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时报:萨翁,愿你在天堂保佑奥林匹克

浏览 9次      评论0条     字体:      

 2010年4月21日晚,从电视新闻中惊悉萨马兰奇先生因病逝世。这位为国际奥林匹克事业的发展做出了特殊贡献、对中国人民有着深厚感情的伟人,离开了我们。13年前,我在国际奥委会总部采访萨翁并荣幸地与他合影留念的情形,顿时浮上眼帘……

  1997年8月下旬,我以记者身份到瑞士洛桑采访,曾怀着景仰的情到国际奥委会总部参观,有幸见到萨翁并向他请教、与他合影留念。当时我们几名中国记者正在国际奥委会奥林匹克博物馆一楼大厅观看珍贵的馆藏,突然发现萨翁像个平常人那样从我们身边走过,没有任何随员跟随。我们起初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当确认是萨翁以后,惊喜万分地围了上去。萨翁非常和蔼、耐心地接受了我们的采访,简略地谈到了他对中国的美好印象,还欣然与我们合影留念。合完影,萨翁微笑着问我们:我可以离开了吗?然后,他才挥向我们告别,走向大厅的另一侧——那里,一个捐赠仪式正等待他主持,而萨翁并未因此而拒绝我们对他的打扰。

  据说,只要是工作日,萨翁在国际奥委会总部的办公室就是对所有人敞开的,到国际奥委会总部参观的每一位普通游客,都能够自由地从他的办公室门外走过,并走进去与他交谈。

  这就是伟人。这才是伟人。

  至2001年7月在莫斯科国际奥委会代表大会上卸任,萨翁在国际奥委会主席这个显赫的位置上已经坐了21年了,那是整整一个时代的历程。萨翁的继任者肩上的担子是很重的,这并不是说他的前任干得不好,给他留下了太多的难题,而恰恰相反,因为萨翁干得太好了,好到了他的继任者难以超越的高度,所以新的国际奥委会主席很长一段时间难免要在萨翁的光环和影子里工作,人们总会习惯于用萨翁的标准来要求新的主席,这副担子要顺利地挑起来,不容易,不简单。

  这次大会选出的新一届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先生,是萨翁比较满意的接班人,他就任后不拿一分钱薪水,义务为奥林匹克运动工作,九年来还是证明了自己的敬业和才能,但是,罗格先生要达到萨翁那样的威望和成就高峰,显然尚需时日。

  萨翁是福帅,他是国际奥林匹克运动历史上最重要的领导人之一,在他担任奥委会主席期间,奥林匹克运动在全世界取得了巨大的发展,成为当今人类文明社会生活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而当年萨翁接过奥委会主席这副重担时,他面临着极为严峻的挑战:奥林匹克运动在全世界的发展极不平衡,奥运会受政治和其他非体育因素的负面影响尤其严重,奥运会承办城市的巨额亏损令各国各大都市望而生畏,甚至一度到了某届奥运会只有一个城市提出申办的尴尬境地,国际恐怖势力和兴奋剂对奥林匹克运动的侵蚀,等等。这与如今奥林匹克运动渗入人类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奥林匹克精神发扬光大,奥运会申办城市的激烈竞争达到空前白热化程度的情景,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萨翁任内曾遇到了几次足以动摇整个奥林匹克运动根基的重大风波的考验,他以自己超人的智慧、坚定的信念、顽强的毅力和高超的手段,每一次均力挽狂澜、化险为夷,确保奥林匹克这艘巨轮在惊涛骇浪之中劈波闯关,行驶在正确的航道之上。

  第一次是1980年莫斯科奥运会因当时的苏联入侵阿富汗而遭到许多国家的抵制,四年后的洛杉矶奥运会又给了苏联集团报复西方世界的机会,奥运会变成了冷战时代不同政治利益集团对立的牺牲品。萨翁在这种极为复杂和艰难的困境中,不屈不挠、耐心细致地周旋于两大利益集团之间,终于在1988年汉城奥运会上实现了人类大家庭的重新握手,让奥林匹克运动回到了她应在的轨道上。

  第二次是上个世纪80年代后期和90年代前中期席卷国际体坛的服用禁药的风潮,奥林匹克运动的纯洁性受到了严重的玷污和威胁。又是萨翁临危不乱,充分利用自己的威望和能力,联合各单项国际体育组织,与服用兴奋剂的丑恶势力进行了坚忍不拔的斗争,到了90年代后期,奥运会和其他国际大赛对兴奋剂的检查和惩处,使这股风潮终于得到了抑制。尽管要真正制服这个恶魔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萨翁和国际体育界的努力显然收到了成效。

  第三次是上个世纪90年代末被揭露出的奥运会申办丑闻。由于80年代中期之后举办奥运会所带来的巨大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效应的诱惑,90年代中后期几届夏、冬季奥运会的申办,某些申办城市为如愿取得举办权,抓住国际奥委会申办程序的漏洞,不惜贿赂少数国际奥委会委员以达到窃取奥运会举办权的目的。丑闻披露后震动了世界,国际奥委会身陷其问世以来最险恶的困境。还是萨翁,在奥林匹克运动生死存亡的关挺身而出,通过一系列惩治腐败、吐故纳新、完善监督体制的强力举措,度过了最困难的时期,重建了人们对奥林匹克运动和国际奥委会的信心。

  萨翁的统帅才华,还显示在他驾驭纷繁复杂的国际体坛风云的智慧和谋略之上。萨翁的理想是,不同的大洲、不同的城市和不同意识形态的国家都能有机会举办奥运会,让奥运会真正成为国际体坛合家欢聚的盛会,为此,他21年如一日,始终不渝地追求和奋斗。1996年是现代奥运会百年诞辰,理当由现代奥运会发源地希腊雅典举办,但美国的亚特兰大以“金钱战略”战胜了雅典,为弥补这个遗憾,萨翁鼓励雅典继续申办2004年奥运会,使希腊人民“让奥运回家”的世纪梦想终成现实。由占世界人口五分之一的中国承办奥运会,从而使奥运会的代表性更有说服力,是萨翁任期内的一大愿望。本来中国首都北京申办2000年奥运会的前景被大家普遍看好,岂料投票的最后时刻发生意外,北京仅以两票之差输给悉尼。萨翁真诚而热情地勉励北京再度申办,2008年奥运会的承办权在萨翁任期终止前花落北京,其中包含着萨翁的多少期待和心

  萨翁长达21年的国际奥委会主席生涯可谓功德圆满,虽然他留给继任者的并非都是财富。重要的是萨翁的功业和威望保佑着奥林匹克运动走到了今天,也使人们对她的未来充满憧憬。

扫码关注“清明网”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avatar

0条评论

点击下载纪念APP(安卓版)

把思念带在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