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昌建博士:生命关怀文化的回归与创新

浏览 247次      评论0条     字体:      


蒋昌建博士在年会做精彩演讲

 

蒋昌建, 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副教授、博士;上海市信息化专家咨询委委员;上海市创意产业协会理事。

        工作经历:

        1988年于安徽师范大学政教系毕业;

        1990年人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攻读硕士学位;

        1993年随复旦大学队首届国际大专辩论会折桂,获“最佳辩论员”;同年,获硕士学位;

        1997年,获博士学位;

        19981999年于美国耶鲁大学做博士后研究;

        200010月~11月,比利时自由大学政治学系访问学者;

        2001年~2005年,任《杨澜访谈录》总策划。


蒋昌建博士在“生命关怀文化的回归与创新”的主题演讲中

这次中国殡葬协会公墓工作委员会邀请我来讲课,是冒着巨大风险的,因为我是研究政治学的,和这个行业几乎没有任何联系。但是,也有人安慰我说,政治家很少有善始善终的,你来研究这个问题,可能对你以后也会有关系的。我另外一个朋友说,你是研究政治的,为什么去讲生命关怀的话题?你是不是在忽悠别人?其实,我的忽悠是有目的的。我已经40出了,也在考虑自己的后路,与其说是在给你们讲人生后路,不如说是给自己讲。

殡葬行业是生命关怀整个产业链的一段而已。为什么要讲生命关怀文化的回归和创新呢?因为在我看来,人的生老病死并不是今天才有的,早在几万年前就已经面临这个问题了。在这么长的历史中,我们到底能够提取哪些知识,帮助我们很好地从事这个产业呢?这是我要讲的一个话题。我还要讲第二个话题,就是所谓的创新。

昨天,王计生先生讲的是以人为本、科技、尊严,今天邵老师讲的是关爱、关怀,乔教授讲的是怎么把以人为本落到实处,德国朋友讲的是怎么能够有效地落实。可是,我要补充一点,就是要搞清楚我们今天面对的人是什么人?我们今天面对的人是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的人,不是我们想象的祖辈、父辈或者是曾父辈那样的人了。现在的殡葬服务大多是给上世纪30年代出生的人的,再过10年可能会为40年代出生的人服务。所以,我们要以人为本,首先要思考的是以什么样的人为本?今天我要谈的文化创新就在于,当我们面对新一代客户的时候,这样生命关怀产业怎么以人为本。所以我用了创新一词。

一、生命关怀营销文化的回归与创新

我们是不是在做最贵的产业?如果做营销最贵的方式非常简单,就是做大量的广告,当然我们这个产业有特殊性。从某个角度讲,我们做营销的平台很多,可以深入到医院、养老院,所有的对生命关怀产业链中另一端的人群中。我们是不是要做最贵的营销?

第二个问题,有没有比做最贵的更好的?我一个搞营销的朋友告诉我,不要做最贵的营销,要做就做第一。他是第一个在神州飞船上做广告的人。他说他的广告非常冒险,如果飞船上去下不来怎么办?所以他做了两套方案,第一套方案就是欢迎神舟七号英雄凯旋,第二个方案是“我们永远和中国航天事业在一起”。这是为飞船回不来准备的广告词。

第三,有没有比做第一更好的?有,那就是“故事”。搞营销的永远要记住,讲故事比做第一更重要,做第一比做更贵更重要。所以我们要在营销中做故事。怎么做?做一般产品的故事邵隆图先生讲了很多,我来讲在生命关怀产业中如何讲故事。

大家看这张图。这是由漂浮在太平洋上的垃圾所组成的城堡,它是由荷兰设计师设计的,思路是把海上垃圾收集起来,以垃圾作为主要材料建成一个海上城市。既然未来的城市可以漂浮在海洋上,为什么不能够充分地发挥想象力,在漂浮的海洋上有一座墓园呢?你说今天没有可能,不代表2012年没有可能。所以,我们要赢在起跑线上,大家一定要大胆地想象。做第一很重要。

昨天日本朋友的介绍给我很大的示,他就做了第一。他用鲜花把坟墓和坟墓隔开,代替过去的水泥围栏。,

    大家看这张图。这是卢浮宫地铁里的橱窗,里面展示的全部是往生的人的东西,展出的是他们的文化。上海和北京的地铁是全国最发达的,你们掌握了非常丰富的生命文化资源,为什么不能在地铁里展示往生人的文化呢?因为所有的人看到这些文化展示的时候都要问这些东西在哪里呢?只要他们有这样的问题,你的营销就成功了。我相信没有任何问题,我们做的是人文文化的普及,让上海和北京的地铁真正有文化起来。

做第一很重要,但是讲故事比做第一更重要。日本朋友昨天播放了那多的PPT,我一个都没记住,就记住了一个只安葬妇女的墓园,包括已婚和未婚的妇女。很多人就再问,这里葬的到底是单身的多,还是已婚的多,如果回答是已婚的多那么问题就来了,她们为什么不和自己的丈夫葬在一起,而要葬在这里?果是一样的,但是故事有很多,通过这样的故事你就记住了。所以做故事会比做第一更重要。

    我不觉得日本的朋友做这样的事情是他的创作,因为还有一个人很早做了这个事情,她是林徽因女儿林因。她在耶鲁大学楼前做了一个女儿碑,因为耶鲁大学以前不招女生,后来开始招了,当时只招了两个,她是其中一个,所以她做了女儿碑来纪念此时,耶鲁大学也很多的纪念碑,唯独这个女儿碑被人们所记住,因为这里的故事很重要。

    生命关怀产业,其实有很多的故事可讲。我第一次感受殡葬行业是受这部电影的影响。这部电影叫《入殓师》。它的画面非常的美,拍摄的技术非常高超,演员也很帅气,整个故事的展现非常精彩,但是最吸引我的是故事。一个从事高雅行业的人,在做被我们长时间认为不那么高雅的事情,他觉得这里一定蕴含着各种各样人生的、社会的包括个人内的冲突,这个冲突最后迸发出来是对往生人的尊重,与其说是对往生人的尊重,还不如说是对活着人的尊重。有了这样的故事,我才对殡葬产业有了完全不同的印象。好多人在说我们在做生命终点的工作,这是错的,你们做的是生命过程中的工作,这就是故事情节。我们殡葬业工作的每一道程序在我眼里看来,就是电影的情节,每一个情节都有可能让你和客户发生非常亲密的关系,所以千万不要忽视这一点。

故事为什么很重要?我们可以把节奏放慢一点,等到有故事的人往生的时候,你可以把他作为你的开幕仪式,因为你要借他讲故事,这很重要,因为爱情可能比信仰更容易感染人。法国人把两个人的墓移到拉雪兹公墓,这两个人一个叫拉贝尔,一个叫艾默里斯,一个是神职人员,一个他的学生,22岁的少女,两人相差22岁。他和她发生了一段爱情故事,但这不是故事的重点。当他们生下小孩,为了避免世人的唾骂的时候,把小孩放到修道院,可是被女孩的叔叔知道后,他就对拉贝尔施了宫刑,从此以后这对恋人就很少面对面的在一起了,就靠书信往来。最后拉贝尔先死了,艾默里斯死了之后,人们把他们合葬了。他们遵奉的是发自于情感的力量,而这个力量超越了一切,甚至超越了所谓的教会的教规。这勃发出来了力量是什么?这就是故事。他们是12世纪的事情,18世纪才把他们合葬在一起,所以你要营销,故事很重要。他们的精神不单单感动了墓园,CHLOE品牌也是来自这个故事。

    所以我总结,做最贵的营销是最容易的,做第一的营销是困难的,而做有故事的营销是最完美的。所以在座的各位,你们要做生命关怀产业,请你们遵奉邵隆图先生的启发,一定要做有故事的产业。正是因为有故事,所以才会消除人的恐惧。现在房子如果建在医院旁边可能都不会有人买,但是拉雪兹公墓的旁边就是住家,人们都不恐惧,因为他们面对的是一个个有故事的人,一个个让他们看着塑都很感动的人,他们内心只有敬畏、敬慕和美感。

    二、生命关怀纪念文化的回归与创新

    我们到底要和文化遗产保持什么样的距离算是合适的呢?我到墓园看,很多知名人士,都用栏杆拦起来,都有专门的警卫看着。在拉雪兹公墓你进去就像是无人之地,这里安葬着很多名人,如肖邦、莫里哀等等都在这里。但是没有门卫跟着你,我在思考,我们和文化到底有多大的距离?

    我去过西方很多的国家,他们和文化的距离很近,尽管他们有标牌,说这是法律规定,请你不要冒犯他。在王尔德的墓地,因为他的小说受到很多年轻妇女的喜欢,所以他的墓上全是唇印,这就是我们和文化的距离。我谈恋爱的时候,我的恋人说我不会说亲昵的话,我说我是学政治学的,一般学政治学要说亲昵的话是非常困难的。说王尔德说过一句话,“女人是靠耳朵恋爱的,不像男人是靠眼睛恋爱的。”王尔德还说,“朝三暮四和相守的距离在于前者比后者更长久。”我们读他的话,觉得他每一句都讲在你心里了。王尔德说美国是一个直接从野蛮进入颓废,中间没有经历过文明的国家。

    所以我告诉大家,如果我们做生命关怀产业,脑子里一定要考虑文化的远和近的问题。

    这是萨特的墓地,每个人都可以走进他的墓,我们表达的方式其实非常简单,就把在巴黎行走的地铁车票,放在他的墓碑上,在顺拿一块小石子压上,很多人都这样做。这就是文化远和近的问题。所以不要限制我们对名人的热情,相反要采取各种各样的办法,让我们充分表达热情。一定要知道,人知道在什么怀抱,或者是襁褓里觉得最安全、最安宁、最祥和、最和谐,那就是“文化”。

    三、生命关怀的时空体文化的创新

    首先,我们来看空间的创新。我们问大家一个问题,大家都滚石乐队,如果他们活到80岁的时候,他们会选择什么样的方式寻找自己的安身立命之处?你们替他们想了吗?这一代人会选择什么样的路通向天堂,你们想过没有?生命关怀产业的人要放眼2020年,2030年。

    现在的年轻人玩的是虚拟世界的游戏,他们看的电影是虚拟世界的电影《阿凡达》,你不要以为他们把虚拟的世界和现实生活分得很清楚,其实他们分得不清楚,他们玩游戏的时间大概是4个小时,他们在游戏会有快乐、哀愁,可以在上面结交朋友,可以花钱,同时也可以挣钱。你在现实生活所有的体验,他在虚拟世界里都可以有。请问,当你遇到的客户是这样的人的时候,你拿什么给他们安身立命呢?

    他们的偶像是谁呢?很可能是这位先生,理查布莱恩,他要么不滑水,要滑水就要驼着一个人,而这个人不是一般的人,而是一个一丝不挂的女人。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呢?他也在做营销。他坐一般的飞机不够,而且要坐航天飞机去体验。有一个公司要搞天葬,就是把灰放在非常密封的金属里,通过火箭发射到太空进行天葬。宇宙总该是无限的吧?你知道上一次太空要多少钱吗?最低200万人民币。理查布莱恩在中国找了两个客户,他们都愿意去体验,他们在生尚且愿意如此,如果往生呢?这一代人会做什么样的选择?

    所以,不要以为很遥远,这些离我们都很近,而且都是产业。

   未来的路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有的人说墓碑不个性,要么不个性,要么就个性死死的,看王小二之墓,这里面有三个号码,一个是QQ号码,还有MSN,魔兽的经验值,现在的年轻人有的人通宵达旦的打游戏,是要把经验值换成现实的货币,对他们来讲是财富。这些财富为什么不放在墓碑上面呢,我们做生命关怀产业的朋友们想到了吗?未来的QQ一族他们的墓碑上一定会有这些因素。如果我们更疯狂一些,假如把这些QQ、魔兽游戏替他们打下去,跟他的家人说收年费4000元,有人原意吗?我想会有人的,要大胆想象。

    这个女孩子笑的很可爱,她生活在洛杉矶,叫汉娜,得了白血病去世了,她在病中有朋友来看她,谈到了可以把骨灰变成钻石,所以她提了三个要求:第一不要把宠物给别人;第二不要把乐器卖给别人;第三把我的骨灰做成钻石。好在她的愿望有公司来满足,每一个骨灰加工成钻石需要4个月,每克拉钻石将近3万多美金。

    如果我是一个父亲,如果我自己的子女遭到不幸,我很有可能不把他放在墓地当中去,我宁可打成这样一个钻石,戴在我的手上,因为他是我的一部分,我要让他感觉到我身体的温度,我感情的热度。所以你每天戴着钻石会感到恐惧吗?你秀给别人看的时候别人有恐惧吗?没有。

    贝多芬的骨灰变成了钻石,他在该去的地方成为永恒,所以殡葬行业要扩大想象力,要发展生命关怀产业,不要老是跟土地相关,尽管现在能赚钱,但是比土地更能赚钱的公司是腾讯,腾讯是虚拟的土地。

    未来的殡葬一定是那么冷冰冰的吗?不是,现在很多的年纪大的朋友都学会了偷菜,我们用愉快的心情打发我们的时间,有的是沉迷在魔兽当中,给这些人做殡葬活动该怎么做?我记得美国殡葬业的人说,实际上整个殡葬与其说是对逝者的哀悼,还不如说是对生者的关注。美国在殡葬活动的过程中还开了野营和烧烤的地方,也就是在送完亲人的时候饥辘辘了,可以野营烧烤吃东西等等。这是对往生者最好的告慰,我们擦干眼泪的时候不是继续抹眼泪,是微笑地面对生活。

    未来技术可以解决很多的问题,现在很多人不仅仅在现实中做事,还在虚拟活动中做事,这是D2人生中建的墓园。现在很多人在D2人生上搭建墓园,盖起来的别墅和建筑物,竟有那么多人去买,他一个月收入就达到200万人民币,就是虚拟的产业要卖,卖游戏道具的公司马上就要上市了。技术可以实现这一切。这是虚拟墓园的一个具体的场景。

    我有一句忠告告诉各位:“对于忠告,你能所做的,就是把它奉送给别人,忠告从来就不是为自己准备的”。言下之意就是各位不要听专家,要听自己内心的判断。还有一句:“所有人类的重大问题都有一个共同点,没有点幽默和疯狂是没有办法解决的。”所以未来的生命关怀产业要进一步发展,在座的各位要问自己幽默感有吗?疯狂有吗?这不是我说的,这是来自于王尔德先生的,谢谢大家。

 

 

扫码关注“清明网”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avatar

0条评论

点击下载纪念APP(安卓版)

把思念带在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