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工不等病人死就通知殡仪馆 一死讯赚两月薪水

浏览 14次      评论0条     字体:      

  卖一条死讯抵护工两月薪水

  暗访发现医院“鼹鼠”不计其数 有护工自荐“不用等人死就通知”

  一切乱象,皆从院方将死者死亡信息发给殡仪服务公司那一刻便开始了。省城各大医院里,究竟有多少人在出卖死者信息?又是谁在出卖死者信息?卖一条信息能获利多少?记者昨日暗访得出惊人论:每获得一条信息,殡仪服务公司支付给信息出卖者的报酬就高达600800元。这相当于一个护工的月薪。出卖信息者常常在病人死前就提前宣布其死亡,让殡仪公司赶来等尸。

  【有点乱】

  一只“鼹鼠”触须伸及数十处

  因为最接近死者,护工成为各殡仪公司布线的首选对象。昨日上午10时许,记者来到省城黄山路附近某大型综合医院,以一家新成立的殡仪公司负责人身份,找到该医院急诊科一名瞿姓护工,问其能否提供死者死亡信息。瞿某说:“在你之前,已经有两家殡仪公司跟我们发展业务了,一直都有来往。现在新来的殡仪公司,很难插得进来啊。 ”他又问:“一条死亡信息,你出多少钱? ”记者表示可以比其他殡仪公司出价高一点。瞿某答说:“一般殡仪公司,每条出价在600元左右。 ”记者表示可以每条出价800元。瞿某思索了几秒钟,说:“行。但即使你们没谈成生意,也得给我200元钱。 ”他表示这是行规,所有殡仪公司都是这样支付的。

  随后,记者又找到一名黄姓护工,他在急诊科室工作,更接近可能死亡的伤病者,因而较之瞿某更受殡仪服务公司青睐。他介绍:“我有几十家殡仪公司名片,信息根本不够发。 ”黄某也记下了记者的联系方式,表示记者平时不用联系他,有业务时他会主动联系记者。

  记者随后又来到另一家三甲医院。几名护工正在楼梯道里吃中饭,记者找到一位陆姓护工,想跟他“发展业务关系”。考虑到行业的保密性,记者提醒他是否需要“借一步说话”,陆某说:“没事,就在这里说。这又不是秘密。”他记下记者的联系方式后说:“医院所有的死者殡葬业务,几乎都被同殡仪服务公司垄断了。你们想接活,动作一定要快,抢在他们前头。 ”

  【太骇人】

  ICU护工自荐:不等他死就通知你

  记者从黄山路附近那家医院离开时,一名身着粉色护工服的女子从后面喊住了记者,然后将记者拉至一僻静地点,女子自称姓邓。“我刚才听见你和黄老讲话,我可以给你提供信息。”邓某开门见山。记者表示已和该院另两名护工建立联系,邓某说:“我在ICU重症监护室做护工,如果谁死了,我是第一个知道的,比他们任何人都要快。你和我合作绝对正确。 ”言词中不惜拆同事的台。

  女子又以内行身份善意提醒记者,平时最好备一辆车在医院附近,一旦接到信息立即赶来。 “否则就不敢保证能接到业务。 ”记者询问她手上有几家殡仪公司业务,她直言:“有好几家。但是你出价高,我就会把信息第一个给你。”女子见记者仍不放心,又补充道:“我会在ICU里观察,一旦病人快不行了,我就跟你联系。不用等到他死。 ”

  【财源广】

  一条信息发几家,就看谁速度快

  言谈中,邓某坦言不会只将信息给记者一家,会“选择性地”挑几家发。“然后就得看你们速度了。”女子说,“放心,我会早些给你发的。但如果你来晚了,或者死者家属不愿接受你们服务,生意没做成,你也得给我两三百元信息费,这个不能少”。

  暗访中,该医院3名与记者“建立联系”的护工,都以行规为由,坚持即使生意不成也需支付部分信息费。记者采访中,合肥市殡葬管理处副处长王宏介绍,目前,多数医院信息提供者的确采用这样“遍撒网、广收”的行规。哪家谈成生意,还需另外付钱。

  不过,记者在徽州大道附近一家知名医院暗访时发现,这里部分护工比较“仁义”,一般一条信息只发给一家殡仪公司。谈及同行们广发信息之举,一名护工嗤之以鼻:“这不是明摆着骗信息费吗? ”

  【挺赚钱】

  一笔信息费抵得上两个月工资

  谈到为何要私下与殡仪公司联系,邓某说:“现在谁不这样干啊?比如说我吧,月工资只有750元钱,每月光房租就要400多块钱,还有其他花销。光靠工资根本过不下去。大家都在想着挣些外快,多少也能改善一下生活。 ”

  然而事实上,出卖死者信息给护工们带来的好处,远非“多少能改善一下生活”这样式微。王宏给记者算了这样一笔账:如果一个护工将信息同时出卖给5家殡仪服务公司,每家公司支付200元,他就能得1000元。其中一家谈成了生意,再付500元。加一起他就能获利1500元。邓某月工资750元,一条死亡信息出卖费,就抵她2个月工资了。

  “即使有些护工只将死亡信息发给一家殡仪公司,这家谈成了支付600~800元,差不多也抵他一个月工资了。 ”

  记者暗访发现,一个护工每月一般能出卖10条以上信息。如果按每条获利800元计算,他们一个月能获利8000多元。也就是说,靠出卖死者死亡信息,他们一月的灰色收入就相当于一年的工资总和。

  事实上,据业内人士介绍,殡仪公司广泛发展的“信息员”并不仅仅局限于护工。医生、护士、医院保安、120人员,甚至交警部门的拖车司机,都有不计其数的“信息员”存在。

  【拎得清】

  羊毛出在身上,还是丧户买单

  暗访中记者发现,随着合肥市殡仪服务公司越来越多,公司之间在抢夺尸源方面也渐趋白热化。随之而生的,是“信息费”的水涨船高。据传,殡仪公司给合肥某市级三甲医院人员的“信息费”已涨到1400元之高。殡仪服务公司不会这么慷慨,他们之所以在信息费上这么舍得花钱,除形势所迫外,更重要的,这些钱最终并不需要由自己来买单。

  “这些信息费一般都会转嫁到丧户身上。 ”王宏一语概括。他坦言,目前合肥殡仪服务市场确实比较混乱,信息费就是典型的一大“毒瘤”。

  暗访中,记者跟一位愿意提供信息的护工,就信息费标准讨价还价。该护工最后有些不耐烦了,说:“这些钱你们不也要转到丧户身上吗?没必要这么斤斤计较啊。是省钱重要还是抢尸源重要? ”记者佯称不会把信息费转嫁,而是压缩自己利润空间。对方称:“算了吧,你们这行的规矩我太了解了。你们不把这钱转嫁掉,怎么保证利润? ”

  不得不提的是,去年8月,合肥市几家“龙头”殡仪服务企业曾共同签署《合肥市殡仪服务行业自律公约》,表示拒绝殡仪服务行业信息费,首度向这一行业潜规则开炮,并一度引来颇多赞誉。然而大半年时间过去了,记者在“信息市场”仍发现了他们中的一些身影。

  □记者手记

  别让逐利变成对生命的榨取

  连日调查中,一个影像在脑海中渐渐清晰:当病人将去,一个家庭陷入悲痛之时,却有另一群人蠢蠢欲动,准备迎接他们的下一单生意。出卖信息者以及殡仪公司员工,他们体会不到丧亲之痛。他们上,写满赚钱的欢欣鼓舞。这对刚刚故去的先人是怎样一种讽刺

  每个生意人,总有自己的来财之道。信息交换后,产生一种表象上的“三赢”,本不应被诟病。丧户沉浸于悲痛之中,无暇思索挑选殡仪公司等琐事,后者自荐上门,或许不失为“雪中送炭”;出卖信息的护工、保安、护士们,的确达到了改善生活之目的;殡仪公司自不必说,每有人逝去,便是他们摩拳擦掌之际,一番公关,随之而来的便是让旁人想象不出的巨额利润。的确,表象上三方皆赢。然而,若丧户们知道这种利益模式背后,实是另两方合谋出卖亲人信息,他们会作何感想?尤其当他们知道,自己亲人在将死之时,就有殡仪人员接到通知,早早等在急救室外等着领尸,他们又该作何感想?

  事实上,每个在这利益链中获益的人,都深知他们的获利,实是建立在对生命的榨取之上。只不过,向钱看的他们,无暇想到这些。那一刻,他们要做的只是尽快编好信息,发到“雇主”那里,或者驱车早点赶到停尸间外。仅此而已。

  正如业界所说,为追逐利润,不惜榨取逝者最后生命价值的殡仪公司,不可能像他们表现出来的那样慷慨。他们付给出卖信息者的成本,最终都要从丧户身上找回来,利用不透明的价格黑幕遮羞。试想,从未接触过丧葬行业的普通民众,在承受丧亲之痛时,有几人会去关心,丧葬费用比别家贵了多少钱。

  当对利益的追逐回归到尊重逝者的道德底线以上,相信那些曾以此为生的从业者们,都会在心底告诉自己这个真理:尊重逝者,尊重生命!

扫码关注“清明网”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avatar

0条评论

点击下载纪念APP(安卓版)

把思念带在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