丧葬礼仪

浏览 889次      评论0条     字体:      

    丧礼是重大的礼俗,为古代“凶礼”之一,周代就已经相当完备。丧礼主要是死者的亲属、邻里、友好为其举行哀悼、纪念、评价的仪礼,同时也是殓殡祭奠的仪式,故《周礼·春官·大宗伯》有“以丧礼哀死亡”之说。由于各地自然境、社会形态、经济基础的差别,尤其是民族、宗教信仰的不同,自古以来各地丧葬仪礼都不尽相同。
    秋战时期的齐国,其丧礼承周礼之脉,又融合当地东夷葬俗,丧葬仪礼日臻完善。《管子·侈靡》篇中说:“长丧以毁其时,重送葬以其身财……,所以使贫民也;美垄墓,所以使文萌也。巨棺椁,所以起木工也;多衣衾,所以起女工也。犹不尽,故有次浮也,有差樊,有瘗藏。”可见,当时齐国人已追求丧期的长久,丧礼的隆重,墓冢的豪华,随葬的丰厚。
齐国的丧葬礼仪内容繁杂,其主要仪式与周朝丧礼大致相同,有招魂、哭踊、入敛、出殡、守葬等环节。
一、招魂
    招魂是人初死时召唤死者灵魂的仪式。古人认为人刚死时,灵魂尚未远离,想通过招魂,让灵魂归复于躯体。这种仪式古称为“复”。《礼记·檀弓下》说:“复,尽爱之道也。有祷祠之焉。望反诸幽,求诸鬼神之道也。”又据《礼记·曲礼下》记载“复”的内容为“使人升屋北面,招呼死者之魂,令还复体中”,“男子呼名,女子呼字,令魂知其名字而还。”就是说,招魂是于人死之时,派人登上房屋北面,持寿衣呼叫。死者为男子,就呼其名;死者如果是女子,则呼其字,连呼三遍,以示取魂魄返归于衣,然后从后方下屋,将衣敷死者身上。
    在有关齐国的文献中,未有“复”的记载,但《晏子春秋·内篇谏下》记载,齐景公的宠妾婴子死后,景公守了三天,不吃饭。晏子劝他说:“君请屏,洁沐浴饮食,间病者之宫,彼亦将有鬼神之事焉。”此“鬼神之事”应属招魂仪式。
二、哭踊
    哭踊即哭丧。招魂不复,便开始哭踊。无声叫泣,有声叫哭,大哭叫号。人死后不仅要哭号,还要擗踊。捶胸叫擗,顿足称踊,一般为男踊女擗。
哭踊是死者家人表达悲痛、惜别之情的仪式,并通过哭踊告知近邻,使邻居们做到《礼记·曲礼上》所说的“邻有丧,舂不相;里有殡,不巷歌。”齐地的哭踊仪式,《晏子春秋·外篇下》记载说:“景公游于淄,闻晏子死,公乘舆服繁驵驱之。……比至于国,四下而趋,行哭而往,伏尸而号……”又据《晏子春秋·外篇下》:“晏子死,景公操玉加于晏子而之,涕沾襟”,“免而哭,哀尽而去。”这是齐景公为晏子哭丧,表示哀痛的记载。
    一般庶民的哭踊。《晏子春秋·内篇谏下》记载,齐人逢于何将其母葬于路寝台旁后,“解衰去绖,布衣滕履,元冠茈武,踊而不哭,躃而不拜,己乃涕洟而去。”《中华全国风俗志·山东风俗》也说:“始死,孝子披发至院心,呼其亲而号曰:上西南,谓之指路。三声后,擘踊大痛。”
三、入敛
    入敛是向死者遗体告别的仪式,分为小敛和大敛。小敛是给死者洗尸、穿衣,尸体上裹衣衾越多,越是富贵;大敛是将沐浴、穿戴好的死者入棺待殡。大敛时亲属必哭,敛毕,子和夫人凭棺而踊。
齐国对入敛仪式颇为重视。《晏子春秋·内篇谏下》有“敛死不失爱,送死不失丧”之说。内篇中还记载两件与入俭有关的事,一则是嬖妾婴子死了,齐景公守丧三日仍不许入敛;一则是晏子用两桃杀了事奉景公的公孙接、田开疆、古冶子三武士后,齐景公“殓之以服,葬之以士礼”,用士的衣服、礼节入敛并埋葬了他们。另外,《管子·戒》篇也记载说:“易牙与卫公子内与竖刁,因共杀群吏,而立公子无亏。故公死六十七日不殓,九月不葬。”因易牙、开方、竖刁党叛乱,导致齐桓公死后67天没有入敛,9个月无法安葬。
四、出殡
    出殡又称出葬、送葬,是丧礼中最隆重的仪式。古代丧礼,已敛尸体待葬叫殡,有的停数日,有的则要停数月。据《礼记·王制》记载,天子死后七日而殡,七月而葬;诸侯五日而殡,五月而葬;大夫以下三日而殡,三月而葬。
    对齐国丧礼中的出殡仪式,史书中多有记述。《晏子春秋·内篇谏下》载:“削人之居,残人之墓,凌人之丧,而禁其葬,是于生者无施,于死者无礼。”就是说,禁止人家出殡,对活着的人来说是不施恩,对死者则是不讲礼。
五、守丧
    守丧是丧礼中的最后一个仪式。出殡将死者棺材下葬墓室,封土造坟之后,其亲属还要为其守丧,守丧期都有明确规定。《墨子·节葬》说:“君死丧之三年;父母死丧之三年;妻与后子死,二者皆丧之三年;然后伯父、兄弟、蘖子死,期;族人五月;姑姊甥舅皆有数日。”
    春秋战国时期,齐国也必备守丧之礼仪。《左传》说晏婴为父守丧,居倚草庐,睡苫枕草,食粥不语。《晏子春秋·内篇杂上》中也有记载:“晏子居晏桓子之丧,粗衰,斩,苴经带、杖、菅屦,食粥,居倚庐,寝苫,枕草。”意思是说,晏婴为给父亲守丧,穿着粗布丧服,衣边没缝,上腰上系着麻带儿,手拿竹杖,穿草鞋,喝稀粥,住草棚,睡在草垫子上,枕着草。《晏子春秋·外篇下》又说:“鲁孔丘之徒鞠语者也。明于礼乐,审于服丧。其母死,葬埋甚厚,服丧三年,哭泣甚疾。”说孔丘的学生鞠语懂得礼教,厚葬其母,并守丧三年。(据:淄博市情网)

扫码关注“清明网”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avatar

0条评论

点击下载纪念APP(安卓版)

把思念带在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