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祭

浏览 31次      评论0条     字体:      

  清明的路上总是足印深深,深深,而清明的雨呵,总把淋得好湿好沉。
  打从望山裙飘摇梦中起,记忆里便溅满泥泞,打从习惯于孑然伫立母亲墓前,午夜,就常被一支幽幽的笛韵惊醒……
  母亲呵,你狠心的双足除了匆匆是否亦曾有过踟躅?于异土于天国捎送孩儿的
  干么又是那只化蝶的风筝?
  可惜斑斓的线早让暮霭悄悄给剪断了,剪断了,
  不然呵,不然,
  孩儿眼里心里
  该有几多七彩的虹七彩的风景
  
  薄酒水饭香烟氤氲哭拜不起,又怎能告慰冥冥。那个曾经甜美温馨的季节,早就跌碎成幻影。
  坟前的苦菜花总有晾在风中诉不完道不尽的伤心事,摇曳不住的风信子呵,倘若你真是“风中的信子”!
  该怎样扮演你白色邮差的形象,
  该如何
  把我怅怅的牵挂,
  或多或少地邮到母亲
  魂里
  梦里……
  
   (注:“望山裙”---出殡时作西引的旗幡,形似多褶裙。“风信子”---草本植物,花多白色。此处属“借名发挥”。)文/松怀

扫码关注“清明网”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avatar

0条评论

点击下载纪念APP(安卓版)

把思念带在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