汶川震后重建无重大违法违纪 凸显审计监管进步

浏览 5次      评论0条     字体:      

          “援建的每一分钱都是在阳光下花出去的。”山东威海援川指挥部工程建设组组长马升海说,按照山东省批准的投资计划,在威海援建的北川临时县城安昌镇,6条道路需要投资4550万元,而在审计束后,实际上只花了3800万元。

中国国家审计署于1月6日和27日,分别向社会公布了汶川地震社会捐赠款物与汶川地震灾后恢复重建跟踪审计结果,均未发现重大违法违纪问题。北京的观察人士认为,这不仅显示了汶川灾后重建监管的严格规范,也显示出中国审计制度日趋透明,正在发挥日益重要的作用。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说:“从此次公布审计的结果来看,国家在灾后重建上监管严格、管理规范,有效遏制了违法违纪现象的出现。”

2008年汶川地震发生后,为确保灾后恢复重建资金和社会捐赠款物用到实处,审计署动了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跟踪审计,并已先后4次向社会公告了汶川地震社会捐赠款物的管理使用情况。

2010年1月6日,审计署发布2010年第1号审计结果公告,向社会公布了汶川地震社会捐赠款物审计结果。截至2009年9月30日,全国共筹集社会捐赠款物797.03亿元。全国共支出捐赠款物527.69亿元,其中,用于应急抢险173.79亿元,用于灾后重建213.28亿元,140.62亿元与财政资金统筹安排用于灾后恢复重建。全国尚结存捐赠款物269.34亿元,其中,119.26亿元正随重建项目进度陆续拨付,150.08亿元将按恢复重建规划安排使用。

2010年1月27日,审计署发布汶川地震灾后恢复重建72个重点项目、753所学校和22个县城乡居民住房跟踪审计结果显示,灾后恢复重建进展顺利,成效明显,没有发现重大违法违纪和损失浪费问题。

对备受关注的海外捐赠款物使用去向,审计结果也给出了明确的答案:在汶川地震社会捐赠款物中,共接收国际组织、海外华侨等国外和港澳台地区定向捐赠款物37.73亿元,已全部按捐赠者意愿下拨相关单位或项目;非定向捐赠36.25亿元,已与其他来源社会捐赠统筹用于灾区,主要用于农村居民住房、中小学校和医院设施等建设。

“对灾后重建的持续关注值得肯定,这表明审计不仅进入党政机关的日常运行,也介入地震等突发性重大事件,一切都正逐步被纳入制度化轨道。”汪玉凯说。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法律研究所所长周孝正则表示,在港澳台等海外捐款方面,应该保障港澳台同胞、侨胞、海外华人和外国捐款人的知情权。“这方面的立法要细化落实,而不应搞形式走过场。”

而在援建资金的使用上,各对口援建省份也相继出台制度进行监管:北京请来负责奥运场馆的审计师为灾区重建资金“把大门”,对每一笔资金实行全程审计;上海建立三级监管体制,所有援建资金全部通过银行划转,一分钱也不经过个人之,并将预算安排和实施情况在网上公布;苏州创造性地实施工程询价机制,通过询价核实工程报价,有效避免工程铺张浪费和腐败;从2008年6月18日中央正式下发文件实施对口援建,到2009年7月间,山东省审计机关派出37个审计组,分43批次对135个对口支援项目开展跟踪审计……

“公布审计结果是一个进步。”周孝正说,“但从长远来看,对重大工程的监督不应是审计署一家的行为,应逐步完善和细化相关法律,这样才能杜绝各种违规、违纪和违法现象。”

资料显示,审计署驻成都特派办曾先后组成17个审计组,对汶川等7个重灾县(市)及部分省级主管部门和单位共计195个重建项目进行了审计,发现在灾后恢复重建规划落实、资金筹集分配管理、项目建设管理等方面存在15个主要问题;在27日公布的跟踪审计结果中,也存在部分住房恢复重建达不到计划要求、超规划投资、违规安排使用资金、重复申请资金、部分工程存在质量问题和施工缺陷等问题。

“一些小问题的出现,关键是由于地方政府在权力使用上得不到有效监督而导致。”汪玉凯表示,如果能在灾后重建过程中让公众更广泛参与监督,一些问题将会被消灭在萌芽中,或得到及时的矫正与救治。

周孝正则建议:“审计、立法、司法部门应该配合协作,建立立体的监督网,这样能有效减少重大工程中的腐败现象。”(新华网)

扫码关注“清明网”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avatar

0条评论

点击下载纪念APP(安卓版)

把思念带在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