夹数山来相从。

君如看到护送山,上坡下坡事一同。初疑上坡是真穴,看来下坡也藏风。

二疑更看上下转,山水转抱是真龙。夹龙身上亦作穴,此处龙是双雌雄。

虽有两穴分贵贱,分高分下更分中。也有真形无朝水,只看案山与近侍。

朝水案外暗循环,此穴也分中下地。只有案山逆水转,不爱顺流随水势。

顺流随水案无力,此处名为破城池。若是逆水作案山,关得内垣无走气。

也有真形无朝山,只要诸水聚其间。汪洋万顷明堂外,内局周围如抱环。

钩钤健闭不漏泄,内气无容外气残。外阳朝海拱辰入,内气端然龙虎安。

枝干之外识背面,位极人臣世袭官。纵饶已能分背面,面是宽平背崖岸。

假如两水夹龙来,屈曲翻身势大转。一回顿伏一翻身,一回转换一跌断。

两边皆有山水朝,两边皆有水抱岸。两边皆有穴形真,两边皆有山水案。

两边朝迎皆可观,两边明堂皆入选。两边缠护一般来,两边下手皆回转。

此山背面未易分,心下狐疑又难辨。不应两边皆立穴,大小岂容无贵贱。

只缘花穴使人疑,更看护身脚各判。莫来此处认真龙,两水夹龙龙必转。

逆转之龙有鬼山,鬼山拖脚背后环。识得背面更识鬼,识鬼之外更识官。

官鬼已向前篇说,更就此中重分别。大凡干龙行尽处,外山隔水来相顾。

干龙若是有鬼山,回转向前宽处安。凡山大曲水大转,必有王侯居此间。

也有干龙夹两水,更不回头直为地。只是两护必不同,定有护关交结秘。

干龙行尽若无鬼,须看众水聚何处。众水聚处是明堂,左右交牙锁真气。

问君疑龙何处难,两水之中必有山。两山之中必有水,山水相夹是机缘。

假如十条山同聚,必有十水聚一处。其间一水是出门,九山同来作门户。

东上看西西山好,西上看东东山妙。南冈望见北上山,山奇水秀疑是间。

北冈望见南山水,矗矗尖园秀且丽。君如遇见此局时,两水夹来何处是。

与君更为细辨别,先分贵贱星罗列。更须参究龙短长,又看顿伏星善良。

尊星不肯为朝见,从龙虽来桡棹藏。贵龙重重出入帐,贱龙无帐空雄强。

十山九水虽同聚,贵龙居中必异常。问君如何分贵贱,真龙不肯为朝见。

凡有星峰去作朝,此龙里福潜消。比如吏兵与臣仆,终朝跪起庭前伏。

那有精神自立身,时师浪说同官局。朝山护从岂无穴,轻重多与贵龙别。

龙无贵贱只论长,缠龙远出前更强。若徒论长不论贵,缠龙有穴反为良。

只恐寻龙易厌,虽有眼力无脚力,若不穷源论寻踪,也寻顿伏识真踪。

古人寻龙寻顿伏,盖缘顿伏生尖曲,曲转之余必生枝,枝山定为小关局。

比如人行适千里,岂无解鞍并顿宿。顿宿之所虽未住,亦有从行并部曲。

顿伏移换并退卸,却看山面何方下。移换却须寻回山,山回却有迎送还。

迎送相从识龙面,龙身背上是缠山。缠山转来龙抱体,此中寻穴又何难。

古人建都与建邑,先寻顿伏认龙蛰。升虚望楚与陟巘,此是寻顿与山面。

降观于桑与降原,此是寻伏下平田。相其阴阳揆于日,南北东西向无失。

乃陟南冈景与京,此是望穴识龙形。逝彼百泉观水去,瞻溥原观水聚。

或陟南冈与大原,是寻顿伏,古人卜宅贵详审,经旨分明与后传。

扫码关注“清明网”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avatar

0条评论

点击下载纪念APP(安卓版)

把思念带在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