冀北飞歌谱华章

浏览 23次      评论0条     字体:      

冀北飞歌谱华章
——记河北省连续三届人大代表、张家口市殡葬管理处处长侯冀飞同志
 
    2005年7月22的清晨,已下了几个小时的时大时小的雨,虽将河北省张家口市酷夏的热浪紧紧掩盖住,却难以掩盖住人们有些焦急情。张家口市宾馆这两天陆陆续续从全国四面八方赶来的近300位殡葬同仁此刻都在想着同一个问题,雨,何时停。
    雨在下,雨何时下,在张家口市医院的特护病房里,有一个人清楚地知道,她又陪同朝夕相处近30年、现在已深度昏迷爱人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她就是叱咤塞北,享誉冀中大地、全国殡葬业闻名的河北省张家口市殡葬管理处处长侯冀飞。
    此刻,这雨就好像下在她本已疲惫的心里,已做了30年的梦想,如同她精心养育的孩子,但就在“她”向同仁们露的时候,天公却不作美。
    静静的病房,静静的人,不平静的却是一颗心。
    这是一个坚强的女性,白天在单位、在工地她身上始终散发着她要求职工们必须做到的仪态端庄,她雷厉风行,风风火火抓工作;晚上,在病房,她却又是一个极尽温柔的好妻子,职工们始终弄不明白,他们敬重的侯处长为什么每天总是有那么大的精力。
    天,已蒙蒙亮。听着窗外的雨声,侯冀飞几次拿起机想拨打又停下,此刻,她多么希望手机铃声响起,但手机却没响,这是侯冀飞意料到的。
    张家口市十年九旱,一年几乎没两场雨,但就在商定开业剪彩日期的时候,侯冀飞还是在会上庄重地布置了针对下雨的第二套应急方案。
    此时此刻,侯冀飞同样能感受到,她的战友们、她的同事们、她的职工们正在有条不紊地工作着,没有人给她打电话就意味着一切按照她预定的那样已经做到了,职工们不打电话,是在心疼他们敬爱的老大姐,他们惟恐铃声打扰了这个房间的两个人。
    9时许,缠绵的雨骤停。阳光又照耀在素有“京畿明珠”的山城,那遍布着独特风格的山川和草木,令人感受到张家口市这个塞外名城的豪放和粗犷。在稍远离市区的高新区姚家庄镇小辛庄村,与之粗犷豪放相对应的有一个“花园般”的人生后花园,此时格外精致和灿烂,那红的瓦,蓝的房组成了跳动得让人惊艳的音符。92亩的宽敞大地上亭、台、楼、榭别具一格,九天广场与所有建筑融为一体,中西合璧的组合建筑风格在设计上充分考虑了殡葬行业的特点。殡仪服务区、灰寄存楼、生活办公区三个区域展示了设计者近30年来对殡葬文化和殡仪服务的精髓理解所做出的大成手笔之作。
    10时许,张家口市新殡仪馆开业仪式举行,河北省民政厅副厅长陈先琴代表河北省厅高度赞扬了该馆从选址到奠基到今天所走过来的艰辛光辉历程。
    张家口市四大班子有关领导也高度赞扬了张家口市民政局、殡葬管理处为全市人民办了一件好事、实事。
    参加开业的300余位殡葬同仁在放眼四望来不及细看这如诗画般的景致,就将目光集中到了总设计师侯冀飞身上。
    侯冀飞,今天穿了一件非常别致的中式浅紫色上衣,端庄地站在主席台上。没有人知道,此时,她刚度过了又一个不眠之夜,然后匆匆地在办公室换上几经挑选的用于开业时穿的衣服。更没有人知道,她疲惫地坐在椅子上,几次站立竟没有站起来,是到办公室找她汇报的职工含泪将她搀扶起来的。
    剪彩束后,同行们在细细地观看那一处处经过深思熟虑后又精心设计的殡仪馆内部构造时,在殡仪馆的办公室里,侯冀飞,这个在殡葬业驰骋30年的铁娘子黯然落下了眼泪……
女大胆
    1975年11月5,刚满20岁的侯冀飞在离市区不远的“侯村”引起了震动。侯家那个长相秀美,一口标准普通话,梳着大辫子的腼腆姑娘竟然在烧死人的地方上班。
    这“老侯”是不是犯错误了,不然一个抗日战争就参加革命在当地极有名望的老干部的闺女怎么会在火葬场工作,人们把目光投向侯冀飞的父亲,老爷子的表情倒十分坦然。
    议论从茶余饭后逐渐到了偶尔聊起,不承想,三个月后到高庄大队(侯冀飞家的邻村)第一次抬尸体的侯冀飞再次引起了人们的话题。那天人山人海,人们眼看着梳着小辫的侯冀飞麻利地与同事将尸体抬进运尸车,然后离去。顷刻间,侯冀飞成了方圆百里闻名的人物。有时侯冀飞骑自行车在路上,后面不少男青年骑车超过她又放慢,再超过她,他们始终不明白,这么一个漂漂亮亮的女孩子怎么在火葬场工作。
    1977年1月1,侯冀飞由起始进火葬场当“广播员”又兼遗体接送整容工,正式当起了遗体接送、整容工。
    在距张家口市60多公里的一个回民村,到现在许多人还记得30年前侯冀飞接运遗体的那件事。
    那天夜间12点左右,侯冀飞和一名男同事两个人到村里拉遗体,当时那天雨下的很大,由公路下来到丧户家几里地的山路都是黄泥,侯冀飞到时天已亮了,许多人看到一个浑身上下满是黄泥的小姑娘熟练而庄重地抬起遗体,走了4里地。
    “别提了,那个小姑娘抬着遗体就走了两个多小时”,许多人这样回忆到。可许多人不知道侯冀飞从火葬场出来接尸因任务赶得紧,连饭都没有吃上一口。
    在张家口市附属医院,侯冀飞到地下室去接运一个90多公斤重的男尸,像往常一样,她主动抬起了前,短短的20几节台阶,差点把她累趴下,就在抬着遗体往车上放的一刹那间,她突然用力过度,体力不支,眼冒金星,差点晕倒,可她咬着牙硬挺着才将遗体放好,避免了一场摔尸事故。眼看着她的死者家属、死者单位领导和办丧的人们不约而同地赞叹道,这真是一个了不起的女人。
    在此后的3年多接运遗体工作中,无论是接运打捞淹死的还是因车祸或卧轨自杀的遗体以及高度腐烂的“特殊”无名遗体,侯冀飞总是第一个收尸,丝毫不让男同事。
    侯冀飞家离单位较远,又从事的是遗体接运到后来的整容工作,因张家口市当地的习俗是一大早甚至天不亮就火化,夜间又随时准备接尸,侯冀飞自觉地每天工作在单位,夜间住单位,这一住就是4年。
    当时的火葬场在郊区,没有围墙,四周都是庄稼。一个人住在这令人闻听色变的地方,夏天还好一点,还有行人纳凉,天又亮的早。到了秋天、冬天,张家口市的地理位置又坐落在风口,那风刮得人胆颤心惊。尤其是在火葬场,风吹得庄稼沙沙响。侯冀飞起始吓得睡不着觉,后来干脆用被子蒙着头睡,可又常常被惊醒,那时的火葬场,玻璃门窗很简陋,风大了,门窗都被刮开了,呯呯直响,侯冀飞又得穿上衣服,绕过一个个停放在停尸间的遗体,一个个把门窗关好。
    那天,风特别大,她又去关窗户,因为停尸间的灯光暗淡,在转身的时候,一个遗体的胳膊耷拉下来正好碰着了侯冀飞,她惊得头发都直起来了,一溜小跑跑出去,喘过气来,又转回来,把遗体的胳膊放好,再转身跑回房间。蒙着头,瞪着眼,直到天蒙蒙亮,听到马路上有人说话了,她才合上眼,没几分钟,她又被办理火化的丧属吵醒了,一天的工作又开始了。
    领导组织交待的事,必须干好干出成绩来,侯冀飞就是这样一个人。为了尽快掌握整容技术,侯冀飞从微薄的工资中挤出钱购买了相关书籍,苦练基本功,很快她熟练地掌握了尸体整容、整形技术。那年张家口市下花园一煤窑发生了事故,有6名矿工遇难,其中一名矿工的脑袋被砸成两半,整个头骨呈粉碎性骨折,矿领导请求尽可能恢复死者的容貌以减轻丧家的悲痛心理。侯冀飞和她的搭档用了近5个小时,硬是把面目全非的遗体修整得安详如初。矿领导和家属看后激动地对侯冀飞说:“是你们的双手抚慰了我们的心”。
    1980年,侯冀飞又主动要求担任火化工。当时的火葬场使用的火化炉是煤炉,完全靠人工操作,从抬尸入炉、加煤、火化到出骨灰、清理煤渣,这个连男同志都感到吃力的活儿,不到50公斤的侯冀飞硬是扛下来了。一天下来,侯冀飞一张白皙的脸成了阴阳脸。不久又有传闻传起,老侯家闺女的手是捡尸骨的手。
    做火化工,要面对各种各样的遗体,尤其是特殊遗体,心理负担很重。一年夏天,一个男人因为经济问题上吊自杀了,接到火葬场时,遗体已经腐烂,因为公安机关还没出示证明,加上当时的天很热,遗体的身子爬满了,身上的肉一碰就掉一块,当接到火化的指令时,侯冀飞还是非常认真地将遗体清理了一遍,然后小心翼翼地将遗体放进火化炉进行了火化。整整三天,侯冀飞没吃下东西。
    1980年的3月,侯冀飞出了工伤,被领导强制休息了12天。这12天是侯冀飞从事殡葬工作30年来她自己提起来还懊悔的一件事,“12天,我可以干多少工作”。同事们提起来,这是侯冀飞从事殡葬工作30年来惟一的“休息日”。
    工伤痊愈,侯冀飞被组织“强制”安排到业务室当接待员。在此期间,她除了干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外,还兼管两个骨灰堂的骨灰盒存放工作。办业务、存骨灰、一年办理2000多具遗体的服务业务和骨灰存放就她一个人。绿色的军用胶鞋,侯冀飞是一个半月穿烂一双,到年底,上级部门没有收到一例丧户不满意殡仪馆服务的投诉。
    梅花香自苦寒来,在张家口全市的评先评优大会上,当时的王昌汉市长评议侯冀飞:张家口市殡仪馆侯冀飞同志为殡葬工作做出了杰出贡献。
    市委书记田震在全市年终表彰大会上称赞侯冀飞时,只用了四个字:女中豪杰。
女拼命三郎
    时绪飞转,转眼侯冀飞到殡仪馆工作已近10年。1985年,由于工作突出,张家口市民政局任命年富力强、工作能力突出的侯冀飞担任了副馆长,1987年3月8日被任命为馆长。
    职务的升迁对于侯冀飞来说意味着担子更重了。
    摆在侯冀飞面前的账目是:
    张家口市殡仪馆从1967年6月7日由政府投资兴建开业到1987年整整二十年间,殡仪馆没盖过一间小房。翻开账本,殡仪馆年收入不足3万元,职工言行散乱,上班打扑克、下棋,人浮于事,连追悼厅的地面墙角都堆满了废纸和垃圾也无人打扫。不要说房子,就是地面由于年久失修,都满是老鼠洞,老鼠大白天看着人瞪着眼就不走,而且咬人。而职工们别说洗澡了,每天从家里拿的饭放小火炉上一热就吃,有时忙起来连热饭也吃不上。
    没有散乱的职工,只有不到位的管理和必备的生活办公条件。侯冀飞一上任马上就开始去找财政局争取资金解决简陋的办公生活问题。她每天7点半准时到财政局报到,一连坚持了半个月,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很快财政拨了5000元钱,她马上建了个洗澡堂。
    职工工作时饿了吃两口冷饭,渴了没热水,喝口生水就解决了问题,身体状况让侯冀飞看在眼里,痛在心里。当时殡仪馆有17名职工,在普查身体时,竟有3个乙肝携带者,侯冀飞又连着向政府打报告,很快又建了一个锅炉房,从此彻底解决了职工吃冷饭喝冷水的情况。
    侯冀飞一点一滴从细微处抓起,一遍遍地奔波,一件件的落实,职工们看到了一个发自内心关心爱护自己的好领导,心劲齐了,足了,一改过去散漫的行为。
    1987年年底,在侯冀飞的带领下,全馆职工将殡仪馆所有的房子刷新了一遍。1988年,侯冀飞适时起草了全馆的各项管理制度,用好的制度管人。
    有了心往一处想的职工,该是抓经营、搞基本建设的时候了。
    侯冀飞一方面购买一个缝纫机在殡仪馆内加工接尸袋,力争多些收入,一方面争取资金,并从不多的收入里挤出资金搞基本建设,她和职工砌围墙、挖沟、盖房,修缮骨灰堂。
    从1988年到1990年,短短三年时间,张家口市殡仪馆在侯冀飞的带领下,经济效益从当时的不足3万元到8万元到16万元呈阶梯状上升。
    1988年殡仪馆职工第一次拿到了24元钱奖金,侯冀飞却没有将现金发到职工手里,她太了解自己的职工了,她惟恐奖金全被职工们“庆祝”完了。通过班子研究,侯冀飞拍板一人给买了三个床单。1989年,职工拿到220元钱奖金,1990年拿到300元钱。看着工作之余无悔地跟着自己加班搞建设的职工,侯冀飞掉下了眼泪;看着每个职工因加班每个人吃着两个热烧饼,美得摇头晃脑,她又掉下了眼泪;听着过去喊名字,到喊馆长到喊大姐,职工们说只要是大姐说的,我们就干,这纯朴毫无修饰的话,使侯冀飞再次掉下眼泪……
    1990年,只有8亩地的张家口市殡仪馆又征用了3亩地,作为祭祀区和停车场,整个地面硬化工程如果交给建筑队干全部下来要20余万元,侯冀飞思考再三后召开职工会议,提出了自己干,“我们跟着你”,16个职工不约而同地喊出了口。
    说干就干,没有沙土,自己想办法。殡仪馆16个人在侯冀飞的带领下每天工作之余,坐上借来的大卡车到市郊的沙河里掏沙,饿了就在沙河边支起一口大锅,用捡来的柴火,烧开水煮馒头就着咸菜,一晚上竟挖了三车沙,凌晨3点停工,返回单位,因为每天5点正常工作。一连干了8天时间,3亩地面硬是硬化完工了,建筑队的人说:“你们真行,就是我们8天也干不完。”
    走路打着晃、吃着热烧饼的殡仪馆职工们冲着建筑队笑了,可侯冀飞却又掉下了眼泪。
    从1985年到1990年间,侯冀飞带领全体职工走出了一条自我发展的路子。通过增加服务项目、更新火化设备、业务收入连续翻番,增强了单位的发展后劲。1990年侯冀飞自筹资金37万元建起了750平方米的三层办公楼,投资15万元新建了骨灰堂,之后又改建了锅炉房、职工食堂、浴室等办公生活设施,扩建了祭奠处,购买了冷冻设备、更新了运尸车。
    经过心与、汗与泪的拼搏,张家口市殡仪馆在侯冀飞的带领下,馆容馆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1992年被民政部评定为国家三级殡仪馆。
    同样是1991年,侯冀飞根据国家殡葬改革方针,为了改变传统的骨灰安葬方式和抑制乱埋乱葬,又踏上了创建公墓的艰难路程。
    早春的二月,风依然如同剪刀。在张家口市郊,一座光秃秃的山面前,侯冀飞和殡仪馆全体职工爬上了没有路的山坡,“这没有路,车子进不来,材料怎么运进来,难道要扛进来?”职工们看着山下,又看着山坡,再看看他们的“当家”侯冀飞,“就是肩扛背背,也得干,我们必须在7月底前完工,脑袋掉了,也得干成”,侯冀飞咬着牙说出了“狠”话。
    从3月份开始,殡仪馆全体职工(除了必需的业务人员在殡仪馆工作外),利用早晚和工余时间,开始了“工作”。借来的汽车,只能停在离山近2公里外的地方,然后全是肩挑肩扛背背。材料运上了山,剩下的就是开山劈石。侯冀飞扶起了钢钎,叮叮当当,山上除了白天几个小时的宁静以外,还有就是夜里12点到凌晨的4点钟,因为扶钢钎,侯冀飞的手被大锤振动摩擦出了血泡,简单包一下又接着干,几天工夫侯冀飞的双手竟然磨出了厚厚的一层老茧,脸部和脖子因为长时间的风吹日晒布满了皮疹。一口大锅支在工地上,渴了喝口热水,饿了把冷馒头掰碎放在碗里,开水一浇就着咸菜吃。整整120天,侯冀飞的体重下降了20多斤,可硬是在一座荒山建起了河北省第一家由殡仪部门自己动手开垦并经营的公墓。
    1993年,在侯冀飞的带领下,殡仪馆职工又以同样的方式将市西郊荒山延续了多年的老坟地进行了改造并建成了规范性公墓。
    说起改造西山公墓,殡仪馆的老职工至今还心有余悸,“当时是3月17日,政府下了死命令,清明节必须保证迁坟的147户入墓,18天呀!侯馆长和我们拼着命干成了,那是怎样的没日没夜的干呀!我们到现在还记得清,我们抢着抡大锤,在开石头的时候,你们想象不到,当时人累得锤一支地,喘口气,人站着都睡着了,我们的馆长因为扶钢钎被大锤振得手拿筷子都拿不住,吃饭还得家属喂”……
    东西墓地开工期间,每天4点就得到工地,我们每天一见到馆长就笑,她身穿爱人地中山装,本来头发剪得短,又戴着鸭舌帽,活生生的一个“男人”。
    “没办法呀!张家口人少地僻,这样做解决了安葬问题,”侯冀飞被问起来,总是淡淡的一笑。
    张家口市人民公墓,即东西墓园的统称,经过十几年的边开发、边宣传,边安葬,现已成为张家口市集园林、艺术、绿化为一体的大型骨灰公墓,目前安葬骨灰11000多具,入墓率达40%,入墓量居全国同行业前列。并被评为全省“经营性公墓示范单位”。
 1993年,因工作需要,侯冀飞被任命为张家口市殡葬管理所所长(地市合并后所改处任处长)并兼任殡仪馆馆长职务。
    为了使张家口市殡改工作和殡葬事业得到深入发展,她上“缠”政府下“游”单位经过多方努力,同时将张家口市区7家大中型医院的太平间全部接管纳入行业管理,严格地控制了遗体外流。同时针对丧葬用品市场的混乱局面,侯冀飞在开发服务项目延伸殡仪服务上做起了文章。在近10年的时间内,先后筹建了殡葬用品服务站,加工的殡葬用品大到骨灰盒、寿衣,小到寿鞋、遗像框等几十个品种,高中低档满足了群众不同消费的办丧需要。紧接着在居民密集区设立了殡仪服务部,实行24小时服务,除提供殡葬用品外,还负责公墓业务咨询和殡仪业务预约等服务。而医院服务站对病故在医院的病人家属随时提供殡葬用品和丧事服务外,同时也对医院周围的居民办丧事提供服务,殡仪馆还增加了大小两个休息室及小型告别厅,逐步形成了26个服务项目网络型系列化服务。
    1997年后,随着殡仪服务的多功能、全方位拓展,殡仪馆服务场所越来越受局限,在自身经济实力不足,政府又不可能投资兴建殡仪馆的情况下,侯冀飞不等不靠,积极自筹资金先后对运行近三十年的火化间、遗体管理室、解剖冲洗室进行了全新的扩建和改造。开设了骨灰管理室,修建了大型祭奠处,更换了新式运尸车辆和遗体冷藏设备,对停车场和殡仪馆整个院面进行了全部硬化,使60年代以来旧殡仪馆的面貌发生了全新的改变。
    侯冀飞不但是一位实干家,而在加强职工队伍整体素质教育管理方面也特别善用心计。尤其是担任处领导职务以来,为了促进殡葬特殊服务进一步适应党和国家提出的加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的要求,她广泛征集国内同行的先进管理经验,结合本单位实际组织编写了《管理制度汇编》,对全处各岗位所有工作人员实行了严格的百分考评奖惩办法,并坚持月小结、季考核、年总结,保证了规章制度的落实。殡仪馆平时业务工作再忙也要每月抽出两个半天的时间组织职工进行政治和业务学习。由于长时间的制度约束和政治理论教育,使原本整体文化素质并不高的职工队伍在政治思想、服务意识和精神面貌方面得到了明显提高。在加强行风建设过程中,侯冀飞凭借自己多年来积累的实践工作经验,又专门撰写了适应本行业服务的《殡仪服务礼仪教材》,并亲自授课辅导,经实际应用收到良好效果。在大力开展行风评议工作的2002年—2003年,张家口市殡葬管理处连续两年被评为张家口市行风建设先进单位,其服务工作受到社会各界的好评。
    在工作上,侯冀飞要求职工一丝不苟,但在工余或生活中,她又成了职工的贴心人,好大姐。
    侯冀飞常说:“如果我不能为职工服好务,职工就不能全身心的为丧主提供尽善尽美的服务。”她先后三批为44名职工办理了农转非,为15名职工子女和所有的职工家属解决了就业问题,解决了老职工住房问题。1997年又投资400万元为40名职工解决了宽敞明亮的楼房。现在职工子女上学她亲自去跑,职工子女在学校有事了,她也要亲自去,职工孩子生病住院及一些生活琐事,都向侯冀飞说,而她也总是不厌其烦的一一解决。
    侯冀飞抠门儿也是在全处出了名的,殡仪馆生活条件改善了,有些职工觉得饭菜不可口就偷偷倒掉,侯冀飞看在眼里记在心上。一次,去食堂打饭,饭打的多了,职工眼看着她吃不下了,可她还是连菜一起扒到了嘴里,撑死也得吃完,她的这一举动,让职工服气了。
    为了改善火化工的工作条件,侯冀飞积极主动争取市财政拨款10万元更新原有火化机,拆除原有的火化机。如果让别的单位来干得4000元钱,她马上召开职工会议,决定自已拆,不外雇一个人。为了不影响正常业务的进行,侯冀飞想到采取交叉工作的方法。在拆第二个炉时,工期已非常短暂,如果因拖延工期而影响安装,设备厂家将按合同收取误工费。他们在前一天停炉第二天准备拆除时,不成想整个炉温仍在300度以上,职工们无法下手,看着职工们一双双无奈的眼神投向自己,侯冀飞急中生智毅然拿起水管,第一个登上炉台用喷水降温的方法开始拆炉,灼热的蒸汽以及令人作呕的焦尸味立刻弥漫整个火化间,整整一夜时间,炉体被全部拆除了,而侯冀飞的鼻孔和口腔被刺激得冒起了水泡
    侯冀飞的司机常常抱怨,“处长出门考察,光看菜价低的点,青菜多,看我们不动筷子还说你们吃,‘吃,我们吃什么’,没见盘见底了。”
    新殡仪馆在建设时在外考察,处长是一碗面,或是一盘饺子,搞的规划局的同志很不理解。
    侯冀飞常说,能自己干就自己干,省下钱有大用途。
    跟侯冀飞一起工作的老职工说,我们殡仪馆的现在是侯处长一滴水、一粒米、一把面积攒起来的……
女设计师
    随着社会的发展,张家口市殡仪馆的基础设施已不能满足群众的治丧需要。
    从1999年到2000年,侯冀飞就暗暗下定了决心,搬迁殡仪馆。可当时的情况,一没有资金,二没有新址,其三,跟随自己多年的职工好不容易有了今天的富足,一下子压缩加班工资、奖金,职工们嘴上不说,心里恐怕还是有点意见。
    可天生的性格又使侯冀飞认准的事永不回头,永不服输,她先从班子内部统一了意见。
    2000年3月17,张家口市殡葬管理处领导班子定下了新殡仪馆的迁建规划,职工们刚起始表示不理解,侯冀飞从全国殡葬业的现状一直说到张家口市殡仪馆现在面临的问题,最终统一了职工们的思想。
    可新殡仪馆的选址却成了问题,在勘察了一圈地理位置后与乡镇领导谈,许多乡镇领导不同意建在自己的地盘。
    侯冀飞在市民政局领导的支持下,找到了市政府张宝义市长,听取完汇报后,张宝义市长说:“小侯,你干,我做你的后盾”。
    市长张保义为此亲自到殡仪馆主持两次县区、局部委和乡镇领导参加的会议,在会上,张市长说:“冀飞同志说了三个地点,你们议一议”,当说到一个山沟时,侯冀飞一听要建在那儿,马上表示不同意,她虎着脸说要搬,我们搬个好地方,紧接着又提出了现在新馆的位置。
    看着场下无人吱声,张市长冲着侯冀飞笑了,“你们殡仪馆恐怕建在‘坑里’翻不了身呀!县区领导在笑时,市长当即拍板定下了新殡仪馆的位置。”
    主管规划的副市长说,政府尽管没有给你们钱,但所有部门都会为你们开绿灯,该减的减,该免的免,财政首先免收你们10年收支两条线收入……
    勒紧裤腰带过几年,也得把新馆建好,侯冀飞下定了决心,在自筹资金和贷款基本到位的情况下,2002年开始在选定的地址进料,建井,拉电。
    在殡仪馆筹建的三年时间里,从选址、争取立项、设计考察、工程实施等工作方面,侯冀飞不知付出了多少心血,为了使新殡仪馆的服务流程更加合理,其造型和外观尽可能节省资金并且大方、美观实用。在设计过程中,她吊着骨折的胳膊带领设计人员不止数次赴东北、下江南、奔内蒙,沿途都是住小店,吃面条。大的设计图纸征得班子同意实施后,在内部设计上,她让每个部门、每一个职工提意见,大到护墙垫小到门把手先后开过46次会议。
    火化间的墙内通风孔,地板的颜色,推尸车的高低,冷藏柜的地基多高,一切从一线职工的利益着手……
    河北省民政厅副厅长陈先琴在参观后称赞道,这是一所处处体现人性化的殡仪馆,不但充分考虑到了治丧群众的需要,而且考虑到了殡仪服务的工作流程和职工具体工作情况,最大限度的减轻了职工的劳动强度,堪称一处人性化的保殡仪馆。
    张家口市新殡仪馆的成功迁建,成为张家口市殡葬事业的一个里程碑。它不但彻底改变了张家口市主城区保持了近40年旧殡仪服务设施的面貌,也从根本解决了广大市民办丧的需要,实现了政府、人大、政协多年来议而未决的提案。
女榜样
    时下不少地方存在这样一个“惯例”:项目上马,人员落马。侯冀飞有这样一句话,“任何一位领导如果把权力看做是金钱的象征,那么他注定是一位贪官”。
    侯冀飞始终保持着“清醒”的头脑,在新殡仪馆建设之初考察时,她每去一个地方,只要这个地方有殡仪馆的供货商,她都绕过去,避开吃请。在殡仪馆建设时,每一个工程她都和班子讨论后然后严格公平招标,大小基建工程决算一律经审计部门认可,她没接受施工方人员一次吃请,甚至没喝过一口水。在她爱人住院期间,不少施工方送钱到医院,她一慨回避,她常说:“殡仪馆搬迁是我一生的追求,你们用工程质量就是送我的最大礼物”。
    “现如今还有这样的领导,油盐不进,简直是傻瓜”凡接触过侯冀飞的业务对象都持有这样一种评价。
    上行下效,现在殡仪馆每位职工都形成了惯例,哪怕供货业务方送个小的礼物,也全部上缴处理。
    侯冀飞的司机告诉我们,她的爱人从生病到离开人世,为治病,侯处长卖掉了自己的房子,而她则没有从自己的报销单中报销过一分钱……
后记
    2005年的春节前,侯冀飞的爱人时常感觉到关节痛,起始误以为风寒,每天只是用热水敷一敷,侯冀飞每晚回到家里都要为爱人热敷和按摩,因殡仪馆正在最后的建设时期,陪同爱人去医院检查的承诺一直拖到了年后。
    2005年3月10,经过医院全面检查,她的爱人则因癌细胞扩散,到了癌晚期。
    住院期间,侯冀飞白天工作,晚上在病房看护。
    2005年7月26,张家口新殡仪馆开业四天后,她爱人离开了人世。
    侯冀飞在殡仪馆当接尸整容工时,她的爱人被殡仪馆从民政局借调当运尸车司机,从相知相爱到结婚,俩人共同度过近30年的幸福时光。
    侯冀飞为单位多少职工的子女上学,入托、生病住院而奔跑,她记不清,可她自己为惟一的儿子的事跑过几次,却记得清。
 爱人去世的时候,侯冀飞哭了,整个认识她并看护过她爱人的护士都哭了,说:“没见你这样的好妻子……”
    金秋十月,我们在张家口市殡葬管理处采访参观公墓时,发现了侯冀飞站在西山公墓一个墓位前,一直用手抚摸着一块刚立起来的石碑,一遍又一遍抚摸,墓位上的大烟斗仿佛还在散发着淡蓝色的袅袅烟气,她的手抚上去,眼泪却流下来……

扫码关注“清明网”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avatar

0条评论

点击下载纪念APP(安卓版)

把思念带在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