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对古代祭祀文化的继承与改变

浏览 383次      评论0条     字体:      

与古代的传统祭祀文化相比,当代祭祀活动存在许多问题。简短地说,现在的问题主要有两方面:一方面是认识的缺位——许多殡葬行政管理部门和殡葬业者视一切祭祀活动皆是封建迷信,必欲去之而后快;另一方面是方法的错位——只会堵、禁,不会疏导、教育。许许多多完全不符合传统祭祀精神的祭祀形式大量出现,没人去管,也不知道如何去管。比如,有些人在出殡时请脱衣舞小姐来跳裸体舞,丧事大操大办,收取钱物“发死人财”;祭奠先人时,从烧草纸的冥钱到烧人民币形状的冥钱,到烧存折、别墅、轿车等等,完全背离了中国传统祭祀礼仪的精神。

祭祀是人们体悟生命尊严,知恩报恩的自然情感流露,折射了国人的生命信仰,具有深厚的民众基础与草根特色。在传统社会也是道德教化的重要途径。现代社会,科学昌明,技术进步,人们的生活节奏不断加快,生活方式也不断更新,物质生活不断丰富改善的同时,精神家园却不见得殷实。科学与人文应该相得益彰,也只有这样,人们生活才有真实的幸福。至于科学与人文的互动关系,我们不妨了解一下荀子的主张,或许对我们殡葬行业会有所迪。

有人问荀子,发生了日食、月食,百姓就要敲锣打鼓去祈祷;天大旱不雨,人们又抬着草垛去游行,去跪拜,去求雨;遇上大事不能决断,就要去求巫师占卜……难道这不是在敬神请神发威佑护吗?荀子说:“非以为得求也,以文之也。”就是说,做这些事情的人,其实在内深处并没有认为这样做就能得偿所愿了,这不过是一种文饰,为增添一种氛围罢了。比如天不下雨我就去求雨,其实并不是我求了就一定可以得到,天就肯定降雨,不会的。只是因为人类社会的发展要求我们不能够停留在很质朴的阶段,要用很多东西去装饰它,营造一种文化的氛围。这就是荀子所谓“故君子以为文,而百姓以为神。”君子很清楚,这就是一种社会的、文饰的东西,而百姓却以之为神。荀子强调,“以为文则吉,以为神则凶。”就是说把这种行为当作一种文饰是很吉利的,若把这当做神就会很凶。在荀子看来,天旱祈雨、大事问卜这种带有强烈原始宗教色彩的行为,其实是一种具有人文意义的礼仪,不要把它看做是一种求助于神灵的信仰仪式。

同样的道理,我们的殡葬事业也是中华传统文化“生,事之以礼;死,葬之以礼,祭之以礼”的人文精神的体现——以人为本,尊重人——无论往生,抑或今世——活着,要以礼相待;过世,安葬、祭祀,仍要以礼相待,给他(她)以尊严,让他(她)在生前死后都能受到身为“万物之灵”的礼遇。这就是中华传统文化一再强调的一种人文精神,尤其是后者,对逝者的尊重与敬畏,更是我们殡葬行业得以维系的根本理念。试想一想,如果人们对死去的亲人不安葬、不祭祀,社会还需要殡葬行业吗?如果人们不再祭祀,殡葬行业也就失去了存在的基础,殡葬行业也就没有了存在的必要。现在的问题不在于祭祀是否是迷信、是否资源浪费的争论,而在于我们的政府部门如何进行正面引导、如何规范管理。

城市公墓。如上所述,祭祀是人们知恩报本的情感自然流露,管理部门只能正面引导,不能封堵。比如,在清明时节,人们去公墓祭祀亲人,往往会带上香纸果鞭肉等祭品,供奉丰盛的祭品,让先人美美地享用,但这对公墓的卫生、安全等管理,提出了挑战。若不让祭扫人烧纸燃鞭,对方不答应;一旦放任自流,火灾随时发生。内蒙古自治区乌海市某公墓的做法就化解了这一矛盾——不让遗属在坟上烧纸燃鞭炮,管理处特建一祭祀场,场内设立七八百个独立的祭祀台,供遗属摆放祭品、焚纸燃香祭酒放鞭炮等。该祭祀场是封闭的,四周有围墙,围墙上写着醒目的标语:“养育之恩重如山,缅怀之情长似水”,“不忘先人恩,永怀孝子心”,“知福惜福,感恩报恩”,“向孝亲敬祖的人们致敬!”等。清明节几天,公墓园林里广播不断播放“慎终追远,民德归厚”的人文典故,以教化来人,对他们进行心灵洗礼。除此之外,在该公墓园林——生命纪念园入口处,还进行“鲜花换纸炮”活动,倡导市民文明祭扫,提倡用花祭代替焚纸燃鞭炮。这种做法,就是用“疏”代替“堵”的管理办法,既让逝者亲属祭祀了祖先,获得了道德上的涵养,也维护了墓园的安全和卫生。

乡村祭祀。时代发展,对祭祀也提出了新课题。这里介绍一下江西老表的创新做法。九江市某村农民朱大哥,动员村民,募捐集资二十余万元,在村前中央建了融祠堂与灰堂为一体的“朱氏宗祠”。该宗祠正厅二重,前为祠堂,供奉“天地君亲师位”,后为骨灰堂,设有数百骨灰盒格位。宗祠另有左右厢房,配有可供上百人用餐的灶具及桌凳。该村村民无论哪家,要办事待客置酒,也不论红白喜事,都可以在宗祠举行。每年清明、冬至出门谋生的、在家务农的,大家济济一堂,一起祭祖忆先。村里一位九十多岁的婆婆,劝说子女把多年前为她准备的棺材卖掉,决意百年之后进宗祠。她说:“那里热闹,不像躺在山坡上,孤零零的,后人烧纸跑老远,不方便”,而且“不管哪家过事,他们都要到祠堂敬祖,我也可以分享祭品”。

同样是在朱氏宗祠,墙壁上却有不少铭录,譬如,“无财非贫,无学乃为贫;无位非贱,无耻乃为贱;无年非夭,无述乃为夭;无子非孤,无德乃为孤”;“在世无过百年,总要做好人,存好心,留个后代榜样。谋生各有恒业,哪得管闲事,说闲话,荒我正经工夫”,等等。这些都朴实无华,却容易尽心入神。让人在追忆先人、缅怀逝者的庄穆氛围中,感悟生命真谛,觉解社会担当,涵养道德品质,提升生命境界。如此世代相续,孝道善德得以传承,人文精神得以弘扬。

总之,祭祀是活人对神灵、祖先或死者表示敬意的一种仪式,是国人对生命的“慎终追远”求索与反思,是忠孝之心、人性之善的集中体现,它总是以仪礼进行范导,因而,了解祭祀文化往往以“礼”为关键,而祭祀仪礼繁琐多变(繁文缛节),但“礼”字有两个通假字,其一为“醴”——代表祭品,指向神灵致敬,其二为“履”——表示践行,指向现世福祉(致福),合而言之,“礼”乃神人交流沟通,而在活动中能够真正打动神灵、沟通神人的,是“美德”,即“明德惟馨”,这就是祭祀的精神内核。借用杜甫《望岳》的说法:“邦家用祭典,在德非馨香。”

祭祀仪礼虽变动不居,但祭祀精神恒常不易。这一基本精神正是我们华人安身立命、薪火相传的制胜法宝,也是世界文化大观园的靓丽风景。

扫码关注“清明网”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avatar

0条评论

点击下载纪念APP(安卓版)

把思念带在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