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吾保卫战胜利60年祭

浏览 223次      评论0条     字体:      

    (新疆日报网讯)在伊吾县城南山坡下,有一座庄严肃穆的烈士陵园。这里就是在伊吾保卫战中英勇献身的烈士们的陵园。

  陵园正门两侧分别用汉文、维吾尔文镌刻着英雄浩气贯长虹,光辉长照后人的金色对联。10高的伊吾保卫战纪念矗立在陵园正中。纪念碑的正、背面用汉文、维吾尔文两种文字写着伊吾四十天保卫战中英勇牺牲的烈士永垂不朽!碑上刻有38位烈士的英名。

  201081,数千名各族干部群众来到这里祭扫烈士陵园,他们为烈士们献上一束束鲜花,人们的思绪也回到了60年前那个艰苦卓绝的岁月。

  铁流西进

  1949年秋,古老的丝绸之路上车辚辚、马萧萧,英勇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在毛主席将革命进行到底的号召下,铁流西进,向新疆挺进。925,原新疆警备总司令陶峙岳、新疆省主席包尔汉通电宣布起义,新疆得以和平解放,各族人民无不欢欣鼓舞。

  建立人民政权、帮助人民尽快恢复生产是新疆和平解放后人民解放军面临的首要任务。1950217,中国人民解放军第616师派出了由18人组成的中共伊吾县工作委员会(简称县工委),在461营副营长胡青山的带领下,和2连指战员一起,顶风冒雪,翻越冰雪天山,历经4天的跋涉,于21日进驻伊吾县城。

  县工委和2连指战员到达伊吾县后,克服种种困难,宣传党的政策,发动群众,开始建立人民政权,同时,2连也接管了原国民党的边境防务。当时的伊吾县民不聊生、百业待兴。2连按照一面帮助群众恢复生产,一面准备剿匪,打击乌斯满叛匪,保护新生人民政权的要求,发扬既是工作队,又是生产队和战斗队的光荣传统,由连长赵富贵带队,分别向下马崖、淖毛湖派出帮助群众恢复生产的指战员。伊吾县的各族人民满怀喜悦的心情迎来了新生活的开始。然而,树欲静而风不止。不甘心失败的反动派正在精心策划着一场大规模的叛乱阴谋。

  密谋反叛

  国民党特务、原哈密专员尧乐博斯是一个老奸巨猾的人物,在解放军大军压境,陶峙岳、包尔汉通电宣布起义时,他佯装拥护,表面上对解放军毕恭毕敬,暗地里却密谋反叛,伊吾县就是他长期苦心经营、长期盘踞的一个黑窝点。伊吾县的县长艾拜都拉、副县长李树贤、县警察局长莫哈买提依明(汉文名字叫伊建中)、副局长麻木提等叛匪,无一不是尧乐博斯的亲信和爪牙。

  受尧乐博斯指令,他们把329定为全县叛乱统一行动日。当他们将其家属、财物向驼背梁转移时,被县政府建设科长孙良夫及时向县工委副主任韩增荣作了汇报。叛匪的行动引起县工委和我方的重视,我方立即采取措施,控制了补给站仓库,扣留了艾拜都拉、李树贤、伊建中以及其他叛匪干分子。但隐藏在警察局内的叛乱分子随即给匪巢驼背梁通风报信,并让艾拜都拉趁解之机从警察局后门逃跑。

  328—29日两天内,叛匪佯装成当地的牧民,用欺骗的手段杀害了包括连长赵富贵在内的我军派往淖毛湖、下马崖从事群众工作和生产活动的30余名官兵,淖毛湖、下马崖完全落入叛匪之手。叛匪破坏了伊吾县所有与外界联系的道路和电话线,使伊吾县城成为一座孤城,一场惊天地、泣鬼神的保卫战就此拉开了序幕。

  奋战

  330拂晓,在尧乐博斯的指挥下,艾拜都拉等人将县城不明真相的群众裹挟到县城西南5公里外的驼背梁,纠集了700多名叛匪,包围了伊吾县城,向驻城解放军和县工委发起了进攻。此时,伊吾与外界的联系已被完全切断,第16师主力距伊吾县城200余公里,情况异常危机!2连用党支部的名义号召全连指战员:一卒一弹,共存伊吾,发扬革命英雄主义,与匪徒血战到底,誓死保卫伊吾!保卫新生的人民政权!壮烈的伊吾保卫战就这样开始了。

  战斗的第一天,由于敌人熟悉地形,抢先占领了县城南北的两个山,居高临下,对我营房阵地威胁很大。胡青山同志决定组织反击,派出四个加强班,穿过敌人火力网,经过一番激烈战斗,终于夺回了两个山头。他们紧守住阵地,多次打退了敌人的反扑。第二天拂晓,敌人举着青天白日旗连续几次反扑,都被2连击退,那面破旗也被打掉了。经过一个星期的激烈战斗,歼敌90多人,敌我力量发生了变化,挫败了匪徒三天拿下伊吾的计划。

  由于城里没有群众,孤军奋战的2连在没有后方支援、与上级完全中断联系的情况下,战士们只能利用战斗的间隙,自己往山上搬运弹药、食物和维修工事的土块等物资。40个日日夜夜,有35个是在山坡阵地上坚守着度过的。战士们冒着风沙,露宿在没膝的雪窝里。他们在凛冽的寒风里,饿了啃点冷馍,渴了喝点雪水。没有医生,没有药品,更没有后方医院,一些伤员因得不到及时抢救而牺牲。

  战斗进入相持阶段,我军因缺乏弹药,处境更加困难。匪徒们认为伊吾唾手可得了,便连续五次送来劝降书。敌人的无耻行为激起了战士们的满腔怒火。战士们说:我们不是孤军奋斗,我们背后有伟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有新疆的各族人民,要投降的是你们这伙土匪。他们掩埋了战友的尸体,上了刺刀和敌人展开肉搏战。

  4月上旬,第16师得知伊吾发生叛乱的情报,遂派出部队增援。增援部队抵达伊吾东南十几公里处时遭叛匪伏击。指挥员无法得到关于伊吾的真实情报,由叛匪扮成牧民的人向援军提供了“2连全都完了的假情报,援军于14日撤回沁城。此后,2连继续孤军奋战,连续打退匪徒7次猛攻,杀伤大量敌人。

  5月初,第16师司令部获悉2连仍在坚守伊吾的准确消息,立即派出两个营增援。7日,援军攻占伊吾城外的黑山头,捣毁叛匪巢穴。2连乘胜出击,与援军会师,彻底歼灭了这股土匪,取得了伊吾保卫战的最后胜利。

  伊吾保卫战中,二连有38名同志壮烈牺牲,他们中有大义凛然的连长赵富贵,宁死不屈的16岁小战士刘银娃,重伤不下火线的刘德平,还有那出色地完成了驮水任务、被上级授予了三等功、并批准其终身服役,后老死葬于保卫战遗址的骝马……。热血遍洒,可歌可泣。战后,为表彰2连坚守伊吾城40天的英勇事迹,西北军区通令嘉奖2连,并授予该连钢铁二连荣誉称号,指挥该连作战的副营长胡青山被授予特等战斗英雄荣誉称号。

  精神永存

  伊吾保卫战是一场惨烈的军事行动,但其意义却远远超出了军事行动本身。战斗打响前,叛匪已将城里不明真相的群众和牲畜裹挟出城,伊吾基本成为空城,如果单从保存我军有生力量考虑,当然不值得用40天血战和数十名指战员付出生命的代价去固守一座空城,以2连的军事能力而言,弃城突围是比较容易做到的。

  但是,2连的指战员们是有独到的政治眼光的。当时有三个因素需要从政治的大局考虑,而非单纯军事问题。一是虽然群众基本上被叛匪裹挟出城,但城里仍有数十名旧政府留用人员,他们是按照《新疆和平解放协议》有关条款留用的,放弃了对他们的保护,就背弃了和平解放协议,就不能取信于新疆各族人民,突围弃城而走正中叛匪奸计。40天保卫战下来,2连牺牲38人,但旧政府留用人员没有一人倒在叛匪枪下。

  二是坚守伊吾城具有极大的象征性,对于塑造人民解放军的英雄形象意义重大。通过保卫战的实践,可以让过去从来没有见过人民解放军的边疆各族人民看到一个完全区别于国民党的军队,更区别于乌斯满、尧乐博斯叛匪的正义之师的形象。

  三是当时东疆、北疆剿匪形势的需要。新疆和平解放后,隐藏在起义军中的国民党反动派不甘心他们的失败,先后在哈密、玛纳斯、阜康、奇台、米泉等地挑起武装叛乱,企图扼杀新生的人民政权,伊吾的这次叛乱,就是其组成部分。在伊吾开展保卫战,对于捍卫新生的人民政权,确保祖国东大门的安全,钳制与挫败敌人的整体阴谋,配合我军东、西两线剿匪行动有着重要意义。

  60年过去了,英雄们在伊吾保卫战中表现出来的大无畏的爱国主义革命精神,至今仍然在激励着我们,并成为新疆各族人民投身和平建设、维护祖国统一、建设美好家园的精神动力。伊吾40天保卫战的实践也再次证明,一切与人民为敌、企图分裂祖国、破坏祖国和平统一的阴谋最终都将落得一个可耻的下场。

扫码关注“清明网”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avatar

0条评论

点击下载纪念APP(安卓版)

把思念带在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