瑶寨祭“神树”

浏览 70次      评论0条     字体:      

少数民族地区的村规民俗很多,“祭祀”树林就是其中一种。
  在云南省富宁县的壮乡瑶寨,几乎每个村寨的周围都有一些古老的大榕树或其它大树,树龄均在上百年以上。这些古老树木至今依然主干粗壮、枝叶旺盛、郁郁葱葱,群众称之为“神树”、“龙树”。其生长地谓之为“社神”。树下有的盖有小庙,有的安放三块光滑的石,有的则只放着一只香炉,又称“树神”或“众神”,壮语叫“梅竭”,瑶语叫“撒幼”,彝语叫“业备”。寨神树周围一片山林称之为“寨林、龙林、风水林”。居住在村子里的群众,每年的冬末春初,春夏之交,都要选择一个吉祥日子来树下祭祀,以求保佑全寨五谷丰登、人财丁旺、六畜兴旺、消灾免难……
  这一图腾崇拜的习俗,是一种对自然和祖先崇拜相合的原始宗教。源于古代原始自然宗教对植物的图腾崇拜,也是保护森林传统的开端。传说对图腾的崇拜影响较大者为龙。据《通志》记载:“伏羲氏因龙马负图而出于河之端,故官以龙记事,而为龙师……命水陆氏为水师,繁滋草木,疏导源泉,木毋怠于时。”“水陆氏”可能是传说中以龙为图腾时代管理林业的官员。随着社会的变迁,又以云、火、水、龙、为图腾的标志。这些图腾崇拜不仅有标志,而且有一套崇拜仪式和禁忌。
  图腾崇拜是人类的一种意识活动。远古的人们对大自然颇具依附理,他们认为树木秋天落叶,冬季静眠,春季复苏,树根延伸地狱,树冠挺上天空,把天地和冥界连接起来,是超越自然界的神灵化身,是人类和宇宙的象征。因此,为了祭献神树,保佑平安,每年各村寨都要举行一、二次祭祀活动。汉族称之为“祭龙山”、“祭寨头神”;壮族称之为“海朗”;瑶族称之为“祭众神”;彝族称之为“业备”。大都是由寨老主持集资,轮流主事,由各户凑钱,购买牲口、酒、菜,率领全寨男女老幼(有的寨子仅去一个人)于树下清扫林地,宰杀牲口,敬献酒肉,叩头礼拜。参加者跟着寨老口念祷词:“树神啊!你头顶天,踩土地,保佑本寨人人平安、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六畜兴旺、大吉大利、消灾免难……”祭毕,先将宰杀的按户分配,然后象征性地在树下吃一点,以示同树神同欢聚,大家都认为能尝到祭神树的食品,就能消灾免难,平安无事。并规定:在祭祀活动的三天内,不准在山上烧火,不准在山上动土,如违反则要负责祭祀活动的全部牲口和食品的花费。
  不仅如此,在历史的长河中,该县各族人民在上千年的农桑活动中,还养成一些特有的林中习俗。这些习俗既有真诚愿望的寄托,也有造林、爱林、护林的情怀。
  栽“棂树”、“婚嫁树”:在部分村寨,很早以来就流行着栽“棂树”、“婚嫁树”。妇女怀了孩子,家人便在房屋前后或田边地角,精心栽培几棵杉树、松树或椿树。孩子出生后,这些树便属于他(她)们的,愿树木和人同生共长;男婚女嫁时,砍几棵做箱柜;新建房子时砍做“红梁”;年老时砍做棺棂备用。养育“保命树”:部分山寨还在村子附近养育一片常绿树林作为“保命树”,谁家生了孩子,接生婆便把“依胞”(胎盘)埋在树下,以示孩子与树同呼吸、同命运、共成长,与树相依为命。对这片树林,人人爱护,家家管理抚养。拜“干爹树”:有的山寨奉行在扶养小孩时,为了消灾免难,长生保命,由父母备上祭品,带上孩子到龙山树林里,拜认一棵大树作为干爹,祈求神树保佑孩子消灾免难,祛痛除病,像大树那样长命百岁。栽“歇凉树”:有的山寨在山丫口或岔路口,保护或栽培一片或几棵绿叶垂荫的大树作为行路、劳动、拴马、放牧歇息乘凉的场所。栽“寨树”:在村旁或寨中心,栽培一棵或几棵常绿大树,作为寨老聚集村民议事或村中吉庆、节日聚会的地方,或为早晚闲谈的场所。
  此外,还有用树作符号表示禁忌、指路、吉祥、报喜、未婚、定物、驱邪等习俗。在田边地角或田地中间插上树丫数枝,表示已经下种、育秧,禁止人畜家禽糟蹋;在岔路口置一树枝,为落伍的同伴指引方向;在门口两侧挂上柚树枝叶,以避邪和告示家有产妇;端午节门上插菖蒲、艾枝,并用其拌雄黄酒喷洒屋内外以驱邪;一伙年轻人伴随求婚者向姑娘求婚时,未婚者举树枝于头上,以便女方相认,好来日相会。
  富宁县壮乡瑶寨的“祭神树”、“祭龙山”,不但普遍,而且相当古朴。据说县境内民族最早迁徙到偏僻山区定居时,人们凭借森林境“楼木而巢”、“橡栗为食”,利用森林植被得以繁衍,是林木使人们有栖身之地,生活之源。因此,人们热爱树木,尊崇树木,与树木结下不解之缘,把它看成是全寨人的保护神,是美好的幸福和希望的象征。
  “寨无树木,人不长寿,五谷不丰,家无兴旺,村无久安”。这便是人们滋生热爱树木、崇拜树木的基本原因。这种祭祀树木传统的延续,即使在缺乏柴烧的情况下,也不敢去砍一枝一桠,枝桠断了、枯了也没有人敢去拿来作柴火,树叶落了没人敢去拣,方圆数百米的一草一木都不得乱动,也不敢把猪鸡牛马放入“神树林”中,更没有人敢在寨神树下解大小便和吐口水。若违反了便会得罪“神树”,遭到不幸。就这样代代相传,约定成俗,尊崇“神树”、“龙树”、“风水林”的习俗传下来,并增添了种种神秘的色彩,人们把“神树”年龄的长短,枝叶的繁茂,看成是全村兴衰的标志。树龄长,人则长寿;枝叶旺发,则财丁兴旺。这是一种迷信,但其体现出对自然生态重要性的认识和尊崇的思想,更是一种可贵真知。
  至今,之所以有不少村寨仍保存着那一片片风水林,使得村前寨后一片翠绿,风景秀丽,空气清新,就是这种图腾崇拜的村规民俗带来的结果。有的树木还是珍稀的古树名木,为全国、全省林业之最。如生长在者桑百恩村芭河寨前的一棵树龄达500多年,树高30多米,胸径1.86米,冠幅11.4米的水松,由于人们把它作为“神树”加以保护,至今仍干形圆满通直,枝叶旺发,树姿优美、古雅、结实,成为云南水松之最。生长于归朝孟村龙山土地庙旁的一棵云南矩鳞油杉,树龄达120多年,树高22米,胸径93厘米,是云南矩鳞油杉之最。生长在新华坡地村旁的一棵八角树,树高22米,胸径64厘米,冠幅63平方米,虽然树龄已达180多年,但单株产量仍达到250千克,为全国八角树之最,被人们称为“八角王”。生长在归朝莫弄村的一棵扁桃树,树高23米,胸径187厘米,冠幅483平方米,树龄已达250多年,单株产量上千斤,为云南扁桃之最。这些都是壮乡瑶寨祭祀“神树”留下的珍贵遗产。
  壮乡瑶寨祭祀神树、祭龙山的民俗活动,是一种崇敬自然的原始宗教,它虽然带有迷信的色彩、唯心的色彩,但由于把所崇拜的树木视为“神明”,人们心理上便对神树五体投地,代代相传,天长日久,使保护下来的树木增添了更为神秘的色彩,在客观上对这些古老的树木起到了保护作用,为子孙后代做了一件好事,也为林业科技工作者留下宝贵的资料和实物依据,留下了一笔可贵的财富。这大概就是“祭龙树”、“护风水林”这一林业习俗的价值所在吧。人们应发扬良俗,把对自然生态的尊崇保护精神延续下去。

扫码关注“清明网”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avatar

0条评论

点击下载纪念APP(安卓版)

把思念带在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