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起 人民有了主心骨 青海玉树地震大救援纪实

浏览 34次      评论0条     字体:      

    4月17日,一名刚被救出不久的古镇伤员被送到武警青海总医院临时救助点接受治疗。

    青海玉树地震发生以来,来自解放军、武警部队医院的多支军医救护队在玉树搭建起临时救助点对灾区伤病员进行抢救和治疗,成为灾区生命的救助站。新华社发(郭国权 摄)

    新华网青海玉树4月18日电题:我们是生死相依的兄弟姐妹——玉树各民族群众合力抗震救灾纪实

  新华社记者

  一场地震突如其来,一座古镇夷为废墟。

  这里聚居着10万人,其中大多数是藏族同胞。玉树地震发生后,举国上下都在牵挂着那些被埋在废墟中的各族同胞,都在关着那些在地震中受伤的各族同胞。一场与死神赛跑的生命大营救正在展开。

  因为,我们是脉相连的肉,我们是生死相依的兄弟,我们是不离不弃的亲人。

  在救灾现场,在转运途中,在医疗地点,各民族同胞挽手,肩并肩,团结互助,谱写了一曲曲民族团结、合力抗灾的动人之歌。

  “在灾害面前不分僧俗、不分军民、不分藏汉”

  解放军与武警部队玉树抗震救灾现场指挥员、兰州军区政治委员李长才在救灾现场深有感触地说,军队和老百姓是一家人。军队离不开各族人民群众,各族群众也离不开人民子弟兵。救灾中,军队视灾区为故乡,视灾区群众为亲人,不仅投入救灾,还积极捐款捐物。部队在抗灾中也虚心向地方领导和藏族群众学习。大灾面前,藏族群众英勇顽强,积极自救互救,很多藏族群众、僧侣和我们的官兵战斗在一起。

  李长才说,青海省军区独立步兵团16日和一些藏族僧侣、群众一起在废墟中救人。僧侣和群众拉着我的手说,在灾害面前不分僧俗、不分军民、不分藏汉,大家就是一条心要坚决战胜自然灾害,重建玉树的美好家园。这些话让我非常感动。

  在救灾现场,到处可以看到各族同胞协同救人的生动场景。

  “一!二!三!”中国国际救援队队员贾树志带着战友们喊起了号子。身穿红色僧袍的扎西多吉也带着西钦寺的僧侣们和藏族群众用藏语喊起了号子。两股声音汇聚在一起,形成一股强大的力量。“轰”的一声,巨大的石板被推落,救援空间被打开了!

  一名藏族僧侣率先爬了进去,国际救援队队员何登科跟着爬了进去……16日13时48分,13岁的藏族小姑娘次乃拥青被轻轻地抱了出来。两双大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中国国际救援队副总队长、北京军区工兵团工程师刘向阳和扎西多吉用不同的语言彼此表达着同一个意思:“谢谢”。作为这次救援行动的指挥员,刘向阳和扎西多吉指挥现场的国际救援队和西钦寺僧侣,合力救出被埋压的次乃拥青。事后,扎西多吉不住地与救援队员握手:“感谢你们!”刘向阳说:“你们也很优秀,我们配合得很好!”

一切,为了雪域高原上的生命——全国卫生系统抗震救灾纪实

7.1级地震、80%的房屋倒塌、10万余人受灾……青海玉树,这颗唐蕃古道上的“明珠”,顷刻间被灾难笼罩,失去了光泽。为了雪域高原上的生命,千余名医务人员出征,数百万医疗工作者在行动。天灾下,“白衣战士”犹如冬天里的阳光,用温暖驱赶人们的伤痛;废墟上,“白衣战士”犹如绽放的雪莲花,诠释着生命的坚强和希望。 >>>详细

灾区藏族群众赞武警救援官兵

    青海玉树地震发生后,武警甘肃总队迅速组织紧急救援队170名官兵,昼夜兼程奔赴灾区抗震救灾。在灾区,他们牢记使命和责任,顾不上休息,抢救被埋群众,转移安置伤员,清理运送物资,抢修毁坏道路,受到灾区群众的赞誉。 >>>详细

 山高路远,难阻各地各部门救援队伍的步——

    截至17日,已调集至玉树震灾现场的各类救援人员达15000余人,累计搜救营救被困群众17000人。

    截至18日16时,已有30149顶帐篷、57584件棉衣、750吨食品等救援物资运抵玉树震区,并分发给受灾群众。

    “救援行动是及时的,救援工作是得力的”,目前,受灾群众已基本住进帐篷,有饭吃,有干净水喝,有病能得到及时医治。

    有外电评论说,中国在汶川地震中的表现赢得了很高的国际声誉;在玉树地震中,中国反应及时、迅速,再次闪耀出“人性的光辉”。

    从汶川到玉树,当灾难再次降临,一个个急促的时间刻度,一个个挺立的不屈身影,再次彰显了党和政府始终坚持以人为本、人民利益高于一切的理念,再次生动展现了危难时刻党和政府强有力的领导和指挥能力。

    悲痛而不失望、关切而不惊慌、急迫而不紊乱!灾区各级党委政府、广大干部群众镇定坚毅,行动有力有效,在疮痍大地上书写了科学有序的救灾新篇

    几十年没有掉过眼泪的强卫,拉着一名默默无闻的村党支部书记的手,流下了感动的泪水。

    17日上午,已在灾区连续奋战多个昼夜的青海省委书记强卫,来到重灾区结古镇扎西大同村时,竟寻不见村干部的身影。路过一个物资发放点时,强卫一行发现了正在忙碌的村支书才哇。

    “你家里面怎么样?”强卫问。

    一旁的村干部替才哇作答:“家里死了三口人……但是他一直没顾上,白天晚上都在为村里的事情忙活……”强卫了解到,村里的所有干部和党员这几天一直在几个物资发放点组织物资分发,安顿受灾群众,基本没有合过眼。

    强卫接着问村民对物资发放满不满意,“满意!”村民们异口同声地说。

    “我特别感动,我特别要感谢你。你的身上体现了我们共产党员的优秀品质。我感谢你!”声音哽咽的强卫,紧紧地握住了才哇的手……

    无论是挺身而出、身先士卒的灾区各级干部,还是舍生忘死、勇往直前的广大共产党员,关键时刻、危难关呈现的人性光辉温暖而又深沉。

    “相邻的同胞受难,我们不能袖手旁观。”在距离结古镇126公里的称多县,地震发生当天中午,由党员干部、民兵、武警组成的400多人的应急救援分队,从县城出发赶往玉树。

    沿途,当地群众、青年志愿者和僧侣纷纷加入救援大军。到达玉树县时,队伍扩大到1200人。

    两天里,称多县应急救援分队日夜奋战,从废墟下救出幸存者6人。称多县县长更太介绍说,到16日中午,来自称多的救援人员总数超过7000人,其中党员干部2000多人。

    集结在高高飘扬的党旗下,奋战在群众最需要的地方!

    17日上午,玉树州人民医院医生、党员尼玛才仁走下手术台,拖着疲惫的身子,送别遇难的7位亲人。当看到亲人遗容的刹那间,这位硬汉突然被刺醒,泪如泉涌……

    地震发生时,轰然倒塌的楼房,凄惨的哭叫声,让正在广场锻炼的他一骨碌就从地上爬起来,冲向医院!

    正忙着给伤员包扎时,尼玛才仁接到电话:姐姐、侄女等7位亲人都被埋在了废墟下!但他选择了留守,“这么多病人躺在医院里,医生又少,我这个时候不能走!”

    在最伤痛的心里,总有最坚强的力量。

    “洁白的仙鹤啊,请把翅膀借给我……”要不是唱着唱着藏族民歌就哭了,人们很可能只记住了才仁旦舟的志愿者身份,而忘记了他竟是遭受地震创伤的10岁男孩

    在青海省交通医院,这位玉树结古镇红旗小学4年级学生因为能说一口流利的汉语,临时充当起灾区伤员及家属与医护人员之间交流的“小翻译”。

    才仁旦舟家住结古镇新建路,家里房屋在地震中倒塌,他陪着受伤的奶奶、妈妈,乘坐救援飞机于16日晚到达西宁治疗。在陪伴亲人之余,看到哪个患者与医护人员语言沟通有困难,他就主动上来帮忙。

    “帮助有困难的人解决他们的困难!”问起对志愿者的理解时,才仁旦舟稚嫩的回答不乏震撼人心的力量。

    没有丝毫陌生,只是情景各异。这种力量,我们从废墟上那耀眼的绛红色僧袍上感受到了。

    14日下午,四川石渠县色须寺的刘美多吉与其他数百名僧人,乘车3个多小时赶到结古镇受灾群众安置点——赛马场,随即与当地民兵一起展开搜救。“主要方式是用手挖。我们一共挖出了十几个人,其中5人还活着。”刘美多吉说。

    不分军民,不分藏汉,不分僧俗,“我们是生死相依的兄弟姐妹”,震后的废墟上,人们携手营救生命。

    没有丝毫陌生,只是情景各异。这种力量,我们从玉树县党员干部手臂缠着的纱布上感受到了。

    地震中,玉树县县级干部重伤1人,轻伤4人;科级干部去世1人,重伤37人,轻伤89人;一般干部死亡27人,重伤147人,轻伤427人。几乎所有干部都有亲人或亲友伤亡。

    “但就是这些干部,只要能动的全都工作在岗位上。”灾难面前,他们的镇定坚毅,凝聚起群众的力量。

    地震发生后,青海省委、省政府立即动应急预案,成立了“青海省抗震救灾指挥部”。

    设在玉树军分区院内的大大小小帐篷,是抗震救灾的前沿指挥所。在晚上安排的会商会上,各路负责人匆匆而来,通报当天情况,部署次日工作,所有议题都浓缩成6个字:问题、办法、落实。

    没有丝毫陌生,只是情景各异。这种力量,我们也从他们疲倦的面容、嘶哑的声音中感受到了。

    “没有问题!”“现在就落实!”一项项决策,一道道命令,从帐篷指挥所里传出……

    快!快!快!救援力量迅速集结,应急机制同步落实,矗立在高原大地的“玉树速度”令人刮目。

    震后不到24小时,邮电和通讯基本恢复;不到48小时,已初步解决重点地区的通电问题;不到72小时,不仅搜救出许许多多掩压在废墟里的生命,而且将1000多名重伤病员全部转运到外地医院救治;17日下午,震后80个小时,玉树州孤儿学校率先复课……

    从汶川到玉树,当灾难再次降临,一个个悲痛而不失望的镜头,一个个关切而不惊慌的神情,一个个急迫而不紊乱的举措,再次彰显了各级党委政府、广大党员干部的中流砥柱作用,再次彰显了灾区人民风雨同舟、守望相助的品质。

    不畏艰险、不怕困难、不怕疲劳!人民子弟兵和公安民警痛灾区之所痛、急灾区之所急,冲锋在前、勇挑重担,发挥了主力军和突击队作用

    “我没有想到,他们行动得这么快。”14日9时许,正在广东讲学的玉树州结古寺佛学院昂噶教授,获悉地震心急如焚,但他很快就在电视新闻里看到部队官兵和消防队员整装待发的场面。

    “我的心,一下子就放松下来了。”昂噶说,子弟兵来了,同胞们有救了!

    人民解放军和武警部队、公安战线,第一时间调遣力量驰援,把搜救被困人员作为第一要务——不抛弃,不放弃,只要有一线希望,就要尽百倍努力!

 生命至上,分秒必争!

    玉树军分区、玉树县人武部、结古兵站和某通信总站在第一时间投入400余人抢救群众。

    地震发生后40分钟,兰州军区即向部队下达出动救灾的预先号令。震后2小时10分钟,驻青海的某独立步兵团即全员出动,16小时行程820公里抵达灾区。

    武警青海省总队一、四支队等部队共3200名官兵,分别从西宁和格尔木向玉树灾区摩托化开进,15日抵达灾区。

    新疆军区某陆航旅克服地形陌生、气候条件复杂等困难,从1700公里外紧急起飞,赶赴灾区。

    携带搜索与营救装备、通讯和信息保障设备以及9条搜索犬,国家地震灾害紧急救援队14日晚抵达灾区。

    从14日13时13分首架飞机紧急飞往玉树灾区开始,空军展开救灾运输……

    截至17日零时,解放军和武警部队共出动兵力12355人,到达灾区11359人,其中解放军7104人、武警部队4255人。任务部队包括北京、兰州、成都军区,空军、二炮、武警的部队和总参、总后直属部队。

    生命至上,分秒必争!

    14日地震当天,公安部从10个省、市抽调1732名消防特勤、470名公安特警和170名边防医疗救护人员,携带生命探测仪、破拆工具等救援装备和医疗器械、药物,以最快速度赶往灾区。其中,80%的官兵曾参加过汶川地震救援。

    临近玉树灾区的西藏自治区,第一时间抽调拉萨、林芝、昌都的公安消防官兵,分头向玉树挺进。昌都消防官兵成为最早进入灾区一线的外地救援队伍。

    地震发生后几分钟,结古镇上正在出操的武警官兵立即投入抢险战斗,8时许,他们赶到玉树州职业技术学校。战士刘飞飞听见一座倒塌的楼房角落处传出轻微的呼救声,初步判断被困者被压在了两块预制板夹缝间。

    然而,要抬走这两块体积不小的预制板十分困难,还有可能造成二次伤害

    为尽快救出受困者,官兵们从附近牧民家中借来钢锯,硬是一下一下地锯。经过近4个小时的奋战,官兵们成功救出一名女教师。随后,又从废墟下救出一个8岁男孩。

    生命至上,分秒必争!

    “不敢给你打电话,怕打扰你工作,很想你,不知道你吃了多少苦……”这是武警青海省总队玉树州支队参谋长范玉龙的妻子,给正在参加救援的丈夫发来的短信。

    范玉龙却几乎没给妻子回过短信,“不是不想,实在太忙!”在震后“黄金救援72小时”里,范玉龙只睡了五六个小时。

    在一处救援现场,一个女孩的左被死死地卡在石板下,范玉龙带着几名战士连续挖了5个小时才把她救出来。在一座倒塌的三层楼废墟上,范玉龙找了根钢管,用力在墙上捣洞,又救出两名群众……

    来自山东公安消防系统的192名官兵全力搜救。16日13时左右,记者在一片废墟上见到济南公安消防支队第19中队副中队长董兵,他说,天没亮就开始搜救,“能多救一个人,累趴下也值”!

    四川消防总队甘孜支队参谋长刘健曾两天两夜没有合眼……从甘孜到成都,从西宁到玉树,经过35小时的摩托化行军到达灾区。

    在地震发生后的72小时里,解放军和武警部队官兵从废墟下成功救出1200人。截至17日16时,公安消防部队在废墟中救出被埋压群众407人。

    “这是一场气壮山河的大搜救。”解放军与武警部队玉树抗震救灾现场指挥员、兰州军区政委李长才中将介绍说,玉树救灾行动的第一大特点是快速:决策指挥快速、投送兵力和物资快速、部队到位快速。第二大特点是科学。科学的一个体现,是这次的部队投送非常重视专业力量。

    高科技信息技术的运用,也成为玉树抗震救灾医疗救助的亮点。

    经过2400公里的长途机动,17日15时30分,由济南军区153医院为主组建、我国最先进的野战方舱医院摩托化梯队抵达结古镇。这个野战医疗方舱能同时展开100张床位,昼夜同时对300余名伤员实施治疗。

    17日22时,在西宁市一家驻军医院,刚刚运送到这里的藏族伤员挲多,被发现骨盆骨折,急需确诊病情。

    二炮总医院抗震救灾医疗队在这家军队医院开通的“远程医学影像会诊系统”,利用3G网络技术,可使伤员病情影像在最短时间内传输到北京,得到专家诊断和救治。

    22时10分,挲多的病情影像被清晰地传送到千里之外的二炮总医院远程影像会诊中心。10多分钟后,挲多的病情诊断、治疗建议被传回西宁。按照专家的意见,现场救治马上跟进。

    二炮总医院已为参加抗震救灾的所有前线军地医院开通3G远程医学影像会诊系统。

    无论是抢救生命,无论是抢运物资,无论是维护秩序,人民解放军指战员、武警部队官兵和公安民警都冲锋在前、勇挑重担,发挥了主力军和突击队作用。

    “我相信你们一定会来救我的!”16日上午,在废墟下埋了49个小时后,藏族妇女卡吉被青海省军区独立步兵团官兵救出。这位极度疲惫但努力挤出微笑的坚强女性的一句话,让现场官兵无不动容。

    从汶川到玉树,当灾难再次降临,一个个将士心急如焚、奋力救援的日日夜夜,一条条用忠诚和血肉之躯打通的生命通道,彰显了人民军队听党指挥、服务人民、英勇善战的优良传统,生动诠释了“人民公安为人民”的深刻内涵。

    患难与共、戮力同心、和衷共济!全国人民情系灾区,形成齐心协力抗击灾害的磅礴力量,“今天,我们都是玉树人!”成为响彻中华大地的强音

    “青海玉树发生7.1级地震,灾区人民需要大家伸出援助之手。如果乘客想向灾区表达一份爱心,可以现在捐款。”14日18时30分,从北京到西宁的南航CZ6992次航班上,响起了这样的广播

    话音甫落,乘客纷纷解囊,你一百,我一千……

    看到这一幕,江苏黄埔再生资源利用有限公司董事长陈光标心情难以平静。两年前的汶川地震,他曾带领工人开着推土机前去救援。“灾难来了,我必须来!”如今,他又带着自己和两位朋友的捐款奔赴玉树灾区。

    这是血浓于水、心手相连的情感,这是同舟共济、多难兴邦的力量。

    同气连枝,守望相助;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全国人民情系灾区,形成了齐心协力抗击灾害的磅礴力量。

    14日14时30分,北京市委常委会一开始,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北京市委书记刘淇就通报了玉树灾情,随即研究援助方案。40分钟后,市长郭金龙向常委会通报了三项具体援助措施:正在组织15人的医疗小分队赶赴灾区一线;立即筹集1万顶帐篷、10万套棉衣棉被运送灾区;向青海省提供1000万元紧急救灾款项。

    作为国家确定的对口支援青海的省份,玉树同胞的安危冷暖,牵动着辽宁人民的心。15日下午,辽宁省委、省政府决定捐赠棉被2万床、棉大衣1万件,当晚20时启运玉树灾区;16日,辽宁向灾区捐赠灾后恢复重建资金5000万元。

    截至18日中午,广东各界共捐出资金6500多万元、物资价值600多万元;截至18日15时,四川省已向灾区捐赠资金和救灾物资折价近6000万元……

    这一切曾历历在目,这一切将再次铭记!

    截至18日16时,青海省累计接收社会各界捐款4.05亿元,物资折价1.81亿元。

    无论是争分夺秒的生命大营救,无论是历经险阻的千里大驰援,无论是处处涌动的爱心大奉献,共克时艰的社会主义大协作,再次汇聚成中华民族风雨同舟的强大合力。

    “玉树医疗机构几乎全面瘫痪,周边又没有大城市、大医院可以作为依托来开展医疗救治,地震重症伤员必须以转运救治为主。”在中国民用航空局、铁道部、交通运输部共同配合下,卫生部于14日协调安排西宁、成都、兰州、西安等地预留床位,迅速启动重症伤员的转运救治。

    而在负责接收转运伤员的四川、陕西、甘肃等地医院,一场“集中伤员、集中专家、集中资源、集中救治”,全力提高治愈率、降低死亡率的战斗打响了!

    白玛青藏是15日晚首批从玉树转运到成都的伤员,年小体弱的她脑挫裂伤,伤情严重。四川省人民医院立即组织神经外科的护士成立了“白衣妈组”,特别护理小白玛。

    护士长张雯带领几名护士小心翼翼地给白玛洗,擦身,修剪指甲,泡洗指甲缝里的泥灰,为她换上干净舒适的衣服。

    从白玛入院的当晚开始,4位“妈妈”约定好了,轮流守护,只要小白玛睁开眼睛,就会看到床前亲切的目光。

    “哇——”“哇——”18日10时50分,饱经磨难的玉树地震转运重伤员青美拉姆,在成都军区总医院顺利产下健康女婴,孩子取名“戎珍”。“戎”,指军人,也与蓉城成都的“蓉”谐音;“珍”,是珍重。

    这一切曾历历在目,这一切将再次铭记!

    截至18日16时,玉树地震灾区已转运伤员1962人。青海省卫生厅副厅长颉学辉介绍说,所有运送的伤员都得到了及时、有效救治。

    地震无情,人间有爱。“今天,我们都是玉树人!”成为响彻中华大地的强音。

    “我们迫不及待地想要去帮助玉树的受灾民众,昨天中午接到命令,今天就已经全部出动了。”台湾忠孝医院急诊室主任洪士奇说。台湾红十字组织18日派遣20人的医疗队伍前往青海参与玉树地震伤员医疗救援工作,其中15人当日早晨从台北桃园机场出发,同机搭载的还有1000公斤的药品和救援物资。

    18日21时15分,在玉树地震中舍身救人的香港义工黄福荣遗体运抵香港。特区政府在深圳湾口岸举行了简短而又庄严的仪式,迎接这位感动神州的“香港好人”回家。

    46岁的黄福荣在玉树一家孤儿院做义工,地震时领着孩子从摇晃的房子中跑出后,又奋不顾身地折回去,救出3名孤儿、1名老师。在营救余下两名老师时,余震夺去了黄福荣的生命。

    “在公益和奉献爱心的道路上,如果我死了,是上天对我的恩赐。”黄福荣曾参加了汶川特大地震救援,常年致力于公益工作。

    18日上午,在玉树县抗震救灾指挥中心,记者又见到来自四川的志愿者赵成才。地震发生后,赵成才和29名战友组成“老兵联盟”,以最快的速度赶到玉树。哪里有任务,他们就出现在哪里。

    这些天,记者已在好几个不同的地方遇到这些忙碌的“老兵”。赵成才抽空告诉记者,“老兵联盟”成员有汉族、藏族、回族、蒙古族,“我们都是中华民族,都是一家人。”

    这一切曾历历在目,这一切将再次铭记!

    从汶川到玉树,当灾难再次降临,一个个慷慨解囊的义举,一个个举国相助的措施,再次彰显了中华民族和衷共济、团结奋斗的品格,再次检验了社会主义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制度优势。

    是的!地震扼不住新生的力量,困难挡不了前行的步伐。

 

    太阳升上雪山之巅,玉树州孤儿学校的板房教室里,又传来琅琅书声。孩子们透着希望的明亮双眸,早已在我们的心中定格……

    如同爱美的索南代吉和伙伴们在阳光下梳妆,聚13亿之众的祖国温暖怀抱里,高原腹地上的玉树就像新生的婴儿,一双温暖的大手正细心抹去她的泪珠,抚平她的创伤,开始梳理她的妆容。

    “新校园,会有的!新家园,会有的!”一个美好的新玉树必将在废墟上崛起!。

扫码关注“清明网”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avatar

0条评论

点击下载纪念APP(安卓版)

把思念带在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