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悲亦喜话挽郎

浏览 103次      评论0条     字体:      

对于一个特殊群体来说,参与治丧活动,却是天赐的入仕当官的机会。这就是本文的话题——古代的挽郎。
挽郎,就是出殡时牵引灵柩边行边唱挽歌的人,未知出于何种考虑,通常要求男性青少年充任,所以叫挽郎,表示了年龄和性别上的限制。至少是魏晋时期开始实行的规矩吧,凡皇帝皇后或太子、亲王这个级别的人死了,官府都要在六品以上的贵族子弟中,挑选一批人进行做表情、走步子、唱挽歌的培训,大抵以形容哀戚、步履沉重和音调哀远为合格标准。最终经礼部考核遴选出规定的人数,充当挽郎。《晋书·礼志》记,成帝咸康七年(公元341),皇后杜氏病逝,“有司又奏,依旧(例)选公卿以下六品子弟六十人为挽郎。”这是皇后出殡所需挽郎的人数。皇帝呢,翻个倍,《世说新语·纰漏》记“(南朝宋)武帝崩,选百二十挽郎,一时之秀彦。”古代帝王治丧活动中执挽阵容的规模,以及挽歌的声响效果,可以参照这些数据作大概估计。
选上挽郎的实惠,当然不止治丧期间的包吃包住和免费治装,最重要的是由此便算获得了后备干部即“选人”的身份。俟治丧束,挽郎的档案材料马上由礼部移交负责组织人事的吏部,转入分配工作和提拔当官的程序。换句话讲,被选上挽郎,就可以当官,这是皇帝让人“抬棺材”的代价。一部二十四史的人物传记长廊中,有的履历是科举起家,有的是军功起家,也有的是挽郎起家,如北魏史上的名人崔巨伦,其出身就是“以世宗(魏宣武帝)挽郎,除(授)翼州镇北府墨曹参军(《魏书·崔巨伦传》)。这是一个七品官,放在科举取士的唐宋时代,一个人寒窗苦读多年,侥幸考出个进士,也只是授你一个七品官。所以做官的捷径,莫如抬棺材。
与科第或荐举相比,挽郎入仕的年龄大大降低。十八九岁就中进士的历史上罕闻,十三四岁选上挽郎的却不稀罕,因为挽郎的选拔对象就是这个年龄段的人。比如唐代的赠太洲刺史杨志诚,年仅十三,逢上唐太宗李世民逝世,被选为挽郎,治丧结束即授潞王典签,从此就是吃俸禄的“国家干部”了。按这样的年资熬下去,只要不犯大错误,每三年一次考核,加阶提职一次,二十岁出便可进五品以上的高干行列了,这对科举出身的官员来说是难以想象的鸿运了。
挽郎得官容易,况且初任年岁既小,每次授官人数比选取进士还多,自然要引起靠科举博官者的不满。武则天当政时,就有人上疏称:“今贵戚子弟,例早求官。或龆龀之年,已腰银艾;或童卯之岁,已袭朱紫。千,辇之徒……少仕则废学,轻试则无才,于其一流,良可惜也(《通典》卷十七)。”所谓“辇脚之徒”,就指挽郎。为此,也有极少数想争气的官僚子弟,不愿意被人说是靠抬棺材起家的,即使选上了挽郎,也宁肯放弃入仕机遇。如武则天的名相姚崇,本名元崇,曾被选为亲王李弘的挽郎,事后未去吏部注册,而是改名姚崇参加科举,获捷后授濮洲司仓。
不过像姚崇这种“戆大”毕竟很少,何况皇帝皇后或太子亲王“一脚去”的这种事,也不是经常能遇上的。因此,每有这类讣闻传出,去礼部报名争当挽郎的,总是僧多粥少,竞争激烈,其气氛之热烈,想来不会逊色于今日之人才市场,这就免不了有递条子、打招呼、开后门一类的腻发生了。以一首“少小离家老大回”名垂后世的唐朝大诗人贺知章,就曾卷入过这种纠纷。《唐语林》记载,开元年间,玄宗的弟弟祈王李业死了,官任礼部侍郎的贺知章负责挑选挽郎,趁机大收贿赂。名单公布后,被淘汰的人都说不公,相约跑到礼部闹事,威胁说要揍这个姓贺的,吓得吏员们赶紧把礼部大门关上。闹事者围在衙门外高声叫骂,还有不少看热闹的。贺知章怕影响不好,忙端把梯子爬上去,趴在墙头上说:“诸君且散,见说宁王亦甚惨淡矣!”什么意思?就是:“各位先生暂且回家去,听说宁王(唐玄宗的大哥李宪)的情形也已经很危急了。”言下之意,这一次各位虽然未能选上,可是眼看就要为宁王治丧了,不是还有机会吗?
如此劝说,听起来实在反动,但道理是实在的。何况宁王是睿宗的长子,玄宗是睿宗的三子,睿宗靠“三郎”发动政变当上的皇帝,因此宁王让出了太子的宝座。所以宁王死后,玄宗特地追缢其“让皇帝”,治丧的规格自然更高,相应的,挽郎人数也要大大增加了。不过我查了史料,宁王比李业晚死七年,设想那些被贺知章哄骗回家的青少年,天天盼着宁王死去的讣音,是否有点儿等候喜讯传来的意味?
挑选挽郎丧毕授官的传统,在唐代以后仍然继续沿袭,《国老谈苑》里,就有北宋时翰林学士李维向参政丁谓请托,“将授其来识为挽郎”的故事,还有两句“自然堪下泪,何必定残阳”的妙诗,因知“白喜事”的说法,对有些人来说确实不虚。
再拖上一句。像上述这种官府挑选的挽郎,都不是常置的编制,只有遇上国丧时才选补。相反,专门承办一般治丧活动的民营殡仪馆,则有专职挽郎,属于雇佣劳动性质,唐代传奇《李娃传》里,就有某公子因嫖娼破财,贫病困顿,以至流落为挽郎的描述。《水浒传》第二十一回里阎婆惜与宋江斗嘴,也有“棺材出了,讨挽郎钱”的俗语引用,因知这笔费用都打在殡仪馆向丧家的统一报价中,是这一行业的老规矩,也是市井生活的常识。 
  (本新闻摘自:上海《殡葬文化研究》杂志2004年第2期)

扫码关注“清明网”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avatar

0条评论

点击下载纪念APP(安卓版)

把思念带在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