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祛祟避邪和占卜的风俗

浏览 80次      评论0条     字体:      

古人对花的生死病害不能理解,存在神秘理,总认为鬼物邪祟为害,常采用一些巫术来抵御,或诅咒,或驱除,或忌讳,用愚昧迷信的方法求得避害,总称祛祟避邪。过去的巫术虚构,蚕的病害是白虎作怪,因此用各种办法驱驱除或祈求白虎免害,又捏造青娘是蚕的大敌,故蚕娘食螺蛳叫”挑青”,清明节出游不归家叫“避青”吃完的螺蛳抛向屋顶,认为即可转移灾祸。种种陋习,旧时文献多有记载,随着时代的前进,巫术渐已消失,但仍有一些残留在风俗习惯中,其中有的已看不出原本的意图。这些风俗是从蒙昧走向科学留下的痕迹。避邪习惯
我国早在汉魏时即有“鬼畏桃” 的民俗,《淮南子》、《搜神记》、《玄中记》等书记载,神人神荼、郁垒倚桃树管理群鬼,传说桃枝可以驱邪。桐乡一带近代尚残留这一风俗。蚕农缺桑叶从外地买进,须先用桃枝在桑叶轻轻鞭打三下;蚕农还常在门口或蚕匾上插桃枝。旧时浴蚕种必使用桃木板煎过的水。嘉兴新篁蚕房门口要挂一把蒜、菖蒲和槐树花,前二者全为避邪。海盐?f里蚕房里要挂一把无柄镰刀,对“邪物’’表示威慑。海宁周王庙蚕农在养蚕前要举行祛邪仪式。夜间,男主人把石灰水中浸湿,在蚕房门口按下一个白手印,蚕上蔟时,蚕房门口的门框或柱子上要剁一把刀,蔟棚上放一碗冷饭。60年代,桐乡晚村乡有男性蚕农,黎明时全身赤裸,宰杀一头小山羊,口念咒语,用沿墙根洒滴,用污血驱邪。这些都是为了对付“邪物”。养蚕忌禁
养蚕忌禁颇多,有忌烟熏,忌酒醋五辛,忌香气油气,忌敲打响声,忌哭泣叫喊,忌饮酒者切桑叶饲蚕,忌丧服,忌产妇,忌用破蚕匾,等等。有些符合科学道理,有些特别是语言忌讳则来源于巫术的迷信。解放前,海盐一带蚕农往往在门口打上许多树木桩,用左手搓的草绳张网,禁止陌生人上门,如有冒昧上门者,主妇甚至把一盆水泼向来人。
语言多忌讳,来源于原始信仰,古人认为语言有魔力,故对不吉的语词不用,用另一个字或词代替,至现代已成地方俗语,逐渐失去其原始用意。
忌“亮”。因为亮头蚕是蚕病的一种,“天亮了”要说“天开眼了”;
忌“僵”。因僵蚕也是蚕病的一种,与“僵”同音的字不能说,如“姜”叫“辣烘”,“酱油”叫“颜色”、“鲜猛猛”等;
忌“伸”。因死蚕多伸直;
忌“笋”。因与“损”同音,“笋”要称“萝卜”、“钻天”;
忌“”。因吴语“虾”音与蚕浮肿病(即白肚病)同义,所以“虾”称“弯转”;
忌“爬”、“逃”、“游”。因三者均为蚕的病态,连避邪物“桃枝”也改叫“掌头”;
忌“葱”。因与“冲”音近,而冲有相克之意,改称“香头”;
忌“四”。吴语“四”与“死”同音,蚕四眠时叫“大眠”;
忌“完”。认为不吉利,“完了”改叫“好了”;
忌“腐”。豆腐叫“大素菜”。
凡此种种,不胜枚举。这种禁忌在古人文学记述中早有反映,如清光绪《嘉兴府志》所载洪景皓《蚕诗》说:“遮莫村儿也解事,暂呼春笋叫钻天。”濮院陈梓《养蚕词》说:“掘笋不叫笋,叫笋蚕要损,吃姜勿唤姜,唤姜蚕要僵”。可知禁忌形成社会习惯由来已久。有些祛邪旧俗演变为一般民俗,有:扫蚕花地
为古代歌舞,近时浙西犹有表演者,仍具有古代遗意。其特点是艺人盛装歌唱舞蹈,于蚕室中演出养蚕各生产节动作,特别着重打扫蚕室,将虚拟邪物扫出门外。这原是我国古代“摊舞”的一种,是祛祟避邪仪式,并非一般歌舞。现各地仍有扫蚕花地风俗,如海宁新娘子在新婚次日要象征性地扫一次地,自门口扫向里面。其原始意义已不存在,成为一般民俗。唱花蚕
是农村普遍流行的艺人民歌演唱活动。每年冬春,有人挑担供蚕神塑像或画像,敲锣沿村游唱,农家给以白米或糕团,其人在蚕农家巡转,演唱家喻户晓的“蚕花歌”。这首民歌有的地方叫《马鸣王菩萨》,有的地方叫《蚕花经》。海宁有“跳马”习俗,由艺人执硬纸剪成的马头,到蚕农家边跳边唱;海宁沈士乡由女子装饰马头灯,在元宵夜去蚕农家演唱;海盐城西常有青年男子划船至蚕农河埠前演唱。这些演唱都称为唱花蚕,歌词大同小异,已成为民间演唱活动。然从其奉神像、马头至蚕室诵唱世代相承的同一歌词看,实际上是古代祛祟驱邪习俗的残留。
置蚕
鼠为养蚕大敌,农民除养猫捕鼠外,还购置蚕猫避鼠。蚕猫多为泥塑彩绘的,解放前,嘉兴曹王庙一带捏制者为多,嘉兴、海盐集市有售;也有木刻印刷在红绿纸上的,海宁等地有些杂货店每年冬季与蚕神帽一同出售,蚕农购回贴于蚕匣上;桐乡一带则习惯由农家妇女作剪纸的蚕猫,贴于蚕室。这种用镇邪物驱鼠的民俗也是古代巫术祛邪的一种遗留。泥塑或木刻、剪纸的蚕猫,实际上已成为一种玩具或摆设,其中不乏美术工艺品,今已难觅。蚕桑占卜
蚕桑生产作为重要而又变化莫测的农事,古人常求助于占卜以预测丰歉吉凶。清代湖州汪曰帧曾在《湖蚕述》中辑录数十条关于蚕桑的占卜术,大多曾行之于嘉兴,近代某些乡村还流行占卜。一种叫“请淘箩头姑娘”的占卜,行之于海盐,在淘米箩上摆物摇动,视其状态,预测桑蚕的丰歉。还有民间流传“三姑把蚕”的说法,谓蚕神三姑每年一人主管桑蚕,丰歉不同。旧时历本上都注明当年为何人“把蚕”,民间即以之预测桑叶好坏。清光绪《嘉兴府志》载:“一姑把蚕则叶贱,二姑把蚕则叶贵,三姑把蚕则叶倏(忽)贱倏贵”。这些占卜和预测几乎全属迷信荒诞,其中少数预测,如用柳枝枯萎的快慢测蚕叶的盛衰,却符合气象原理。

扫码关注“清明网”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avatar

0条评论

点击下载纪念APP(安卓版)

把思念带在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