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祭,献给母亲

浏览 57次      评论0条     字体:      

已是很久了,一直想给母亲写下一些文字,可每次陷入回忆时,都会疼痛不已。母爱如海,每一次对母亲的回忆都如大海波起云涌,那铺天卷地的往事总是轻易将我吞没,让我失去思维的能力。我不知道这世界上最博大的爱如何可以凝固成文字,也许我不能写就是因为我怕用那自以为是的词语会亵渎了母亲曾给予我的无私的爱。
又近清明,那不时飘洒的春雨可是上天为无数亡魂落泪?昨天清晨母亲突然在我梦中出现,穿着样式陈旧的衣服,辨不清什么颜色,我只恍惚知道那是母亲,却怎么也看不清母亲的容颜。梦中的我当然不记得母亲早已去世,我极力想与她说上一会儿话,可她却忙着同我的大姨在说着什么,根本没有时间理我。在不满与着急中,我从梦中醒来,却发现天已大亮,窗外雨还在轻声滴嗒。梦中的情景异常清晰地在眼前挥之不去,身外的世界已是一片模糊。泪光中回想梦中的母亲,没有说上一句话的母亲,我心中的失落感异常强烈地浮起。母亲在世时总是那么和蔼可亲,每次看到我们都会有说不完的话,为什么梦中的她却不肯回应我一声?难道她在怪我这许多年来对她的漠然,她离世后从没为她写下哪怕一句话?其实从她离世后我就一直想写下一些文字献给她,只是我的笔太弱太弱,母亲那无边的爱我怎么也不能捕捉,我真的是不敢,不敢随随便便地来写母亲,我总觉得母亲在自己心中是那样神圣,我知道自己的文字水平,我怎么可以描摩好母亲的音容笑貌?怎么可能表达清母亲的思想情感?窗外雨在飘,窗内的我已是泪流满面。母亲啊,母亲,只为你梦中的无言,我也要克服心中的怯懦,用我的心来写下一些文字,作为清明的祭品,献给你!只是天堂中的母亲,你一定要体谅女儿的拙劣文笔,用你一贯的宽广胸怀,包容女儿吧!
屈指算来,母亲离开我已近十二年了。这些年我一直不能在心里原谅自己,那就是母亲离去时我没能在她身边,当时我刚刚生下儿子十几天,家里没有人告诉我母亲的情况。甚至母亲的葬礼我都没有参加,我是在母亲去世近一个月时,才知道母亲离世的消息,我没能看到母亲最后一面,没能为她送行,这成了我许多年来的一个心病。每想到母亲,我都觉得自己没有尽到一个子女的孝心,农村有句土话说,老人过世时,如果子女在跟前,那就是得济了,而母亲离去时我却在几十里外浑然不知。我听说过一些关于灵异的传闻,说是一个人的至亲之人死去时,这个人会在心里感应到。可是母亲于我不是至亲之人吗?为什么她离去时我竟一点感觉都没有?难道是我对母亲的感情不够深?母亲是我的生命中给我最大影响的人,直到现在我仍觉得我与母亲的感情是我与任何人的感情都不能比拟的,在母亲生前我一直在享受着她的爱,而她离世后我也一直感受着她那没有远离的爱。我与母亲这样深的感情,但在她离世那一刻我都没有感觉到,从那时起我对一切灵异传闻都开始怀疑。但从母亲去世后,我却开始相信人死后应该有灵魂,我开始坚信生前善良之人,死后会升入天堂。这些年来我一直认为母亲就在天堂,她生前那么善良,从不伤害任何人,她怎么会不受到上天的眷顾,怎么会不在天堂快乐地生活?
母亲经历了太多的苦难,那些自然与人为的苦难过早地摧垮了她的身体,在我八岁那年她就不幸中风。母亲那次病得很重,开始时生活完全不能自理,连说话都很不容易,那时母亲只有四十多岁,还应该是身强力壮的年龄,却被病魔缠住。母亲从来都是一个要强的人,她不甘心自己就这样被疾病打败,她不允许自己成为一个废人躺在家里,她要让自己站起来,照顾她这几个还幼小的孩子。于是从医院回来的母亲每天在父亲搀扶下锻炼,父亲不在家时她就自己扶了墙缓缓移动,经常是满大汗,上一条条的小河,我现在都能回想起来,我不知道有多少是汗水,有多少是泪水!那样坚持了一段时间后,母亲终于能自己走出家门,虽然看起来动作机械,有点像木偶,又慢又吃力,但母亲还是非常开心,她就那样拖着不太听话的身体忙里忙外,干一些力所能及的活。那时左邻右舍的婶子大娘看到我们,总会替我们抻抻皱巴巴的衣襟,摸摸我们的头,嘱咐上几句:“别看你有病,你妈在家,你们回去就有奔头,好好打对你妈!”
在母亲笨拙的劳作中,在母亲殷殷的希望中,我们一天天长大着。按我家的情况,本来家里就很穷,母亲又有病,家里孩子又多,我们是不可能都上学的,许多家庭条件比我家好许多的人家都早早让孩子退了学。但母亲从来都特别有见识,她从不像一般农村妇女一样只会说长道短,她什么事都特别有主见,只要她认准了的事儿,她一定会竭力去做。母亲极聪明,尤其是记忆力相当出色,但姥爷是一个重男轻女的人,虽说家境不错,可姥爷就是不让母亲读书,而让资质很差的几个舅舅上了学,可是舅舅们非常不争气,每次考试都让姥爷失望透顶。舅舅们在家里背文章时,专心专意地背过许多遍还是记不住,一旁干活的母亲听上一遍就能背出。母亲也曾跟姥爷说过想去读书,但姥爷说什么也不答应,这让母亲一直在心里忌恨姥爷,在姥爷晚年时母亲还与姥爷说起这件事,姥爷也深深后悔没给母亲上学的机会,耽误了母亲的一生。上学一直是母亲不能实现的一个梦,她为这个梦痛苦了几十年,她当然不会让自己的子女重蹈覆辙。母亲对父亲从不提什么要求,但她却要父亲答应无论家里条件如何,都要让孩子上学,不能像她一样,为这事难受一辈子。母亲与父亲在许多事上都是争争吵吵,唯独这件事却意见惊人一致,所以在家里极困难的情况下,我们依然都能走进学校大门。每忆及这些,我都从内心深处佩服母亲,她的远见卓识让她与一般农村妇女分离开来,因为有了她,才有了我们这些子女的今天。
只是母亲用信念托起了我们的未来,却让自己陷入了更繁重的劳累中。她每日用有病的身体打理着家,而让我们安心在学校读书。这劳累让她的身体越来越差,她的病又有几次反复,反复一次重一次,但什么也没有动摇她让我们读书的心。本来她对我寄予厚望,她一直觉得我是她的子女中与她最为相像的,她总认为我会非常出色,她那时经常会与我谈到我的未来,从她的话语中我明白她对我的希望,只是我那时太过贪玩,根本不能体会她的苦心,在学习上总是得过且过,虽说成绩一直不错,但谈不上出类拔萃。那时家里实在太穷,供我们读书都很勉强,真的没有能力供我们都读高中。在中考报名时,班主任一再给我做工作让我别报什么中专中师,只报高中,他可能认为我潜力挺大,但家里条件实在不允许,虽然母亲对我抱着非常大的希望,她还是同意我报考中专中师了,从此大学梦与我绝缘。但我一直理解母亲,我知道她实在是迫不得已,我也知道我的没有上大学还是自己的不求上进,如果我能够更努力一些,对自己要求高一些,也许我能够实现母亲的梦想,只是我直到最近才想到这个问题,想到自己总是让时间虚度,知道自己对不起母亲,辜负了她对我的期望。
我工作后,母亲的身体一天天差了下来,她已很难自己走出家门,每日只能在家里枯坐着,虽然后来买了轮椅,但家里人却很少有时间带她出去。我那时下了班忙完了家务,就会坐在她面前跟她说话,那时候是她最高兴的时候,她总是笑着听我说班上的事,说听来的别人的故事,她一边听一边发表着自己的意见。有时她也会讲起她自己的过去,讲起她的上学梦,姥爷怎么也不肯让她进学堂,讲起她曾经想去当兵,只是因为姥姥不放她走,讲起她同父亲婚后所受的苦,父亲的懦弱曾让她在这个家里受了许多气……她对自己的孩子都算满意,虽然我们并没有出人头地,但她却给了我们善良与上进的心,我们都在努力做人,做事。
我结婚时母亲很高兴,她对我的先生很满意,觉得先生老实厚道,我跟了他不会受苦。她那时身体更差了,除了不能走出家门,还是坚持生活自理。婚后我有时间还是经常回去看她,给她做上几件衣服,给她买上一些她喜欢吃的东西。她看见我回去,总是笑,总会悄悄问我过得好不好。母亲一辈子都生活在对父亲的失望中,但她从不曾因此而对家不尽责任,她的处世态度一直影响着我,让我在任何时候都知道一个人应该怎么对待自己的家庭。
我怀孕晚期时母亲的病又犯了,到医院看她时我已身体笨重。那时母亲虽然脸色不好,但精神依然不错,依然惦记着我。也正因为当时的错觉,我才会觉得母亲的病会如以往的每一次一样,会很快好起来的。况且母亲很早以前就说过,她小时候算过命,她能活到七十六岁,我一直坚信她说的不会错。因为她说我的太姥姥和姥姥算命都是活到八十六岁,后来当太姥姥八十六岁那年果然病倒,眼看着不行了,姥姥为了尽孝,就摆了供品,祷告上天她愿意给太姥姥十年寿命,结果太姥姥活了九十六岁,姥姥活了七十六岁。不知是巧合呢,还是冥冥中真的有天意!母亲说的姥姥与太姥姥的寿命之事让我对母亲的寿命从没怀疑过,我也不知为什么当时怎么会那样认为,我并不是一个迷信的人,我从来都没有算过命,因为我觉得那些算命的人都是胡说八道,他们如果什么都能看透,怎么还会如草籽一样在红尘中漂浮?但对母亲说的算命,我却完全信以为真,那年母亲只有六十七岁,我觉得母亲的病不会把她怎么样,她能活到七十六岁,她还能看到我的孩子长起来!
只是一切都只是一种愿望!
母亲就在那一年走了,永远地走了,不给我一个最后看她的机会。
母亲是爱我的,是深爱我的,她一直希望我幸福快乐,不只是生前,包括死后。
知道母亲去世后,我一直盼望母亲在我的梦中出现,但无论我怎么想,怎么盼,在她走后的好些年,她却没有一次走入我的梦中。常听人说日有所想,夜有所梦,为什么那时我对母亲常常地想,她却一次都不入梦呢?后来也不知是听别人说的,还是从书上看到的,说一个人去世后,是不会走进他(她)深爱的人的梦中的,因为这梦只会增添做梦人的痛苦。母亲,你不只生前为我着想,就是死后,你也不愿意增加我的痛苦,虽然你一直最疼爱我,可是你却不肯与我在梦中相见,你宁可忍受看不到女儿的伤心,也不要让女儿在世上难过!你走了这许多年,我只梦到你两次,仅仅两次,还都是看不清你的面容,还都没能与你说上一句话。母亲,天堂的母亲,我知道你这样做是为了我好,但我愿意你来到我的梦中,与我痛痛快快地说一夜的话,让我把你离去这些年无处去说的话向你倾诉,哪怕这要用我的加倍痛苦来换,我也愿意!
每年清明,我都到你的坟前去看你,只是我们已天人两隔,我只能年年对着黄土默默诉说。
母亲,春风又起了,你的坟茔是不是已被吹绿?天堂中的你,是不是已看到我为你写下的这些文字,我知道我写下的这些文字有多呆滞,一点儿都描不出你!
如果所有的传说都是真的,我只能这么说,母亲,如果真的有来生,我还做你的女儿!

扫码关注“清明网”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avatar

0条评论

点击下载纪念APP(安卓版)

把思念带在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