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部部长袁贵仁:学生生命不保 何谈教育?

浏览 23次      评论0条     字体:      

教育部部长袁贵仁:学生生命不保,何谈教育?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就《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公开征求意见新闻发布会2月28日上午10时在北京举行。教育部部长袁贵仁表示,《规划纲要》设计的工作方针,是今后十年教育系统深入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深入贯彻落实党的教育方针的重大思路和重大任务,也是教育系统今后十年工作的共同遵循和指南。 中新社发 赵振清 摄

 

 

主持人(董倩):

欢迎收看《新闻1+1》。

的人们或许今天会发现,在北京的一些中小学校的门口,在上下学的高峰时段出现了巡逻警察的身影,这是为什么呢?一起来了解一下。

(播放短片)

解说:

今天的北京,小雨,红莲小学的门口早早就撑起了一片花伞,他们都在等着孩子们放学。细心地家长们发现,看似一切如常的学校门外,今天多了巡逻的警察,以及停在旁边的110巡逻警车。

宣武区红莲小学一年级学生

因为有警察叔叔,警察叔叔可以告诉爸爸妈妈的电话,让他们给爸打个电话,爸爸来接我。

解说:

这里并没有事故发生,而警察、警车的出现,来自一个新的措施,那就是北京市公安局近日下发的,加强学校及周边治安秩序维护工作方案。上下学时段,110巡逻警车要在中小学、幼儿园校门前重点巡逻,除了疏导交通,他们还要眼疾快,一旦发现可疑情况立即出手,保护学生安全。

此外北京市还要求,要在每所学校配备一名治安信息员,每天向警方通报学校治安状况。

在南京,游府西街小学的学生们也发现,上下学时他们的校门外也多了两名警察。

许霆(淮海路派出所所长):

安排我们巡逻民警分片(管),保重点,让他们把巡逻车开到附近,徒步在学校的门口进行巡逻。

解说:

除了北京,济南、南京、青岛、苏州等地的学生家长也有类似发现。青岛永安路小学学生在学校传达室门前还发现了新安装的摄象,一切都说明,这并非个例,也非偶然。

北京市公安局在此次工作方案中表示,福建南平实验小学突发恶性案件后,北京警方高度重视,中小学的安全维护工作将形成常态机制。

字幕提示:

7:20:55 2010年3月23日

解说:

最近几天,55秒的惨案,8个逝去的小生命,还有5个重伤的孩子,很多人把3月23号称为南平市历史上最黑暗的一天。而南平实验小学发生的惨案也像一块重石压在很多人的心头,它也直接推动了各地关于校园安全新措施的出台,也让昨天第15个全国中小学生安全教育日多了一份凝重,多了一份关注。

符老师(福建南平实验小学):

我们在升旗仪式下国旗下讲话中,老师就进行了自救自护知识的演讲。然后在昨天早上的班会课上,我们全校都是举行了安全教育的主题班会。陌生人谈话,交往的时候要注意些什么,这些相关的知识。

解说:

校园安全,这在每一个国家都是头等大事。福建南平小学在悲剧发生24个小时之后,学校就重新复课,而几乎所有的孩子都是家长送来的,早早等在校门口的老师们给每一个孩子发放了一朵小白花,他们走到一个又一个孩子身边,一次又一次和孩子们拥抱在一起,安慰这些受伤的花朵。

这一天学校的第一课就是心理辅导,特别是那些目击了小伙伴被害一幕的孩子,60多名心理咨询师将对他们进行三至六周一对一的心理疏导。

富先(心理咨询师):

低年级的小朋友,很多对生死观并不是有很明显的界限,有的人可能都分不清生和死,就采取游戏的方式,使他体验到游戏中的快乐,体验到周围是安全的,学校是安全的,家里面是安全的,重新给他建立一个安全感。

家长:

那天回来,她说爸爸坏人抓到没有,我讲坏人已经抓到了。

吴秀丽(心理咨询师):

没错,没错,一定要跟她讲坏人已经绳之以法,抓住了,不会再有这样坏人了。

解说:

安全,这或许是今天的南平小学最重要的工作,惨案发生在早上7点20分,校门外的安全防范已经成了学校安保的重点,针对每天早晨7点半开校门的规定,南平实验小学已作出改变,值日老师和各班班主任七点前必须到校,看到有提前到校的学生要立即领到班级上。

符老师:

我们校门口有警察在这边,放学的时候有维持秩序。原来我们放学的时候,路口、校门口,都有交警协助我们,值班老师是7点半上班,这两天的警察相对来说会早一点,因为他们觉得,应该防患于未然。

字幕提示:

当你们在天上看着我们的时候,我们也在地上看着你们,不要怕孤单,因为你们将成为你们心目中最美丽的花朵。 ——网友

主持人:

我们来看一下北京市公安局的领导付正华这么表示,他说从即日开始,北京市中小学的安全维护工作呈常态机制,每天上学放学时段都要加强治安维护工作,我们怎么理解他这段话?这是不是意味着每天上下学的时段的,在每个学校门口都会看到警察的身影?

白岩松(评论员):

其实显然这是3月23号福建南平校园门口凶杀案惨案发生之后,社会开始加大对校园安全保护的成本。不光北京了,南京、济南、都在这件事情以后开始去做。

其实我也看了您刚才念的,在北京公安局官网上下的,局长要求以后对校园门口的保护进入常态机制。究竟是不是像媒体标题说的每天上学和下学的时候都会有巡逻车在那儿,警察在那儿。其实各个区和县执行的情况是不一样的,因为我仔细地看了一下北京公安局通告,这里是一个原则性的要求,并没有说具体地一定丁是丁,卯是卯,巡逻车就必须到位,而是重点学校重点地段要进行巡逻。

各个区我们今天采访的时候也会发现有不同的做法,像宣武可能是警察要上学和下学的时候要学校签到。这一签到就意味着你必须守在那儿。像东城等等,可能是有警察,也有协警,其他的地方也不一样,巡逻车是采用巡逻的方式,不一定就驻守在学校门口。

不完全归纳,北京八个区可能会有两千所中小学幼儿园,其实它对警力、警车的要求都非常的高,怎么能够做到真的是在每个学校门口有一个警察,我觉得这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

主持人:

刚才你也提到了,在重点的学校,在重点区域,在重点的时段。什么叫重点学校?重点区域?

白岩松:

这个是一个很难去解读了,我想可能不会说大家解读这样,这是重点学校门口就要有警察。恐怕还是一个要从地形的复杂程度,交通的复杂程度,包括人群的密集程度。而且从某种角度来说,可能是人周围这种流量,车流比较大。因为在南平校园凶杀案之前,更多的有可能是交通给校园门口带来的安全隐患。所以这些因素恐怕会被公安综合地去考虑,当成重点学校,重点地段。

主持人:

你觉得这个能解决多少问题?

白岩松:

当然其实前面我说了一句话,首先有一点这是一个进步,整个社会在拥有一定能力之后,开始准备增加安全成本,尤其面对的是中小学、幼儿园的孩子,这毫无疑问是对的。刚才说的,北京,全国各地都是这样,这是好的。

第二个,它会起到震慑作用。警察站在那儿的时候,你想想就南平的凶杀案,凶手叫郑民生,一个挺好的名字,老百姓生的,老百姓的生命,但是他却让老百姓死。这是一个巨大的悲剧,但是我们如果可以想像,55秒,他用刀捅了13个孩子,如果旁边有警察,他会吗?他在接受有关的采访,他说过这样的一句话,孩子会好杀一点,他也在计算容易程度。有了警察,他就会受到一定的威慑。这是一个因素。

第二个因素,有警察在的时候,这话可能难听,他不可能捅到13个孩子,也许在伸刀向第2个、第3个的时候,警察就要出手了,因为警察出手是必须的。而周围围观的人是要有个犹豫和选择的过程。也许55秒,只在十多秒的时候,警察要在的话,就可能被制止,这是好的一面,毫无疑问是好事。

但是你会去担心几个事情,第一个,北京、济南、南京,将来上海、广州可能都有,但是我们的广大的城乡合部,县级市,像类似南平这样的城市等等,会做到吗?能覆盖吗?这是第一点。

第二个,像北京这些城市都做了之后,能执行多长时间?非常严格,丁是丁,卯是卯的。所以这都是我们要提出的问题,只有全国的覆盖度高了,悲剧才会减少,只有持续地不打折扣地去执行,这种安全的保证才能做到实效。

主持人:

接下来我们再连线一位专家,他是来自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的主任佟丽华,佟主任您好。

佟丽华(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主任):

你好,董倩你好。

主持人:

您看现在公安部门职守校园这样一个举措,它起到的作用是什么?刚才岩松说它起到一个震慑作用,您理解呢?

佟丽华:

首先肯定这是一个非常好的举措,实际上南平这个事情,发生在校门砍杀学生的惨案,使现在当今整个社会关注,就是校园周边安全问题。

实际上还有另外一个问题是长期以来一个问题,也就是说你比如包括一些社会闲散人,包括一些高年级的人向低年级的学生勒索钱财的问题,实际上这种问题也是在全国很多周边比较普遍的问题。

主持人:

您觉得公安机关的出现,这时候能解决什么问题呢?

佟丽华:

公安机关的出现不仅能够制止一般,比如说敲诈勒索这种违法行为,而且能够避免严重地伤害事故地发生。当然这里要提出一个问题,实际上刚才岩松也提到了,这样一个制度怎样在全国范围内,或者说长期地持续下去。2009年我记得当时在《今日说法》做一个节目,八个学生…,做节目也同样类似的案件,也就是说,我们怎样避免类似的悲剧,只是当时发生了,当时重视了,过后时间长了,大家就忘掉了。

主持人:

谢谢佟主任。岩松,刚才佟主任也说到一个问题,公安机关的介入能够解决一些问题,但是问题是,仅仅是公安机关,是不是能解决多大的问题?是不是重头戏?

白岩松:

当然不是,其实要从公安机关来说,我觉得这一次不管是北京、济南,还是南京,开始在南平惨案发生之后,开始着重注重校园门口上学和放学时候治安巡逻及震慑,并不是说突然增加的这种举措。其实我们回头去看2006年9月1号就开始实施的《中小学幼儿园安全管理方法》,刚才在节目前我就查到这一条,第49条,原本其实有类似的规定。

你看,在2006年9月1号实施这里有明确的,“公安机关应当把学校周边地区作为重点治安巡逻区域,在治安情况复杂的学校周边地区增设治安岗亭和报警点,及时发现和消除各类安全隐患”。2006年9月1号的时候,其实《中小学幼儿园安全管理办法》就有这个要求,现在我们很多的地方显然是没有做到。现在在补这个课,受了南平凶杀案的刺激。我希望这一个事情从这次开始能够真正地、常态地实施下去。

我们也注意到,北京公安局新任局长、副局长,已经明确地提出来要变成常态的、长效机制,好,我们希望这个“长”不只在北京,在全国的各地,都把安全的成本加大了之后,让犯罪的难度增加,比例就会减少,安全度就会增高。100%的彻底消失在哪个国家都很难,但是一定要让他想要犯罪的时候极其难,要付出巨大的障碍,那安全度就高多了。

主持人:

今天我们节目关注的是中小学生的安全问题,我们的节目稍后继续。

(播放短片)

字幕提示:

3月29日,北京市宣武区康乐里小学。

记者:

那你们平时有这种安全的应急演练吗?

学生1:

有,但是不经常演练。就是有时候老师提前说一下,然后就开始演练。

记者:

平时你们有这种应急安全的课吗?

学生2:

没有,但是老师经常跟我们讲这些安全的知识。

解说:

这样的紧急疏散演练是在一个特殊的日子进行的。昨天是全国中小学生安全教育日,教育部、公安部等13个部门联合举行了这场特别活动,主题是“加强疏散演练、确保学生平安”。

袁贵仁(教育部部长):

生命不保,何谈教育,这是我们应当必须共同遵循的教育准则。一个没有安全保障学校,绝对是一所部合格的学校。一个不具备安全意识的老师,绝对是一个不称职的老师。

解说:

教育部长袁贵仁的一句“生命不保,何谈教育!”,道出了其意义所在。

也许许多人并不知道,每年3月份的最后一个星期一,是全国中小学生安全教育日,今年已经是第15个年头。

王定华(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副司长):

现在影响中小学生安全的有几个主要因素,大家说是几个杀手,一个就是游泳造成的事故,一个就是交通的事故,一个就是自然灾害的事故。这三个可以说是影响中小学生安全的三大杀手。

解说:

三大杀手的说法也得到了数据的支撑。2007年年初,教育部就2006年全国中小学安全事故总体形势发布分析报告。

这是我国首次以报告的形式分析全国中小学的安全形势。这份报告指出,在多种事故导致我国儿童各种各样的非正常死亡中,溺水占31.25%,交通事故占19.64%,斗殴占10.71%,校园伤害占14.29%,学生踩踏事故占1.79%,自杀占5.36%,自然灾害占9.82%,其他意外事故占3.57%。但是对于非正常死亡的人数,这份报告并未透露。

在2004年到2005年,由卫生部牵头开展了2004年到2005年全国第三次死因回顾抽样调查,在这其中我们得到了进一步的数据。

段蕾蕾(中国残疾中心慢病中心伤害预防室副研究员):

通过这次调查的结果显示,14岁及以下儿童伤害死亡率为十万分之23.23,其中机动车交通事故死亡率为十万分之3.05,淹死的死亡,也就是溺水的死亡率为十万分之10.28%。

解说:

十万分之23.23意味着什么呢?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2009年年鉴,2005年,0到14岁人口为2.65亿来推算,那么2005年14岁以下儿童非正常死亡的人数大约为6万人,这是一个非常让人吃惊的数据,必须引起高度关注。

杨功焕(中国疾控中心副主任):

我觉得确实是越来越受到大家的关注,我想在这个,对儿童,对未来,对下一代这种关注应该是怎么着都不过分,这种做法也恰恰是说明,我们社会向更文明的方向在前进。

解说:

“怎么关注都不为过”,这样的表述已经是社会共识,南平事件发生后,更是激发了人们对于青少年安全问题的关注。

上周四,前教育部发言人王旭明在自己的博客上就此发表了意见。他引用了一组数据显示,我国0到14岁儿童各种死亡中意外死亡已占第一位,占总死亡人数的31.3%。

王旭明(语文出版社社长):

校园安全这是一个老话题,也是一个长期话题。但是我觉得在当前情况下,我们特别应该,观念上要有所扭转,至少这些观念我以为是片面的。学习压倒一切,分数压倒一切,可以要学习,可以要分数,可以要成功,安全是第二位的等等,这些都是片面观念。先有生命,生命是第一位的。

解说:

当面对孩子的时候,阅读着一组组的数据,是一个非常难受的过程,因为每一个数字背后都是一个个刚刚开始人生的鲜活生命,都有一个个充满期待的家庭。

主持人:

刚才看这个报告里面总结出了一些规律,但是现在的危险性,恰恰是出乎规律之外不确定性,尤其是对于中小学生而言,对他们来说,怎么去防?

白岩松:

但是其实还是有一些确定性的,因为在做大调查的时候,学生和家长最后在12个伤害当中,最后他们选择的前三位伤害很类似。排在第一位的比例非常高的是交通事故,这是在全国非常非常普遍的一个现象。第二个就是上学或者放学路上被劫,其实也都离校园门口不算太远。到第三位的时候是玩耍受伤,在玩耍受伤的时候,我倒觉得是一个常态的,不同时代都有,不能因为这个就不让大家玩耍。

我们回头去看前两个,一个是交通,从交通,现在的确太乱了,现在巡警,包括民警等等,都有条件去保护学生。在美国看到的情况就非常受刺激,因为美国相当大的比例是用校车来完成,美国这样的国家就为了学生的安全增加了多大的成本,一个学生坐校车一年政府要投入的钱是500多美金,残障的孩子一年要投入2000多美金。

校车停到门口的时候,前后左右25米,任何车必须停下,也就是说,打出了一个隔离带。否则要受到重罚,这一切成本的增加和这种规则的制定就是为了让孩子的安全至高无上。所以就那一个黄色,经过百来年,已经在全美国形成了一个概念,孩子的生命至高无上,安全至高无上。

我觉得中国需要一个时间,然后让全社会感受到校园安全,孩子的安全至高无上。

主持人:

刚才你说的是第一个交通,刚才我们又关注了第二个,就是意外事件。比如说发生在福建南平这件事情,可不可以归入到第二条?

白岩松:

我觉得这个时候,其实它是一个综合的责任。现在我们希望各个城市,因为在全国意外伤害等等,意外情况出现,校园安全事故,农村占到了70%。而恰恰你要说,警察能够守到农村的校门口的时候又很难,但是我们最期待的是能不能全覆盖,这样的话,安全也是平等的,不能说北京的孩子他的安全加了好几道网,但是在农村的孩子一点没变,我们希望全国安全也形成一种平等,呼吁安全的平等观念,社会、政府、国家要加大对孩子的成本。

但是另一方面你要考虑,这也是一个综合的,很多观念要改变,回到南平惨案的身上去,7点20了,到了学校门口的孩子们,学校的大门是紧闭的,孩子只能在校门口排队。难怪有人会非常伤感地去说,这不就是给歹徒来确立了一个无法移动的目标吗?如果要是学校不管几点来了,孩子有来的,就可以从旁边的门都进入学校,里头有老师统一,早就有各个教室都打开门,到自己教室去,入口处很狭窄,又有保安,这种悲剧就可以少发生。为什么7点20了还让孩子排队呢?(央视《新闻1+1》)

扫码关注“清明网”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avatar

0条评论

点击下载纪念APP(安卓版)

把思念带在身边