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的十种崇拜习俗

浏览 123次      评论0条     字体:      

崇拜作为一种民俗习惯,从最原始的图腾崇拜现代的明星(偶像)崇拜,贯穿了人类社会的整个发展过程。河北石家庄的崇拜习俗,在依托华北地区崇拜习俗的大背景下,又鲜明地折射出了自身的崇拜特色。透过现有的崇拜习俗,我们可以将石家庄的崇拜归为十种类型。
图腾崇拜
从严格意义说,地处华北腹地的石家庄,今日已经不存在图腾崇拜。不过,透过一些具体的民俗事象,我们还可以寻觅到一些崇拜民俗的踪迹;农历二月二的赵县范庄“龙牌会”即是一个典型的事例。当地人把“白蛾”与“龙牌”一同供拜,每年举行大规模的庆祭活动。“白蛾”可以说是古代“图腾”的影子。只不过因数千年时间的尘封,被祖先崇拜的形式基本掩盖罢了。
祖先崇拜
祖先崇拜风行石家庄各地,比较有名的有新乐市何家庄对华夏始祖伏羲的祭拜;井陉县于家村对其先祖(明代名臣)于谦的祭拜;对逝去的父母长辈实行不同程度的厚葬;大年初一或初三以及清明、七月十五、十月一(寒食)上坟烧纸;过去还有新媳妇婚后先认祖坟等习俗,都是祖先崇拜的重要体现。
多神崇拜
受传统文化的影响,在石家庄,具有独神崇拜习俗的地方很少。绝大多数人对多种宗教、多方神圣均有崇拜。人们既崇拜佛教中的观音菩萨,也崇拜传统的财神、门神灶神、关帝、土地神、天地神,还能过建造大小庙宇表现对老母、奶奶、三官、五道、王母、玉皇、以及牛马、山石、花木等神灵的崇拜。这种状况至今还没有什么大改变。
宗教崇拜
我国历史上形成的多宗教崇拜习俗,在石家庄各地有着同样的反映。同多神崇拜一样,各种宗教在石家庄各地都有规模不等的崇拜人群。从形成或传入时间比较早的儒、佛、道三教情况看,石家庄的教徒达一万多人,分布在市内和各县(市)。儒教的崇拜者主要是知识人群或书香门第,原业的县学、书院、私熟以及孔庙等处,大多供奉圣人牌位和塑像。一般家庭和群众虽然在思想观念和人论道德方面,受到了儒教理论的严重束缚,但人们对儒教崇拜的外在形式却十分保守。佛教在石家庄各地的社会影响极大,不仅建有规模宏大的正定隆兴寺、赵县柏林寺等大型庙宇,而且民间对以观音菩萨为代表的各种佛像也有大量供奉。道教是我国的土生宗教,但因其多处清净、深幽之地,故民间供奉极少。
名人崇拜
名人崇拜在石家庄各地有着多种形式的体现:
修庙--人们为受到公众崇拜的人物修建庙宇,常年供拜。鹿泉市抱犊寨有“韩信庙”,井陉县有为李密修建的“白庙”和在苍岩山为隋朝公主修建的“皇姑庙”。
地名--灵寿县有同廉颇有关的“清廉村”。
建台--新乐市何家庄为纪念华夏始祖伏羲的“伏羲台”。灵寿县倾井有同刘秀有关的“狗台”。
碑石资料和口资料--石家庄各地均有大量的碑石留存。有关帝王将相、英雄智者的故事、传说,在民间也有广泛流传。
动物崇拜
因为某种动物对人们有恩而被人崇拜:正定县大西帐有老虎庙和蝎子庙;井陉县等山区村庄的王庙、马王庙,还有供奉“白大仙”的小庙。石家庄各地普遍以“猛虎下山图”为中堂画。人们把神化,不可食其肉、害其身。
树木崇拜
国槐,或许因为生命力旺盛,被石家庄各地普遍树火崇拜对象,现已被定为市树。元氏县封龙山上的古槐,石家庄市内西里村的古槐、正定县南村的古槐、井陉县高家坡村的古槐,均曾以树龄高长、树貌奇特而人尊为“大仙”、“树王”,备受时人崇拜。
桃树,“桃”与“逃”同音,故桃树被赋予了逃灾避难的特殊含义,在婚庆、祭祀和建筑等重要活动时,被人们拿或插放,以求吉利。
色彩崇拜
红色,石家庄各地受传统思想影响,人们普通以红色以崇拜色,这是由朱砂避邪引申而来,一般情况下,人们都用红纸代替朱砂写对联、贴平安符。在高处和大物上绑挂布条,在本命年系红腰带。
黄色,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人们的崇拜。历史上,黄色曾是封建帝王的专用色,民间视其为高贵、神圣之色,因此,常用于敬奉神灵,表忠镇邪。如用黄纸书写迷信符咒、用黄表纸上坟祭祖……
黑色,在民间也部分崇拜。如过去小孩长“痄腮”时,有人即用黑墨汁在孩子腮部画向个圈圈,以企祛病。
数对崇拜
石家庄各地对部分数字的崇拜非常普遍。在数字崇拜中,三、六、九是常数,一般人家的红喜日期和时辰,都是在这几个数字中筛选。与这几个常数相对应的避讳数字主要是所谓的“黑道日”数字(阳公忌),一年中是:正月十五、二月十三、三月初九……依次顺延到十二月:每月中的“黑道日”是初五、十四、二十三。
三、五、七是变数,在确定房屋台阶的数目时,人们一般都喜欢在此中选择。还有一些谚语中的数字敢含有数字崇拜的意义,如“初一的娘娘,十五的官”、“七十三、八十四,阎王不请自己去”等。
石头崇拜
石家庄的所辖县份,不论山区还是平原,普遍存在石头崇拜现象。在调查中发现,人们对石头崇拜的表现形式比较单一,最主要的形式就是在了字路口的房山墙上镶嵌或在墙根埋放一块写有“泰山石敢当”的长型石块,也有的写“奉泰山石敢当”或只写“石敢当”。如确从泰山拿来石头,则可以什么字都不写,直接镶嵌或埋放即可,大概是觉得泰山的石头更神奇更值得崇拜。
从以上石家庄崇拜民俗的事象中,我们可以将其崇拜民俗的基本特点归结如下:
交叉崇拜--由于文化思想多元化的影响,石家庄各地的许多崇拜民俗都具有交叉性。例如图腾崇拜和祖先崇拜之间(赵县“龙牌会”),祖先崇拜和名人崇拜之间(井陉县于家村、新乐市何家庄),多神崇拜和宗教崇拜之间都具有鲜明的交叉崇拜特色。
敬佩动机和祈求动机并存--各种崇拜都由一定的动机而出,从石家庄各地的崇拜民俗事象看,主要存在两种动机:一种是敬佩动机,象通过为名人建庙来表达对名人功绩、德行的敬佩与崇拜就属于这种情况。出于这种动机,古人石家庄各地修建了不少刘关张、李密、韩信等名人的庙宇。另一种是祈求动机,过去人们征服和改造自然的能力有限,由于对某些自然灾害和外力侵扰存在强烈的畏惧理,人们便广建庙宇大行拜祭,祈求平安。如因害怕旱涝灾害而修建“龙王庙”即是证明。
新旧崇拜交替并存--随着时代发展和生产力进步,一些旧的崇拜事象逐渐从人们的日常生活中淡出,比如水等灌溉机械的出现,使得人们已经没有必要在天旱之时再去拜求“龙王爷”恩典。另外,一些新的崇拜对象也应运而生,例如在数字崇拜中,在三、六、九基础上,又加入了“八”,并成为妇孺皆知的吉祥数字。又如在名人崇拜方面,人们在许多重大活动场合悬挂、摆放领袖人物的画像,把其作为自己新的保护神来崇拜,这已经成为一种独特的风景线。
纵观石家庄的崇拜民俗事象,我们可以发现:传统崇拜民俗的形成,是基于落后的生产力水平和低下的科学文化素质,人们的崇拜心理沉淀有浓重的无奈与渴求。虽然现代崇拜民俗有着高度发达的科学文化背景,但是,从崇拜者的心理看,其既有较深的旧思想烙印,又有很大的从众成分。
在石家庄的崇拜民俗当中,存在着很多的封建迷信因素,这同当前的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是很不相符的。我们固然要尊重公的宗教信仰,但也要注意宗教和封建迷信之间的不同区别。我们要通过积极、普遍的宣传教育,逐步消除人们的迷信思想,提高人们的科学文化素质。

扫码关注“清明网”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avatar

0条评论

点击下载纪念APP(安卓版)

把思念带在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