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灵顿国家公墓大规模“错葬”事件震惊美国

浏览 29次      评论0条     字体:      


阿灵顿国家公墓第二十七号墓区内的“无名战士”墓。记者 温 宪摄

  8月1日下午,美国首都华盛顿的天色忽然阴沉下来、天空飘着雨丝,但与林肯纪念堂隔河相望的阿灵顿国家公墓内仍然游人如织。一进入阿灵顿国家公墓,一块白底黑字的告示牌醒目地提示,这里是美国“最庄严的场所”,所有来访者的举止必须保持庄重肃穆。

  “错葬”事件震惊美国

  阿灵顿国家公墓内的专线游览车旁,一位小伙子正在组织游客登车。他告诉记者,近日来访的游人明显增多。

  “这和近来的报道有关吗?”记者问。

  “也许是吧!”小伙子答道。

  连日来, 美国媒体有关阿灵顿国家公墓“错葬”的报道沸沸扬扬。据美国军方最近公布的调查果,阿灵顿国家公墓内墓碑标注与实际安葬者不符、墓上没有墓碑、墓碑序号缺失以及实际安葬位置与官方地图不符等错误情况多达6600处。调查结果一出,阿灵顿国家公墓“错葬”事件在美国社会引起的震动可想而知。

  名为“正义山”的阿灵顿国家公墓第五号墓区与美国前总统肯尼迪墓地毗邻,区内葬有8位美国最高法院法官、数百名美军将军级高官和众多参议员。然而,也就是在这片墓区内,官方地图中有60多处标注与实际情形不符。从安葬着美国第二十七任总统塔夫脱的第三十号墓区一直向东,便可到达第二十七号墓区,那里安葬着数千名美国内战期间阵亡的黑人战士和被解放的奴隶,很多人墓碑上无名无姓,只标明着“公民”、“平民”或“无名战士”。细的人们发现,在官方地图上第二十七号墓区内标注的三排墓地不见了,只剩下一条走道和水渠。

  一位女士久久地在第二十七号墓区内低首凝视。在与记者谈及“错葬”事件时,她一再摇着说:“这很糟,怎么可能发生如此大规模的错误?”一位在阿灵顿国家公墓工作28年的工作人员在被问及此事时,同样摇着头说:“我不想发表评论,这是政治问题……”

  “长期灾难性的管理无能”

  7月29日,美国参议院国土安全和政府事务委员会专门就阿灵顿国家公墓“错葬”事件举行听证会,原阿灵顿国家公墓最高管理官约翰·梅茨勒和副管理官瑟曼·希根博瑟姆出席作证。梅茨勒抱怨说,阿灵顿国家公墓长期缺乏计算机资源和管理人员,因此未能对占地624英亩(约合3788亩)、安葬着32万多人的公墓进行准确记录。在面对何时发现阿灵顿国家公墓有“错葬”的质询时,梅茨勒也回答得前后不一。他一开始说,直到今年6月军方调查才发现公墓存在严重问题,后来又称,5年前在一次施工中已经发现两个灰瓮与墓碑标注不符,最终将它们作为“无名战士”重新安葬。副管理官希根博瑟姆在阿灵顿国家公墓工作40多年,1990年升任公墓副管理官,负责公墓信息技术合同工作。在听证会上,希根博瑟姆使用了美国宪法第五条修正案关于“不得被迫在任何刑事案件中自证其罪”所赋予的权利,拒绝回答所有关于阿灵顿国家公墓信息技术合同的问题。

  有美国媒体报道,美国国会在2007年收到的一份报告中,就被告知阿灵顿国家公墓存在“系统性的错葬问题”。很多墓碑在地图上未予标注,至少有4个骨灰瓮被挖出后与公墓中的其他垃圾放在一起。美国军方发现被调查人员不能提供完整的开支情况说明。据悉,美国军方的调查结果未能最终对当事人提出指控,而梅茨勒与希根博瑟姆于今年早些时候已双双退休。

  事实上,调查认为,梅茨勒与他的副希根博瑟姆关系长期不和是错葬的重要原因。在长达两个半小时的参议院听证会上,国土安全和政府事务委员会主席、女参议员麦卡斯基尔对阿灵顿国家公墓“长期灾难性的管理无能”予以严词抨击。“浪费、滥用职权、欺骗行为,你们全都占了!”她指点着眼前的两位作证者说:“你们什么都知道,但你们什么也没做……”(本报华盛顿8月2日电)

扫码关注“清明网”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avatar

0条评论

点击下载纪念APP(安卓版)

把思念带在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