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祥寿衣 带你了解中国的殡葬史(一)

浏览 662次      评论0条     字体:      

成殓,也称“入殓”,是将死者抬入棺木的仪式。一般在人死后第三天举行(若第三日不吉,便不计死亡当日,而视第四日为第三日)。届时,死者的亲朋好友、侄男望女都前来与死者见上最后一面。入殓前的准备工作相当繁琐。首先请阴阳先生看风水和棺材摆放的位置、方向,推算出几时入殓为吉。然后,由茶房根据家属意见向亲朋好友下成殓帖子,告明入殓时辰。亲朋好友参加入殓仪式一般不送礼,而讲究送“纸盘”(一种包装考究的香和烧纸捆扎组成的祭品)。棺材和死者面容在入殓前都要再度装饰和修整,常由茶房负责。先将七彩绸铺在棺材底部,放好枕、枕,绸上按一定位置放7枚铜钱,谓之“七星板”(即头、两肩、两、两脚各一)。其长女要一拿着盛丝棉和清水或酒精的小碟,一手拿着竹签,由阴阳生为死者用清水或酒精擦拭眼睛鼻子、嘴和耳朵,谓之“开光”。其口中还要念叨着“开眼光,亮堂堂;开鼻光,闻味香;开嘴光,吃东西香;开耳光,听八方;开光,心豁亮;开脚光,走四方……”等所谓咒语。之后,再用一面小镜子为死者照一照,之后,将镜子摔碎,表示死者在阴间可以眼光明亮、吃八方、听八方、闻八方。
入殓时,讲究“长子抱头、长媳抱脚、次子、女儿抱腰”。当死者被抬入棺材后,阴阳先生要用一条在寺庙里开过光的绸带量一量死者是否躺平,位置正不正。富有之家,还要给死者口中放一颗珍珠,贫民百姓则多放一红纸包着的一小撮茶叶,认为这样死尸不易腐烂。死者的双手也不能空着,富者左金右银;贫者一般左烧饼右棍(筷子)或左烧饼右田。因说人死后有3魂,一魂守尸;一魂投胎转生;一魂奔赴西天。而西天路途遥远,又有恶狗林、鬼门关拦路,一旦遇有危难,便可用手中物品帮助脱险。此外,棺内还可放适量的随葬品。男子有烟具、茶具、酒、手杖乃至手枪、战刀等;女子多用化妆品、首饰、衣饰,甚者怀抱金如意。
入殓时,还要用“包”将死者棺中空隙垫严实。包,多为毛头纸、草纸,内包灯草(贫者内包锯末,富者则使用红、蓝绸子作包。未婚男子故去用青色包,未婚女子用红色包。入殓时,所有亲人的眼泪都不得掉入棺内,否则被认为对死者不敬,不利于死者奔赴黄泉。盖棺前,子女们可将盖在死者身上的白绸布前的约1尺布撕下保存,据说可以为儿孙们增寿。入殓的仪式是由阴阳生主持,此时的各种执事、一切人等都要听阴阳生的,不能各行其事。盖棺时要先盖“子盖”,即第一层盖,实际是一层薄板,里面糊有红布,外面无须油漆,上盖五彩绸以图吉利,然后再盖大盖。大盖与棺材之间用材头钉销上,上飘五彩绸。材头钉是木质的销子,因棺材不能见铁钉子,故采用木销。材头钉一般在起灵前都是虚着塞上,目的是等奔丧未到的亲属来时能与死者见面。盖棺后,入殓的仪式就基本束,直至出殡起灵前,棺前须立3张供桌,上铺镶青缎狗牙边的白缎台布。两边供桌分别摆1对花瓶、1对景泰蓝铜器、1对白银蜡扦儿,上插着估衣街“常元合”的油大蜡,蜡身刻一幅红字对联:“乘鹤西去,驾返瑶池。”中间供桌供死者画像,摆香炉及八仙供果。地下放烧纸瓦盆一具,按时焚烧纸钱。
现代丧礼,因土葬的废除,也就不存在成殓这一礼俗了。
接三,是为死者举行的招魂仪式,于死后第三天晚间举行,人们认为人死3日,已登“望乡台”上望乡,因此,需要让死者知道,家人已等了3日,死者已不可能复生,只能由僧、道诵经超度,这是和家人的最后一见了。这实际上是家属对死者的一种祭奠。接三这天,最有特色的是僧人的“放焰口”。放焰口是僧人为死者在奔赴黄泉时过鬼门关的祈祷仪式。形式是在提前设置的一张桌子上放置香烛、供品并有许多事先蒸好的小馒头。僧人在做法事时最漂亮的是手势。他口中一边念叨,一边随手丢弃小馒头,每值此时都会引来不少围观者。僧人的手势之快令人目不暇接。与此同时,其他僧众边吹奏边念经,他们负责把死者灵魂招来与家人团聚,然后再把鬼魂送走,使其平安到达阴界。此外,在礼佛事中,还要焚烧冥器、纸箔。男丧焚马,女丧烧牛。自此日,每日由孝子烧纸三次,上祭三次,由成殓到出殡日,雇用杠夫日夜守护。如犯重丧,则由杠夫将一只白鸡头斩掉,以鸡喷淋于棺盖上,再由阴阳生写符一道,贴于棺盖,再将死鸡从屋门上亮子处扔出,以此免重丧,鸡由杠夫拿回下酒。土葬取消后,接三的仪式随之绝迹。
烧七在死者倒头后直至出殡前,家人要每日早、午、晚3次焚香烧纸,祭奠,称之“朝奠、午奠、夕奠”。朔望举行隆重祭奠,谓之“殷奠”。死者停灵期间,以7日为一期(七),按七颂经超度亡灵,并做家祭,焚化纸钱,俗称“作七”。烧七时,闺女要“送箱子”、“烧包子”。箱子即扎彩,包子是用白纸叠成方形,用剪子剪成连缀不断的纸串。死者有几个闺女烧几个包子,而且每“七”每人都要增加一个。
逢“七”时,大户人家讲究和尚经、道士经、尼姑经、喇嘛经、师傅经交叉进行,每“七”一道经,分早、午、晚轮流诵经。而每道经,都按规定由谁负责花钱赠送给亡灵。一般头“七”的经是由已出嫁的闺女送,俗称“姑奶奶送”。以后几“七”,依次为其子女、亲家、友朋等。僧、道的法事,早、午、晚3次都有不同的内容。上午一次是在灵前念诵;中午这次实际在下午4点左右才开始,由僧人率死者家人列队到街上祭奠,为死者送路烧门纸。门纸是一种由茶房负责叠制的长方形黄纸筒。僧人要在送路途中选择合适地点分列两旁诵经请亡灵,孝男孝女们要跪地烧门纸。烧毕,再列队沿街走一遭才能返回,俗称“送路”,送路不能走回头路,到家后,僧人照例还要立于灵前诵经一遍后,由主家招待斋饭。晚上的颂经,主要是放焰口。
吊唁也称“吊孝”(土语),是对死者悼念的一种重要形式。亲族、邻里结伴而来,一般同辈鞠躬四次,晚辈跪拜四次,然后哭灵。孝子们要在灵旁跪叩陪祭,女儿、儿媳往往嚎哭且哭中有词,节奏分明。最后,要屈右膝跪拜来吊唁者,谓之“谢孝”。旧时,富商或官僚之家理丧,要聘请大商号经理及有治丧经验的全可人,为其主办丧事。下设帐房,聘请会计,负责整个治丧的收支,包括收受纸盘、金钱、帐子、挽联、诔词、挽诗、匾额等奠礼。
吊孝中最隆重、最有特色的要属出殡前一天的开吊仪式。开吊前,要聘请阴阳生测算出开吊时辰,然后由茶房与主家共同商量发放帖子的数量。这种帖子俗称“大帖”,宽2.3尺,长1.5~1.6尺,字型为扁宋字竖写,灰纸黑字,内容与铭旌类似,只是大帖一定要写明开吊时间和出殡时间。一般亲朋友好要据此在开吊前来死者家送礼。其礼多为蓝色丝绸,并缀一白纸黑字条幅或帐光子(是专门店铺印好的,只须填丧主及送帐人姓名即可),上写“××千古”、“××安息”、“一拜永别”、“驾赴瑶池”等套语。
开吊前茶房要装点灵棚,将亲友所赠帐子逐一排列悬挂。在老天津卫,看这家阔不阔,地位势力如何,灵棚悬挂的帐子是一个典型标志。另外,还有一个标志,即“晾杠”。晾杠是将租赁来的棺轿和仪仗执事在出殡前一天摆放在宅院门口,供亲朋邻里检阅。人们认为“晾杠”还有去除邪秽的意义。
轿帷和仪仗执事有蓝色、绿色、红色之分。大部分都使用绿色,也有绿色多为男用;红色则必须是80岁以上老人才用,俗称“老喜丧”,逢此,连棺罩和大杠也都是红色,女眷要戴红喜字绒花,家中还要吃喜面,至今还能看到这种遗风。此外,富有之家还讲究出殡使用新轿帷,称“头水货”。开吊仪式由阴阳生主持,包括“大祭”、“点主”、“移棺行路”等内容。“大祭”是在中午举行,家人要向死者影像告别,焚烧纸钱,嚎陶大哭。若有客人来吊,孝子们必须陪跪、陪祭,几乎一天不能站立。当来客吊毕退出时,孝子必须叩头致谢,俗称“谢孝”。
“点主”是在下午4点左右进行。老天津卫讲究“文官点主、武官祭门”。文官点主,即请一位有身份地位的文官或名人来为死者灵牌儿,即本主牌“××之灵(或‘神’)王(墨笔)”的“王”字上用朱砂笔点上一点。之所以要请文官来给死者灵牌儿“点主”,是因为孝子们认为文官的显赫身份能为死者带来福运,使其在阴间受到尊重。因此,点主的形式不仅为了炫耀,也带有祈福的心理色彩。死者家属对点主的文官格外尊重,不能有一丝怠慢,一般都是届时派专人用车接送,最后还要派专人送去一桌酒席以表感激之情。
在开吊的一整天时间里,吹鼓手要根据阴阳生的示意,按时吹奏。僧、道早、午、晚3次诵经超度。
每有亲友来凭吊,僧、道即以敲木儿、磬通报孝子,来一拨人敲一次。另外,须有酒席处派专人为来客安排宴席,从早到晚不间断。由于是开放式的宴席,随来随吃,其中自然少不了吃白饭的人。
 “移棺行路”,是开吊的最后一项仪式。移棺,由阴阳生择定时辰,届时将棺木稍微挪动一下,以此证明死者已走上赴阴间的路了。家人要再次为其送路,并行三叩五拜礼,僧、道诵经吹奏,焚烧纸钱。
送路这种祭奠形式,在今天仍然存在,只是形式较简单,时间上有所变化。一般是在尸体火化前一天晚上12点以前,家人一同到街头十字路口处焚烧纸钱及各种扎彩,痛哭一场,然后绕路返回,不得走回头路。 葬礼   出殡 是丧俗中的大礼,也称“发引”。在老天津卫人眼里,看这家阔不阔,儿女孝不孝以及社会地位高低,看出殡的规模便可知道。人们把出殡的隆重与否不仅看成是死者的衰荣,也看作是生者的显赫。
出殡前一天夜里,全家及挚友守灵不睡,谓之“伴宿”。从停灵到出殡的时间各家不同,一般依财力而定。最长的停灵于“七七”即49天后下葬;贫穷市民人家,入殓后就就择日清晨抬往坟地下葬,叫“起五更抬”。
出殡时间有早、晚两种。早殡在上午10点以前,目的是省钱;晚殡则在10点以后,要招待亲朋,摆设酒席饭莱,因此开销较大,一般能晾杠的家庭都出晚殡。出殡时间由阴阳生择定,出殡前一小时(通常在午时)要由武官主持祭门仪式,既请与自家有交谊且官职显赫有影响的武官站在茶房铺好的红地毯上,在门外大声吆喝一番,并在马路上朝门上看,放铁炮(后改鞭炮)6响祭门。此时,僧、道诵经,吹鼓手也随之在阴阳生指挥下奏乐,孝子跪于门里过道儿烧一张门神纸。武官祭门的目的是请门神爷放鬼魂出去,否则棺材动不了,鬼也出不去。武官祭门与文官点主一样受尊重,死者家属也要派专人用车接送,事毕同样送去一桌酒席致谢。
起灵前,要将棺木的材头钉钉死,钉时,孝子要喊“躲钉”。死者家人要用扫帚、细布等轻扫、轻拭棺材,谓之“扫材土”,这时茶房要让全家人高喊“留财”取谐音之吉,以祈求死者把财产、财运留传给后人。起灵时要放鞭炮,死者次子将架在棺材下的凳子踹翻,并用柴禾棒将事先备好的一小陶碟击碎,名曰“摔牢盆”(现今是将瓷碗摔碎,越碎越好)。留在家里的亲友,把贴在宅门口的门报儿撕下。
民国以前,大出殡讲究八大抬,即诰封亭(民国以后取消,成为七大抬)、铭旌、影亭、官轿、花亭、灯亭、灵亭(或家庙)、香炉。另有4张桌子,即香兽桌、朝服桌、古玩桌、鲜花桌,以及香谱、雪柳等各种执事一应俱全。这些均在赁货铺租赁。
出殡时抬棺及各仪仗执事之人,是在杠房雇佣的。棺木上绑有大旗杆,外罩绣有花、鱼、云罗、伞盖等图案的棺罩。杠夫有8人、16人、32人、64人之分别。64人者称“六十四杠”。仪仗多是白底蓝黑图案,杠夫穿绿底圆点衣服,戴绿色高帽。
出殡序列十分严格,不能错位。通常由茶房安排。出殡队伍最前面是8杆红色旗,4面龙头铜锣,4把遮阳红伞,4把绿扇、金瓜、钺斧,朝天蹬、八大抬、四大桌,鹤童虎判和顶盔挂甲面目狰狞的2个开路鬼——方相、方弼兄弟的扎彩(其一手持三节棍、一手高擎七节鞭)、雪柳(雪柳的多少也看丧家主人花钱多少而定,有的可达标1百多棵)。执事后棺轿前为宾客,同辈按岁数大小排列,年长者居前。最初,以重孙、孙、大孝子、二孝子等顺序排列,后来,长子扛魂幡引导在前,次子等孝男、孙辈持哭丧棒依次向后排列。用一块白布,一端系于杠前,一端由大孝子牵于肩,诸孝子依次摞布在肩,随杠哭泣而行,谓之“扫灵”。哭丧棒的制作也有讲究,丧父用竹子为杖,取父之节在外;丧母则要用梧桐木为杖,取母之节在内。其后为棺轿。女眷们则要坐在棺后的车轿上,一路嚎陶大哭。这时长媳要抱定一陶罐,亦称“匣食罐”,内放饭菜,下葬时由孝男放置死者头前。若长子先其父亡故,长孙(津俗谓之“承重孙”)则要顶替其父扛幡引导于前,其叔父辈排列其后,抱罐者也是长孙媳妇。最后面是僧、道、尼唪经队伍,一组被称为“一棚”,棚越多越隆重,越显示丧家的社会地位和经济实力。大部分棚经都是丧家出资雇佣的,也有亲朋赠送的。
还有些显贵豪门,出大殡时,为炫耀豪富权势,请来军乐队,一路吹打,与僧、道念经相伴。同时,还请当时的军政权贵、在野名人,写来许多匾额,与亲友所送挽联、诔词、挽诗和横匾一并用数座五彩亭抬着,完全成为宣传本家权势的场面。
殡仪队伍路过城门或桥梁时,要撒纸钱,谓之“撒路钱”。目的是打点孤魂野鬼,不要难为死者,使其能尽早到达“乐土”。殡仪队伍在中途的一定地点要停下来,因要抬棺到墓地光靠64名杠夫是不够的,必须中途轮换着抬,这样就得需要128人,一般人家都置办不起。所以,一旦走出城区就将各种仪仗、执事、棚经以及亲友及其女眷一并打发回去,只留直系孝男孝女,也叫“落蒇儿”。棺材或装车拉着或改用小杠抬着直至坟地,俗称“送葬下洼”,本主牌用官轿抬回,谓之回灵。棺到墓地,须用木钉将材身和材盖封牢,称之“下材钉”。下钉前,先由孝子举斧,象征性地在材上敲几下,并喊“(或娘)‘留财’”。
下葬方式有两种,一种是挖穴深埋,填土后堆成坟头,叫“下葬”。穴位由阴阳生按照“五行”、“八卦”、“三元”、“四象”的方位派人刨好坟坑,内铺黄缎子,安放由香斗抱来的福寿果,四角各置一钱,撒五谷杂粮,其中黑豆较多,据说可以驱邪。棺材入土后,孝子把幡插在坟头上,插3下,拨3下,这样后辈可升官发财;另一种是棺材埋地下,上面四周扎苇把,外面随形培士,叫“浮厝”,这种方式只限于一些客死天津者,为便于以后迁回原籍,所以棺材大都较薄、较轻;材头探出很短,称为“行棺”。
下葬后,一般都要在坟前立一长方形石质墓碑,碑文男女有别,若死者为父亲则写“先考×××府君之墓”或“先严×××府君之墓”;若死者为母亲则写“先妣×门×氏太夫人之墓”。墓碑的碑阳书写格式与铭旌、本主牌相同。碑阳上刻龙纹,中间为“流芳千古”、“名垂千古”等。碑阴写法不一,有刻“生卒年月日”,亦有刻行述者,即把生平、功德、为人、事迹写成传记。
下葬后,要在坟前将纸钱、扎彩一并焚烧,每人都咬一口随身带来的小馒头,再吐到坟地里,差不多一个时辰后,就可离开坟地回家了。这时须将所穿孝服撕开一个口子,意为“活口”,以取吉利。进家门时要迈火盆,跨板凳,并在口中含块冰糖,这些都是防止把外面的晦气、鬼魂带回到家中。进家门后,大家还要争相抢吃小馒头和在坟前供过的供品,认为吃供果可长寿。孝男孝女们将白孝服脱下,换上灰色的。晚间要请僧、道诵经、烧纸并在灵位前上香添祭品。
民国初期,男人丧偶后若不想续弦者,为妻送殡时则要身穿素服,头戴礼帽,手拿平身杖。娘家人见到姑爷这身装束,定会马上替孩子给姑爷磕头,意思是谢姑爷,并含孩子以后有福,不会受后娘虐待了。
圆坟 是一种祭奠形式。在葬后3日举行,家属都要到坟前行圆坟礼,为坟培土。还要烧纸钱、上供品,并由死者孙子、孙女(童男童女)绕坟正转3圈,反转3圈,谓之“开门”。人们认为开门后便可以和死者交流感情、叙述衷,死者也可接到晚辈们的祭奠和送去的金钱、食物等,在阴间生活富足,不愁钱花。
圆坟后,丧礼基本结束。但在葬后三七、五七、七七、六十日时均设祭。五七时,必须由孝子亲手焚烧纸糊的彩人。据说以此可减轻死者生前罪过。六十日焚烧纸糊的船轿,传说可使死者的灵魂渡过混河。除此,在死者的诞日、祭日(一周年不得去上坟)和清明节等,晚辈再到坟前祭奠。其它祭祖活动几乎都在家中之灵牌儿前进行。
孝子要守孝制,服孝3期,每期9个月,共27个月。以后改为1年或100天。服孝期间(一般在百日内)不剃头、刮剪指甲、饮酒、夫妻同房、外出等,逢春节或亲友举办庆典,亦不拜礼和庆贺(至今,若家中有丧事,第一年春节不许去各家拜年)。家中女眷也要素妆。特别是出殡前,家中一定不能有孕妇生产。
现代丧葬礼俗
20世纪30年代以后,佩戴黑纱的习俗在旧城居民中开始流行。但这种黑纱的佩戴是在死者下葬以后开始。30年代末,市内出现马拉的四轮灵车,因其能节约大量人力、物力和财力,到40年代开始在中等人家流行。有钱有势的大家族仍采用由“六十四杠”的棺轿送葬,讲究大出殡,以显示其地位和满足上等人的虚荣。
20世纪50年代末期,开始提倡火葬,倡导“厚养薄葬”。但此时至70年代初这段时间仍有土葬风俗,属于两种丧葬制度并存时期。丧葬礼俗开始变革,孝服的缝制趋于简单化,只需戴孝帽、系孝带,孝鞋也只须简单用白布封上即可;葬后百日内只要求戴黑纱;妇女在此期间稍忌艳丽服色和浓施脂粉;停尸起灵的时间也缩短到3天;亲友邻里送礼一般送花圈,至于马、牛、轿、车等扎彩几乎绝迹。这样,从服丧到圆坟,仅1周时间便可以结束整个丧礼,节约了大量的精力和开支。
20世纪70年代中期以后,彻底废除土葬,除少数民族外,汉民族全部实行火葬。火葬的实行本已简化了土葬中的繁琐仪礼,但随着市民经济收入的提高和世俗的心态变化,旧有的丧礼又被搬到了火葬的礼仪中。特别是从80年代末开始,在城乡农民和市民阶层中又兴起了大讲排场、铺张攀比之风。虽然停尸起灵的时间仍是3天,但办扎彩、穿重孝、诵经(多为放录音)、送路等形式有所抬头,一度曾被禁止的送花圈习俗又被演变为送花篮,并以门前花篮的多少来显示地位、财势和人缘好坏。在这部分人中,一是出于对死者的怀念,不惜花钱以减轻失去亲人的哀痛,求得心理上的平衡,所谓“解解疼”;另一种是大办丧事炫耀自己特别是有些属于平日并不太孝顺的子女也有这种作法,即人们所说的“活着不孝死了孝”。1987年6月,天津市制定了《殡葬管理暂行办法》。1992年6月,颁布了《天津市殡葬管理办法》,对殡葬依法实施管理,体现了行政法规对民俗的引导作用。
20世纪90年代以来,随着家族墓地的消亡,国有公墓不断增加,为火葬后的骨灰存放提供了较好的条件。同时,存放方式也不断更新,种类繁多。人们根据自己的经济能力和思想意识,自由选择骨灰的存放方式。骨灰存放的方式有骨灰墙、骨灰亭、骨灰塔、骨灰存放室等。此外,还有骨灰植树葬和骨灰下葬立碑墓地等,这种方法似乎来源于传统的“入土为安”的思想。近年来兴起的骨灰海葬也逐渐为人们接受。
总之,祭奠死去的亲人,选择什么方式,受经济、文化等个人素质和社会境的影响。应该说,悼念亲人,是人之常情。但是,在现代文明不断发展的今天,应该提倡在精力允许的情况下,尽可能革除那些带有迷信色彩的礼俗,使丧葬礼仪这一传统文化朝着积极、文明、健康的方向发展。

扫码关注“清明网”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avatar

0条评论

点击下载纪念APP(安卓版)

把思念带在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