羌族丧俗

浏览 95次      评论0条     字体:      

     “一夜羌歌舞婆娑,不知红日已瞳瞳。”的确,羌族人民非常喜爱歌舞,唱歌是他们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
    在办丧事的时候,人们同样要唱许多歌。羌族人的父母去世后,要立即派人专程到大母舅(父亲的舅舅)和小母舅(自己的舅舅)家报丧;要向近亲晚辈送孝帕。
    远道赶来的吊丧亲友数十人,拿着祭帐等礼物,敲锣打鼓、浩浩荡荡走拢村寨时,丧家听到锣鼓声要立即去寨门外迎接。吊丧者进门后,先跪在棺材前放声大哭,丧家主人跪在一旁陪哭,并烧纸钱。中老年人则按传统哭述,悲切感人。
    就这样,从清晨到傍晚,吊丧的亲友络绎不绝。哭声、叫声、鞭炮声、锣鼓唢呐声夹杂在一起,营造成一种十分悲楚的氛围。
傍晚,众母舅家的人们浩浩荡荡地来了,支客司(此次丧事的主持人)立即组织众人到大门外跪迎,沿门分跪两旁,丧家子女跪在最前面,由专人端一大木盘,内装酒、肉,为众母舅洗尘,另有一人高举火把照明。
    支客司用羌语领唱,众人帮腔;众母舅答唱。待众母舅进入丧者家中在尊位上坐定后,孝子要向众母舅禀报:他们如何深受死者的恩泽,应如何永记死者的大恩;死者为何患病,病中家人如何照顾,如何请医诊治,病危时如何抢救;死者去世后,子女和家人如何悲伤,如何安排丧事,乃至死者装殓情况等,均需棗禀报清楚。之后,众母舅夸奖儿女晚辈尽了孝道赞扬死者创世立业之功,并嘱托死者要保佑儿孙万事顺,享荣华富贵。接着,要熄灭所有的灯光,点燃火把,由众母舅开棺验尸。母舅们仔细察看死者及其穿戴,并低声说些与死者告别的话。经众母舅认定儿孙确实尽了孝心,确实无法医治死者并同意丧事安排事宜之后,才能盖棺。
    第二天晚上,晚辈青年守灵,其他的人在堂屋里跳哀事锅庄舞,羌语称“萨朗”。舞步矫健,动作优美多变,表现了羌族人民淳朴豪放的性格。其歌词更是朴实无华,明白如话,以数百行的诗句告慰亡灵。
    羌族过去惯用火葬,《吕氏春秋·义尝》中说:“羌氏之虏也,不忧其系累,而忧其死不焚也。”约于距今二三百年前改为土葬,惟凶死者用火葬。出殡那天,鞭炮喧天,锣鼓齐鸣,唢呐声声,如死者属猴,与、龙为友,这两种属相的人回避;猴与虎为仇,故请一属虎者踢棺材三,并高呼:“您死都死了,就不要再呆在屋内,放心去,儿女后代会给您上香进供的。”这之后,人们才起杠抬棺。这时,孝了了放声哭丧,众人低泣。由二人执长刀开路,后为端公敲皮鼓驱鬼,众人扶着悲痛的孝子。孝子披麻戴孝,捧灵牌,众人抬棺材随后,有人一路丢纸线买路。出殡队伍经过谁家门口,这家人都在门口点上堆柴草熏烟,然后关门回避。据说是当死者到了阴间后,这些人家先逝的长辈问话时,死者可顺告其家人人丁兴旺,让早逝的先辈放心;关门则是回避死者的阴气。
    坟山上早已挖好了墓穴,并点上熊大火。端公敲着皮鼓,众人肃立,孝子大哭,然后下葬。孝子、端公、母舅三人绕坟走三圈,以示最后告别,接着众人即砌坟。
    从坟山下来回到丧家大门口时,端公对门神说:“好的你放进来,坏的不让进。”然后高声问:“进财没有?”丧家答:“进财了!”这时丧家才打开紧闭的大门。
    支客司代丧家谢众宾客,孝子磕。众人说:“死人得了!”端公面向丧家神龛,对诸神进行安抚。
    当晚,人们还要在新坟前点燃一堆篝火,多烧些柏枝,供上香、酒、肉。有的人家还在死者去世后的第一个春节和正月里都在坟前点盏清油长明灯,在黑夜里显得格外明亮。
    到此,羌族人的丧葬礼仪才告束。 (据:西部假期)

扫码关注“清明网”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avatar

0条评论

点击下载纪念APP(安卓版)

把思念带在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