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族的丧葬习俗

浏览 65次      评论0条     字体:      

    在许多民族的观念中,死亡是很神秘的事情,高山族也不例外。他们认为人死后灵魂不灭,因此有强烈的崇拜祖先的观念,各族群都有祖灵祭祀。他们把灵魂分为善恶两种,死亡也分为善死与恶死。善灵自然是善死的灵魂,即祖灵,是要祭祀的;恶灵是指死于非命的人变成的,这些恶灵常常在人间作怪。对于恶死之人,多采取简单掩埋法,死地多插标识以避之,居室亦多废弃,或请巫师禳逐。对于善死者就有许多收殓和埋葬等仪式,各族群形式不同。
平埔人  
    平埔人把死亡叫做“马歹”、“麻八歹”、‘描产”。把恶死定义为:自杀、野外暴毙、出草战死等。草草掩埋了事。  
    对于善终之人,各地区的埋葬方法又有不同。有的男女老少皆裸体,有的用鹿皮包起,有的用草席裹起,有的用棺木,有的用石板,还有的用大窑缸及竹编器,种类很多。殉葬品有用死者生前文物、器皿或杂物的一半。死者葬于厝内、厝边或山上,也有葬于竹图之内,盖一小茅屋,上插鸡毛和小布旗。  
丧服的颜色也不同,有皂色、白色丧服,也有披乌布于背或绊乌带于肩。服丧期,短的十天,最长的有一年,这期间不能着华艳服饰,也不能有任何歌舞欢宴之举,甚至农事活动也受到短时间的限制。
阿美人  
    当病人病危之际,家人就开始为他洗净全身,换上干净衣服,搬到另一处居住,然后请巫师持香蕉叶呼男神、女神为病人禳祓。如不能好转就要开始处理后事。亲族全体要齐聚病人身旁,病人如果清醒,就向家人留遗言。气绝后,如果是男人死了,就由其兄弟将金属饰物放在死者的中,左手铜铃,右手项链,盛装衣冠,扶向南,妹妹将特制的糕放于死者背甲中,将其生前所用的枪及祭器悬挂门首。死者如为女性,则由年长之姊妹,置饰物于手中,将跳舞时的盛装盖于尸首上,做糕放在方袋中,将此干粮袋与祭器悬于门首。  
    埋葬的仪式在当日或次日进行,采取室外土葬的方法。先装殓,然后通知同族亲戚。亲戚得知消息后即来参加葬礼。死者的兄弟及伯叔或子侄,须参加掘墓工作。墓设在室外的院落中,南部阿美人常常在住屋的北侧掘墓。死者的后代中的四个人,立于墓的四角,依长幼次序掘土,近亲相助。以木板架尸床,下葬后,用土掩埋,再以卵石排成圆形作为标记。北方的阿美人还要在墓穴的四周,排插木桩木板为壁,盖上茅草后填土。更早些时候的古墓有用石板为壁的,还有用陶罐及粟作为殉葬品,陶罐放头上方,粟穗放身体两侧。参加葬礼的人,须用柏叶及芭蕉叶插在头上及腰间避邪。葬礼后,还要给每一位帮忙的人一件铁器,给抬尸的人一件衣服,作为谢礼。  
    下葬后的当天,要请巫师主持送灵仪式,死者的父母及兄弟姐妹都可以单独举行送灵仪式,以寄托生者对死者的哀思。  
次日,助葬的亲属都集中在丧家,由巫师禳祓除秽。当晚又由巫师用陶罐请回亡灵,迎至房屋中,用芭蕉叶禳祓,以糕、酒、槟榔作为祭品,称回灵礼。之后又行出渔利,所有这些之后,葬礼才算束。
泰雅人  
    泰雅人认为死亡是灵魂出窍不归。凡是在家去世,而且有亲属在身边的,就是善终;死于野外、被害等非常自然死亡,以及自杀、难产死亡等均属恶死。  
    善终之人断气时必须由亲人抚其右手,如果断气时没有亲人在场,也是不吉利的,需要请女巫禳祓。断气时。亲属应让死者合上双眼,如果眼白外露,就会被认为家中还要继续死人。断气后,由亲人为其梳洗,换上盛装,穿胸衣,戴首饰、耳饰、臂饰,用一块布铺在地上,把尸体放在上面,并将死者的手足屈于胸前,做蹲踞状,然后用番布把尸体包起来,用带子缚紧。死者断气时,在其床下掘圆穴,深五六尺,将尸体下葬,多数面向河岸。死者用的刀、烟斗随葬,上盖石板,盖上土弄平整。死者的遗留衣物和剩余墓土,运至野外偏僻处丢弃。参加埋葬的男性近亲,必须到海边洗净身体,身上所穿衣服,一并藏于隐蔽处。丧家还要每天把饭放在竹筒内弃于山野。  
    死者断气时,即将炉火与木炭弃野外,另起新火。家人全体休息数日,不在外走动,不梳洗,饮食由近亲邻居供给。丧家不参加祭仪欢宴,不饮酒歌舞。守丧的时间长短,各地有所不同。从15 天至1个月不等。送灵归来后,就可到丧家饮酒,也就表示一切恢复正常。  
    对恶死之人,泰雅人采取就地掩埋的方式。难产死亡或无亲人送终的人,全家要弃屋出走,另建新居。埋葬的地方和弃屋处插上荻草作标识,禁入内。还要请巫师驱恶灵。
赛夏人  
    赛夏人认为生灵从身体中出去了,也就是死亡了。衰老及病死为善终,横死与战死为恶死。恶死者,除氏族中年长者,其他人不能触其尸体。横死者由首先发现者告知其亲族,就地掩埋,举火行家,在掩埋处堆石以示禁忌。善死者,于弥留时家人须将其移于地上,凡在床上也为恶死,家人也须弃屋,另建新屋。病危者临死之前需移于地上,家人为之洗浴,断气后,为其更换盛装。然后扶立坐起,两屈于胸前拥布包。家妇煮饭,用饭数粒塞进死者口中,作为辞食。  
    祖父临终时,长孙需用右手触祖父右手,长子则将其父右手拇指的指甲剪少许,插在自己右手拇指指甲中。这一特殊习俗,表示将死者的生产技能全部承袭下来。妇女死后,先讣告其娘家,等到其母来后,才得埋葬。丈夫及亲生子女不得触及尸体。如果死在娘家,需要夫家来人才能埋葬。葬礼由同氏族的人参加,葬于野外僻静处,穴深三四尺,由最亲近的亲人背入墓穴,以左腕尸入穴,尸入穴中以面对东为吉,面向上或向西为凶。入穴后以包尸布盖上,将随葬品放入,两人往尸体上撒盐,再盖上茅草,填上踏平,用短竹竿插墓四周,并以石块围砌。
布衣人  
    布衣人认为病死在家中的为善死,凡被杀死、路毙、淹死、烧死以及坠岩、被野兽毒蛇咬死,都为恶死。恶死者就地掩埋,无任何仪式。而恶死者家中的东西,对他人来说,一律是禁忌。  
    善死者断气后,家人移尸于地上,扶成坐状,使其股肱屈于前胸处,用藤条或布带缚之。在室内掘墓穴,深1.5米,直径1米,以石板为壁。掘墓穴只用掘棒不用锹。下葬时男性面向东,女性面向西。死者日常衣服器具全部随葬,惟有皮革不能随葬。穴上盖石板,再填土。
曹人  
    曹人认为衰老死和战死都属于善死,自杀、他杀、路毙、溺死、夭折或被巫术咒死、毒咬死都是恶死。  
    在善死者弥留之际,就要将其移置屋子中央地上的草席上,并换上盛装。男穿长袍,以红布翻向外,穿套裤及套袖,戴羽帽;妇女以黑布裹头,着上衣及长裙,换好衣服后使其仰卧在草荐上。气绝后,扶其坐起,屈两腿作蹲踞状,以两手抱膝,缚之。并用三根棒支持身体,使其僵坐不倒。然后就在室内挖墓穴,穴为圆形,直径1米、深15米,将尸体用布包裹,坐于穴中,面向正门。死者生前的衣饰、烟具,填入穴内,武器不能殉葬。穴上盖石板,埋上土,用脚踩实与地平,然后在墓上燃火烤干新土。当晚近亲就寝于穴地上,以慰死者。  
    墓为一人一穴,夫妇不合葬。恶死者大体就地埋葬,战争中死去的人,则弃尸不顾,或仅用茅草掩盖。小孩夭折则埋于野外,并在葬地用茅草在树上结上标志,以示禁忌。
鲁凯人  
    鲁凯人认为病死在家中为善终,死在户外、自杀、他杀,或被巫术致死为横死,难产死亡亦为横死。对善终者要换上盛装,上下肢屈于胸前作蹲坐状,用布包扎紧,并在肩部打结,然后从床上移置室内石床上。停放后,向亲族、亲戚报丧。凡近亲接讯,即往吊祭,从表兄弟姊妹以内的亲属关系皆须往吊祭,各方近亲穿礼服前往丧者家中,围尸凭吊,诉述死者生前事迹,呼嘘哭泣,表示哀悼,这种哀悼方式要进行一天一夜。死者也埋葬于室内。
排湾人  
    排湾人也认为病死在家中是善终,摔死于野外为横死,妇女难产为恶死,一岁以内婴儿夭折,无善恶之别。对善死者要由近亲梳头更衣,男性头上戴花圈插羽毛,头人四根,武士两根,普通人一根。女性头巾中塞槟榔子,背负背袋,内放发火器、银币及小刀等。然后把尸体移到地上,将上下肢曲折,缚于胸前成蹲坐状,以布包尸,只留头部露出。亲友闻讯前来吊祭。每人依次触死者的右肩,致惜别之意,并颂扬死者生前的好处,安慰遗族。尸体由最近亲的男性抬至墓地埋葬,由兄弟或儿子将尸体放置墓穴中,下面铺上席子,让死者蹲坐其上,面向东方。上盖石板,覆土后再盖石板。再由同族长老用皮、猪对亡灵作告别仪式后,返家。  
    排湾人的丧服比较讲究,男子头上缠丧布,穿背衣、肩衣。女子盖丧巾、披肩衣、挂胸巾。男女头上都是黑布加织绣的丧服,经济条件差些的佃农就用黑布做丧服。  
    对于横死的人,则由近亲男性至出事地将尸体运回,在停尸地取一块石头带回去,在女巫主持下,近亲男子为其装殓,即日埋葬,除近亲外,其他人避免参加。
卑南人  
    卑南人也有善死与恶死之分。对于善终者,由家人和近亲装硷。主丧人以一粒槟榔放在死者右手中,手持琉璃球三粒,从头至脚抚尸一周。然后将珠塞入一粒槟榔实内,留在家中,象征死者之灵力。之后移尸于中柱下,将上下肢曲屈胸前,用布缚之,背靠中柱,接受亲友的告别吊祭。在室内掘墓穴,深五六尺,氏族长老将玻璃球抛入穴内,然后把尸体放进墓穴,头向西,面向上。死者衣服、饰物随葬,男性还置腰刀一把,女性置锄一把”。先由长女撒三把土,其他近亲各撤一把,然后覆土。死者的配偶则把床移到墓上,与埋尸倒向而睡,是为陪灵。  
     对于恶死者没有停尸祭告仪式。如果是妇女难产而死,则须迁居四次,以避之。
雅美人  
    如果家中有善终者,家人先伐竹竿在住宅周围筑起篱笆,表示丧忌。亲戚们围在死者周围,以刀柄触地板哭泣,丧主立于屋顶咒骂恶灵。装殓也由近亲执行,曲肢裹好后抬放到屋外的坐石上,让亲族作告别祭。然后由丧主背运尸体至墓地,墓地选在海边树林里,掘穴埋葬。尸体放入穴内,解开绳索以木板盖上,然后覆土掩埋。也有崖葬和垒石葬的。(据:中国陵网)

扫码关注“清明网”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avatar

0条评论

点击下载纪念APP(安卓版)

把思念带在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