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葬与书写平民历史

浏览 84次      评论0条     字体:      

作为文化传承与积淀的载体,墓地在人类历史记忆的保存与书写上无疑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从长沙马王堆汉墓到前不久闹的沸沸扬扬的曹操墓,历史一再在证明,墓地中的出土资料不仅能够增益历史的肉,有时甚至会改写人们既有的历史认知。
当然,由于逝者社会属性的不同,实体墓在建设的规制与文化含量上不免存有差异,从而导致人类对既往记忆存在明显差别。从考古发掘来看,帝王将相或达官显贵的墓穴一经发掘,通过出土文物与史学典籍的勘比,一般都能够还原墓主身份,进而进一步加深对过往的认识。而普通百姓的墓穴即使被发现,也很难对其生活情状有一清晰的了解。原因很简单,普罗大众的墓大多很简陋,非常容易受到自然或人为因素的影响和破坏。并且,墓中一般也不会有多少有价值的传世资料。由此,关于历代普通百姓的历史记忆,多数便随着历史的演进而湮没无闻了。
网葬的推行,则有望使这种境况大大改观。提起网葬,可能人们并不会太陌生。按照著名社会学家邓伟志先生的理解,网葬就是将逝者的遗像、挽联唁电、唁函、悼文等录入电脑,在网络上建立墓地并予以祭祀的丧葬形式。这样的一种葬式,目前尚未得到大众的普遍认可。其原因除与网葬在我国的推行时日尚短以及人们传统的生死观念依然在顽强地发生作用外,最重要的还与国人对网葬在文化意义的挖掘上仍很不够有关。其实,除去网葬中“葬”的这一核内涵外,如果我们将认识向前推进一步,完全可以将其打造成记录生命、见证生命、延续生命的历史空间,成为普罗大众书写自身历史的一个平台。
与实体墓明显受到逝者社会属性的影响不同,在网墓中人们则可以利用网络这一空间,不分等级、无论贵贱地详细记录下先辈的所有信息,包括身份、婚姻、工作以及家庭生活等各个方面。如果家族繁盛,甚至可以在网络中建立家族墓群,将家族世系清晰地保存下去。要知道,对于一般大众来说,多数人对祖辈的了解最多也就在三、四代左右。再往前推的话,可能多数先辈都只是一些抽象干瘪的符号了。即使是借助家谱,因其有限的记载也不会太过详尽。显然,网葬的推行突破了这一限制。试想,千百年后,后人依然可以通过网络对其先祖的事迹、生平以及音容笑貌有着详尽而直观的了解,那种直面家族历史的喜悦与欣慰之情,是完全可以想象得到的。
于光远先生在《殡葬文化研究》中发表过一篇小文章。在这篇文章中,于先生着重强调了殡葬文化建设的重要性,并特别指出在“殡”(指祭祀悼念等相关礼仪)和“葬”(指对遗体及其灰的处置)之外,还应有一个“传”。这个“传”,用于先生的话说,就是使逝者(特别是普罗大众)生前有意义的东西能够流传于后世。因此,于先生大力提倡“墓志铭文学”,希望墓地能够成为生人与逝者对话的地方。其实,于先生所提倡的这个“传”,恰恰是网葬最具优势之处。网络的巨大空间,是实体墓面远远不能比拟的。由此,网葬不仅在墓志铭上能够大做文章,而且还能将逝者的生平事迹更为详尽而生动地“传”给后人。可见,在这一点上,网葬的开掘与于先生的想法可谓不谋而合,并且能够走得更远。
其实,网葬在保存先辈生活印记的同时,同样在延续并缩短后人对先辈的情感上有其独到之处。在传统的祭祀以及不同形式的悼念活动中,后人的情感抒发多少是受到某种限制的。即以悼词祭文为例,当后人在先人的墓冢前念完这些文字后,一般都会将其焚烧掉。除了有限的文稿有幸能够得到保留外,多数文字以及当事人的情感便同时消失在了历史的尘封之中。而在网络这个空间中,后人却可以随时随地倾吐对逝者的思念与缅怀之情。如若网络维护得当,这些文字还将长久保留下去。当后人在网络上看到一代代的祖辈对其先祖的缅怀文字时势必会深受感动,一下子便拉近了与先辈们的情感距离。显然,这对营造家族的历史记忆与增进家族的凝聚力上是多么的重要。
如能明了于此,今人何不自觉地来作个保存家族历史的有心人呢?在与祖辈、父辈朝夕相处时,有意识地记录一下他们的属相、爱好、习惯性动作、口禅……。如果有条件的话,还可用DV拍下他们生活中的某些瞬间:一个回眸、一声浅笑、一个势、一个背影……所有的这一切,都是极其普通但又注定总有一天会消失掉的。如果能够捕捉到这些,想来不光对自己将是一种美好的记忆和纪念,对构建家族历史也将是一个不小的贡献。
谈到写史,可能一般人都会想到“盖棺”才能“定论”。其实,对于我们个人来说,又何妨不可为自己书写历史呢?如果能够参透生死,也不妨在网络中为自己开辟一个空间。在这个空间里,每个人都是自身历史的书写者。在这里,人们可以将流逝岁月中所经历的种种事件,按着编年的形式如实地书写下来;将在不同阶段的人生感悟与心路历程凝练成文字记载下来;有些事或有些话,在我们在世的时候,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不便向外人讲,那索性在网络上“立此存照”;……在我们进入暮年之后,也为自己预置一个网墓,将多年来辛苦积累下来的全部资料上传上去。如此,既是对个人人生的一种负责与总,也可以成为后世子孙的一种镜鉴和参考。
可以想象,如果我们一代一代的坚持下去,几十年乃至几百年后,不单是某个家族的后人能够清晰地感知其先辈的历史,对于后世的史家来说也将是一种前所未有的福分。当他们点击鼠标翻看这些历史记录时,直接体悟到的可是不同时代的心跳声。进而,当后世史家敲击键盘为普罗大众修史时,肯定不会再为史料的贫乏而愁蹙无计,在人物的塑造上也不再会是时下单向度的简单描摹。代之而起的,必将是一幅幅鲜活的历史图象和直逼人物内心的深度刻画,以及充满着感情的历史笔触。
一百多年前,梁任公在《中国历史研究法》一书中,将一部二十四史直斥为帝王家谱。言外之意,是说在传统的史籍之中,很难见到普罗大众的身影。尽管任公的这一批评,并不能赢得后世史家的一致认同。但无疑,任公也点明了一个事实:那就是在历史书写的话语权掌控在社会精英的手中时,普罗大众往往面临普遍失语的境地,很难成为历史书写的主要对象。那么,当人类进入电子化、信息化的今天,普罗大众能否在网络中开辟出一片空间来书写自身的历史呢?如果我们有心的话,假以时日,也许这并非是一种妄想。
 (原载《百年潮》2010年第5期 作者单位:民政部一零一研究所)
 

扫码关注“清明网”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avatar

0条评论

点击下载纪念APP(安卓版)

把思念带在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