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一农场变坟场 满山豪墓吓跑附近投资商

浏览 8次      评论0条     字体:      

  南方农村报6月5日报道:好山好水给万洞水库惹来了麻烦。

  这本来是众山绕、语花香的清静水源地,但近几年,一些身穿法衣、罗盘的人却纷至沓来。他们是来自河源、广州、深圳,甚至香港等地的风水师。考察过后,座座豪华私墓相继建起。隔水远望,宛若联排别墅。走近,可见墓前考究的奠联,不乏“青山秀丽安先祖,绿水环抱护后人”之类的佳句,彰显墓主对择地的满意以及对福荫的期待。

  万洞水库位于广东省河源市郊,距离市中仅10多公里,其责任单位为源城区高埔岗农场。四周山地大多属农场,少数属附近村庄。

  紧挨豪墓的高埔岗农场耕作区已被划入源城(罗湖)省级产业转移工业园,产业园供水也主要依靠万洞水库。但令人吃惊的是,自2008年6月省政府下文认定该产业园后,建墓仍未停止。对照村民提供的照片,2009年初还在兴建的坟墓如今已装修齐整,交付使用。

  5月底,记者实地采访,听到当地百姓正流传一个顺口溜:“坟墓搞迁移,影响双转移。工业园里无烟囱,高埔岗上鬼吓人。”

  豪墓群在左 转移园在右

  奇特的建筑从水边一直延伸到山腰,乍看给青山绿水带来一丝古典情调。如果对客家风俗不甚了解,外地人极易把这种当地称为“阴城”的豪墓当作小别墅,即使靠近也难分辨。

  与造价低廉的老式坟墓不同,“阴城”主体建筑方正,最小单间规格不低于深2.8米,高、宽各2.3米,飘檐40公分;外墙装修多为赭红瓷片,配以圆拱城顶,饰以龙画凤;前附奠联,充满“世代昌盛”、“祖德流远”等吉祥颂词。“阴城”讲究地势,以水泥、钢筋或大硬石作基底,更高档的还有庭院、围栏,植配松柏,强调掩映之趣;风水重视外围,还要圈出更大一倍的环状护墓壕沟,外人不得逾越。

  “阴城”虽大,却仅仅用于“藏金”,即把旧坟遗重新收集,用“金塔”(陶坛)藏好,前置灵牌加以供奉。

  深入密林,会发现更豪华的“阴城”。普通单间“阴城”占地70平方米左右,夫妻“阴城”占地超过100平方米。有一间“祖城”是九连环家族墓,9座单间联排,占地不下400平方米。最大的一座豪墓建在一个几乎被削平的山上,面积不下1000平方米,村民说那是一个香港老板建的“活人坟”,“光平整地皮就花了9万,挖掘机挖了3天。”

  “阴城”散布在5、6个山头的千亩山林之中,记者花了4个小时,体力所限,仅到达两个山头,便发现70多座。据当地村民反映,环绕水库的豪墓至少150座。

  源城区是广东省林业生态县(区)。村民提供的照片显示,万洞水库边去年竖着一块告示牌:“禁止任何人在万洞山范围内建坟墓埋葬。否则,(高埔岗)农场联合国土所、规划所、土地监察中队依法查处。”但如今,牌子荡然无存。

  水库往上20多米就是山头,另一侧,源城(罗湖)省级产业转移工业园就在眼皮底下。一条5米宽的新修水泥路,让万洞水库与产业园的接触更加紧密,也给建墓、祭扫、林木外运带来极大便利。

  “阴城”近水库 吓跑投资商

  大片“阴城”让高埔岗农场职工感觉“阴森森,不舒服”。以前,农场万洞作业区的人喝万洞水库的水,但现在建坟、烧纸钱,大家担心水里有怪东西,都改喝其他地方引来的自来水。

  水库管理站不远,记者发现一个垃圾堆,遍布祭祀后留下的爆竹纸屑、灰堆、酒杯,以及霉变食品等物。

  因为离产业园太近,水库“阴城”让当地招商形象大大受损。2009年春节前后,河源市领导带领一名外商参观考察高埔岗农场。一派树木葱笼的风光给外商留下了好印象,他们顿生在此开发旅游的意向。不过,当一行人行至万洞水库边,扑面而来的满山“阴城”,把客人吓得扭头就走。

  所幸的是,因为百姓反响强烈,有关部门口子收紧,水库边建坟越来越难。但既有的坟墓仍无法铲除,有关部门反馈来的解释为“历史遗留问题,不可能一下子解决”,“虽然要遵守法律,但也要尊重历史。”

  如今,新坟可以转移到河源市高新区辖内,一个据称为公墓山的山头。按村民指引,记者来到这个“公墓山”,却发现这里的坟墓同样豪华,明显也不合法律规定。更有人举报,这座“公墓山”其实位于河源(中山)省级产业转移工业园内。记者前往河源市高新区调查,但管委会办公室吴主任拒绝接受采访,所以此说没有得到证实。

  观念作怪 私利驱动

  早在1994年9月,《广东省殡葬管理办法》就推行火化,并严格控制墓穴占地面积,“每具遗体占地不得超过4平方米,骨灰占地不超过1平方米”,“禁止恢复或新建家族墓地,禁止建造活人坟”。1997年7月发布实施的《殡葬管理条例》,更是禁止在耕地、林地、水库及水源保护区建造坟墓。

  近年来,河源整体殡改形势严峻,甚至还出现过“紫金副书记豪坟事件”。公布于广东省民政厅信息网上的一篇“民政观察”文章指出问题症:“除了封建迷信丧葬观念这个最重要因素作怪之外,还有一个重要因素,就是私利驱动。”

  近日,记者假扮为台湾某亿万富翁选墓地的风水师,在万洞水库旁边,与当地有名的“阴城”建筑师傅诸水堂接上头。诸50来岁,在高埔岗农场做工,自称万洞水库近5年来新修的坟墓,经他主刀的超过百座。

  他向记者诉说修坟之难,“要动用挖掘机,要运材料”。所以,他的收费标准是:不含地价、建材、装修,普通坟墓每平方米100元,高档坟墓每平方米120元或更多。套餐服务也不打折,包括夫妻坟、宗族坟。这样一算,2万元的坟墓仅属中档,高档的要花费10万甚至更多。

  而从整个利益链来看,建坟师傅位于最初级,赚的是辛苦钱。暗箱操作的地价才是最大的肥肉。记者向诸请教怎么操作,诸神秘一笑,没有正面作答:“如果不让你建,总有好多理由。但是国土所、农场干部跟我都很老友。你看,人家要建的还不是照样建?”

  记者作心领神会状,提出要一亩水库边的地。对其中一块,诸拍胸脯保证搞掂,“因为山是埔前村的”。但对另一块,诸有所犹豫,“以前没问题,现在有难度。”记者表示不惜重金,并把地价开到150万时,诸双眼一亮,说:“你既然开得到这个价,那我可以帮你说说。”

  死人风光 活人艰难

  与死者的风光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附近活着的高埔岗农场职工的艰难生活。

  国营高埔岗农场成立于1959年,1988年划给源城区管辖。几十年来,农场职工辛苦所得仅够维持生计。如今,除了总面积数平方公里的土地外,农场几乎没有别的家底。

  土地大多收回,3000多名职工基本都在自谋生路,青壮劳力大多外出务工,退休职工则坐等微薄的补助。2006年,每人每月补助为16.5元,到2009年才增至100元。

  因为待遇太差,农职已向省、市反映过多次。今年5月1日长假刚过,他们就相聚一起,商量“维权”的事。记者刚到访,职工便纷纷反映:“场部领导不干正事,主要任务就是卖地。上千亩土地卖了,还天天叫穷。”“一边叫穷,一边买新车,干部还组织集体旅游。”“保安24小时在场部门口值班,都没有农业生产了,值个呀?”

  近年来,农场尝试引进外资开办工业项目,但效果并不明显。“双转移”的东风带来产业转型升级的希望,可投资商被吓跑的事又让职工们陷入失望。

  不过,高埔岗农场党委书记叶景通并不认为坟地会影响招商。昨日,他在电话里对记者说:“(坟地)那都是山地,不可能推平来建工业园。”(来源:南方农村报 作者:胡亚柱 陈海燕)

(责任编辑:徐永刚)

扫码关注“清明网”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avatar

0条评论

点击下载纪念APP(安卓版)

把思念带在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