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祀的日子不能忘了先烈

浏览 62次      评论0条     字体:      

清明节是我国的传统节日,也是最重要的祭祀节日,自古以来,人们都会选择在这一天祭奠先祖,缅怀先烈,寄托哀思。近年来,清明节上坟人潮日见递增,生活富足起来的人们对先人表达追思的情绪也在此时达到高潮。但以之相对应的是,那些曾经为国家抛颅洒热的先烈们却似乎逐渐被人们遗忘,清明节缅怀先烈的传统渐渐消失了。昨天,记者走访了昆明胜利堂、师大烈士墓等几处我市主要的爱国纪念场所,对清明节公祭情况做了调查。
胜利堂:公祭淡出大众
据有关资料介绍,人民胜利堂原址系清云贵总督署所。1944年11月兴建中山纪念堂,1946年底落成,更名为“抗战胜利纪念堂”。1950年12月经云南省第一届各族各界代表大会决定改称“人民胜利堂”。人民胜利堂1998年被例为云南省文物保护单位。云南人民英雄纪念碑位于胜利堂内,1950年12月,云南省第一届各族各界代表大会在胜利堂前广场中央埋下了"人民英雄纪念碑"的奠基石,1995年2月24日落成。碑身底部四壁嵌有反映云南人民斗争历史的浮,纪念碑庄严肃穆,为云南省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昨天上午,记者来到昆明胜利堂,有幸成为了当天瞻仰人民英雄纪念碑的寥寥数人之一。在庄严的纪念碑前,偌大的广场空无一人,通往纪念碑的大铁门被紧紧关闭。紧靠纪念碑背面一块篮球场大小的场地被用建筑围栏围了起来,纪念碑后的广场也成了停车场,停满了车辆。纪念碑基座下的“云南人民革命斗争史展览馆”也是铁门紧闭,据胜利堂一名保安说,展览馆已经好长时间没有开放了。
胜利堂管理处的杨云昆经理介绍,胜利堂目前正处于保养维修阶段,从去年3月份开始,开始对纪念堂的部分危房,纪念碑广场地砖、围栏进行修复,估计修复工作要到今年年底才能完工。他说,胜利堂是省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国防教育基地,平时不时会有学校、公安、部队等单位前来纪念碑前开展纪念活动,但活动大多都是小规模举行,旅游团也会组织游客进来参观,但普通市民很少来纪念碑参观拜祭。
胜利堂毫无疑问是举行公祭活动的最佳场地。但如今胜利堂外的排楼成了养狗舍,而胜利堂门前更是成了狗市场,胜利堂的庄严气氛因此荡然无存。
闻一多殉难处:不该被忘却的人和地方“西仓坡六号,闻一多殉难处”,行走在闲适而繁华的钱局街,很少会有人注意到路边的这块指示牌。碑台里有几支已经枯萎的小花,也不知是路人随意丢在里面的,还是送来告慰英灵的。
斜对面的墙上,是一副闻一多先生的画像。画中的先生双眼如炬,口中叼着一只烟斗,神情深沉而又坚毅。在巷子口买花的小贩赵鹏说,在这里卖了3年花了,偶尔会看到有人来闻一多殉难处碑前驻足,但从没有见过有人来献过花,哪怕是清明节也一样冷清。
师大烈士墓:感受崇高的“一二·一”精神
“这个时候(清明节)特别适合来这里,哪怕就是来看一看,感受都会完全不同。”师范大学大一学生小陈这样说。位于师范大学校园内的“一二·一”运动纪念馆,长眠着革命先驱李公朴先生,还有在“一二·一”运动中捐躯的四烈士—张华昌、李鲁连、潘琰、于再,以及闻一多先生的衣冠冢。纪念馆占地不大,但拱木成荫,境十分幽雅清静。昨天,4位烈士的墓前都增添了一束鲜花,在闻一多先生的墓前,还燃起了3柱香,在坟墓四周的铁围栏上,被装点上了朵朵小白花。不时有学生模样的年轻人来到烈士墓前,静静地呆一会,然后悄悄离去。
小罗是去年刚进师大的新生,她说:“每年开学,学校都会召集全校学生来到这里,举行祭奠活动。同学中还选出讲解员,为大家讲解‘一二·一’运动,讲解西南联大。几乎每一个师大学生都知道这里安葬着李公仆先生和四烈士。”昨天,来自曲靖罗平的小罗在同学聚会时,把所有老同学都召集到了“一二·一”运动纪念碑前,她认为通过祭奠烈士的方式,可以让大家缅怀过去,激励自己。
经常来这里温习的张同学是学校一名校报记者,她认为通过了解“一二·一”运动,感悟到了一种为国家而奋斗,为国家而牺牲的“一二·一”精神。“为国家而奋斗,说起来这也许是一个很大的概念,但有其现时意义。”张同学说,如今许多大学生就业都希望留在大城市,不希望下到基层。这其实是走进了一种狭隘的误区,“我们工作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国家。懂得为国家而奋斗,而牺牲,本身就是一种崇高。”张同学说。
师范大学大四毕业生吴同学经常来烈士墓,他指着烈士墓前一段悼词说:“我很喜欢这悼词,每次看了都会热血沸腾。”悼词是这样写的:在悠长痛苦的岁月之后,你们的亲人也或者已忘了你们,但人们却永远忘不了你们,民主的人却永远也忘不了你们,自由的人却永远也忘不了你们。如果我们还活着,我们就讲述你们的故事给孩子们听,你们失去了自由,牺牲了生命,把自由留给了我们。记者 毛韵 都市时报

扫码关注“清明网”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avatar

0条评论

点击下载纪念APP(安卓版)

把思念带在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