汶川启示录

浏览 10次      评论0条     字体:      

逝者长已矣。八万同胞长眠于地下,再多悼念似于死者无补。

  只是,人是寻求意义的物种。灾难迪人生,有教于生者,有益于民族未来。

  我们所有人都是幸存者。善待生者,直面未来。如此,也算不幸之大幸。

  文/肖锋 图—阿灿/新周刊

  

  汶川大地震并非死人最多的灾难,强度也非最惨烈的一次,却无疑最具启示意义。

  2008这个拐点之年,奥运之盛,因汶川地震、三聚氰胺和金融危机而转,中国被推向另一个运程,调整反思阶段这个民族更需要新的力量。

  我们相信,汶川式启示,绝非末世降临的凶兆,而是新纪元的预言。大地震是试金石,试出了人,试出了人性,试出了一个新世代,试出这个民族每个人向好的可能性。

  大灾大爱,让中国人经30年市场经济冶炼已角质化的心软化了。中国人的坚忍,中国人的耐活,让世界敬佩。中国式政府动员能力再一次证明了体制的能量,而大灾大难中民间组织的崛起更可期盼。

  当然,地震震出了弃学生不顾的“范跑跑”,震出了“纵做鬼,也幸福”的“王做鬼”,震出了跪求灾民的“余含泪 ”。这些,我们不妨通通都当作启示的一部分。

  恩格斯说过:“没有哪一次巨大的历史灾难不是以历史的进步为补偿的。”汶川地震的补偿,就是给国家、民族赋予前行的新的精神和力量。

  

  启示一:大写的人,从废墟上站起来

  普通公民获得“降旗志哀”的权利,自汶川地震始。国务院决定,2008年5月19日至21日为全国哀悼日。在此期间,全国和各驻外机构下半旗志哀,停止公共娱乐活动,外交部和中国驻外使领馆设立吊唁簿。19日14时28分起,全国人民默哀3分钟,汽车、火车、舰船鸣笛,防空警报鸣响。

  以国家的名义、以最高的仪式,为公民的大规模死亡哀悼,这是对死者最大的善。对生命的拯救,对生命的尊重,是衡量一个现代国家文明程度的重要标志。全民默哀,证明了中国作为一个理性社会不会冷漠和淡忘公民的死亡。生命值钱,更值得尊重。有评论说,汶川地震见证了泱泱中华民族向现代文明和普世价值的转折,灾难唤醒文明古国对个体生命的尊重。

  2008年,中国人在地震废墟上重重书写了一个大大的“人”字,既陌生又熟悉。

  

  启示二:大灾出大爱,地震历练公民人格

  灾难激发了人们的公民意识和社会责任。救援志愿者口号是“今天,我们都是汶川人”、“政府来不及照顾的地方,我们去”。这样的行动,在中国各地,汇聚成巨大的暖流,温暖着这片饱受灾难的土地。

  灾难彰显公民人格,大灾催生大爱。惨烈的天灾,在给中华民族带来巨大悲伤的同时,也再次让13亿人的爱心汇聚成爱的海洋。一时间,“我要为抗震救灾做点什么”成了无数人的心愿、行动和荣耀。此次接收到捐赠款物数额之多,创下了历史之最,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有出血。每一个捐款箱前,每一辆献血车前,都排起了长龙,向灾区输送着“血浓于水” 的亲情与温暖。灾难让中华民族空前凝聚,也让世界重新认识中国。

  汶川地震是全体公民的集号。据统计,汶川大地震以来,赶赴抗震救灾一线的志愿者共计20万人,成了灾区人数最多的一支救援力量,也是中国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志愿者行动。“一点很小的善心,乘以13亿,都会变成爱的海洋;一个很大的困难,除以13亿,都会变得微不足道。”

  据此,有人倡议,将2008年定为中华民族的民族精神建设年。

  

  启示三:中国人可爱,中国人耐活,中国人坚忍

  逝者长已矣,但并非生者永怀悲。电视镜中,灾民在吃火锅,虽然家家都有罹难者,生活还在继续。有道是,川人代表中华民族顽强的生命力,他们是中国人的盐。

  中国人少有西方人的反省情结。对中国人,活着高于一切。地震虽然摧毁了家园,夺去了亲人生命,但却永远不能摧毁大禹后人不屈不挠的意志。虽然创伤犹在,灾民已经开始在破碎的家园上忙碌,无言地向世界讲述着中国人民的坚忍与顽强。

  “叔叔,我想喝可乐。要冰镇的!”这是折、在黑暗废墟中苦熬80个小时,没有水,没有食物,身边躺满了老师和同学尸体的18岁高中学生薛枭被救后蹦出的第一句话。获救的薛枭没有哭哭啼啼,他只说出那句著名的普通话。作为一个在灾难中受困的小人物,他的实话让灾民的形象变得更加真实、更为人性。中国百姓不再喊“有思想有境界”的豪言壮语,他们朴实的话语中可以看到对生的渴望、对生命的珍视。这才是中华民族前行的真正力量。

  人人都是“坚强”。“好好活下去!”这句话诞生于汶川灾区,并将伴随中国人今后的日子。

  

  启示四:中国式总理取代不了人性化制度

  海外媒体感叹“中国式总理,无法复制,想学也学不来”。中国领导人在灾难发生时,除赶到现场视察灾情、慰问群众之外,还要亲自担任救灾总指挥。后者属于专业领域,并非总理之职。中国总理这个职位,自周恩来始,就被赋予了兢兢业业、克尽职守的形象。在中国做官,有很多做法,但是温家宝选择了人民希望的那种做法。

  温家宝坦然引用网友的话:“遇到一个好总理不如遇到一个好制度。”引发了“好总理与好制度”的话题。做一个清廉的好官员并不是一个官员的最高价值,积极地推进整个制度系统向前发展,让自己的“善”能够转化为制度价值,才真正具备了大时代的最高价值,由“好总理”通往“好制度”。

  在一个高度人治化的行政官僚体制下,再卓越、再日理万机的行政首脑,都不可能通过领导人的个人行为或偶然机遇,去一个个处理十几亿老百姓日常千头万绪的困难和问题。正如温总理救助偶遇的白血病患儿,令这位“不幸的幸运儿”立刻住进北京儿童医院,这无法取代社会公共政策的制度安排。对此,仅靠“就事论事”式的个案处理是无济于事的,必须在制度变革举措上想一个“完全之策”。国家行政首脑应主要考虑、集中精力处理制度化建设的大事。

  

  启示五:汶川一代,新世代的成人礼

  汶川地震得出一个成语:“多难兴邦”。对于独生子女为主体的80后磨难成长,灾难教育就像是一次心灵的洗礼。 “汶川一代”取代“鸟巢一代”,成为80后长大成人的新称谓。

  每个世代,都有属于他们自己的成长事件。此前,80后对国家的灾难性记忆,都是从书本和影像资料中得知,因而被外界认为是柔弱的一代。这次,长辈们看到中国的年轻一代似乎一夜之间长大了,改变了不少对都市独生子女的成见。独生子女一代也知道伸出援手,知道承担责任,知道做出奉献,知道扶助弱者。过往的偏见,源自社会尚缺少给80后表达的机会。毕竟他们是在长辈们的羽翼下长大的。

  无论是废墟上的志愿者、抢险的军人、各大城市义捐或献血的青年,无不是以80后为主体。他们都是大难当头无私无畏的少年英雄,与利益无关,与荣誉无关,将死亡置之度外。这种责任意识的成长,已经成为一种巨大的精神力量,正在改变着未来世代的价值观和是非观,进而重塑中国未来社会形态。

  

  启示六:新闻突破,伟大的透明利国利民

  这次救灾报道是中国近六十年新闻史上的一个里程碑。它显示了中国新闻业在思路和做法上的突破。

  在这场大灾大难面前,中国力图展现一个开放透明的国际形象。中国政府在对国际社会的援助表示衷心感谢和欢迎,接受外国专业救援队进入灾区,邀请由数十家中外媒体组成的记者团前往地震灾区采访。

  地震改变了CCTV的惯有形象。地震发生后,央视第一时间就启动直播手段,24小时不间断,换人不停机,综合频道和一套并机直播,加上四套海外频道。电视第一时间介入事件现场,这原本是电视之职,地震让电视归位。

  更令人钦佩的是自媒体发力,“我”到了第一现场。网民绮梦用QQ在关键时候直播:“啊,总理摔倒了!”直播中数次提到温家宝在抢救现场的行动和话语,温家宝看到灾情后痛哭不已,还曾摔倒导致手臂受伤出血。这位绮梦虽可能是媒体人员,却自觉承担起自媒体之职。“我就一句话,是人民在养你们,你们自己看着办。”这句年度之语是由QQ自媒体传出的。

  新闻的开放让继奥运火炬事件以来西媒的反华之声暂时闭嘴。这揭示出一个道理,越开放,闲话和批评之声会越少。

  

  启示七:世界援助,彰显普世价值观

  大灾一刻,世界与中国同在。日本、俄罗斯、韩国、新加坡以及中国台湾的救援队也相继抵达灾区。他们对每一位死者肃立默哀的举措给中国人留下深刻印象。外国媒体纷纷感叹“地震震出中国人的民族认同”,也震出国际社会对中国灾难处理的认可。当局的开放举措,消解了中华民族走向普世文明的羁绊。

  大规模接受国际救援,这在新中国的历史上还是第一次,被外界看作是真正融入世界之举。与32年前的唐山大地震作比较,中国政府本次采取现实主义态度。相应地,对其他国家和地区受灾,中国也会给予真诚的国际人道援助。自然灾害是全人类的灾害,灾难让全世界感同身受。或者,灾难是地球人团结的一次难得的机会。

  山东省作协副主席的“党疼国爱,纵作鬼也幸福”奇文说明作者还生活在上一个时代。“范跑跑”个人引发的大讨论则属于当下。连外媒都热议“丑陋的RunnerFan”。当然也有外报认为“范美忠的坦率是罕见的”,并指出震区校舍大面积倒塌,政府大楼却屹立不倒,这些不去计较,却对一个青年教师大兴笔伐,有转移公众视线之嫌。受难百姓向地方父母官想讨个说法再自然不过,不知“余含泪”是真糊涂还是假明白?

  

  启示八:政府动员,更应调动民间力量、中介组织的积极性

  地震两小时后,国务院总理专机飞赴震区成立国务院抗震救灾指挥部;10小时后,近两万名解放军和武警官兵到达灾区开展救援工作。随后,包括空降兵、海军陆战队、武警和消防官兵等20余个兵种的10多万大军陆续投入抗震救灾…… 外界震惊于中国政府动作之快,动员能量之大。

  但我们更钦佩的是,汶川地震带来中国民间力量“井喷式的爆发”。各种社会机构、营利组织、非营利组织、慈善团体、公众个人等,作为政府和市场之外的“第三种力量”承担着更多的社会责任。他们人数众多、分布广泛、信息丰富,直接生活在公共危机发生地或附近,能够快速、敏捷、有效地发现公共危机的苗头,消除谣言和不必要的猜疑、恐慌,保障民心和社会秩序的稳定。社会大众是灾后恢复和重建的主力军。相较于政府而言,“第三种力量”往往表现出更大的灵活、高效和创新,比如1995年阪神大地震发生后,日本的民间组织先于政府赶到救灾现场;1999年台湾9·21地震后,民间力量迅速做出反应,并在救灾和重建过程中发挥了关键作用。

  从各类慈善基金会到门户网站,从企业家到明星及普通百姓,地震后都积极行动起来。截止到2008年6月21日 12时,全国接收海内外各界社会捐赠款物共计467.4亿元,实际到账款物454.32亿元,短短一个多月募集到的资金就大大超过过往一年的总额(2006年全国全部慈善捐款100亿,2007年为223亿)。

  美国《时代》周刊感叹:中国原来是这样!这个国家展现出一幅充满悲悯的画面,千百万的中国人排起长队,捐出钱、食品和衣物。通往灾区的道路上挤满了私家车,上面挂着写着“抗震救灾”、“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字样的条幅。中国的 “公民精神”并未缺失。

  

  启示九:心力一致之时,就是中华民族转运之日

  基督教《启示录》曰:基督必来,新天地再现;但在此之前,世界必将经历大灾难。好莱坞女星莎朗·斯通的“四川地震是中国的报应”之说引发中国人的愤怒。报应之说其实在中国也有民间版本。

  我们可以不信因果轮回。但从因果关系上说,至少有一点是明朗的,八万四川同胞是替中国以至全人类去死的。在地理学上地壳冲撞力量总要有一个发泄口,不是汶川就是别处,非此即彼。

  抛开宗教教义与地理学说,作为一个寻求意义的物种,我们宁愿相信,汶川地震是一次集体拯救,一次中国人借此对时代和整个社会的拯救。一句话,坏灾难让我们都变好了,或至少向好了。我们看到,白发苍苍的老人拿出养老金,娇生惯养的小学生捐出零花钱,连行动不便的乞丐都拿出微薄所得,这种感人场面不会让一个物化社会得救吗?当然,不少善款是所谓 “绑架”而来,逼人行善是另一种粗暴行为。

  心力一致之时,就是中华民族转运之日。如果灾后我们的劣根性旧态复萌,依然冷漠,依然势利,岂不是八万四川同胞白白受死了吗?天灾因果不敢妄说,人祸因果则是肉眼看得见的。如果你连婴儿奶粉中都敢投毒,那报应迟早会到。如果行行都有三聚氰胺,那也不必妄称大国了。也不必讲什么现代化了,干脆回到刀耕火种时代算了,至少干净。在汶川时间里,中华民族短时的心力一致能够长期可持续吗?

  

  启示十:尊重自然,热爱地球,人类才有未来

  汶川地震无疑是大自然对人类的一次“震慑与敬畏”行动。

  地震给中国留下悬念,近一二十年来的建筑有多少豆腐渣工程?对三峡大坝这样的超级巨型工程,一旦出现安全问题将不堪设想。灾后重建启动了“5·12”生态民居援建项目,如何坚持尊重科学、尊重自然,充分考虑资源境承载能力,将成为下一步所有建筑规划的重大命题。任何挑战大自然极限和忍耐力的做法应当缓行。

  震慑之后是敬畏和反省:现代化让我们与大自然隔绝太久了。我们早已对“牛羊骡马不进厩,猪不吃食狗乱咬,鸭不下水岸上闹,飞上树高声叫”之类的地震前兆麻木。地震之前,四川省阿坝州防震减灾局还“成功平息”了一起地震误传事件,责令采取措施“防止谣传进一步扩大”。早在地震之前,我们为何对诸多预兆如此大意,比如四川省绵竹市西南镇檀木村出现大规模蟾蜍迁徙,数十万蟾蜍走上马路。

  大自然再一次嘲弄了人类的愚蠢与粗心大意。“相信科学,破除迷信”的现代中国人对大自然再三的提醒与警告迟钝。彻底对大自然失去领会能力是多么危险。这是人类的悲哀,现代科技的悲哀吗?

扫码关注“清明网”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avatar

0条评论

点击下载纪念APP(安卓版)

把思念带在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