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民间旧时殡葬习俗

浏览 208次      评论0条     字体:      

民间不同地区的风俗不同,比如在西部地区,老人临逝前,子女要为他洗净身,穿好“老衣”。快咽气时,要把老人抱着坐到炕下的木凳上,若死在炕上就是背了“炕基”,到阴曹地府也一直背在身上。给口中含一枚古币(锁口钱),用线拴在脖子或钮扣上。含锁口钱的用意一说是让逝者在通往阴间的路上有钱花,一说是防逝者到阴曹地府信口开河。咽气后,家里的人将逝前的铺盖放到大门外,在大门口焚烧事先扎好的纸马,叫“上路马”;在地上铺垫与逝者岁数相同的若干根谷草,称“岁数草”,再将逝者向门口停放上面,用白纸置面(代表被子)。在腕上拴一荞面饼,称“打狗饼”;双用麻绳子绞绊,称“绊脚绳”,以防惊尸;灵旁拴一只公鸡,称“倒头”或“守灵鸡”;大门外焚烧“倒头纸”。遂挂纸条一束,表示有丧。随即,在停放逝者的两旁铺上麦草。白天,孝子们按男左女右的方向跪在麦草上,叫“跪草”;夜里睡在上面,叫“守灵”。一旦离开灵堂,手里必须拿着丧棒。凡来祭灵的儿孙及亲属均要戴孝。亲生儿女、儿媳戴长7尺、宽7寸,从头顶顺脊背而下拖至地面,用细麻绳系腰的拉孝;其他孝子均戴白布孝帽。出葬前,孝子不能吃荤、喝酒,不能唱歌、说笑,不能训人、骂人。
老人去世第二天,同族的人要通知四邻,称“报丧”。报丧的人在路途中或院子里遇见不论是大人还是小孩都要“叩头”,且不能 进人家的屋里。随即,请逝者外家、娘家来人祭奠;请阴阳为逝者念经超度,卜定葬埋日时;请纸匠为逝者做纸活。纸活用茜芨或芦苇扎制,彩纸、剪花表糊而成,有五供养、四合头、小七星件、大七星件、十供养、十全等。“五供养”为上平房、左右侧房、门房、小花架5件;“四合头”为两层上房、左右侧房、过亭共4件;“七星件”是在四全头的基础上增加“灵堂”、接应幡、“人”(伺候逝者的金童、玉女)和“马”(逝者的乘骑)三件;“十供养”是在“七星件”的基础上增加“轿车”、“鹿”、“鹤”、“靠山”、转灯等;“十全”是规模最大、档次最高的纸活,除“十供养”外,另加守门狮子、硬灯照等。现在比过去又排场了许多,在此基础上还增加了电视机、电冰箱、洗衣机、电话、手机等现代化生活用品。纸活备齐,即设灵堂。先在尸体前用木板搭架,上摆纸活献饭,桌上摆放灵牌位和遗像;在四周悬挂用白纸凿成的灵条。灵前再放小几称供桌,摆放香炉、灯、酒、供祭灵者点纸用。 
停尸时间由阴阳卜定,少则2天,多则10天。出殡前孝子请外家或娘家来人看过亡人,若无异议,即“入殓”。入殓时,在棺材底下撒一层麦草,麦草上铺好红布褥子,放好枕头,枕下放几本书,表示亡者后辈知书达礼。将逝者安放在棺内,盖上红布或红纸。入殓毕,然后请阴阳设坛打醮,颂经超度。当夜要“悼醮”,也叫“悼方杆”。由阴阳诵念咒语,招来本姓中已故的三代宗亲、男女老幼以及一切无人祭祀的逝者幽灵,一边颂经文,一边一勺一勺往野外撒饭食,叫“放舍饭”,供招来的幽灵享用。在下葬的前一天晚上,要为逝者举行一次隆重的祭奠和悼念活动,叫“家祭”。家祭一般在晚上七、八点进行。家祭时,孝子们头戴白帽,身穿孝服,一手扶丧棒,一手点香表,跪于香案前。先由子女和媳妇为逝者洗脸,洗后的污水各人喝一口,不能倒掉;后由长子敬饭,长孙敬茶,重孙敬果。随即,进行祭奠,其仪式极为复杂,有时要持续多半夜。祭文多为颂扬逝者功德,诉说祭奠人对逝者的怀念之情。属同一辈份的,行一道文,先长辈,后晚辈。逝者的儿子不同于一般人,须行“三献正礼”,时间长、礼数多、祭文也长。在祭奠中,先生念祭文一遍,阴阳诵经一遍,吹手绕孝子缓步吹奏三回,如此反复,叫“游食”。游食毕,即“领”,一般牵两只公羊称“灵羊”,作为逝者的代言人与孝子和众亲友“搭话”,当人们猜准逝者的愿时,羊即摆头、抖身,众孝子叩头恸哭。
起灵前,阴阳持灵前烧纸碗、盆,猛击棺材大头,将守灵鸡摔出门外,口诵经文,意在赶灵程。亲朋、家门中强壮者抬棺材出门,由长孙或幼子擎“灵幡”(俗称“引魂干”),于灵前呼其爷(或父)前导,长子伏棺下屈腰“背棺”而行,一孝子用白布牵引灵枢,一孝子沿路撒纸钱,称“买路钱”。送葬时,走得越快越好,因为黄泉路上无客栈,否则灵魂就没有归宿。送葬队伍路过人家时,人们在门前燃火以示驱鬼。

扫码关注“清明网”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avatar

0条评论

点击下载纪念APP(安卓版)

把思念带在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