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强玉树:信念支撑希望

浏览 21次      评论0条     字体:      

坚强玉树:信念支撑希望

      这个孩子3月22日出生,尚未满月就遭遇了大地震。震后两天母子俩一直露天居住,16日晚终于从志愿者那里获得一定帐篷。(摄于4月17日)
 
2010-4-19    中国经济时报   记者 刘树铎 王开忠
 
    2010年4月17日,震后玉树迎来第三天,玉树的天空忽冷忽热,变化无常。地震带来的悲痛和恐惧依然笼罩在受灾者。行走在一条又一条破碎倾废的街道,穿梭在一个又一个悲痛欲绝的家庭,身为记者,我们却不想采访,我们只想倾听,倾听那些声音沙哑的老人流干了眼泪的诉说;我们只想拥抱,拥抱那一个个失去父母的孩子无助的身躯,擦干他们已经很脏的……
    
一个负重的少年,在已经化为废墟的家园里寻找着什么。(摄于4月15日)
 
 
对这个孩子来说,能喝上一口可乐是莫大的幸福。(摄于4月15日)
尕桑拉姆和罗松的父母早就去世了,唯一的亲人——奶奶在地震中遇难,姐弟两人成了孤儿。
(摄于4月16日)
 
德拉、尕桑拉姆盼着帐篷
    扎西科路处于玉树州府古镇西北方向,是此次震灾最严重的地方之一。4月16日我们来到这里时,到处都是倒塌的房屋和悲泣的受灾群众,武警部队和其他救援者正在全力以赴抗震救灾。在一处废墟上,记者看到几个人在安慰一名悲痛欲绝的女子。据一个灾民说,这名女子的好几个亲人都在这次地震中死亡了。看到我们在采访,左邻右舍都围过来,希望通过记者向上面反映他们的需求。
德拉是扎西科路的居民。她说:我老公的父母都遇难了,剩下的两个儿子都成了孤儿。我们的帐篷和救灾物资到现在没有发到,一些不是灾难户的人也来领帐篷,好几辆车上救灾的东西和帐篷都让一些人抢了,连警察都管不住,而一些真正需要帐篷的灾民却得不到帐篷。更加让人气愤的是,这些人把抢来的帐篷又卖给灾民。
土旦松保,在玉树州民族师范高中部念书。她对记者说:帐篷一到,还来不及卸车,有人就开始抢,我们根本没办法靠近,所以,到现在也没有得到帐篷和其他物资。土旦松保说,发放救灾物资现场很乱,有的人一家就领走了六七个帐篷,然后又以每顶七八百元的价格卖给没有帐篷的灾民。
尕桑拉姆今年只有13岁,她弟弟罗松才让只有11岁。尕桑拉姆哭着对记者说,他们的父母很早就去世了,姐弟俩一直和奶奶相依为命过日子。然而,奶奶又在这次灾难中永远离开了他们。说起今后的生活,这个13岁的女孩显得茫然无助。她和弟弟没有领到帐篷,也没有领到食品。
4月16日晚20∶30,在玉树县政府抗震救灾指挥部的帐篷里,玉树县委办公室主任罗德芳接受记者采访时说,玉树县处于三省交界处,人口结构比较复杂,救援物资调度和发放有一定困难。他说:过了这一两天,情况会逐渐好起来,今天上午,总指挥部已经把任务分配到玉树县,要求我们在做好帐篷、食品等物资统计的同时,必须做好物资的统筹和有效发放,我们已经把任务逐级落实到了街道和乡村,按照各个需求点的实际情况,向总指挥部提出申请然后调拨物资。
                   和玉树人民一起受灾的外来务工者。(摄于4月17日)
救援人员在玉树州民族宾馆的废墟中寻找生命迹象。(摄于4月17日)
 
 
劳累的救援人员在就地休息。(摄于4月16日)
 
      失去12个亲人的卓玛
  卓玛是个国家干部,是个能歌善舞的快乐女孩,获得过玉树州歌咏比赛民族唱法第一名。当记者见到她的时候,她悲泣着说:14日那天,我姑姑去玉树看病,当时和她一起去的有她23岁的女儿、1岁的孙子和小姑姑、婶婶、叔叔等七八个人。那天,他们就住进了民族宾馆。那天,她们六个人遇难了,只抢救出了我叔叔和一个有病的女儿。
    卓玛说,在这次地震中,爸爸妈妈的亲人中总共12个人遇难,一家人不知该如何面对。
 听到地震的消息后,卓玛的弟弟从广州飞了回来。卓玛说,弟弟在清水河一个商店买一小包方便面,店主竟然要价6元钱。卓玛非常气愤,她说:全国人民都在支援灾区,为什么这边的一些商人那么黑心?
 卓玛说,玉树草原是个小地方,突如其来的灾难使人们措不及。汶川地震的时候,我才捐了300元,现在想起来很惭愧。看到全国那么多汉族的、回族的以及其他民族的人们向灾区献爱心,我真的很感动。如果没有全国人民,我们一个小小的玉树面对这样的灾难能够做什么?
 卓玛说,这不是一个人的灾难,我们必须学会坚强。
救灾物资运抵玉树州府结石镇,武警在现场维持秩序。(摄于4月16日)
玉树州武警支队在结石镇格萨尔广场前设立的受灾群众就餐点,每天约有4000人前来用餐。(摄于4月17日)
 
                       排队等候分发早餐的受灾儿童。(摄于4月17日)
 
一碗稀饭让大家泣不成声
    格扎,玉树州红十字会秘书长。
    青梅,玉树县森林公安局干警。
    格宗拉姆,玉树州红十字会工作人员。
    陈林和藏,青海民族大学2009级毕业生。
    格扎说:那天早晨发生地震时,妻子拉着我的手说快跑!我还对妻子说,玉树是好地方,不会发生地震的。当第二次地震发生后,我来不及穿衣服就跑了出来,幸亏房门当时是开着的,否则就出不来了,太可怕了。地震以后晚上9点才和家人通了一次电话,没有见过他们。知道他们没有出事心里踏实了。
    陈林和藏在地震发生后,自愿加入了玉树州红十字会的工作,这已经是她第二次参加志愿者队伍。最初一两天,他们几个志愿者一直饿着肚子,直到15日中午,一批志愿者到来之后,他们才吃上一碗方便面。由于持续工作,陈林和藏患感冒,嗓子几乎发不出声音。尽管如此,她依然和其他人一起坚守在岗位上。陈林和藏说:地震之后到现在,我们这几个人都没有回家,没有见过自己的亲人,不知道他们怎么样?
    格宗拉姆的家在玉树州称多县拉布乡,那里的受灾也很严重,死了多个人。听说记者要去拉布乡采访,她说,她的家在拉布乡的拉斯同村,家里有父母、奶奶、哥哥,总共5个男的,2个女的,她不知道自己的家人是否还活着。
    16日夜里,由于小型发电机不能持续发电,格宗拉姆他们靠三只手电筒工作。
    17日凌晨1点30分,有两个人送来两只暖瓶,里面分别是稀饭和奶。青梅说,这是扎西兄弟俩,他们的房子也全部倒塌,他们自己也没有吃的,却还给我们送牛奶稀饭,太让我们感动!说着,青梅忍不住放声哭泣。喝着这些稀饭牛奶,在场的秘书长格扎哭了,志愿者陈林和藏哭了,记者哭了。
 
按照青海省确定的地震遇难人员遗体处理意见,4月17日在玉树县结石镇附近的山坡上,众多地震遇难者遗体被火葬。图为众多僧侣为逝者祈祷。(中新社)
在地震中失去了一个女儿和一个儿媳的所南朋措一家,在结石镇格萨尔广场的马路边点亮120盏酥油灯,为受难同胞祈福。酥油灯是从自家废墟中找出的。(摄于4月16日)
马宝祥:一家7人都做志愿者 
    马宝祥是青海省湟中县的一个农民工程队老板,听到玉树地震的消息之后,他第一时间给家里人打电话,准备好车辆。14日晚上,他拉了一车方便面,带着自己的弟弟、女婿、儿子等7个人,赶到灾区组成了一个志愿者小分队,投入到抗震救灾工作。玉树州红十字会秘书长格扎说,作为一个普通农民,马老板的行为让我们非常感动,我们一直没有吃没有喝,马老板来了之后才吃了一碗方便面。
    同样让格扎感动的是一个远在甘肃的农民,他在地震发生的第一时间就用自己的小型汽车拉了饮用水和干粮来到灾区。格扎说:“真正让我感动的,是一个个普通人靠个人的力量献出的爱心。”
    一名来自四川绵阳的女子告诉记者,他们那边遭遇了“5·12”地震,到这里做生意又遇上“4·14”地震,真的太可怕了。她说,玉树地震之后,她老公和几个四川生意人整晚参与救人工作。记者想采访她的丈夫,但他非常谦虚,说这是灾区每一个人都在做的事情,不愿意留下名字。

扫码关注“清明网”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avatar

0条评论

点击下载纪念APP(安卓版)

把思念带在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