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殡葬工顶着压力成长

浏览 7次      评论0条     字体:      

守在“最后站台” 敬业精神令人深深感动
 
江苏省南京市殡葬处去年底从长沙民政学院招募了17学生,他们大多被派往火化、司仪主持和化妆等殡仪工作一线岗位。大学生殡葬工,一面承受一部分社会偏见,一面又必须尽快提升自己的职业素养。他们中多数人坚守下来了,也有的承受不了而哭着离开了。记者日前走近这些特殊岗位上平均年龄只有22岁的天之骄子们,被他们的敬业精神深深感动。
  尊重从“肃立”开始
  “各位领导、亲朋好友、家属,请全体肃立,默哀,奏哀乐……”22岁的小朱(化名),在南京殡仪馆礼厅服务轮岗只两个多月,本月大学毕业刚签了聘用合同。早晨8时刚过,为不打扰逝者家属,他在空荡的松鹤厅向记者“演练”了一遍殡仪司仪程序。只见他两中指紧贴裤缝,鞠躬腰弯成90度……做完这一套程序回来,小朱的表情依然肃穆凝重。他告诉记者,殡仪司仪主持人必须以景入情,每次主持仪式,都要提前半小时来到礼厅,前看后看有没有照顾不周的细节需要处理,再帮助家属挂上挽联,宣布后面具体流程等。
  别看小朱是80后,但他沉稳干练,热爱司仪这个岗位,几乎每次主持完毕,都有家属跑回礼厅握住他的手说:“小伙子,感谢您的用心用情!”
  小朱说,殡仪司仪是一个充满了人情味的岗位。殡仪馆是逝者人生中最后的站台。
  为尊重每一位逝者,小朱每次主持前,都要认真查看其生前档案,向家属了解其职业、成就、爱好等,然后打好腹稿反复背诵,主持现场才能运用自如、一气呵成。
  生活中的小朱是个阳光男孩,他相信未来的女朋友不会因此而另眼看自己。
  “我觉得自己也挺伟大”
  “我觉得自己的工作既公益又很了不起,外人虽然不了解,但我认为大有可为。”火化工小黄是东北人,在长沙民政学院学的是防腐整容专业,“害怕”两个字对他来说,大二下半年去广州殡仪馆实习时就已全面克服了。在南京殡仪馆师傅的传授下,他每天除了琢磨怎样节省燃油,还要在当天的全部遗体焚烧完打扫炉膛卫生。
  这个活比前者更加艰巨。眼下高温时节,火化车间里的温度一般在50摄氏度以上,“穿着布鞋就能感觉到地面很烫,要不停地跳”!再加上炉膛里的各种气味,换了女生还真的吃不消,而他已“接手”200多具遗体。
  “此前的专业学习让我拥有了知识技能和心理抗压力,现在火化岗位却涉及到殡葬事业的核心技术,我觉得自己也挺伟大的。”小黄自信地说。
  “娇小的她从容上阵应对自如”
  “我们去学校招聘时,谁也没看好娇小的刘丽丽(化名)。因为殡葬工首先是个力气活,她怎么能适应?可后来实例操作,不少被选中的学生退却了,她却从容上阵应对自如。”南京市殡葬处处长王军说。
  在化妆车间,小刘拿出一套工具,准备为刚从冷藏室推出的遗体化妆。随后,接过家属从窗口递进的一套老衣。化妆前,她踮起脚先为遗体换上衣服和长裤,每一个皱折处一一抚平。
  做这一切时,她上没有显露出一丝恐惧和犹豫。“冷藏一两天的遗体味道不重,如果时间长了或是因车祸等外界打击力而去世的遗体,化妆起来不仅有难度,对我们的心理承受力还是一种考验。”小刘说,妆容的风格要依据家属要求,一般而言,年纪大的逝者化淡妆,年轻的可以化浓妆。
  在化妆组门外,高悬着一块南京市总工会去年底颁发的“工人先锋号”牌匾,该组11位成员有一半是女性,平均年龄还不到30岁。
  (据《扬子晚报》报道)

扫码关注“清明网”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avatar

0条评论

点击下载纪念APP(安卓版)

把思念带在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