嵊泗渔岛的丧葬礼仪习俗

浏览 51次      评论0条     字体:      

    嵊泗渔岛的丧葬习俗,十分明显地继承了吴越古风,具体与宁波沿海相类似,但因地处外海,特殊的地理境和艰难的生存条件,又使嵊泗渔岛的丧葬习俗有其独特的悲壮凄凉之风。
     嵊泗渔遍的丧葬过程中,也有筑寿域即俗呼做寿坟、送终、穿寿衣、报丧、守灵、吊仪、丧服、大殓俗称入殓、开吊、上饭、孝榜、堂祭、出殡俗呼出丧、祭祀山神土地、入穴暖圹、烧草、吃羹饭、剃孝、做七、做百日、做周年羹饭、三周年送神主入宗祠,即为上棚又称进主等一整套礼仪。
    在渔岛诸多丧葬礼仪中,以出殡中的“独龙杠”和“仙鹤朝天”等习俗最能体现吴越遗风。
   《隋书。地理志》曰:“江南之俗……信鬼神,好淫祀”。在众多鬼神中尤敬龙宫海神,如龙船起码是祭祀时所驾之舟。旧时,岛上有渔户出丧,如富裕大户,灵柩上盖上一幅红毡条,穷的小户盖条红布被面,由二人抬出,俗呼为“独龙杠”也有为官的富户出殡要用玻璃材套,前伸龙首,后见龙尾。而“独龙杠”则不管大户、小户、富户、穷户,皆要用之。
吴、越古民还崇拜凤仙鹤。《吴越春秋。勾践入臣外传》载,越王勾践夫人曾吟道:“愿我身兮如鸟,身翱翔兮矫翼”。《吴越春秋。阖闾内传》载述和越同俗的吴国公主滕玉亡故时,“国人乃舞白鹤于吴市中,令万民随而观之”。
 《鹤经》曰:“鹤,阳鸟也”。在吴越沿海渔民目中,鹤是仙禽神鸟,不仅是鹤寿千年,而且是上古仙人白日飞升时的乘骑之物,可以超度亡灵,升入开堂。嵊泗渔民正是继承了这种鸟图腾意识,把对鹤的崇拜与信仰,移用到丧葬礼仪习俗上。如渔岛上有人家出殡,一般人家都要在灵柩顶上中端立一白纸所制仙鹤,鹤首仰天,俗呼“独鹤朝天”,也有子女多或殷富之户,竖五只白鹤,则呼“五鹤朝天”。不仅如此,还有在寿材或灵柩两端预先刻上仙鹤祥云。渔民寄迹于外海孤岛,终年出入风涛,一生艰险劳苦,祈望神岛把自己的灵魂引渡飞向琼楼玉宇的天国仙境。
    自古以来,嵊泗渔遍流传有句悲惨的民谣:“嵊山箱子岙,十口棺材九口草”。这句民谣,道出了嵊泗渔岛所特有的一种悲凉壮烈的丧葬礼仪习俗。
    东海无风三尺浪。加上解放前渔船又小又旧,海上遇难伤亡事故进有发生,就要为遇难者举行“潮魂”仪式。一种是遇难七天内找到遗体的,认为其灵魂还失落在海上,由家人为死者举行较为简单的叫魂仪式。夜间,待潮水起涨后,由遇难者亲友数人带上香烛到海边焚烧,然后由一个人敲着锣俗呼“敲冷锣”,由遇难者之妻或兄弟至亲,在海滩上边缓缓行走,边不断地唤叫着遇难者名字,唤着“海里冷冷嗬,回家(屋)里来嗬”!遇难者儿女或弟妹、或其他至亲,在后面答道:“回来口来 ”!这样边应边走,认为是领来了亡者之魂,由海边返家。
    另一种是海上遇难后七天内未能找到其尸体的,就要举行“草人招魂”仪式。这种仪式较之找回遗体的“叫魂”仪式更为肃穆庄重,也更为凄惨悲壮。招垢仪式也在夜间涨潮时举行。先在家中摆设灵堂供焚香烛。同时,在海滩边搭起招魂用的醮台,供奉预先扎制好代作亡者身的稻草人,身上贴其生辰八字,也须焚香燃烛。并沿着“潮痕”即潮水线摆设供摊,放上祭物,间隔燃凡堆火。请来道士摇铃作法。遇难者妻儿至亲一齐面朝大海跪下遥拜,并按各自与遇难者的辈份与关系,一齐呼唤海上遇难的亲人:“某某嗳,海里冷冷嗬,快回家(屋)里来嗬”!再由遇难者男性亲人或弟兄或儿子,身背在海边举行招魂仪式祭过的“草人”,一步一叩地走回家,一夜连续三次举行这种仪式,尔后将此“草人”穿上遇难者生前穿过的衣服,再把象征“灵魂”的物件安放于“草人”胸前,在灵堂上祭供后入棺,再入墓穴安葬。如“草人”葬后再找回遇难者遗体,即举行仪式取出草人焚后,再安葬遇难者遗体。这种“潮魂”习俗,在外海渔岛这个特定的环境和条件下发生。尽管现在海上渔捞工具比较先进,安全系数在大增加,但海损事故还是有发生,甚至找不回遇难者遗体的现象也还有,因而“潮魂”习俗,在嵊泗渔村还是在流传着,以寄托生者对亡者的哀思,满足渔民祭奠亲人的一种心理、感情上和文化、习俗上的需求。
    此外,由于咱种客观因素的制约,嵊泗渔岛还实行土葬,但各岛设法划地集中安葬,泗礁岛上还有了公墓地,许多渔民亡故后也去公墓地安葬,这是渔区丧葬习俗中的一种新的内容,开创了丧葬新风。(据:新华网浙江综合频道)

扫码关注“清明网”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avatar

0条评论

点击下载纪念APP(安卓版)

把思念带在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