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公墓经营管理的法律问题:从合同法的角度

浏览 987次      评论0条     字体:      


金锦萍教授从合同法的角度谈公墓经营管理的法律问题

 

金锦萍,北京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博士。北京大学法学院学士、民商法硕士,北京大学法学院民商法博士,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所博士后。美国UMKC作访问学者,美国耶鲁大学访问学者,美国密歇根法学院访问学者,现任北京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北京大学法学院院长助理,非盈利组织法研究中主任,房地产法研究中心副主任,北京大学公民社会研究中心副主任。

    主要研究方向为民商法、信托法、非盈利组织法、房地产法。著有专著、译著和学术论文若干。现担任中国基金会评估委员会委员、行业协会商会评估委员会委员。承担数项国家部委委托的研究课题,包括国务院法制办委托的《殡葬管理条例》立法后评估项目。

大家下午好,很高兴有这样一个机会把我的公墓管理的心得和大家分享。我是从2009年开始研究这个领域的,今天我会从契约和契约精神的角度来和大家分享。

        首先需要探讨几个出发点,以达成共识。

        第一个出发点:公墓本身的特殊性。我们一般认为是死者的安息之地,但事实上它更是生者的祭祀之所。也就是说一个墓地、墓穴更多的是生者的需求。公墓是一个交易的标的。但是我们发现,这种商品的特殊性很强,就是因为它富有精神价值。所以这两个特点反映在法律纠纷里,就会在赔偿方面法律往往考虑的是精神抚慰的因素。

        第二个出发点:公墓从业者的角色。公墓从业者或者是从事公墓经营的公司,甚至有一些慈善机构,他们可以是商人,也可以是不以盈利为目的的主体。如果是商人,在商言商。如果不是以盈利为目的,这样的经营方式也应当被尊重,不应当排斥。但是中国目前的土地制度,导致我们建立不以盈利为目的的墓地是不太可能的。在国外做研究会发现,公墓的管理者,更多是一些慈善机构,包括教会、教堂,也可以是公立设施,也不排除上市机构。所以公墓机构是多元化的。

        我们城市里的公墓经营者基本上都是商人,公墓的交易对象,也就是我们向谁去出售这样一个特殊精神价值的标的,与其说是逝者,不如说是逝者的亲友或者是委托人、受托人,所以对售者来说,这些标的出售者的期待是什么呢?希望它是永恒之所,基于入土为安的传统,他们希望是永恒的,这也和我们现有的土地制度存在很大的冲突。

        另一个是政府层面,如果公墓是一个丧事交易标的,政府在这方面的规制是非常强的,出台了一系列规范性文件、法律文件来加以规制。关于公墓的法律文件,目前大多是属于行政法的范畴。通过这些文件我们会发现,它的行政管理主要内容是,关注公墓设立的条件,审批的权限是什么,对墓穴建立的地点,在法律上会有限制。公墓和殡葬的改革要求,禁止不正当的公墓经营活动,也是规范的重点。

2008年底之后,政府又出台了几个文件,这是我们以前没有介绍过的。

民政部办公厅在2008年专门出台过一个通告,这个通告是关于调查处理揭阳市的问题的。这个事件的来源是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栏目。200847日央视焦点访谈做了一个节目:“坟墓建在校门口”。这个事情是很简单的,某村因为开发建设要迁坟墓,灰需要有地方存,因此他们就在一个小学的门口建了一个骨灰安葬堂。这个事情被焦点访谈抓住并抨击了殡葬行业。此后不久,国家八大部委出台了一个通知《关于进一步规范和加强公墓建设管理的通知》。这个公文出台之后影响还是很大的。比如说,清理公墓违规经营行为,包括禁止建设、出售、出租超规 定面积墓穴等等都有明确的规定。还有对农村公益性的墓地从事经营活动也禁止。农村公益性墓地其实很多都在从事经营活动,这就像很多小产权房一样,它的价格一般都要比经营型墓地便宜,它除了给本村民死亡之后提供墓地之外,现在基本上都有富余的墓穴向有城镇户口的居民提供。这已经成为了一个社会问题。

        八部委联合发文,对公墓审批程序规定得更为严格了。这个文件出来之后,民政部为了落实这个文件,又出台了一个《关于清理整顿公墓有关问题的通知》,把上一个文件里关于民政部门的职责进行了落实。2009年,民政部出台了《关于进一步深化殡葬改革促进殡葬事业科学发展的指导意见》,要求严格限制墓葬用地,尽可能选择荒山,推荐集体安葬方式。

    规范公墓管理,要从严审批经营型公墓用地,保护生态境,制定完善公墓建设规划。这些文件的管控味道很强烈。这种管理和控制的思路为什么这么强烈?有它一定的道理。公墓的特殊性,决定它不是简单的商品,而是承载着太多社会功能和价值的载体,所以入土有安,死有所葬,会涉及广大的公共利益,几乎和每一个人都有关系,如果处理不好会引发集体性事件。

        还有一点是土地的稀缺问题。土地的稀缺导致公墓的供求关系非常紧张。还有公墓行业存在一定的行政垄断以及自然垄断,会导致这个领域不存在充分的市场竞争。

        从这么几个点考虑,似乎为政府进入这个领域提供了正当的理由,问题在于如何规范,政府职能的边界到底在哪里?存不存越位问题?我想还是存在的。规划是政府的职能,土地的使用规划,年度土地利用计划也是国家的职能,必要的秩序的维护都是政府不可推卸的责任。除此之外,我们在管理体制上是否应该有所创新。

        所以我承认这些规范性文件有一定的合理性,但我还是认为管控味道很强烈。

        有两个纬度决定了公墓从业者在经营管理中的困难所在。第一,交易标的本身的特殊性。因为我们要承载更多的社会功能,甚至当出现纠纷的时候,它不是一个对物品本身价值的评估问题,还要考量到受者精神因素方面。第二,政府管制大量存在。使得我们有些合同签订完之后,由于政府强制性文件的实施,我们只能违约。这些情况下该怎么处理?我想不能因此忽视契约、合同的功能效力。

        所以,我今天讲的恰恰是契约和契约精神。

        契约精神,大体上存在四个内容。契约是合同,契约类似于当事人之间的一把锁,一旦缔之后,会发生和法律一样的效力。契约精神包含四个方面,契约自由精神、契约平等精神、契约信守精神、契约救济精神。

        首先看契约自由精神。所谓契约自由,是契约精神的核心内容,包含我是不是去缔结契约,选择缔约者的自由,和谁去签订合同。决定缔约的内容,决定缔约的方式。但一般来讲,契约自由精神,主要体现在司法领域,就是平常说的,当有人到你这里购买墓穴,我们和他会有合同产生,我们首先秉承契约自由。

        契约平等精神。平等指是缔约契约的主体地位是平等的,也就是是缔约双方平等的享有权利和义务,没有人可以有超出契约的特权。因此当你和对方定完合同之后,只要这个合同的内容是经过协商之后缔约的,双方都要接受这个合同,都要根据合同平等地享受合同,履行义务,没有人有特权。为了达到契约的平等精神,违背契约者就要受到制裁。

        契约信守精神。是契约精神的核心精神,也是契约从习惯上升为精神的伦理基础,在我们民法或者司法领域有个条款,叫诚实信用条款。一旦这个条款来了,其他的所有原则和条款都要让位于它,它是基本原则。

   我们之间为什么要签订一个东西?是因为彼此不相信。当契约上升为契约精神之后,订立契约恰恰是源于彼此的信任。我为什么选择这个从业者?可能就是因为我信任你才和你缔结契约,从因为不信任缔结契约,到信任缔结契约,契约信守精神在社会上成为一种约定俗成的主流的时候,契约的价值才真正的体现。

        契约救济精神。在商品交易中人们通过契约实现对自己损失的救济,双方当事人都受合同的约束,一方如果违反合同,就要承担责任,对另一方的损失给予弥补,这也就是第四种精神来源。当缔约方的利益得到损害,缔约双方如果有一方违约的时候就提起违约之诉,从而使自己的利益得到救济。

        这些铺垫讲完之后,我们进入主题。

        我们国家的合同法规定,合同是平等主体的自然人、法人和其他组织之间设立民事权力义务关系的意思表示一致的协议,所以是当事人之间法锁,在当事人之间可以发生约束力。

        我们国家的合同法基本原则有四个,这四个原则和我刚才讲的契约精神有些是吻合的。

        第一,合同自由原则。是契约自由的体现。当事人在依法享有在缔结合同、选择相对人、决定合同内容以及在变更合同、解除合同、选择合同方式等方面的自由。合同自由原则是合同法的最基本原则。如果市场上的供应很有限制时候,就意味着需求方面的自由受到限制了,我的选择余地是有限的。

        第二,诚实信用原则。保持和弘扬传统道德和商业道德。要保障合同得到严守,来维护社会交易的秩序。它不仅有确定行为准则的作用,而且具有平衡利益冲突,为解释法律和合同提供准则等作用。

         我发现,很多纠纷的出现,往往是合同中经营管理一方违背诚实原则,比如说没有履行诚实告知义务,明明是自身只有70年的使用年限,在做广告的时候告诉对方是永久的使用权,这就违背了诚实信用权。在很多的情况下,在条款的拟定方面也会做一些陷井的安排,也会导致对方在出现问题之后找你,所以诚实信用原则是我们这个行业需要重新构和固守的原则。

        第三,合法原则。所谓合法,这个法是刚才列举的合同规章。但是当一个合同缔约之后,又出现新的法律法规,对原来规定的内容有很大的冲击,我们要不要承担有关的违约责任的问题呢?下面我们再讲这个问题。

        第四,鼓励交易原则。这是在合同出现纠纷,法官对合同进行解释的时候,往往会考虑到一个原则,与其让这个合同无效,不如让它有效的原则,也就是说要维护合同本身的有效性。这鼓励的是合法和自愿的交易。

明确了这些基本原则,我们有必要来看一下在整个公墓管理经营中有哪些合同种类?

我们首先要碰到的是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合同。墓穴出售到底是买卖合同还是墓地的租赁合同?一会儿和大家探讨。在我们签署的合同中,往往隐藏着以后长达多少年的管理问题,这里面是服务合同,还是类似于物业管理合同?我们也要理清一下。

         首先,公墓开发建设中的合同关系,就是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合同。建一个公墓首先要有土地,在中国土地制度是非常特殊的。土地制度是公有制,明确规定城市的土地属于国家所有,农村的土地是集体所有。在这样一种土地公有制的情况下,如果要在一块土地上建墓地就会出现一个问题,怎么拿到这块土地?在西方是土地私有,比如说教会有自己的土地,教会完全可以用自己的土地做公墓,它的性质一般是慈善性质。私人可能也有土地,可以把土地捐献出来,做成非盈利公墓。土地是所有权的转让,因此期限就不会成为问题。尽管在墓穴本身的设置上会有期限的限制,可能是二十年做一个轮回。但中国不是,土地要么是国家所有,要么是集体所有,不存在私人所有。所有的公墓经营者首先面临一个问题,土地从哪里来?

        我们现有公墓是完全按照土地性质分类的。在农村是公益性墓地,在城市里就是经营性墓地。这种分类是不是杜绝了在城市里出现公益性墓地的可能性?公墓用地到底有什么途径可以取得?《土地管理法》规定了两种基本方式叫做出让和划拨。《土地管理法》第54条和《城市土地管理法》第34条规定,城市基础设施用地和公益事业用地可以划拨的方式,如果以划拨方式取得建设用地使用权,这个土地使用权是无偿性、无期限限制的。同时又对划拨用地的范围、转让、使用、用途等设置了严格的行政许可。大量的土地都要通过有偿出让方式。

         从殡葬设施用地的性质来看,它的确具有公益性以及长期性的特点。公墓往往需要确保一个比较长的使用年限,以保证其自身的循环利用和可持续发展,否则70年的期限到期后,当你刚把最后的墓穴卖完,前面的墓地可能已经到期限了,这个时候怎么处理?难道也适用《主权法》关于住宅用地自然延展的条例吗?这些问题没有人考虑。

        所以说,法条里没有明确以何种方式取得公墓的建设用地使用权,所以实践中发现,目前公墓建设用地使用权方面没有一套成熟的、规范的程序合同操作。有按照房地产开发程序取得公墓产权的,有直接以集体土地建设公墓的,这就是小产权,风险又大,又有隐患。但是很多人说小产权可能也有转正的时候。以划拨取得的国有审批权单位,往往是事业单位和国有企业划拨权土地,它的用途本来是建设用地,后来直接和民间资本合作建公墓的也有,反正各显神通,各自找各自的路子。但是从一个规范角度讲,对这个行业的长期发展讲,我们是不是应该提供一套法律制度给予规范,我们急需在相关法律里明确公墓用地性质,取得土地使用权方式和期限的问题。

        2009年,八大部委《关于进一步规范和加强公墓建设管理的通知》关于用地是怎么说的?经营性公墓用地必须通过招标、拍卖、挂牌、出让的方式确定土地使用权。简称“招拍挂”,这完全是抄袭了或者是复制了房地产开发的经验。现在城市房地产用地都用招标拍卖挂牌出让的方式。对于这种方式的优劣,我们也有疑点,尽管它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暗箱操作的问题,使得土地的交易金额可以在阳光下,但事实上它有很多弊端,以这种方式取得使用权之后,是不是会让现在的公墓用地价格更加上升。一方面,我们在要求墓地价格下降,就像控制房地产市场价格一样;另一方面,政府又在土地价格方面提高价码。这不是矛盾的吗?

         实际上公墓用可以根据人口的死亡率测算出需求的,这个需求应该是固定的,可测算的。因为每年的死亡率基本上是可预知的,除非有大的灾害发生。我们首先要做规划,不是一味的控制。所以我认为,这两个方法是调控失效了,只会让墓穴的价格继续走高。

        从这个情况来看,我就在想一个问题,是不是可以考虑以划拨取得建设用地使用权。如果这样,有几个问题需要解决,划拨用地和出让用地之间的比较。

        划拨使用土地适用《物权法》的规定,以及公墓用地的公益属性本身能不能够得到论证,这些问题需要解决。实际上划拨用地是指一些用地单位无偿取得的土地,没有向国家缴纳土地出让金,现在划拨取得土地的可能性越来越小,当然并不完全排斥。出让土地是土地开发商以有偿的方式取得土地。两者的主要区别在于,如果划拨是没有使用期限的,出让是根据用途有所规定。住宅是70年,商业用房是40年。根据现有法律规定,哪些土地是可以划拨方式取得?《土地法》54条规定相当明确,建设单位使用国有土地应当以出让等有偿使用方式取得,但是下面建设用地,经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批准的,可以以划拨方式取得。包括国家机关用地和军事用地,城市基础设施用地和公益事业用地,国家重点扶持的能源、交通水利等基础设施用地,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其他用途的用地。

    如果是这样,有一个问题要回归到公墓的属性上,公墓到底属不属于城市基础设施用地,属不属于公益事业用地?这个意义上讲,要探讨公墓的公益事业属性问题,或者是殡葬的公共服务产品属性。公墓事业并不是完全免费的,只是通过市场化运营模式运营,所获得的收益,不能在投入者之间进行分配,要依法用于特定的公益事业,这是非盈利性的保证。我国目前的城市经营性墓地,如果要恢复公益性属性,也不是免费提供,也可以通过市场运行机制进行。但是有一点,要将收益继续用于殡葬服务,不能够在经营者之间进行分配。如果能够把公墓的公益事业属性认证出来,或者把殡葬的公共服务产品属性认证出来,再在机制上给出两种选择:一种选择是以盈利性的方式进行,但是要明示,它所适用的政策完全是政府对专业企业的税收政策。也可以以非营利性方式运营,政府采取的是另外一种政策。如果是这样,公墓服务的提供就是多元的,但是政策上要差别对待。

    在土地供应方面,也可以进行差别性对待,来引导、发展以非盈利为目的的城市墓地。现在,一方面在土地上基本杜绝了以非营利性方式提供目的的可能性。如果以非盈利方式,政府是不是可以退让一步,以划拨方式出让土地,这样就可以帮忙一些中低收入者没有办法支付墓穴资金的人,甚至也可以成为普通市民的选择。但是,另一方面,在一些高端需求上,在市场化特殊需求方面完全可以运用市场方式运行。实际上,政府要做的是把它变成多元化,在还原殡葬公共服务产品属性的情况下,回归到一个多元化的机制上,这样的选择途径有可能把目前的殡葬行业理清。

    如果说现在还不行,因为现在拿地还是按照现有规定,只能以“招拍挂”的方式获得土地的使用权,那么这就是一个国有企业的土地出让合同,而且按照现有法律规定,合同都是要签的,对方当事人是国有土地的代表一方。合同是我们和政府之间的签的,政府和我们签这个合同的时候应当是平等主体,尽管里面有强制性的规定,但是我们仍然愿意看成是民事合同。虽然,各级人民政府代表国家,以土地所有人的身份,与建设用地的使用权人签订出让合同,但是我还认为是国家以民事主体的身份,与其他使用主体之间的协定。

    我们现在拿土地很困难,一方面是审批困难,另一方面拿到的方式有了限制。所以我认为在立法方面应该重新建立。

    第二,建设开发合同。实际上土地拿下来之后,你和设计者之间会有委托合同,和建设者之间也会有建设工程合同,还有融资问题,可能还会有借贷合同、抵押合同等等。这些合同和一般的民事合同是没有什么特殊之处的,我就不展开讲了。但是我讲销售合同的关系。

    在公墓销售中的合同关系,比如说墓穴,这是买卖合同还是租赁合同?我们一般都说出售墓穴。出售这个词体现的法律性质是买卖,买卖关系里转移的是所有权,租赁里面转移的是使用权。如果我们从国家那里拿到的土地使用权是70年年限的,然后在上面盖了很多墓穴,事实上,这到底是一个买卖合同还是租赁合同?可能有人又会拿房地产的例子作比较。

    房地产也是开发商拿到一块土地,然后在上面盖上几栋楼,这个小区里可能会有一千多户人家,但是这一千多户人家都可以拿到房产证,对房子享有所有权,对土地享有使用权。我们很难套用,因为房子是不动产,它是所有权的转让。

    在墓穴方面,《物权法》里是缺乏不动产对外公示方式,所以我认为是租赁合同,而且是有期限的租赁合同,不能是一个买卖合同。

    建设用地是有年限的,当70年到来的时候,是不是可以继续延展?当然在座的各位可能也以划拨方式获得土地的经营者,可以避免这个争议,但是按照现有八部委的规定,以招拍挂方式获得土地的,土地建设使用权期限最长可能是70年,还套用的是住宅用地的使用期限,70年到了之后怎么办?是不是可以去准用物权法里关于住宅的规定,70年之后自然延展,似乎也缺乏法律依据。

    在房地产经营里,项目从立项到开发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出售出去,资金很快就回笼的。但是墓地不是这样的,不可能因为你拿到一块地,这个城市一下就死很多人。如果看墓穴的出售合同,尽管没有像国有土地建设用地使用权合同有示范文本,也没有像房地产出售合同有非常多的政府示范文本。但是,如果翻开《殡葬管理条例》、《公墓管理办法》乃至到各省市的行政法规、规章制度等等,你会发现,政府的行政管制对于我们的交易限制是非常多的。比如说墓穴的面积问题,墓穴的地理位置问题,价格管控问题等,这就涉及到合同自由和行政管制之间的关系。

    举例来说,各地对于大墓都是限制的。但是,如果已经和墓穴的使用者签订了超过国家法律规定的面积的合同,这时候合同自由还有吗?回到刚才讲的五个合同法的基本原则第三条,合同合法原则。这里法的效力等级在哪里?如果把地方性法规和部门规章都放进来,它会因为违反法律和行政法规的常识性规定而无效吗?所以在公墓销售的合同法里面是非常复杂的,现在墓穴的使用权很多问题还没有暴露出来,因为公墓的兴起不过才20年的时间,但是很快会到来。而且有一些墓穴也面临着墓地危机的问题,所以合同自由与行政管制之间的问题是非常紧张的。

    政府对于墓穴本身的管制是不是有效,我们还可以站在房地产角度看。我记得有一年,建设部曾经出过一个文件,要求各地房地产开发商七成房子面积要控制在90平米以下。这个规定出来之后,开发商认为这个规定很好规避,在设计的时候,把一套90平米的房子和48平米的房子设计在一起,加起来是138平方米,中间这个隔断是可以打开的,这就表明这种调控是无效的。公墓的管理中也有同样的思路。它也根据每一个墓穴的面积限制用地,这个出发点不能说是错的,但另一方面它也考虑到需求方面的影响。如果需求是刚性的,形成的管制可能是无效的。所以,在合同自由和行政管制之间的关系是非常微妙的。尽管各地现在都有这方面的规定,但实践中突破规定的问题特别多。而且,可以用很多方式来突破。这种管制是无效的,最后也就是罚款了事。

    在公墓销售中的合同关系中,对于墓碑或者有关的附着物,它是墓穴的组成部分还是单独的交易标的,我们往往愿意看成单独的交易标的,在政府对墓地本身价格进行管控的时候,我们愿意分成两个合同关系,这就很好规避了。如果说,在定做的时候,是买卖合同,还是加工承揽合同?由谁提供加工材料的问题?违约情形以及责任承担问题也会出现。如果墓碑上出现错字怎么办?因为它富有精神价值,就变成一字千金。如果墓碑被盗,该怎么处理?法官在处理的时候,不仅仅考虑到是物的交易合同,更多的考虑是的精神方面的赔偿。

    有一些专家认为墓碑是墓穴的组成部分,现在我们之所以愿意作为单独的交易标的,实际上还有对法律规避的问题。我可以通过墓碑、像规避法律,但是这个问题很大,如果从法律上分析还存在一定的风险。

    我们不仅提供墓穴,同时还有很多附带的东西,这是不是服务合同?尽管我们会在一个合同中写清楚,但这存在服务合同问题,在这个环节中出现纠纷也是非常有意思的,往往说入葬仪式时间不对,或者是把灵牌掉在地上,这和墓碑问题是一样的,在很多个案中都会考虑到精神抚慰金。

    对物业管理合同。如果用物业管理这个词,就又在套用房地产的问题。事实上,公墓里的管理有点像物业管理,但还不全是。因为物业管理合同是非常特定的,里面包含着权利是专有部门的所有权,公有部分的持证权,以及所有成员享有的成员权。但是公墓里是不可能体现的这三种权利的。你对专有部分没有所有权,按照我的分析是租赁关系,你对墓穴部分也没有持证权,你不可能拥有墓穴之外的其他公用部分的权利。你更不可能把死者当成一个成员,去行使选举权。所以,简单套用房地产管理领域里物业管理非常困难,我更愿意将其看成是一类特殊的服务合同。

    如果是服务合同就会体现服务标准的问题。服务内容到底是什么?服务价格和我们刚才讲的墓穴的出租价格、墓碑的出售价格、入葬仪式的价格是怎么区分的?这也存在违约情形,而且非常麻烦。往往出现的骨灰被水泡的情况,如果发现肯定不依不饶,这种情况下,在法官判案时依然会考虑到抚慰金的问题。

    通过我的分析,大家可以看到,我们这个领域的合同都是无名合同,什么叫无名合同,在《合同法》里一共有总则章和分章,一共分了15类的有名合同,分别是买卖合同、赠与合同、电气水合同、租赁合同等等都有。但是如果回归到公墓销售领域,很多合同在实物合同里找不到归宿,所以我们叫无名合同。在这种环境里怎么处理呢?要去找和它最类似的合同,然后去套用它的规则。这也是目前司法规则中大量适用的思路。第二,那么多合同流程中,我一直把合同看成是你和消费者之间的关系也是平等的关系,它体现的是契约平等的精神,但是在这个关系里,丧家处于相对劣势的,为什么这个案子一到法院之后,法院会维护丧家的利益。法官会考虑到几种因素,一种是经营管理者是商人,商家和丧家之间是大象蚂蚁之间的关系,你更有承受力,所以他会作出对对方有利的判决。第二,还是交易标的的特殊因素影响,那就是墓地本身所承载的特殊功能,以及赋予的精神情感。所以会有大量精神抚慰的问题。在我们眼里它可能是一个墓碑,一个骨灰盒,可能在死者的亲人眼里有非常高的纪念价值,或者精神寄托价值。

    这么多合同,我们的经营行为中到底有多少是按照合同进行的?这需要我们更多地利用协会的力量,把有关经营行为规范了。在契约自由的情况下,我们有一点无法避免,那就是行政管制的问题。我们还是要按照目前的法律法规从事经营活动,即使不把自己单纯看成商人。既然如此,我们在行政管制的框架、在现有法律管制的情况下,我们要把自己该做的做好。与丧家之间尽可能避免出现不必要的纠纷。然后再去想办法凸现出目前行业的困境。

    我一直认为,契约和契约精神,不仅仅是经营管理者的理念和知识,甚至是社会不可或缺的精神。我们一方面强调经营管理者的契约精神,另一方面也要考虑每个人作为消费者的契约精神,甚至可以考虑政府的契约精神。政府在制定政策和法规、规范性文件的时候也应该具有契约精神。比如说不得擅自变更,任何决策作出都要有开放的过程。公墓经营者,可以逐渐成为契约精神的人。因为,这个领域是美好的事业,因为惟有知道死亡是怎么回事的人才知道生命的可贵。所以完全有理由把自己变得更美好。

    在这个问题上有一个话题需要强调,那就是社会责任问题。契约精神更多的体现平等主体之间,是你和销售者之间的关系,讲企业社会责任的时候,更多的是关注企业向社会承担一种责任、义务的问题。之所以要讲这一点,是因为刚刚得到一个消息,比尔盖茨和巴非特要来中国,他们为什么来中国?他们要向中国的富豪们讲一个理念,要让富豪们捐一半的家产。

    我认为良好的企业首先要能为员工提供非常好的工作条件,社会要提供经得起考验的商品或服务,诚实守信。如果有余力再去做捐献是可以的。但首先你要尊重他的自由意愿。所以我想,巴非特和比尔盖茨可以来,但不要变成舆论的压力,还是要尊重企业家本身的自由意愿。

    我们企业也在做很多的社会责任事情。比如说对无力支付墓穴的死者,我们可能会提供免费的墓地,这就是社会责任的承担。但是这种直接的承担方式是不是好?我想可不可能有一个专门的基金会,这个基金会向社会募集资金。这是我的一个想法,我认为这样更理想。无论做什么,我还是希望尊崇自由意愿,在这个基础上构筑公共秩序的规则,这是我的一个想法,也仅仅是一个建议。

我认为每个行业的人,如果都懂得契约精神,按照契约精神做事情,首先我们是自由的,守信的,如果得到伤害还会得到救济,在这样的情况下,再力所能及的帮助他人,这个社会怎么可能美好不起来?今天就讲这些。

谢谢大家。

 

 

 

扫码关注“清明网”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avatar

0条评论

点击下载纪念APP(安卓版)

把思念带在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