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丧葬礼仪

浏览 121次      评论0条     字体:      

    非洲各族人民由于宗教信仰和生活习惯不同,其丧葬形式也多种多样,有的还相当奇特。葬礼时间有长有短,短则几天,长的可达半年。
    在非洲,有人去世首先要向死者亲属和四周乡邻报丧。报丧的方法各具特色,有的敲响丧鼓,有的吹起牛角,有的大哭大嚎,有的大喊大叫,有的则用一种特定的报丧物品。津巴布韦的绍纳人家里若有人不幸去世,要通过急促而低沉的鼓声向亲朋好友传递死讯,人们听到鼓声后便陆续前来哀悼。坦桑尼亚的齐古阿族,如有亲人死去,必须赶紧拿着一块特制的、掺有烟末的面包向死者的舅父报丧。近些年来,这种特制的面包已改用十分钱来代替了。哈亚人病故之后,先由妇女们嚎啕痛哭,公布有人去世。左邻右舍以及附近村子的人,只要与死者有某种关系,闻讯必须赶来吊唁。
    查问死因是非洲一些部族的习惯。多哥的塔姆贝尔马人在人死后,为了证明死者的父系和母系亲属与他的死无关,送殡期间,死者家属要当众提出死者的死因问题,然后由男人们把尸体扛在肩上,如果放下时尸体滚向右边就意味着“是”,如果滚向左边则表明“不是”。贝宁西部和北部山区的皮拉人,如果亲属怀疑死者是被人谋害的,他们可以要求掘墓人追查、惩办凶。在这种情况下,掘墓队长便召集全村人大会,当众拧死一只白公鸡,烤熟后分给每人一小块。掘墓队长念一通符咒后,令众人当场吞食肉。因为掘墓队长所念符咒的意思是说凶手吃了鸡肉会马上死掉。隐藏的凶手怕死不敢吃,这佯就反而自我暴露,被当场逮捕。凶手喝下掘墓队长配制的鸩酒,然后死去。津巴布韦绍纳人在葬礼过程中,要派代表到很远的地方去找他们不相识的有名望的占卜者,询问死者的死因。他们不信任熟悉当地情况的占卜者。得到满意回答后便返回家乡,摆上祭品祭祀祖先。如果占卜者告诉他们死者是由于神灵生气造成的,人们便要奉献啤酒,杀牲祭祖,安抚神灵,表示悔过,恳求神灵不再伤害他人。苏丹的因加萨纳人把死都归罪于“特尔”太阳神,因此当人死后不问死因就被埋葬。下葬时,老人们发出向太阳神问罪的叫喊“啊,骗人的太阳神啊!……”同时,他们还挥舞手中的剑和矛,向太阳神挑战,喝令它降到人间来请罪。
    哭,是死者亲属悲痛情无法抑制的表露,但非洲人的哭泣与众不同,很有特色。在刚果,若家里有人丧命,亲属们便在死者的门口昼夜不停地哭跳,直到死者被埋葬才停止。若丈夫死了,妻子则水米不进,边哭边跳或光着上身在地上悲痛欲绝地来回翻滚,以示对丈夫的死别之情。村里死了人,几乎全村妇女都要跑到村外道路上,边哭边跳地向死者告别。灵车行走时,除总统坐的汽车外,别的车辆都不得阻挡灵车,也不能超越灵车,以示悼念。十分有意思的是贝宁的皮拉族,死者家属开始必须抑制悲痛,任何人不得啼哭。只有当掘墓人将尸首包裹好,用草药熏完、下令敲响丧鼓后他们才能放声痛哭。不哭则已,一旦哭开,就必须按原有节奏和音量哭下去,直至翌日太阳升起,不得中断。坦桑尼亚哈亚族的人死后,由妇女带哭,然后左邻右舍的妇女也闻声前来陪着大哭大嚎。守灵4天后,家属要统统剃成光头。齐古阿族死者埋葬后的第二天,死者的母亲要当众把头发剃掉。是夜,死者的兄弟姐妹和近亲都在村中聚会,大哭一场,在哀悼仪式后,由死者的好友将其兄弟姐妹的头发剃光,一个不漏。剃完头,哀悼活动才算束。
    热爱歌舞的非洲人,不但用歌舞表达喜悦心情,而且还经常在葬礼中悲歌起舞,颂扬死者,表达对死者的哀思。津巴布韦绍纳人在向死者遗体告别后,便来到茅屋外唱歌跳舞,舞越跳越欢快,歌越唱越激昂,一扫开始时悲痛沉郁的气氛。死者埋葬后,人们便开怀畅饮,随着鼓声四起,男人吹起角,妇女踏着鼓点,迈着轻快的舞步,摇着铃,边跳边唱,全场一片欢腾,歌舞通宵达旦。多哥的塔姆贝尔马人在殡葬后的追悼仪式期间,所有的人都喝酒跳舞。乐队使用铜锣、笛子与号角,乐师们绕着房屋走几圈,前面带队的是用野猪獠牙武装的两个老头,他们表演互相厮打,以示房屋不受恶鬼之害。最奇特的莫过于马达加斯加麦利那人的葬礼。麦利那人死后,一般要将尸从临时殡地迁往祖坟作第二次安葬。首先打开临时墓穴,挖出遗骸,给它穿上新的彩色寿衣,并用贵重礼品把遗骸层层裹上。一切就绪后,亲属们再把裹好的遗骸扛在肩上跳起舞来。麦利那人认为这是断绝活人同死者在生前的关系,意味着活人从此进入了忘我阶段。因为在麦利那人看来,人死并没有什么可怕,死是活的继续,是总归宿。
    人死后有多种埋葬形式,目前世界上以火葬为最多,而非洲却仍以墓葬为主。至于墓址的选择和墓室建造,在非洲有的比较简陋,有的则十分讲究。以狩猎和采集为生的布须曼人死后,将尸体侧放,两膝弯曲,摆成卧眠姿势,连同其日常生活用品都全部一起埋葬在他的茅屋附近。坟墓上堆放些石头,以防动物侵犯,然后这个狩猎队伍迁移到另一个地方,两年之内不再回来。茨瓦纳人在部落酋长和一家之主死后,用新宰的牛皮包裹尸体,连同生前所属之物一并葬入牲畜栏的大门地方;一般人死后,则用垫子或斗篷包裹,葬在一间供死后住的茅屋里或附近,随后把茅屋烧毁或遗弃。津巴布韦绍纳人死后,其墓穴一般离村子不远,墓地同地面一样高,上面堆放石头,或在石头旁再放一个大石头。安扬贾人死后埋葬在小树林里或灌木丛中,死者的房屋要拆毁,房基被挖掉;首领有时也埋葬在他自己的屋子里,屋子也随之遗弃。
    阿拉伯人办丧事,无论贫富一般都较简单,但在众多的阿拉伯国家中,只有埃及比较特殊。埃及人受古老埃及文化的影响,有钱的穆斯林都修建一座家墓,为死者建造一个与他在世时一样的生活境。首都开罗市郊的一个墓地如今已成为著名的“死人城”,是埃及的一大名胜。开罗的“死人城”远望象个居民区,实则这里的房屋都是为死人建造的。每间房子的门框上都写着“×××之墓”。室内墓碑的数目可以看出安葬着几个甚至十几个死者。同一间屋子里安葬的都是家人或亲属,墓地以首葬者名字命名。墓室的建造有的十分讲究,有的则很简陋,反映了死者家境的富有或贫穷。埃及人称这种房屋为“赫什”,意即庭院。这一排排房屋之间,有纵横交错的街道,庭院有门牌号码。尽管墓地很大,但只要记住街道名称和庭院号码,便可顺利地找到某人的安息之所。每逢重大节日,死者的亲朋好友都要来墓地聚会。这种聚会,已由从前的祭扫,演变成今天人们共庆佳节和进行社交活动。埃及人认为,他们在墓地欢度节日,可以让死者与他们共享天伦之乐。
    类似埃及的丧葬习俗在马达加斯加也同样存在。马达加斯加的麦利那人认为,一个人有无祖坟,并在死后有无一席之地,这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如果没有,那会被视为奴隶的后代,或许说明他生前有违规犯法和不道德的行为,因而被取消了入坟资格。所以麦利那人的墓地往往比其他住房的价值还要高出若干倍,不少坟墓造得十分雄伟壮观。在死者的墓碑上,牛角是不可缺少的装饰。在马达加斯加这个“牛的王国”里,牛是经济价值较高的社会财富的体现,而牛角又是牛的象征,它既可显示死者生前的社会地位和财富,又可表示对祖先和神灵的尊敬与崇拜。
    除了墓葬外,非洲少数地区也有类似印度“天葬”的习俗。扎伊尔的巴库图人死后,通常把尸体装在一个粗布袋里,由两人用扁担抬着,在一个嚎啕大哭的送葬队伍护送下,葬在白蚁巢内,让白蚁分解尸体,使死者早日“升入天国”。南迪人则把死者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让鬣狗和其他动物吞食其尸体。其作法是,人死后在黄昏时被抬到房屋的西边,放在地上,男尸向右侧卧,女尸则向左侧卧。同时亲属们喊道:“鬣拘,来吃吧!”第二天,如果尸体没有被动过,就杀一头,把一些羊肉放在尸体上面或旁边,以招引野兽。如仍不见动,就意味着死者是被妖术害死的,将要采取另外的措施。住在乞力马扎罗山坡的瓦查加人,其首领的尸体不是裹在兽皮里埋葬,而是放在一根空心树根里,并把根端封堵起来。如果是一般人死了,则把尸体折曲,头和捆在一起,涂上油脂和赭石粉后用祭祀的牛皮裹住,再以坐的姿态放入墓中,面朝乞力马扎罗山的基博峰。18个月后,将尸骨掘出放在蕉林内,颅骨则送到埋葬祖先的树丛中,或存放于一个土瓮里。(据:百度百科)

扫码关注“清明网”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avatar

0条评论

点击下载纪念APP(安卓版)

把思念带在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