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金买通火化工运走尸体老母亲见到女儿最后一眼

浏览 60次      评论0条     字体:      

  前天是6月5日,如果不是因车祸身亡,凌群该过36岁生日了。当天一大早,凌群的父母———江津白沙镇黑石村居民凌泽云和老伴郑世荣,便来到离家几百米开外的一片树林。孤零零的坟上没有一根杂草,坟头很新。

  3个多月前,陕西安康市汉滨区殡仪馆内,因车祸死亡的凌群遗体在火化前不翼而飞。就在陕西警方为寻找这具失踪的女性遗体忙得焦头烂额时,她已在老家入土为安了。上月底,陕西警方终于在死者的老家江津黑石村,见到了新立不久的坟头。

  为了看到女儿最后一眼,为让女儿落叶归根,凌群的父母派人不惜花费上万元,千里运回遗体。见到女儿的遗体,老母久坐遗体旁抚摸女儿冰冷的颊说:“乖女儿,不要怕,有妈妈在。回家了,回家就好了。”

  银川

  在银川做工程的周有棠、凌群夫妇自驾车返乡。

  ▲凌群生前的照片。

  4日,江津黑石山村,凌家两位老人提起女儿的意外身亡伤欲绝。

  本报记者 杨新宇 摄

  火化室内遗体失踪

  2月3日深夜,陕西安康市汉滨区殡仪馆,接收了一具由安康交警支队高交大队送来的女性遗体。高交大队签发的尸体处理通知书,要求殡仪馆在2月14日前对这具死于车祸的女性进行火化。

  2月4日晚7点多,有死者家属在场,殡仪馆火化工将死者遗体从冷柜取出,送往火化室等待火化。死者家属表示,还要等两名亲属来做最后的遗体告别,但亲属一直未赶到。

  “火化工就提出要先回家休息,我没有同意,要求他继续坚守岗位。”殡仪馆馆长鲁周仲说,当晚9点多,门房值班人员来电话说,在火化房等待火化的遗体不见了。

  警方调查3个月无果

  鲁周仲表示,开馆30多年来,这是第一次遇到丢失遗体的怪事。“要出火化室有两道门,一道是火化室的铝合金门,另一道是火化室外的铁栅栏门。”当晚遗体放在火化室后,火化室的铝合金门没有上锁,殡仪馆值班人员就离开了。

  事发后,鲁周仲赶到殡仪馆,看到火化室外的铁栅栏门也是开着的。当晚值班人员发现,原本关着的铁大门被人移开,留出一道容一人进出的缝隙。第二天,殡仪馆和警方一起前往医院,和死者亲属接触,“对方说不责怪我们。”

  虽然警方在殡仪馆报案后立刻介入调查,但3个多月后,遗体仍未找到。

  陕西警方来渝查真相

  5月18日,江津白沙镇黑石村村民凌泽云家中,突然来了几位不速之客———安康公安局汉滨分局新城派出所民警晏承乾和2名当地殡仪馆工作人员。对于这些人的突然造访,凌泽云和老伴郑世荣非常不安,明显不领情。最终在村干部协助下,警方找到了死者墓地,也为在安康失踪3个多月的遗体去向,找到了明确答案。

  6月4日,面对记者采访,死者母亲郑世荣说:“这就是我的主意,一定要把女儿带回来,看最后一眼。”郑世荣说,本以为警察会带来什么坏消息,“但他们说只是调查,好给(陕西)报社一个答复,当天拍了些照片就走了。”

  自驾车回重庆遇车祸

  今年2月2日,农历腊月十九,春节临近。在银川做工程的周有棠拿到部分工程款后,和妻子凌群一起开车返乡。他俩打算回家过年,并给农民工们发工资。

  当晚8点,车入陕西安康境内,因路面有些冰,周有棠在高速路上保持80码的时速。天色已晚,前方突然出现障碍物,周有棠一踩刹车,轮胎打滑,车身随即横向翻滚,撞断高速路护栏,滚下近80米深的山崖。“她没系安全带,被甩了出去。”

  此时,郑世荣正在老家带着女儿女婿的两个儿子,掰着指头算女儿的归期。晚上11点,家里电话响了,“是陕西交警打的电话,说女婿要跟我们说话。”车祸让周有棠受到重创,声音虚弱,“,我们出车祸了,不要担心。”他说完便晕过去了。此时,周有棠并不知道妻子已去世。

  “一定要把人带回来”

  郑世荣和老伴一夜未眠,事后与交警通电话中得知,女儿凌群已在车祸中身亡。老两口悲痛欲绝,急忙将大女儿和大女婿叫回,商量处理后事。

  “她的命好苦啊,一天福都没享到。”郑世荣说,小女儿凌群8岁就开始帮大人做饭,11岁丢了书包(辍学),每天上山割草喂,后来又外出打工做搬运、下苦力。“结婚生了娃儿,才8个月又出去打工。”郑世荣说,自己和老伴给小女儿招了个上门女婿,“打算这辈子就靠他们了。”

  一家人哭哭啼啼商量出结果,由大女婿刘朝带着凌群的大儿子周林,连夜包车前往安康。他们通过朋友,在白沙镇上好不容易包到一辆面包车,“讲好运费一万五。”临行前,郑世荣发话,无论如何要把人带回来,让她看最后一眼,“人死了要回家,落叶归根啊!”

  1.5万元买通火化工

  赶到安康后,刘朝见到了躺在医院的周有棠。考虑到他的伤势,一家人继续隐瞒凌群去世的消息。

  2月4日晚7点,刘朝接到安康殡仪馆要遗体火化的通知,“他(刘朝)打电话说人要烧了,我着急得很。”郑世荣说,她在电话里再次要求大女婿,无论想什么办法,都要把事情办好。

  刘朝也是心急如焚,只好跟火化工说,还要等两个亲属,先不忙火化。拖到晚上9点,见殡仪馆内绝大部分工作人员已离开,刘朝便用事先准备好的1.5万元现金,买通了火化工。遗体被悄悄从后门运出,搬上了早已等候多时的面包车。

  起初赶到安康时,面包车司机并不知道“千里运尸”这一出戏,因此对于如此晦气的事,司机极力反对。为打消司机顾虑,刘朝许诺回老家后,以1.5万元买下这辆面包车。事后,这辆面包车又以8000元的低价转手处理掉了。

  抚摸女儿冰冷的脸颊

  从安康到江津白沙600多公里路程,面包车日夜兼程,终于在2月5日晚上11点赶回黑石村。黑石村2组老组长周泽华接到凌家的电话后,赶去帮忙。

  “那个场面才叫伤心哟。”周泽华说,郑世荣为了迎接女儿“回家”,从得知女儿遭遇车祸那天起,就一直不吃不喝,动不动就流泪。见到女儿的遗体后,郑世荣反倒冷静下来,她长时间坐在女儿身边,抚摸其冰冷的脸颊。“乖女儿,不要怕,有妈妈在。回家了,回家就好了。”

  第三天,棺木下葬,凌群被埋在了娘家几百米外的小树林里。黑石村村主任刘德权证实,该村仍属土葬区。

  车祸现场 他伫立良久

  妻子的遗体运回乡后,周有棠也被接到重庆治疗。妻子下葬时,他因身体原因,没能亲往。几天后的除夕,这家人过得异常凄凉。出院后的周有棠,站在妻子的坟前,多年一起打拼的往事历历在目。

  周有棠和妻子凌群的老家,相隔不过几百米。10多年前,周有棠入赘凌家,夫妻俩长年在外打工,从搬运工做起,直到5年前在银川有了自己的工程。他们的两个儿子,都交给岳父岳母带大,如今一个14岁上初二,一个5岁上学前班。

  “我们一起十多年了,感情很好!”周有棠说,妻子去世了,他更应担当起赡养老人的责任。正月十五,周有棠跪拜两位老人后,拖着摔断的肩膀,再次前往银川。途经几个月前的车祸现场时,他伫立良久。

  火化工已被停职调查

  上月21日,安康警方从重庆返回后,当班火化工被停职,并于24日前往民政局纪检委说明情况,26日还接受了检察院调查。

  汉滨区殡仪馆馆长鲁周仲说,殡仪馆共有6名火化工轮班工作,尸体“丢失”后,殡仪馆领导要求有嫌疑的火化工说明情况并写书面材料,但火化工始终没承认与收受死者家属钱财有关。“据我了解,火化工收了死者家属1万多元。如果调查结果情况属实,这名火化工可能被开除。”

  郑世荣得知火化工被停职检查后,心存愧疚,“是我们连累了别人!”

  ■记者手记

  这位老妈妈认为

  接女儿“回家”没错

  6月4日,记者在江津白沙黑石村采访期间,希望郑世荣能找几张女儿女婿的全家福。但她翻箱倒柜找了半天,却一张都没有,“以前穷得很,没得钱进城照相。这几年有钱了,又没得时间照相。”

  郑老太一直认为,接女儿“回家”的做法没错。这位老妈妈的做法固然有值得同情的一面,但与国家有关政策相悖,且千里运送死者遗体也是一件与卫生安全有关的大事,因此老太太的做法是不对的。

  本版文/本报记者 肖庆华 实习生 陈骥

  江津

  车至陕西安康,因路面结冰,车辆翻滚坠深崖,凌群身亡。

  安康

  为看女儿最后一眼,凌群的母亲派人到安康,重金买通火化工运出尸体,千里送回江津黑石村。

扫码关注“清明网”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avatar

0条评论

点击下载纪念APP(安卓版)

把思念带在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