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新招:承包百亩山林 料理宠物身后事

浏览 24次      评论0条     字体:      

  在商海沉浮多年的陈少纯自己也没有料到,10年前为了投资造林承包下的120亩郊区林地,没能快速造出预想的树林,却成了北京最大的宠物墓园。这片树林,让陈少纯开始了一场新的创业,他认为这是一个非常有潜力的行业,因为随着城市宠物的增多,为宠物料理身后事也成为一个庞大的市场需求。

  主人寻觅山林埋葬宠物

  宠物殡葬,对很多人来说还是一个相当陌生的名词,但是不少养过宠物的人都面临过一个问题,那就是宠物死了之后如何处理。陈少纯自己就为此犯过难,爱的狗死了,舍不得扔,想找地方埋,却又没有合适的地点。不少宠物主人会选择埋在小区的草地或者花坛里,甚至用报纸包起来扔到垃圾桶里,其实这样做有很多隐患,宠物尸体里有多种病菌,不经过严格处理就这样随意掩埋或者丢弃,有可能污染境,对人造成危害,但是几年前,北京,甚至国内都没有宠物殡葬方面的服务,只能自己解决。无奈之下,陈少纯想到了自己在2000年承包的一片郊区山林,那是一个埋葬宠物的好地方,于是,他和他的朋友便把自己死去的宠物埋在那里。

  令陈少纯没有想到的是,这片山林竟慢慢出了名,通过朋友们的口口相传,不少人都来这里埋葬宠物,陈少纯觉得这是一件好事,既给死去的宠物找到了一个好地方,也对树林的生长有利,于是,这里就有自发地成为了一个免费的宠物墓园。几年过去了,来这里的人越来越多,陈少纯意识到,这将会是一个越来越庞大的市场需求,甚至是一个产业,于是,他萌发了正式从事宠物殡葬事业的想法。

  艰难申请宠物殡葬执照

  陈少纯了解到,在国外,宠物殡葬行业不但已经有数十年的传统,而且生意兴隆。英国大约有1100万只宠物,每年整个宠物市场产值高达35亿英镑,宠物殡葬业已经形成了一个成熟的产业,历史最悠久的剑桥宠物火化场,成立已经有25年,从建立之初平均每天只有2个客户,发展到现在每星期大约提供几百个服务项目。在日本,商家把宠物身后事的商机发掘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不但有宠物火化、宠物葬礼、宠物墓地,甚至还有专为宠物服务的寺庙。日本的宠物火葬场,不仅提供宠物火化服务,还提供告别仪式、灰存放等服务。

  然而,当时国内却没有任何关于宠物殡葬的行业标准,工商部门也没有这个行业的注册规定,这意味着陈少纯如果无法取得执照就不能使宠物墓园合法经营。正在陈少纯一筹莫展之际,非典却给这个行业带来了契机。北京真正合法的宠物殡葬服务正是在非典之后才出现的。当时,流浪动物特别多,公共卫生安全问题上升到极为重要的地位,正好北京市保护小动物协会提出可以给死亡的流浪动物火化,这样,工商、民政等部门才批准了增加火化和安葬动物的服务项目,经过一番艰难的努力,2003年,陈少纯取得了宠物殡葬的合法执照,他的120亩山林终于正式成为宠物天堂

  3000多只小动物长眠墓园

  对陈少纯来说,他经营这个宠物墓园其实是一个水到渠成的事情,这次创业实际上并没有什么风险,因为这120亩山林我当初承包了50年,几十万元的树苗也已经种下等待成才,而宠物墓园其实是这片山林的附加利润,不但有利于树木生长,还可以立体利用树林的空间,一举多得。甚至我都不需要广告宣传,因为很多人都知道这个地方。

  由于国内没有现成的产业模式可以依据,陈少纯就摸着石过河,为了推行环保的观念,他在墓园中实施树葬,主人在树林里种下一棵树,把宠物葬在树下,可以选择火化或者直接安葬,还可以在树下竖一块小墓碑,把墓碑旁边装饰得很漂亮。树葬的最低费用是550元,一块普通墓碑是380元,几百元的价钱对钟爱宠物的人来说还可以接受,当然我们也提供更高档的宠物殡葬用品,例如800多元的樟木棺材,甚至代销3万多元的组合墓碑,但我并不赞成这样铺张浪费。

  陈少纯告诉记者,这个价钱是建立在成本核算的基础上的,因为每年承包山林的租金和维护费用要几十万元,如今这里已经埋葬了3000多只小动物,客户每年成倍增加,现在一个月大约要接待六七十位客户,虽然当初并没预期有太大的利润,但目前看盈利还不错。

  行业发展需要法律先行

  作为这个行业的领先者,陈少纯告诉记者,他一直看好这个行当,心中也设计过不少宏伟蓝图,例如去找一个更大的地方,把这个事业继续做大,但是,一直制约行业发展的问题在于没有相关的法律法规,行业标准也迟迟没有出台,甚至现在连宠物殡葬的工商审批也停止了,这种情况令人忧虑。

  然而,对于宠物殡葬的需求每年在成倍增长也是不争的事实,北京有证狗至少有41万只,无证狗50余万只,200余万只。按每年8%至10%的死亡率估算,北京每年死亡的宠物大约有26万只。小动物保护协会的调查显示,至少有20%的宠物主人有殡葬需求,也就是5万多只。如今,北京有10多家从事宠物殡葬的机构,但并不都具有合法身份,不少是处于半地下状态,经营情况和收费也差别很大。

  中国小动物保护协会会长芦荻教授指出:很多西方国家规定宠物必须火化,而且有正规的宠物墓地,而我国尚无相关规定,导致整个行业发展混乱无序。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动物防疫法》也只是规定,病死或者死因不明的动物尸体,不得随意处置,此外,没有细则规定怎样处理。而北京市也有政协委员一直在呼吁为宠物殡葬立法,因为现在规定要给狗上户口,却没有销户口和尸体处理的规定,是个欠缺。

  陈少纯说,作为宠物墓园的经营者和小动物保护协会的成员,他一直在密切关注政策动向,因为家养宠物死后如何处理,对宠物殡葬业如何规范,直接关系着城市公共卫生安全,他期待着政府给宠物殡葬行业指出一个方向。

扫码关注“清明网”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avatar

0条评论

点击下载纪念APP(安卓版)

把思念带在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